4 1234
ӡ

第8章

太8:1-18 君王用智慧发言后用能力做工

1. 耶稣下了山,有许多人跟着他。

好奇吸引着众人。我们的主广受欢迎,但他绝不为了受欢迎而看重受欢迎。他实在满有智慧,不会看重易变的事情。然而我们很高兴看到,有如此多的人聚集来听神的道,因为从中会生出好处。耶稣下山,为的是使众人升高。

2. 有一个长大麻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这节经文在英文里是用“看”这个词起头的。众人来到耶稣这里,这并不令人感到惊奇;但是一个长大麻风的人相信他能除去这无法医治的疾病,这就令人惊奇了。这长大麻风的像敬拜神一样来拜基督;如果耶稣仅仅是一个好人,仅此而已,他就会用神圣的愤怒拒绝这敬拜。那些称耶稣“主啊,主啊”的人,要比这长大麻风的病得更厉害。他的信心是大的,因为据我们所知,之前还没有人像这样来相信耶稣的。大麻风生出极大的绝望,但这可怜的人起来,超越过一切的疑惑:如果耶稣肯,连他都能得到医治。

他说“主若肯”的时候,他不是在怀疑救主是否愿意。不是的,相反他是如此相信我们主的能力,以致他觉得只要主肯,这医治就能马上得到成就。我们有像这一样大的信心吗?我们相信只是凭耶稣的愿意,这就能使我们痊愈吗?

主,我能,我确实可以像这一样,比这更进一步。

3. 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麻疯立刻就洁净了。

任何其他人,只要一触摸一个麻风病人,就会被玷污;但是在耶稣里身上医治的能力把这污染击退。他用他人性的手指触摸我们,但他不会因此受到玷污。他的触摸证明了他的屈尊俯就,他的同情,他甘愿与人为伍。这不是意外的触摸:“耶稣伸手”。我们的主凭他自己作为和努力到我们这里来,尽管我们全然可憎,满是污秽,他还是定意到我们这里来。他摸了以后说了这话:“我肯”。人仔细观察,发现耶稣从来没有说过“我不肯”。不管我们肯还是不肯,他肯。“你洁净了吧”,这是一个知道自己充满能力的人所说的王一般的言语。洁净一个长大麻风的人,这是何等一件作为!然而对我们的君王来说,这真是太容易了,因为他是神:否则不信就是最有理由的了。

耶稣是多么高兴说这话!这长大麻风的听见了,是何等欢喜!旁观者看着这一切,是多么好奇!他们不需要等候:没有片刻的迟延,这话一出神迹就接踵而来。这医治是立时发生的。他说,这就成就了。我们的君王离开他的宝座,和长大麻风的并排站在一起,这是所有神迹中最大的神迹;在这之后,我们对由此而出的其他神迹就不会感到惊奇了。

4. 耶稣对他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证据。

我们的主不愿加增他自己的名声。他不求人的荣耀,他不希望人群变得更大,即使现在,这人群已经使他几乎不能去做他的工作了。他追求对人有帮助,而不是名誉,要这长大麻风的人闭口不言,这是难的,但他既然得到这命令,就当如此行。我们当按主的要求是说,或是保持沉静。

旧的律法还存在,只要它还在,我们的主就要人尊荣它;所以这位得医治的大麻风病人一定要去到祭司那里,献上礼物,从负责的官那里得一张健康的证书。另外,他还要向这国作见证,就是在他们当中,有一位是能医治大麻风的。这人已经得到洁净,但是他还要去,在礼仪上得洁净。我们藉着一条命令所求的事情得到立定,我们不是因此就不管这命令的印记,而是小心对它加以看待。我们的主是多么谨慎,除非时候满足,新的规定被引进来,他是不会除去古时的规定!

5-7. 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主阿,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耶稣说,我去医治他。

一位外邦人就近我们的君王 — 他是一个士兵,压迫以色列人的中的一员,我们的主用“我肯”来接待他,就像他接待那位长大麻风的人一样。这位罗马军官是为他的仆人而来。主人关心他们的仆人,特别是在他们生病的时候,这是好的。当他们为了他们的仆人去到耶稣那里,就像这位百夫长所行的那样,这就是最好的。这仆人是在他主人家里,他没有因为他病了就把他打发走。这位仁慈的主人看守在他仆人的床边,他带着同情描述他所看见的。他求医治,但不是向主发号司令,要他怎样医治,在哪里医治:事实上,他没有把他的请求用言语说出来,而是恳求说出情况,让他的悲伤说话。他提到那少年人“甚是疼苦”, 作为恳求来感动我们的主发怜悯。人不是能经常看到痪病和剧痛连在一起,但是这位善于观察的百夫长注意到了这些症状,以此向耶稣恳求。没有功劳,只有悲惨,这一定要成为我们向救主的恳求。

我们的主不需要什么恳求。他快快答道,“我去医治他。”主,请向那些我们带着爱心为他们代求的人说这话!

8, 9. 百夫长回答说,主阿,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

他不愿主耶稣费如此多的功夫到他家里,他觉得不配受如此一位主付出如此代价的服侍。他说一句话就可以成就这一切了。他自己是在权下,也有权柄管其他人。他相信主耶稣也从至高的权能那里得到一种权柄,这要给他束腰,对全宇宙的低一级的力量发号司令,他可以从远处用一句话发出这命令。如果士兵听从百夫长的命令来来去去,疾病岂不会更加听到主耶稣的话就要飞跑离开了呢。这是很有想法的理据,但它是很好,很有说服力的。愿我们也能认识到在权柄下的耶稣,带着权柄的耶稣,以及我们自己是在耶稣的权柄之下!愿我们也能相信神话语的无所不能,出去在人心中证明它的能力!哦,你是我们的君王,请彰显你君王的能力!

10. 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耶稣看到有任何人相信都觉得惊奇,因为人按本性是不信的。他欢喜看到一个远方的人相信,哎呀!那些蒙看顾的听众却很慢来信靠他。他对一位士兵,一位军官有如此大的信心感到惊奇。耶稣没有当面赞扬这位百夫长,他所说的是“对跟从的人说”的。不要恭维刚刚相信的人。从我们主所说的学习功课,他寻找的是信心,他在听到神话语中的人当中寻找信心;他常常找不到;但是当他找到的时候,这信心可能如此之大,令他吃惊。极大的信心可能会在土壤很少的地方生长,而在一切看上去是会带来信心,促进信心的地方却产生不了信心。对主耶稣来说,大的信心是非常宝贵的;但是当他看见这极大的信心,他要惊奇,因为它是如此罕见。

11, 12. 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天国里要充满了人。如果那些看上去会来的人不来,那些看上去不会来的人要来。许多蒙爱的人已经到了那里,像星云,我们聚集在一起,正如以色列聚集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身边一样。“从东从西”有大群的人要来,不为路程遥远所拦阻;这些人要和古时的先祖一样分享同一个天国。想起这些先祖的后代要像被弃绝的人一样被排除在外,扔在黑暗中的围墙后面,被撇弃在阴冷中哀哭切齿,这是何等令人伤心!事情颠覆得是多么大!最靠近的被赶出去,最遥远的变得亲近!这种情形多么常见!百夫长从军营中来见耶稣,以色列离开会堂进到地狱里。妓女在耶稣的脚前下拜悔罪,而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却拒绝这如此大的救恩。哦,愿这件事能甜美地劝服我们大大相信;愿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怀疑那道成肉身的神子的能力!

13. 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在“你回去吧”这句话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很多时候,回到我们平时的责任,我们习惯的思想平静中,这可能是我们的信心已经抓住所允许的祝福的最好证据。已经得到他所求的一切的人,为什么还要拖着不走呢?相反是要让他回去,享受他祷告成功的果子。主常常按着信心的程度来赐予。“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凭这句话,神容许我们自己衡量,设立我们希望得到祝福的标准。我们的主按百夫长所求的说话,结果是直接,完全的:不仅生命得到保全,而且健康得到复原。很多时候人拖长的祷告只不过是不信的自言自语,回去做自己的工作就是听信主的话语,尊荣他的真理。

主,赐我足够的信心,在作了信心的祷告之后去继续我的工作,求你在我相信你的那一刻,乐意行出我所求的神迹。

14. 耶稣到了彼得家里,见彼得的岳母害热病躺着。

那是一个闹热病的地方。敬虔并不会使一个不卫生的地方变得有利健康。彼得有一位妻子,让那些所谓继承彼得的人记住这个事实。他的岳母得了热病:圣洁不能免除人不得疾病。这位岳母是一位特别好的妇人,因为她得到许可和她的女婿住在一起,他很焦急让她恢复健康。主耶稣看到了这位病人,因为他不是被安排去了后屋,他不刻意要远离这传染的病症。主耶稣不怕热病。我们的主见我们所有生病的人,这就是我们希望他们得到复原的盼望所在。

15. 耶稣把她的手一摸,热就退了。她就起来服事耶稣。

她的朋友向我们的主恳求,所以他抓着她的手,一摸就使她复原了。本章的第一个神迹是通过一摸成就的,第二个是用一句话,现在是又一次用触摸:这对耶稣都是一样的。医治是立时的,是非常完全的医治。我们以为会看到这热病使她非常虚弱,但是我们主的医治总是完全的。她感觉有足够的活力起来,有足够的力量工作,我们几乎不需要补充,就是她感觉有足够的感恩去服事她的医生和他所有的朋友。得医治的人圣洁般地急切做工,和那对那复原他们的主的感恩相称,再也没有什么是比这更能证明他们已得医治,脱离罪的热病的了。

16. 到了晚上,有人带着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他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

我们的主使白天延长了:太阳下山并不等于他的能力也下山。聪明人一等安息日结束,就把他们的病人带到他跟前。他的能力立刻出来了。他是活在一家医院里面,这是一家治不好的病人的医院,有“许多”让人心焦的病例,然而没有一个病例是胜过他的。他赶走了那些附在可怜男女身上的鬼,不仅叫它们出去,还是用出于神的强力把它们“赶出去”。至于疾病,没有他不能医治的;他“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君王和大群的敌人争战,快快地把他们全部胜过。对于全能的主来说,鬼魔和疾病算得上什么?他的话语仍然是大能的。

17. 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

他医治的作为证明他对人真切的同情。他成为一个人,把人的软弱看作是他的软弱。他看人的疾病,仿佛是他自己的疾病,一刻也不延迟把它们除去。而且,这医治令他的肉体付出极多,他的身体背负了人愁苦的重担。德行从他身上出去的时候,就削弱了他的身体一点;就是这样,当他的力量出去去到人那里,他们的软弱看上去就像回到他自己身上。在我们的重担下他弯下腰,为那些因这重担肩头被压垮到地上的人背负起了这重担。

哦主,让我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何等一位长兄,你对我们的帮助是何等确凿证明了你分享我们的忧伤,你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18. 耶稣见许多人围着他,就吩咐渡到那边去。

他躲避群众的拥戴。在医治了一切有病的人之后,这位为王的医生要在新的地方行医。他看见人拥挤变得危险,也许太过热烈,所以他坐上船去到岸的另一边,离开他们鲁莽的作为。太过经常我们是争取我们主所回避的名声,这岂不是因为我们受低劣动机左右吗?这些动机却不能左右他。我们不应该留在我们受恭维的这一边,而是应当“渡到那边去”,开始新的工作。而且,“那边”可能就是最需要我们的一边,离开一大群已经得到他们那一份特权的人,去到少数没有时间得到蒙恩机会的人那里,这是对的。

主,因为你命令我“渡到那边去”,请与我同行,我要立刻前去。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