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5章 [ӡҳ]

: 基督徒    ʱ: 2006-12-24 21:20     :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5章

太25:1-13 君王迎亲的时候

我们的主仍然是和他的门徒一起坐在橄榄山上(见24:3)。下面讲的这段充满启发的比喻是他接着我们已经在思考的论述讲的。明显它是用类似的比喻,表明我们需要为君王荣耀的显现,他来迎娶他的新娘的时候作好准备。对于我们这些在基督再来时候不再活着的人来说,“你们出来迎接他”这半夜的喊叫,要在我们死亡的时候响起。

1,2.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

这里按照东方的传统,讲的是新郎去到他新娘的父家,然后在那里带领他的配偶去到她将来的家。比喻开始的地方,是讲一些承认是他朋友的人,正在等候加入迎亲的队伍,和他一起参加婚礼的筵席。基督有形的教会也是如此等候主来。教会在永恒中的出现和“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没有很大的区别。他们都是童女, 他们都拿着灯,他们都出去迎接新郎。他们都承认追随他,这要让他们离开他们其他的同伴和朋友,好让他们可以在他取亲的那个晚上出去迎接他。

然而他们之间有一种很要紧,根本的不同:“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让我们希望,我们不可从主的话里得出结论,就是承认相信的教会有一半是由那些他称为“愚拙的”人组成。然而,如果真的没有愚拙的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和聪明的,得着神恩典的人的这种大大混杂,我们的救主就是不会说有这如此大的比例了。

3. “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

他们可能以为,如果他们的灯和其他人拿的灯差不多,这就足够了。也许他们认为秘密把油藏起来,因为看不见,所以没有必要。他们愿意一手拿着一盏灯,但是用另外一只手去照顾一个油壶,这就是超过他们愿意去做的事了。没有恩典的油,这是很多口头承认相信之人的灯的致命缺陷。很多人有外面的名号,心里却没有神的生命。他们承认跟随基督,但里面没有恩典的圣灵的供应,让他们继续跟随。有一点的发光,闪光,但没有长久的光,因为尽管他们有“灯”,他们“却不预备油”。

4. “聪明的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

他们灯里有油,和灯一起还预备有油。没有油灯就没有用,就不能用。恩典要显明它自己的存在,人应当承认相信基督,但是除非有秘密储存的恩典,以此在君王他自己察看一切的眼前维持信仰的外在部分,否则承认爱基督,这比无用还要糟糕。除非神的灵在我们里面,否则确实的是,我们可能有一阵子在肉体上很体面,但到头来将会是永远的黑暗,这是真的。

5.“新郎迟延的时候,她们都打盹,睡着了。”

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真圣徒和仅仅是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常常并排“打盹睡着”,这是令人何等伤心的事实!那些有恩典的油的人,并不总是清醒服事他们的主,为他的再来守望。就算就真信徒而言,基督再来的耽延让他们失望,疲倦,毫无生气;他的教会应当为她的主守望,她却深深睡着了。至于那些“愚拙的”人,不管他们是自己欺骗自己,还是假冒为善,他们心里是没有神的真生命,过了一阵,他们外表的热心就消失了,撒但让他们吃了迷魂药,落入致命的沉睡。

6. “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

“新郎来了”,这夜半呼声把所有睡着的人惊醒。如果我们大家都更多思想我们主的再来,这是好的。我们越多传讲这点,和其他神启示的真理一道按着合宜的比例传讲,我们就越可能唤醒沉睡,睡着的认信者,唤醒他们对基督的爱。随着现在这个邪恶世代的半夜临近,我们更需要要所有人来听这号角呼声,“你们出来迎接他。”

7. “那些童女就都起来收拾灯。”

这警告来得如此突然,他们都马上起来,开始检查和收拾他们的灯。他们不能不带着发光的灯就去见新郎,那是他们为加入君王迎亲队列所作预备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那些“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的童女很快就把灯收拾好了,预备出发;但是那些有灯却没有油的,是不能作好必要的收拾。人快要死的时候,或者天空出现人子再来的迹象的时候,人竟要收拾他们的灯,这是多么可怜;但人若没有圣灵或者神的恩典就尝试这样做,这就会是直到永远的失败。

8. “愚拙的对聪明的说:‘请分点油给我们,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

他们现在开始看重他们从前藐视的东西;他们曾如此愚拙,以为油是不必要的,现在他们看到这是需要的。所以他们请求比他们更聪明的同伴:“请分点油给我们。”他们讲了请求的一个可怕理由:“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干干的灯芯闪耀了一下,然后在黑暗中熄灭了,就像蜡烛被吹灭一样。

“我们的灯要灭了”,这句话多么可怕。有一盏灭了的灯,要比从来根本就没有灯糟糕得多。“我们的灯要灭了。” 愚拙的童女似乎在说,“我们以为今天晚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甚至以我们的灯夸口,我们答应自己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以为我们会在婚宴上有份,但是我们的灯灭了,我们没有油来点亮灯。”但愿没有一个读到这一页的读者会发出这悲苦的哀叹!那些拖延不悔改,等到他们临死一刻的人就像这些愚拙的童女;他们的愚昧到了顶峰。当死亡的汗水在额头上变得冰冷,人就重视从前被忽视的恩典的油。他们就要发出绝望的呼叫,“请派一个牧师来为我祷告,叫一些基督徒来看看能为我做什么。”

9. “聪明的回答说:‘恐怕不够你我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

没有一个信徒有多得超过他所需要的恩典:“聪明”的童女没有油可以分给别人。他们给了在当时的情形下他们能给的最好建议,尽管这是没有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是在合适的时候可以买油的:神命令我们要“买真理”,在神的集市上,有恩典按照福音的条件出售,“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但是当人听到半夜的呼声,恩典的日子就结束了,买卖就永远成为过去了。

10. 她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门就关了。”

毫无疑问,有人到了临死的时候才悔改;但我们担心的是,在大多数这些情形里,那些对他们真实光景觉醒得太迟的人会发觉,在他们去买他们长久以来一直蔑视的恩典的时候,“新郎”就来了。可怜的头颅被痛苦弄得如此分心,思想可能领会不了什么是相信基督,人思想的能力可能在那可怕的时刻完全失去作用。这个风险如此之大,除了那些愚拙得要死的人以外,没有人会把为君王的来到作的预备拖延等到那个时候。

“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他们预备好了,这包括他们有点燃的灯,或者燃烧的火把;我们为死亡,或者基督再来作的预备,就是在心中得着恩典。“门就关了”:门一旦关了就再也不能打开了。有一些人幻想,发梦在死后这门可以为那些死都不悔改的人打开;但是圣经里没有一处向人保证可以有这样的盼望。任何比在神话语里启示的“更大盼望”都是一种欺骗和网罗。

11, 12. “其余的童女随后也来了,说:‘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他却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

新郎来的时候,“其余的童女”还没有准备好,这个比喻里没有一点暗示,表明他们来敲他关上的门的时候,他们是准备好了。“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我们来迎接你,我们带着灯,我们和其他的童女在一起,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他们想要得到接纳进去,但他的回答给他们这种枉然的盼望敲响了丧钟:“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8:3) 那位好牧人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约10:14)那些在这种意义上为耶稣基督所认识的人,就是他所爱的人;他们爱他,因为他首先爱了他们。愚拙的童女口头承认是新郎的朋友,然而事情证明他们更本不认识他。但愿我们没有一个人从天上新郎配受赞美的口中会听到这可怕的死亡判决,就是“我不认识你们”!

13. “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我们的主再次敦促跟从他的人要尽守望的本份,就像24:42一样;这里他用轻微改动的形式,重复讲了前面讲过的理由:“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如果说就算我们不知道基督再来的那日子,那时辰,但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一年,这种说法是虚妄的。末后的时间是隐藏起来的,直到突然间“他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的时候,人才知道这点。我们其中一样要关心的大事,就是不管他什么时候来,我们都要预备好去见他。
: 基督徒    ʱ: 2006-12-30 10:40

太25:14-30 银子的比喻

14, 15. 天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

我们的救主已经讲了他就是那天上的新郎;现在他把自己比作是一个“要往国外去”的人。“去”这个字表明我们的主只是离开一段时间,他去“外国”的目的达成之后,就要回来。当他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天上,那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是他没有撇下他的仆人,在他不在的时候不给他们必要的供应。他“就叫了仆人来”,他的奴仆,他家里的仆人;“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仆人是他的,家业也是他的;他的仆人不能说他们自己,他们所有的是属于他们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的主的,要为他来使用。

他没有把同样多的家业交托给每一个人:“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他是判断他的每一个仆人有多少才干的主,他把银子分配给他们,是不会有错。我们可以放心,如果我们是主的仆人,他就是已经把我们能够正确使用,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能够为此交帐的银子交给了我们。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对托付给我们有忠心。

“就往外国去了”:我们的主离开世界之前,已经知道要发生的一切事情,就是他的受难,被钉十字架和复活;但是他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十分平静,就像一个人讲他为到外国去所作的准备一样。他走了,他的仆人被留下,在他不在的时候最大限度使用他升天赐下的恩赐。这个比喻和十个童女的比喻一样,是和真正的和挂名的基督徒,所有是基督徒,或者说自己是基督仆人的人有关。“银子”就是我们的主交托给我们,让我们作为他的仆人,在世界上使用的任何,所有的事情。

16-18. 那领五千的,随即拿去做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

非常值得我们留意的是,我们的救主说“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很多有“五千”,“二千”的,并没有照这样去做,而是“另外赚了五千”,或者“另赚了二千”;但是耶稣知道那有一千的仆人,是最容易受到试探,什么也不做,因为他只能做一点点的事情。有五千和二千的也会有危险;但那只有一千的人,如果面对的危险不是更大,也是和其他人面对的危险一样大。让我们大家都记住,把一千埋藏在地里,这是犯罪,把二千或者五千藏起来,这是更大的罪。懒惰仆人藏起来的是“主人的银子”。把属于他自己的藏起来,这也是错的;但是他把他主人交托给他的藏起来,而不是用来做买卖,加增银子,他就要受双重的责备。我们中间有没有人是这样得罪我们救主的?

19. 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账。

算账的日子要到了,即使是“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耶稣从他去的外国回来,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必快来。”我们计算的时候,一定不可把这个重大的事实遗忘;作为他的仆人,我们一定要随时预备好他会再来,和我们算帐,就像他算他交给每一个仆人的银子的账一样。

20, 21. 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是不是我们每一个从主“领五千银子”的,都“又赚了五千”?我不知道。我们开始得到的恩典有没有加倍?我们开始服事主时候的机智有没有加倍?有没有加倍投入他交给我们去做的工?这个仆人是这样的,所以他的主人表扬他,奖赏他。他的服事和服事的奖赏之间并不存在比例:“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对主忠心的人,将要得到在更高的领域证明他的忠心的更大机会;除此之外,他要分享他主人回来带来的福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主人与他忠心仆人分享的不是仆人的分,而是主人的分。这将是所有属天福乐的最高峰,我们享受自己的快乐,是远比不上我们进来享受我们主的快乐。

22, 23. 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这个仆人得到的赞扬和奖赏和他那位有更大特权的弟兄得到的是完全一样;这就好像我们的主要教导我们的,关键的不是我们有多少银子,而是我们怎样使用这些银子。他没有期望从有二千银子的人那里得到像从他给五千银子的人那里得到的一样多;他期望的是他们在交托给他们不多的事上都有忠心。这个比喻提到的两个仆人都是这样。第二个仆人把他从主人那里得回来的资本翻了一倍,就像第一个人把他领受的更大数目的银子翻了一倍一样;所以他们得到同样的表扬和祝福。

24, 25. 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在这里。

在算帐的那一天,不忠心的和忠心的都要为交托他们管理的交帐。这个人说的话是自相矛盾的,他的借口要定他自己为有罪。他说他知道他的主人是一个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然而他承认,他带回来的银子是这位他说成是严厉,不讲道理的主人交给他的。他也承认他藏在地里的是他主人的钱:“你的一千银子”。 这是交托给他的,即使这位仆人也承认这不属于他:“请看,你的原银在这里。”“我没有给你的银子加增什么,但我没有弄丢了,也没有给了别人;我把它带回来了,看,就在这里。”他似乎在说,这是能够正当要求他做的一切;然而很明显他对自己并不满意,因为他说,“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恐惧是怎样变成了自以为是之母的。对神的信心生出神圣的敬畏;但是奴性的惧怕是怀疑之父,生出一群不信的叛党。

26, 27. 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

主人按“又恶又懒的仆人”自己的理由,用他自己说的话定他为有罪。主人不是像按原文字面意思可能表明的那样,承认他就是这“又恶又懒的仆人”;而是假设这仆人的话是真的,他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他害怕用他主人的银子去做买卖,承担责任,他本可以把银子送到银行家那里,至少他们可以保证它的安全,存在他们那里,可以加增利息。如果我们不能直接,亲自用我们主的帐做买卖,如果我们没有技能为他管理社团或者事业,我们至少也可以给别人正在做的出一份力,把我们的资本加入到他们的资本里,这样,用某种方法,我们的主可以得到他理应得到的利息。他的银子不可埋在地里,而是一定要投资在他回来的时候可以给他带来最大回报的任何方面。

28-30. 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给他主人五千银子加增了五千的仆人,主人容许他保存着所有的,因为他的主人说他是“那有一万的”。懒惰仆人没有使用的银子也要交给他,因为善用那交托给他的要得到更多。有信心的人要得到更大的信心,尝到神的事情的滋味的人,要对这些有更大的胃口。对天国奥秘有一些认识的人,要有更完全的认识:“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失去那没有使用的银子,这只是那“无用的仆人”面对灾祸的一部分。他的主人命令人把他“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我们的主经常重复的,对等着失丧灵魂的可怕之事的启示,表明了他要受到的惩罚。如果我们对将来世界的描述是可怕的,人们会认为我们是从但丁或者弥尔顿那里借用回来的;但是从人口中而出对地狱最可怕和悲惨的描述,是超不过满有爱心的基督他自己说的话。他是真正爱人的,他诚实警告他们那等着不悔改之人直到永远的痛苦;而那对地狱的悲惨轻描淡写的,仿佛它们不过是小事的人,是在友情的借口之下,努力谋杀人的灵魂。
: 基督徒    ʱ: 2007-1-3 07:18

太25:31-46 为王,审判全世界的主

在这里我们看到君王自己对审判日的描述,我们当在肃穆的灵中接近这块圣地,脱去我们脚上的鞋。

31.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

我们的救主在说出这伟大预言的时候,他的眼中出现的是一些列奇妙的对比。

三天之内他就要被钉十字架;然而他讲论的是“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他身边是一小群的门徒,他们当中一个人将要出卖他,另外一个要不认他,其余的都要弃绝他;然而凭信心他看到,在他再来的时候天上的随从要来服事他:“同着众天使。”耶稣劳苦做工,疲倦,筋疲力尽,因着人的心硬和即将临到耶路撒冷的毁灭,内心悲伤,他坐在橄榄上的山坡上;但是他的思绪跨越世代,对他的听众讲论他作为人类的王,全世界的审判主回来的那一天,他要坐的那荣耀宝座:“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白色大宝座要设立在高天之上,完全纯净,充满光芒,如明亮的镜子光明清澈,在它面前每一个人都要看到他自己和他的罪被显明出来;在那宝座上要坐着“人子”。在这为王的审判主身后,是众圣天使,要一排一排,数之不尽,满有荣耀,集体守卫着君王,在那审判的大日立在他们坐在宝座上的主的殿里,按着他的命令,把所有被他定为有罪的人从他面前除去。

32, 33. 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象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

在主最后的大日,曾经在这世界上出现的万民都要被聚集来到基督的审判座前。地球那时候越来越变得是一个巨大的坟场,它要交出它的死人;海自己要变成一块坚实的平面,要怀抱数以百万计藏在它阴暗沟壑里的人。全人类都要聚集在他们的审判主面前:“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一开始各种各样的人都要被集中成为一大群;但是这数之不尽的人群要快快被分成两群人:“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在那可怕的日子君王要作分别人的。他怎样分别,没有人知道,除了这分别“好象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 没有一只山羊被留在绵羊中,也没有一只绵羊被留在山羊里。这分别是非常细致,直对个人的:“把他们分别出来”。他们不是被分别成为一国一国,甚至一家一家的人;而是每一个人都要被分到他/她的本位上,在绵羊或山羊中间。

“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那时只有两群人,一群在审判主的右边,另外一群在左边。主耶稣基督“显现要审判活人死人”;所有被召到他可怕审判台前的人,不是从死里出来的活人,就是仍死在罪恶过犯中的死人。在那一日没有中间集团,就像在神眼中,即使现在也没有第三种人一样。我们所有人的名字不是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就是在审判主的死亡册上。

一些人教导说,这里预言的审判是对承认相信的教会的审判,而不是对全世界的审判。他们相信的可能有一些根据,然而,除了把这看作是对全人类普遍的审判,要把我们救主满有威严的话完全的含义应用在任何其他场景上,这看来是不可能的。

34. 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

君王首先转向他右边被拣选的人群,那“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的一群人,对他们说“来”。他们已经接受了他从前“到我这里来”的邀请,现在他向他们发出另外一个,更加荣耀的“来”,然而这是包括在前面一个邀请里的;因为当他说“我要使你们得安息”的时候,他已经把天堂本身应许给了他们了。君王用一个美好的名字称呼他所爱的人:“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我们不从我们救主嘴上听到这称呼,我们就是不能明白这称呼意味的福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们才只是开始明白那我们要贯穿永恒永远享受的福。所有的真信徒都是与耶稣基督同作后嗣,所以君王接着对他们说,“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得到那“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的基业”,这是所有被改变,在神面前成为君王和祭司的人不可被剥夺的权利;从创世以来为他们预备的,当世界本身达成了它被造的目的,被烧尽的时候,他们要承受这基业。

35, 36. ‘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

君王十分乐意地详细记述他的仆人对他自己的爱。那么那时候我们到底是不是因着我们的行为得救呢?决非如此。然而我们的行为是我们得救的证据。如果我们的行为就像基督在审判那日表彰的一样,这些行为就证明我们是被恩典拯救,圣灵已经在我们里面,藉着我们有效动工。君王提到的服事都是归给他自己的:“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这里没有提义人说了什么话,他们怎样承认他们是爱基督;君王嘉奖的是他所宣告,他们服事他,实际所作的事。

37-39. 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

他们害羞,不敢担当君王向他们发出的称赞。他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有什么功劳;他们从来没有梦想过会因此得到赏赐。当圣徒站在审判台前,仅仅是想起他们所做的有什么好处,这都要成为他们没有想过的事情,因为他们对他们自己的表现看得十分谦卑。他们为基督的缘故给饥饿的人吃,给赤身露体的穿,看望生病的,因为这是在这世界上能为耶稣做的最甜美的事。他们这样做,因为他们欢喜这样做,因为他们情不自禁要这样做,因为他们新人的本性催逼他们这样做。

40. 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基督与他弟兄的愁苦感同身受,这是大大超过我们有时候可以想像的。他们饥饿吗?他这样说,“我饿了”。他们口渴吗?他说,“我渴了”。基督的同情是不间断的,历代以来他是不断在他受试炼,受打击的百姓受苦的身体中与他们联合,这样,只要我们在这世界上,我们就有机会服事他。

41.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

君王对在他左边的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给他们内心带来恐惧。“离开我”:就是被赶走,离开基督的面前,就是地狱。“你们这被咒诅的人”:他们不能申辩,说他们或者是遵守了律法,或者是服从了福音的命令,他们确实是受到双重咒诅。主命令他们离开,“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他们和魔鬼一道拒绝效忠主,所以和他的叛逆一样,他们要分享他受的惩罚,这完全是合理的。

42, 43. ‘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

“不”这个小小的字解释了他们的行为和义人的行为之间的不同。君王对他右边的人说,“我饿了,你们给我吃”,但对他左边的人,他说,“你们不给我吃。”他们的疏忽不是小事,这是致命的,要受“离开我”这永远死刑的宣判。人现在可能对他们不爱基督,疏忽不看顾他可怜的弟兄不加重视,但是在最后大日的光中他们的行为要显出另外一种面目。然而就算在那个时候,一些人还要试图为他们自己辩护。

44. 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

罪是多么欺骗人!它甚至在无所不知的审判主面前还否认它自己的真实本相,让热衷犯罪的人假装是已经达到了圣洁的神圣标准!

45. 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

我们主不是教导说人因为对穷人,有需要的人没有爱心而要被定罪,也不是教导如果他们慷慨松手,他们就要得救。那样就真是靠行为得救了,人可以自夸,直到永远了。但他确实说,只有那些结出这样果子的人,才能证明他们是有根基的人;他们因着出于对他的爱,服事他可怜的弟兄,就表明他们是领受了那分别人的恩典,使他们与别人不同。我们所有的将来都是取决于我们与主耶稣基督的关系。

46.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这里的“永”在希腊文原文里是同一个词,“刑”和“生”持续的时间是一样的。一样不比另外一样更暂时,会有终止的时候。在天上“义人”享受目前完全幸福的时候,要永远盼望将来的福气;在地狱,不义的人在“永火”(41节)里承受“永刑”的时候 ,还要永远等候那“将来的忿怒”。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有一条极大的鸿沟分隔,那是不可跨越的可怕深渊,所以绵羊和山羊的分开是直到永远,不可改变的,求神让我们没有一个人落在鸿沟那错误的一边!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