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撒下5:24 [ӡҳ]

: 基督徒    ʱ: 2004-8-26 13:14     : 撒下5:24

桑树梢上的声音
讲道第147号  司布真
1857年5月31日,安息日早晨

“你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就要急速前去,因为那时耶和华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 —撒下5:24.

大卫在同一个山谷里刚刚和非利士人打完一仗,大获全胜,所以他说, “耶和华在我面前冲破敌人,如同水冲去一般。” 非利士人又大军压境,且带着他们的神,好像以色列人在他们当中带着耶和华的约柜一样,非利士人很有把握可以得胜。然而,靠着神的帮助大卫轻而易举就击溃了他们,把他们的神像烧毁, 取得荣耀的胜利。然而请留意,当他们再一次前来和大卫争战的时候,大卫没有不求问耶和华就上去和他们开战。他曾经得胜,他本来可以像我们很多人在其他情形下确实说的那样讲 — “我会再次得胜;我很肯定,如果我已经得胜了一次,我就要再次得胜。我何必还要去求问耶和华呢?” 大卫不是这样。靠着耶和华的力量他取得一次胜利,他不愿意冒险再打一场仗,除非他同样去求问耶和华。他前往求问圣言, “我可以上去攻打他们吗?” 他被告知不要一直上前和他们交战,而要扎营,在桑树林边袭击他们,接到神的命令他没有片刻延迟;当他得到命令要等候直到听到桑树梢上的声音才可以上去开战,他没有马上贸然冲上去,而是等候直到桑树因着风吹树叶而在梢上歌唱。他愿意等待,直到神的证据赐下;他说, “直到神命令我,我不举起长矛,不举起我的手,免得我凭自己的意思去开战,失去我已经取得的一切。”

我的弟兄们,让我们学习大卫,没有神的命令就不行动。上一次你搬家,或转行做另一门生意,或改变你生活的处境,你向神求帮助,然后再行动,因这样做你蒙了神的祝福。到现在为止你是一个成功的人,你一直寻求神的旨意,但不要以为神看顾的河流是一水向前的;要记得,明天你可能没有寻求神的旨意就贸然采取行动,你就后悔一次,直到终身。你一直都很有智慧,这可能是因为你全心信靠神,不倚靠自己的聪明;你像大卫那样说,“让我们求问耶和华,” 像约沙法对亚哈说, “我不上去,除非我求问了耶和华;” 你没有求问巴力的祭祀,而是说, “这里不是还有耶和华的先知,我们可以求问他么?” 你要继续保持:我恳求你不要走在云柱的前面。如果神的旨意延迟,要等待直到神的旨意到来,决不要走在它的前面。走在神面前的是走在愚昧人的道路当中,但寻求神旨意的脚步,察看圣经的地图,发觉,“这是正路,我要行在其中。”的人,他是走在一条蒙福的道中。这可以应用在这里的一些人身上,我想在开始的时候说这番话,因为可能这里有一些年轻人,即将不听意见就去做某件事,这可能成为他一时的败坏;我求他,如果他爱主 — 我只是对那些已经是基督徒的人说这番话, — 我求他不要冒进,除非他已经寻求了神的旨意,除非他坚信他这样做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好处,而是帮助他可以更好服事他的神。除非他可以肯定神认同他的脚步,让我 — 因着他人所犯的错误,因着这样做可能给自己造成的伤害,除非他愿意听我的话, — 让我恳求他停下来,不要抬脚迈出半步,除非他已经寻求了神,并有了回答, “你可以上去。”

我已经介绍了这节经文,但现在我想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讲这节经文。大卫不开战,除非他听见桑树梢上的响声。也许当时很平静,神对大卫的命令是, “你不可开战,直到听见风在桑树梢上吹响;” 或者好像犹太拉比所说的那样,(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天使在桑树梢上走动的脚步令桑树作响;这是指示他们战斗的标记,有神的基路伯和他们同行,他们被那位大元帅亲自带领来到,他们可以在云间行走,在空中飞过,沿着桑树走过,他们天上的脚步发出声响。这种讲法有多么真实,我不知道,我要讲的只是 — 有一些证据,应该是指示我们去尽某些责任的,我要按着这方面来讲这节经文。首先,有某些特别的责任,不是每一个人的,只是某些人的。如果我们希望知道我们要不要去尽这些责任,我们一定要寻求和它们相关的证据,除非我们有一个证据,就好像大卫听到桑树梢上的响声,否则不要匆忙去做一件神没有呼召我们去做的事情。其次我要这样使用这节经文, 有某些责任是我们大家都要去尽职的; 但当我们看见神的圣灵的某些证据,或其他的证据,这就是时候我们要比以前更加积极,比以前更加热心服事我们的主。

I. 首先,关于特别的责任。我想只集中讲一件。事奉的职分是一种特别的责任。和一些人不同,我不相信讲道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职分;我相信极多讲道的人的职分就是勒住他们的舌头。我认为如果他们等候,直到神差遣他们为止,那么他们现在应该留在家里;有一些人连造就门框都不合适,然而却以为自己可以马上登上讲坛,吸引众人。他们以为讲道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尽管他们连正确讲三个字的能力都没有,没有任何从上头来的教训,根本不是为讲坛所预备的,他们仅仅为了名声和金钱的缘故就匆忙进入事奉。在事奉的人里面有成千上百的人因缺乏粮食而饥饿,是完全不成功的,我相信对他们某些人来说他们最好还是开一家杂货铺。如果他们做一门生意,如果有时间学习,偶然讲道,或干脆放弃,让其他有话讲的人来向大家讲道,这倒可以更好服事神和服事教会。唉,一个没话可说的讲道人不仅不可以造就人,还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听他讲道的人会连一听到崇拜地方的名字都感到厌恶;他们只把它当作一种枷锁,坐上一个钟头脚一动不动,安静听一个什么也没说的人讲话,因为他没话可说。我不会建议你们大家都做一个传道人。我不相信神的本意是让你们都成为传道人。如果神真是让他所有的子民都成为传道人,我会惊奇他的智慧如何可以为他们找到聚会,因为如果大家都是讲道的,听道的人在哪里呢! 不,我相信事奉的职分,在任何特别的神圣之处,或我们所拥有的特别的能力方面,和祭司的职分是不一样的;然而在这方面 — 就是没有人可以自己作主,除非他蒙呼召,像亚伦一样 — ,是和祭司的职分一样的。没有人有权利向会众讲论属灵的事情,除非他相信神已经给了他特别的呼召做工,除非他在适当的时候领受到某种印证,证明他的事奉是属神的事奉。正确按立的神的工人不仅仅是被主教或长老的手所按立,还是被神的灵亲自按立的,籍此神的能力在神话语的宣讲上得到彰显。这里有一些人可能会说,“我怎么知道自己是被呼召出来讲道的呢?” 我的弟兄们,我敢说你很快会发现的;如果你是真心想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尽责努力讲道,我要请你像大卫那样。他留意桑树叶的响声。我也要你留意某些证据。你要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讲道吗? 请问你自己这个问题, “我能祷告吗? 在祷告聚会里我被点名的时候,我可不可以讲话连贯,让神在这事情上帮助我呢?” 如果可以那就好。 “那么我要尝试,比如在大街上讲道。” 假如没有人听我的话,假如我用一个房间,或走进一座教堂,没有人来听,嗯, 那么桑树林就不响,我最好停下来。假如我到妻子儿女这里来,选一段经文,向他们,向邻居讲一点,假如在向他们讲道后,我觉得他们可以向我讲,而且还讲得好得多, 那么桑树林就不响了,我最好还是放弃。假如讲道一段时间以后我听到没有人被带领归向基督,那么桑树林就不响了,我想我最好是让其他人来试一试,因为要是我没有被呼召来事奉,我占着守望人的位置,却没有领受做守望之人的使命,这就太可怕了。自封为警察的人,没有得到命令就出去逮捕人,恐怕自己要被当成诈骗的人要被抓起来。假如我没有被呼召去事奉,没有事奉的凭据,我最好离开,免得我没有神的使命就行事,没有他的差遣就开始,这将不能达成我的使命;如果他没有差遣我,我可能在工作的途中崩溃,不能造就人。我不是问你又没有受过很好的培训,是不是很有学问,这些我不需要问你,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看重这些事。但我要问你这些问题,你试过向整个主日学作演讲吗? 孩子们听你的话吗?当一些人聚集在一起,你试过向他们说话,你有没有发现在你讲道时他们听你说吗?你有没有任何证据,任何迹象,令你相信人在你之下得到祝福呢?有没有属灵的神的圣徒告诉你说,他们的心灵因你的布道得到喂养呢? 你有没有听说任何罪人被劝服认罪呢?你有任何理由相信在你之下有人悔改相信呢? 如果是否定的,如果你愿意听从一个人为你好而给的意见 — 我相信这是神的圣灵要我给你的意见 — 你最好还是放弃。你会成为一个非常受人尊重的主日学老师,在其他极多的方面你会干得很出色;但除非有这些事情发生,除非你有这些证据,你可以说自己是被呼召的,而我却不相信。如果你被呼召讲道,那应该会有某些证据,这件事情的某些迹象。我记得两年前某人写了一张条子给我,告诉我他的心里得到话语,神圣灵向他启示说,我要让他在这座教堂里讲道。嗯,我就写信给他,告诉他这是单方的启示,只要神马上向我启示,要我让他在这里讲道,他就可以这样做,但在这之前我看不出这个启示是对等的。为什么这向他启示而没有向我启示呢?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答复,我也没有得到这样的启示,所以我猜他不会在这里出现了。我讲这件事是因为,尽管对你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但这里有很多的年轻人是讲道的。我为他们感谢神 — 为任何能够讲道的感谢神。但我要为阻止那些不能讲道的感谢神,因为如果他们出来讲道,却没有能力,神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就是自己骗自己,你不必为此过于吃惊,因为他们离这不远了,他们要令福音本身受人蔑视。如果那没有从神的灵而来的呼召而讲道,他们开始讲的时候,因轻率为十架辩护,反而要令十字架更加惹人反感,如果他们没有作为,情况倒不会如此。请留意我不是要令任何人灰心丧志,我要对每一位有少许能力的年轻人,相信自己已经是被神呼召,已经确是蒙神祝福的人说这番话, “我要尽我所能帮助你,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竭尽我的能力,我祷告大能的神祝福你,使你越发被他大大使用,因为教会需要许多的牧师和福音传道人。” 但是如果你不能让一个人相信主,你根本没有讲道的条件, 我同样要为你向神急切祷告,求神成就你 — 我会这样为你向神祷告,求神让你勒住自己的舌头来成就你。我等候直到听到桑树林发出的响声,免得我是没有被呼召,没有奉差遣。大卫等候,他不上战场,直到他听到从天上来的信号,就是那战斗的信号,开始作战的信号为止。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4-8-26 13:15

II. 我的弟兄,现在我要对你们中的许多人讲更实际的事情。你没有蒙呼召去讲道,有某些属于所有基督徒的责任,在特别的时候是要特别地去尽职的。首先,就全教会而言。整个基督教会应该特别注重祷告,总是追求圣灵对我们内心的膏抹,为的是基督的国度可以降临,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有时候神似乎是特别眷顾教会,教会里开始了大运动,复兴开始,神所祝福的人被兴起,这对你们来说这就好像 “桑树梢上脚步的声音。” 这时我们就应该比平常加倍注重祷告,加倍热心,在神的宝座前更下力气祈祷。我认为正是这个时候,需要你们非同寻常特别的祈祷。我认为在英格兰教会里的大运动,安息日晚上在爱塞特礼堂的讲道是响动的记号,是一种“桑树梢上脚步的声音。” 我的弟兄,我真是可怜那一时妒忌的人,唯愿有一千个像这样的地方挤满了听众;我要向神大声呼求,求神怜悯那如此得罪人类和人的灵魂,希望这一切不得兴旺的人。我全心向神祈求,求神祝福这一切,我现在要求你们,因着看起来有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运动,一些牧师比从前更加被兴起,讲道更加被人看重,有听道的灵浇灌在人群中间,我现在恳求你们,让你们的祷告加倍热心。就像大卫被神命令去做的那样 — 起来急速前去,不是带着妒忌的灵,不是带着纷争的灵;不要这样急速前去,免得英格兰教会打败不奉国教者。不,弟兄们,让我们每人急速前去,使我们可以打败魔鬼。让我们每一个人大发热心,当我们在教会里任何地方看见有所运动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扶着忠心人的手,向神祈求如果他们不忠心,他们可以被神更正,但只要他们是正确的,愿他们得到祝福。我想基督的教会已经进入了一个荣耀的时代。我真的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候,是一个应该让许多神的子民欢喜的时候。现在我不应该像我刚才那样对教会里的敬拜者心存悲观,我似乎应该认为我现在正处在一个令人高兴的时代。甚至是那位圣洁的怀特腓他自己也没有激发起像现在神乐意赐下的如此的信仰的复兴,一群主教和神职人员被激发起来向穷人讲道,这也不是靠着他的讲道。神最近乐意使远近的教会觉醒。我听到了桑树梢上的响声。在各处我听到恩典的教义被更加强调,福音的传讲变得更热切,更有力,更被圣灵充满。在我们当中我们看到许多在传讲神的话语上蒙神祝福的人被呼召出教会。在许多地方,我是特别指着当今的英格兰教会说的, 有“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 我的弟兄们,现在是时候激发我们自己。哦,让我们更热切向神呼求,让我们的祷告聚会满了满带着热切恳求而来的人;当我们的家庭祭坛不断燃烧,让祷告的烟升腾,让我们的密室不断充满热心的代求。鼓动你自己:在 “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这是对整个教会说的,同样这个真理对任何具体的聚会也是适用的。在一个安息日牧师传道,大得膏抹;神用能力覆盖他,他好像在旷野中的施洗约翰,喊着说,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他说话竭尽心力,仿佛一位将死的人;他这样讲道,人们颤抖,在听众当中一种可见的激动在散布开去。每一双眼睛定住了,眼泪似乎挂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男女在布道中站立起来,说, “肯定神刚才在这里,我们感到了他的同在。” 一位基督徒离开神的家的时候会怎么说呢?他要说, “今天我听见了桑树梢上的声音。”我看见人发热心,我留意到牧师大有能力地讲道,神用从坛上取下来的红炭沾了他的嘴。我在每一个人的眼里看到泪水,我看见许多从前漫不经心的人的注意力现在被深深吸引。那里一些年轻人看上去受到震动,他们的面容看上去表明有一种工作在动工。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激发自己。但我怎样可以做到这点? 岂不是我今天回家以后,要比以前更热心祷告,求神祝福这位牧师,使教会增长。然后该怎么办?我坐在哪里? 坐在我这排的一位年轻妇女岂不是看起来受到震动吗? 今晚我来的时候要寻找她;我已经听到“桑树林的响声,”我要激发自己;如果我在那里看到她,我要对她说话,或者,更有甚者,如果我再一次听到这样的讲道,发现有任何受到震动的人,我要努力把他们找寻;因为我明白私下一个人讲的几句话语常常比牧师讲的五十句话要强。所以如果我看见一位年轻人受到震动,我要碰碰他的手说,“你看来挺喜欢这次讲道的。” “是的,我很喜欢。” “你喜欢属灵的事情吗?”谁知道我不会成为使他归正相信的工具呢。在这一切事情上,我都可以安心,得着美好的安慰,因为我听到了“桑树林叶子的声音,” 当我一听到这声音我就激发自己,让我可以服事我的神,作拯救灵魂免入地狱的工具。但是,哎! 我的弟兄,我们所播的大部分种子看起来因为似乎是缺乏浇灌而失去了。许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布道看起来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因为没有恰当的跟进。我知道神的旨意必要成就,他的话语不会空空返回;然而我认为我们应该时不时问自己,当圣灵的能力在我们的中间,当我们应当把它看作我们当更尽力献上自己,为我们的主作工的记号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太拖拉,忽视了抓住这个有力的时机把自己献上呢。

在出现一般疾病的时候,或任何出现瘟疫,霍乱,或突然的死亡的时候,我同样可以说这样的话。当霍乱在大街上肆虐,人们都在颤抖,他们害怕死亡,请留心,这就是“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你我的任务就是激发自己,当人被任何方法引到思考严肃的问题,当神在这地上行走,击倒第一个人,然后另外一个人,人的思想都很紧张,想知道事情的结局;当出现可怕的火灾,当在大街上,或在庭院里,或在房子中,出现突然的死亡的时候,基督徒的任务就是抓住时机,为他的主人更好工作。在伦敦瘟疫大流行,为钱做工的教区神甫从教会里逃跑的时候,清教徒说,“现在是我们传道的时候了。” 在那可怕的日子,拖车里装满死人,在长满荒草的大街上来回行走的时候,这些意志坚定的清教徒占据了讲坛,放胆宣告神的话语。弟兄们,当我们看到一段时间是比其他时候更有利,告诉罪人那将来的忿怒时,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正如商人留心观察市场的每一个变化,每一次起落那样;正如农夫留心观察适当的时机撒种,种植或除草那样。让我们留心抓住最好的时候努力行善。当闲懒的人睡觉的时候,让我们深深地犁地,在最好的季节让我们尽力劳作,当阳光照耀的时候来晒干草,当我们听到“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的时候,来服事我们的主。

现在请容许我回到先前我所分享的一个内容。对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人,都要抱着这样的念头。如果你有一位酗酒的邻居,你会很少和他说上一句话。他的妻子病了,她病了,要死了,可怜的家伙,他现在清醒了。他看起来有一些受教了;他很为妻子担心,为自己担心。现在就是你的时候,现在就是说好的话语的时候,要说得合适,现在就是你的机会。有一个非常喜欢咒诅的人,但是因着某些可怕的遭遇或其他的事情,他看起来变得有一点收敛了,不像从前那样亵渎了。你就应当像古时候的弹弓手那样。如果他们发现一位武士摘下他的头盔,在他重新戴上之前,他们就把石头射过去了。所以如果你发现一个人有一点受教,对认罪有开放的态度,尽你所能吧,因为神给了你机会;如果你相熟的人来到教会,如果你吸引他们到这里来,你想可以做一点好事,但你不知道怎样做,留意这小事,也许这小事可以被神使用使人成为他的儿女,也许这个小子可以得到信心,这个刚刚相信的人可以得到鼓励造就。但我要告诉你,许多基督徒作了很多伤害人的事情,就是在你们所说的回家的时候。一个人从前说,当他还是一个小子的时候,他听了一位牧师的某一篇讲道,被深深打动。眼泪流下他的脸庞,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要回家去祷告。” 在回家的路上他碰到教会的两位成员。其中一个人开始说道, “你喜欢那个讲道吗? ”,另外一个人说, “我认为在那一点上他不太纯正。”另一个人说,“嗯,我想他有一点过分了,” 或类似的话;这人一点,那人一点,他们把牧师的讲道驳斥得体无完肤,这个年轻人说,我还没有和他们走上几步,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这讲道,我以为自己领受的好处被这两个人一扫而光,他们好像害怕我要得到任何的希望,因为他们把这布道粉碎击破,这原本是应该让我下跪服从的。我们是何等经常做同样的事情! 人会问, “你觉得那篇布道怎样?” 我会温柔地什么也不说,如果里面有任何的错误 — 很可能是会有的,最好还是不要说,因为有人可能从中得益。我确实相信,许多看起来从头到尾都全是胡言乱语的布道,可能会成为拯救的工具。你我也许有很多圣经的知识,我们可能有更好的教育,更加开明,我们可能会说, “哦,我不明白人怎么会听那样的讲道。” 你可以认为人不能听这样的话,但他们得救了,这是你所追求的。一位幼稚的牧师有时令你不得其解,你会说,“我敢说这位好人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是我不明白他。” 但是他可以让所有的人注意力集中,你看见通过布道人被带领归向神,因此你不可以对此说些什么。你只能说,“那么这篇布道不适合我。”不要担心,这篇布道适合其他人。对你来说最好不要再听那个人说,但让他继续下去,我敢说,会有其他人帮助他的。我只是插入说这番话。如果你使人专心听讲,或有一些心思听讲,如果你使他们说,“我想我会再来,” 不要说出任何把他们拦阻在外的话;而是在听到这些从天上而来的信号时,激发自己,作拯救灵魂的工具。

我想我的弟兄,我要在关于你们自己的孩子的事情上向你们作一个直接的呼吁。在我自己亲爱的孩子身上,有时候他们看起来比其他时侯更受管教,我求你们不要失去这个机会。救恩从头到尾都是出于神,但是使用一切的手段,好像你可以拯救他们,这是你的任务。有时候你那通常是狂野不羁的儿子从教堂里回到家里,在他身上有一种你不是常常可以看得到的沉思。当你看到这一点,请和他搭话。有时候你的小女儿回到家里,她听了一些她可以明白的话,好像有一些东西触动了她的思想。不要取笑她,不要轻看这小小的开始。有谁知道呢? 这也许是“桑树梢上的响声。”你那十四五岁的儿子,常常回家的时候看起来很感兴趣,有时候你会想,“嗯,我不明白,这孩子看来听得比其他人要多,我想在他身上一定有一种美好的工作。” 不要因着你自己任何的粗暴,重手击打这棵嫩苗;比如,如果他犯了一个小错,不要对他说,“我还以为在你身上有一些好东西,但你根本就没有敬虔,要不然你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不要说这样的话,这是马上给人浇冷水的。要记住,如果他是神的孩子,他和其他小孩一样有自己的缺点,因此不要对他太严厉,太苛刻,但如果你看到有最小的好事情,你要说这是“桑树梢上的响声。”也许这只是最轻微的骚动,不要介意,这就是我的机会;这时我要更关心我孩子的拯救,这时如果可能,我要更加努力教导他神的道路;我要尝试和他单独在一起,向他说话。这棵嫩苗如果是神的,它必然会生长;但让我小心成为扶助它生长的手段,让我把我的孩子拉到一边,对他说, “我的儿子啊,你有没有认识到一些罪的邪恶呢?” 如果他说有,我发现他有一丁点的盼望和信心,尽管这可能是相当表面的,让我不要蔑视它,而是让我记得,虽然我现在在恩典里已经结出麦穗了,但我曾经也是在恩典里刚刚发出嫩叶的,如果我不经历恩典里的嫩叶阶段,就决不会在恩典里结出果实。我不可以因为它们不是麦穗而轻看这些嫩叶,我不可以因为它们不是大羊而杀掉这些羊羔,因为如果我杀了所有的羔羊,我的羊要从哪里来呢? 我不可轻看最软弱的圣徒,如果我把软弱的排除在圣约之外,对他们说他们不是神的儿女,那么成熟的圣徒从哪里来呢? 不,我要留心察看那最小的迹象,向以色列的耶和华神的任何好的方面的最小迹象,我要向神祈求这些迹象不是虚幻的,不像被吹走的烟雾,不像早上的云,清晨的雨露,而是恩典开始的持续记号,最终恩典要得完全。

最后,我不会再拖你们基督徒的时间,对于你们自己,这里有一个伟大的真理。你知道,有时候你可以“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 你在祷告中有特别的能力;神的灵给你喜乐;圣经向你打开;应许得到实现;你在神荣面的光中行走,他的灯照在你头上;你在灵修中得着特别的自由;也许你不再那么被世事所缠绕,和过去相比和神的交通更加亲密。这就是时候了,你就是“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 这就是时候激发你在自己,这就是时候摆脱那依然残留的坏习惯,这就是圣灵神与你同在的时候。张开你的风帆,记起你有时候唱的那首歌 —

“我只能扬开风帆;
主你一定要吹出顺利的大风.”

要确定你升起了风帆。不要因为准备不足而错过这风。求神的帮助,使你信心更坚强的时候,你可以更热心忠于职守;当你在神的宝座前更加自由的时候,你可以更恒切祷告;当你和基督更亲密的时候,你可以在你的行事为人中更加圣洁。

哦,对于在座的一些人,你们今晚,或今天早上,或在其他任何的时候,被带领思想,“哦,我可能会得救!” 如果你们有任何这样的想法,有任何认真的念头,我要向圣灵神祈求,求他让你把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象看作是“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你可以被带领激发自己,更热心寻求神;如果圣灵神已经给你任何的确信,如果他打动了你,如果他让你颤抖,如果他打发你回家祷告,现在我求你们,认真关心你们的灵魂;如果神已经这样唤醒了你,要把这看作是他恩典的记号,说,“就是这个时候,要不就永远不能了。”也许这个大浪要帮你越过港湾口的极大障碍。也许这是从那洪水而来的大浪,要引向天家。哦,愿神帮助你抓住这洪流,让你可以被安全带领越过你的定罪和你的愁苦,平安抵达信心有福的港湾 — 这港湾是被基督的救赎,被永远的爱所保护的。愿神因着耶稣祝福你! 阿们。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