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7章 [ӡҳ]

: 基督徒    ʱ: 2007-1-18 07:12     :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7章

太27:1, 2 君王被带到彼拉多面前

1. 到了早晨,众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大家商议,要治死耶稣。

他们对耶稣如此充满仇恨,心急要抓住第一个机会,“商议要治死耶稣”。他们用了下半夜,“早晨”一开始的时候来审问,定罪,虐待他们这位显赫有名的犯人。耶稣已经预言他要被交在外邦人手里,所以这可怕悲剧的下一幕就是他要出现在罗马巡抚面前。

2. 就把他捆绑解去交给巡抚彼拉多。

那些逮捕耶稣的人,在他们把他带到亚那那里的时候,是已经把他“捆绑”起来了(约18:12, 13)。亚那把他“捆着解去” 该亚法那里(约18:24)。现在犹太公会正式“把他捆绑解去交给巡抚彼拉多”。就像以撒被摆在祭坛上面之前是被捆绑起来一样,这位伟大的被预表的本体也是被捆绑,然后“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被交给罗马巡抚。
: 基督徒    ʱ: 2007-1-19 15:57

太27:3-10 叛徒后悔自杀

3, 4. 这时候,卖耶稣的犹大,看见耶稣已经定了罪,就后悔,把那三十块钱,拿回来给祭司长和长老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们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

也许犹大期望耶稣会行出神迹,救自己脱离那些逮捕他的人;“这时候他看见耶稣已经定了罪”,后悔就抓住了他,他就把他声名狼藉得回来的钱送回给与他一道犯罪的人。“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这是他绝望承认的一个好结果。犹大曾经公开和私下与我们的主在一起,如果他能找到基督品格的一个缺点,那么现在就是提出来的时候;但即使这位叛徒在临死发言的时候,也宣告耶稣是“无辜”的。“祭司长和长老”并不同情犹大,就像他们不同情耶稣一样;他们不受后悔的困扰,他们已经抓住了救主,他们不再为他们行为的任何后果担忧。至于这位叛徒,他已经讲好了价钱,他就一定要按此而行。

5. 犹大就把那银钱丢在殿里,出去吊死了。

“出去吊死了”,这句可怕的话表明了犹大后悔的真本质。他的后悔是一种需要后悔的后悔,而不是那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的忧愁。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些像犹大的忧愁那样的后悔,就算不是真的去自杀,也驱使人绝望的例子。 愿神施恩保守我们,不让我们再重复更多这样如此可怕经历!

6-8. 祭司长拾起银钱来说,这是血价,不可放在库里。他们商议,就用那银钱买了窑户的一块田,为要埋葬外乡人。所以那块田,直到今日还叫作血田。

不管是犹大买了这块“田”,然后在上面自杀了(徒1:18),或者还是“祭司长”听到他打算怎样花那“银钱”,就执行了他的意图,这对结果都没有影响。“血田”让人永远记起犹大臭名昭著的作为。当他卖主的时候,他没有想到怎样去花作为出卖代价得回来的钱。在最大的意义上,他是得罪了主的血,那血在他身上,不是印证了他得赦免,而是确认了他被定罪。

9, 10. 这就应了先知耶利米的话,说,他们用那三十块钱,就是被估定之人的价钱,是以色列人中所估定的,买了窑户的一块田。这是照着主所吩咐我的。

连怎样处置“那三十块钱”也应验了一个古时候的预言。先知让人难懂的话,就像他们会更容易让人理解的话一样,都要随着一件接一件事情得到成就,被证明是真实的。犹大的命运应当成为对所有认信基督徒的一个严重警告,对所有的牧师来说更是如此。他是十二门徒之一,然而他是灭亡之子,最后他到他自己的地方去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地方,天堂和地狱,到底是那一处呢?

“主!当我看到叛徒的灭亡,
被交到他自己的地方,
何等圣洁的敬畏,谦卑的盼望,
交替出现充满我的思想!
我也曾经把你出卖,
但被无比的恩典拯救,
否则最深,最热的地狱,
早就成了我的地方。”
: 基督徒    ʱ: 2007-1-21 17:32

太27:11-26 耶稣,彼拉多,巴拉巴

11. 耶稣站在巡抚面前,巡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说,你说的是。

耶稣站在彼拉多面前,看起来不大像一位君王;他简单的衣着根本比不上王袍。然而就算在他降卑的时候,他也必然有如此大的威严,连巡抚都被触动去问,“你是犹太人的王吗?”君王没有任何理由再掩饰他真正的地位,所以他回答说:“你说的是。”“正如你所说的,我是犹太人的王。”犹太人拒绝他们的王:“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然而,尽管他们拒绝在他恩典和怜悯的权杖前屈身,他仍是他们的王。

12-14. 他被祭司长和长老控告的时候什么都不回答。彼拉多就对他说,他们作见证,告你这么多的事,你没有听见吗。耶稣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以致巡抚甚觉希奇。

耶稣是时候沉默不出声,“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的沉默令彼拉多震惊,正如从前他说话让派去捉拿他的差役震惊一样(约7:45, 46)。耶稣“连一句话也不说”,因为他站在那里,是代表他的百姓;尽管他没有犯罪,他们却是在所有诬陷他的控告上有罪。他本可以洗脱任何一条人控告他的指责,但这就要让罪担仍留在他来为他们取过这担子的百姓身上;所以他“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的沉默是伟大的。

15-18. 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众人聚集的时候,彼拉多就对他们说,你们要我释放那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

彼拉多确实是很想救基督脱离他残暴的敌人;但是他就好像大多数恶人一样,是一个伟大的懦夫,所以他尝试用一条狡猾的计谋达到他的目的。“他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他可能希望,耶稣在他的百姓中会非常受欢迎,向群众呼吁,特别是选择“犹太人的王”,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人“巴拉巴”来释放,这会导致有利基督的决定。肯定他们会要求释放君王让他得自由!彼拉多根本不知道大祭司对群众施加的影响,也不知道众人的善变,他们欢乐的“和散那”的喊叫声,很快就要变成声嘶力竭的叫喊,“除掉这个人,钉他十字架!”

19. 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

这是一个自己站出来见证基督无罪的人。不管彼拉多妻子的梦是从神而来关于基督荣耀的启示,抑或不是,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她发出来的信息一定使得他比从前更心急要释放耶稣。

20-22. 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那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说,把他钉十字架。

现在决定已经作出,不可更改;“众人”已经作了决定,宁要巴拉巴而不要耶稣。荣耀的主被犹大以一个奴隶的价钱出卖,现在一个强盗,杀人犯,叛乱头子,比生命的王更得群众的喜爱。没有人出声为基督作辩护吗?众人中没有一个是那些他治好他们的疾病,满足他们饥饿的人,在那天记得他,请求保留他的性命吗?没有,一个也没有;众人中无一人沉默地同情救主;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23. 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的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一种盲目,不讲道理的仇恨已经控制住了众人。他们没有回答彼拉多那惊奇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因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只是重复那残酷的要求,“把他钉十字架。”

世人对基督的仇恨在今天也是类似地表现出来。他没有做过恶事,没有人曾经在他手中受苦,所有人都一致宣告他是无罪,然而他们实际上都是在呼叫,“除掉这个人,钉他十字架!”

24.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啊,彼拉多,你需要比“水”更威力强大的东西,才能洗干净你“手”上“这义人的血”!你不能用这把戏摆脱自己的责任。有能力阻止恶事的人,如果他容许别人行这恶事,他就是在这件事情有罪,尽管他自己并没有实际行出此事。

彼拉多加入所有其他的见证人,宣告耶稣是“义人”。他甚至更进一步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

25. 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众人”都情愿把谋杀我们亲爱的主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当提多将军的士兵男女老幼都不放过,犹太人的京城成了名副其实的血田的时候,很多人必定想起这可怕的向神求降灾的请求。这个自己加给自己的咒诅仍落在不信的以色列身上,在她接受她曾拒绝的弥赛亚之前,这印记仍将留在这昏沉国民的额头上。

26. 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罗马的鞭刑是任何人能够受到的其中一样最残酷的刑罚。犹太人的棒打和罗马帝国行刑人的鞭打相比,就是温和的惩戒了;然而就是这一点,也是我们的主为我们的缘故承受的。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医治(彼前2:24)。然而鞭打只不过是那可怕结局的开始:“他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彼拉多知道他是无辜的,他首先把他鞭打,然后把他交出来,任由他疯狂仇敌狂怒的处置。
: 基督徒    ʱ: 2007-1-22 13:47

太27:27-31 君王遭兵丁戏弄

27-30. 巡抚的兵就把耶稣带进衙门,叫全营的兵都聚集在他那里。他们给他脱了衣服,穿上一件朱红色袍子。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拿一根苇子放在他右手里。跪在他面前戏弄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又吐唾沫在他脸上,拿苇子打他的头。

要忍受戏弄,这是非常痛苦的。在我们救主的情形里,极大的残酷夹杂着戏弄。这些罗马士兵是看流血为有趣的人,现在一个被控自立为王的人被交在他们手里,我们可以想象,温柔的耶稣在他们的眼中会成为何等遭到讥笑的对象。他温和的举止没有把他们感动,他愁苦的面容也是没有;但他们要做出各样讥笑的动作,加在他高贵的头上。肯定的是,世人出来没有见过比这更令人惊奇的场面,就是万王之王被这些最卑鄙的人当作冒充的王加以讥笑。“全营的兵都聚集在他那里”,因为在“衙门”里,很少有这样可以给他们消遣的事情。耶稣是王,所以他一定要披上王的服装:“他们给他脱了衣服,穿上一件朱红色袍子”,这是某件士兵穿旧的红色或紫色的袍子。君王一定要戴上冠冕:“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他一定要手握权杖:“拿一根苇子放在他右手里”。一定要拜他:他们“跪在他面前戏弄他”。残忍的人!然而他们可能是不知道,哦,我们努力荣耀我们的王,可能还没有像他们设计侮辱他一半那样花尽心思!让我们把真正的,这些人假装要归给基督的敬拜归给他。让我们把冠冕加给他,以他为万有的主,带着最真切的忠诚跪下,称呼他为王。

31. 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袍子,仍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带他出去,要钉十字架。

神胜过人的作为,让耶稣仍“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出去,好使没有人能够说,是另外一个人顶替了救主。他们“带他出去”,他穿上那件很出名,从上至下整件没有缝线的衣服,所有看见他的人都会说:“就是这个拿撒勒人,要去被处决,我们认得他的衣服,就像认得他的人一样。”
: 基督徒    ʱ: 2007-1-23 07:04

太27:32-38 君王被钉十字架

32. 他们出来的时候,遇见一个古利奈人,名叫西门,就勉强他同去,好背着耶稣的十字架。

也许他们怕基督会精疲力竭而死,所以他们勉强西门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基督的每一个人,希望自己是那个古利奈人就好了;但是我们不需要嫉妒他,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要背负的十字架。啊,愿我们就像基督把我们的罪背负在他的十字架上一样,愿意来背基督的十字架!如果为着我们主的缘故,为福音的缘故,我们受逼迫,取笑,有任何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让我们欢欢喜喜来承受它。正如人要受君王宝剑敲打一下,然后成为骑士,当基督把他的十字架放在我们肩头上的时候,我们就要成为基督国度里的王。

33, 34.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髑髅地。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他尝了,就不肯喝。

“各各他”是专门用来处决罪犯的地方,是耶路撒冷的刑场,坐落在城门外。基督在城门外受苦,这是有特别的象征意义的,跟从他的人得到命令,要“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1-13)。

人把起麻醉作用的酒给被定罪的人喝,要除去被钉十字架的一些痛苦;但是我们的主来是为了受苦,他不愿意喝任何麻醉他感官的东西。他没有不让跟从他的人喝“拿苦胆调和的酒”(“拿没药调和的酒”,可15:23),但是他“不肯喝”。耶稣不是因为这酒苦而不肯喝,因为他预备好了。连本来是他百姓应当喝的忿怒苦杯可怕的最后一滴,他都要喝下。

35. 他们既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就拈阄分他的衣服。

这短短的一句话里有很多很多的含义,“他们既将他钉在十字架上”,敲击他们的大铁钉,穿过他配得称颂的手和脚,把他固定在十字架上,把他举起,挂在留给要犯的刑架上。我们几乎不能领会,这钉十字架对我们亲爱的主所意味的一切;但是我们可以和某人一起这样祷告 —

“主耶稣!愿我们爱你,哭泣,
因为你为我们被钉十架。”

就这样,除了他的复活,我们的主在20:17-19预言的一切都应验了,因为它的时候还没有到。

罪犯的衣服是行刑的人独享的。那些钉基督十字架的罗马士兵可能想都没有想到,当他们“拈阄分他的衣服”的时候,他们就是应验了圣经的话;然而他们的举动和诗篇22:18预言得一模一样。那件无缝的衣服如果撕开就会被破坏了,所以士兵在分我们主其他衣服时,他们就为着这件衣服拈阄。这阄几乎是沾染了基督的血,然而这些赌博的人在他十字架的影下玩着这游戏。赌博是一切罪恶中最令人心变得刚硬的,提防任何形式的赌博!基督徒不可玩任何碰运气的游戏,因为基督的血似乎是染在了所有这些游戏上。

36. 又坐在那里看守他。

一些人是因为好奇而看着他,另外一些人则是为了要确保他真是死了,一些人甚至以他的受苦来让他们残暴的眼睛得到快乐。一些人流泪痛哭,当人子受苦至死的时候,十字架像一把剑一样刺透了他们自己的心。

37. 在他头以上,安一个牌子,写着他的罪状,说,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摇动彼拉多的笔的是神何等奇妙的护理!罗马皇帝的代表是没有可能承认任何其他人是王的,然而他故意写上,“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更改他已经写下的。甚至在十字架上,基督也被宣告是王,所用的文字是宗教制度专用的希伯来文,经典的希腊文,以及日常使用的拉丁文,所以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读到这文字。

犹太人什么时候才会承认耶稣是他们的王?有一天他们会仰望他们所扎的,承认他是王。也许当基督徒更多想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更多想到基督;当我们对他们的心硬被除去,也许他们对基督的心硬也会消失。

38. 当时,有两个强盗,和他同钉十字架,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

仿佛是为了表明他们看基督是三个罪犯中最坏的,他们把他放在“两个强盗”中间,把一个羞辱的位置给了他。这样“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这个预言就应验了。这两个罪犯是当死的,正如其中一人所承认的那样(路23:40, 41);但是更大的罪担是放在基督身上,因为“他却担当多人的罪”,所以他成为受苦之人的君王,这是合适的,他能真正问道 —

“有像我这样愁苦的吗?”
: 基督徒    ʱ: 2007-1-25 07:01

太27:39-49 戏弄被钉十架的君王

39, 40. 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

再也没有什么比戏弄更折磨一个落在痛苦之中的人了。当耶稣基督最需要同情话语,仁慈面容的时候,“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也许这取笑最令人痛苦的地方,就是它把一个人最认真的话转过来加以讥诮,正如讥笑我们主关于他身体的殿的话一样:“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他本来是可以救自己的,他本来是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就永远不能成为神的儿子了。因为他是神的儿子,所以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挂在那里,直到他完成了为他百姓的罪作出的牺牲。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我们靠着登上天堂的雅各的梯子。

今天苏西尼派的人就是这样喊叫的,“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放弃赎罪的牺牲,我们就要成为基督徒。”很多人愿意相信基督,但不愿意相信钉十字架的基督。他们承认他是一个好人,一位伟大的教导人的夫子;但是因着拒绝他代替的赎罪,他们实际上就是把基督变成不是基督,就像这些在各各他山上讥诮他的人所作的那样。

41-43.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他,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忘记了他们极高的地位和身份,加入暴民的行列,讥笑落在死亡剧痛中的耶稣。每一个字都是有强调的意味;每一个声音都切割,穿透我们主的心。他们戏弄身为救主的他:“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们戏弄身为君王的他:“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们戏弄他,戏弄他对神的相信:“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他们戏弄身为神儿子的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那些说基督是一个好人的人,实际上就是承认了他的神性,因为他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如果他并非他所宣称的,他就是一位冒充的人。请留意基督最恶毒的敌人,他们即使在讥诮他的时候,也在给他作了见证:“他救了别人”;“他是以色列的王”;“他倚靠神”。

44. 那和他同钉的强盗,也是这样的讥诮他。

旁边与他同钉十字架,一同分担他的悲惨的人,也加入了讥诮耶稣的人的行列。要装满他受苦和蒙羞的杯,什么事情都齐全了。那个悔改强盗的归信显得更加特别,因为不久前他还和其他人一道讥诮他的救主。他成了神恩典何等的战利品!

45. 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

一些人认为这个黑暗是笼罩了全世界,甚至让一个异教徒都惊叹说:“世界不是要灭亡,就是创造世界的神在受苦。”这个黑暗是超自然的,它不是一场日食。日头不能再看着造它的神被那些戏弄他的人围绕。它掩面,进入十倍的黑夜里,对这伟大的公义的日头本身落入如此可怕的黑暗而感到羞愧。

46.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为了让基督的牺牲能得以完全,父神乐意离弃他极为亲爱的儿子。罪被加在基督身上,所以神一定要转面不看这位担当罪的人。被他的神抛弃,这是基督伤心的最高峰,是他愁苦的实质所在。在这里,请注意殉道士与他们的主有何分别;他们在死亡痛苦的时候,都得到神的维持;但是耶稣身为罪人的代替受苦。却是遭到神的离弃。那些明白即使片刻他们父的脸面被遮蔽,离开他们是何等滋味的圣徒,几乎不能想象到底是何等的受苦,使得我们的救主发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痛苦的呼声。

47. 站在那里的人,有的听见就说,这个人呼叫以利亚呢。

他们是更清楚,然而他们讥笑救主的祷告。他们是恶毒,故意,轻蔑地把他临死的呐喊变成取笑的话柄。

48, 49. 内中有一个人,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其余的人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救他不来。

像耶稣这个受苦,如此痛苦的人,可能会提到他所忍受的许多剧痛,但是他要说“我渴了”,这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为了另外一处的圣经可以得到应验。“内中有一个人”,是比他的同伴更有同情心,“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这醋可能是从士兵带来自用的罐子里倒出来的,然后“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我总是认为这事非常奇妙,海绒是在动物生命中最低等的,竟然被送去,与那在所有生命最上头的基督接触。在他的死亡里,创造的整个循环就完全了。正如海绒给我们临死的主的嘴唇带来滋润,同样,愿属于神的活人中最小的,可以安慰那现在已经从十字架升到宝座上的他。
: 基督徒    ʱ: 2007-1-25 23:16

太27:50-54 “成了”

50. 耶稣又大声喊叫,气就断了。

基督的力量没有耗尽;他最后的话是“大声喊叫”说出来的,就像一位得胜的勇士一样。“成了”,这是怎样的一句话!就着这短短的一句话,人讲了成千上万篇讲道,但是谁能把它里面包含的所有意思都讲出来呢?它是对那完全无法测度的长阔高深的一种无限表达。基督的生命成了,完全了,完成了;他“气就断了”,心甘情愿地死去,他把他的生命舍了,正如他说的那样,他为羊舍命,他为他自己把这舍下;他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

51-53. 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盘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到耶稣复活以后,他们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

基督的死就是犹太教的终结:“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圣殿撕裂了它的衣服,仿佛因着这对它的主亵渎的杀害而震惊,就像一个看见某样极大罪恶的人大大惧怕一样。基督的身体被撕开,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现在靠着耶稣的血,一条通往至圣所的通路已经被打开了;已经有一条通到神那里去的道路,为每一个信靠基督赎罪牺牲的罪人打开。

请看伴随着,紧跟着基督的死,有何等奇妙的事情发生:“地也震动。盘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就这样,这个物质世界向人拒绝的他表示敬意;大自然的震动预告了当基督的声音不仅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的时候,那时会发生什么事情。

神作成的这些和基督的死有关的第一批神迹,预表了要持续,直到他再来的属灵的神迹 — 石头般的心裂开,罪恶的坟墓打开了,那些死在罪恶过犯中,被埋在私欲和邪恶坟墓里的人活过来,从死人中出来,去到新耶路撒冷这圣城里。

54. 百夫长和一同看守耶稣的人,看见地震,并所经历的事,就极其害怕,说,这真是神的儿子了。

这些罗马士兵从来没有见过和处决相关的如此场面,面对他们已经处死的那位伟大的囚徒,他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真是神的儿子了。”很奇怪,这些人竟然承认祭司长,文士和长老否认的那一位;然而从他们那时候起,最被人放弃,最堕落的罪人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而他们的宗教领袖却否认他的神性,这成了经常发生的事。
: 基督徒    ʱ: 2007-1-26 21:27

太27:55-61 君王忠心的朋友

55, 56. 好些妇女在那里远远的观看。他们是从加利利跟随耶稣来服事他的。内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又有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并有西庇太两个儿子的母亲。

我们看不到有记载,说我们的主受到任何妇女的苦待,但我们看到许多妇女,在主生命的不同时期,对他爱心的服事。所以,就算在加略山上,“好些妇女在那里远远的观看”,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嘲弄他的群众和粗鲁的士兵不容许这些软弱但勇敢的人靠近;但是我们从约19:25可以看到,他们当中有些人挤过人群,直到他们“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爱是敢于做任何的事情。

57, 58. 到了晚上,有一个财主,名叫约瑟,是亚利马太来的。他也是耶稣的门徒。这人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彼拉多就吩咐给他。

这位亚利马太的财主,名叫约瑟,他是犹太公会的成员,是“耶稣的门徒”,“暗暗的作门徒”;然而当他的主真的死去的时候,特别的勇气鼓励他的灵,他大胆地“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约瑟和尼哥底母代表了更多被基督的十字架鼓励,放胆去作若没有那大能的吸引,他们本来是决不会尝试去做一些事情的那些人。当夜晚降临,星星就出现;同样在基督死亡的黑夜里,两颗明亮的星星带着有福的光闪耀。一些花只在晚上开放:约瑟和尼哥底母的勇气就是如此绽放。

59, 60. 约瑟取了身体,用干净细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坟墓里,就是他凿在盘石里的。他又把大石头辊到墓口,就去了。

我们的君王即使在坟墓里,也一定要得着最好当中最好的:他的身体被人“用干净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约瑟他自己的新坟墓里”,这样就应验了赛53:9的话。一些人看这细麻布是指着祭司穿的袍说的。约瑟的坟墓是新的,在此之前还没有人被埋在里头,所以当耶稣复活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说从里面出来的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他。

园子里那凿在盘石里的坟墓让圣徒安葬其中的神的每一片土地都变得圣洁了。我们不像有一些人那样,要盼望一直活着,直到基督再来;我们而是宁愿祈求在耶稣的死和埋葬上与他联合。

61. 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在那里,对着坟墓坐着。

“对着坟墓坐着”的两位马利亚代表着爱和信心。他们要最后才离开他们主的安息之地,当安息日结束,他们是首先返回去的。

当基督的工作看起来像死了,被埋葬了,我们还能紧紧留在基督身边吗?当真理在大街上跌倒,甚至被埋在怀疑或迷信的坟墓里,我们还能相信真理,盼望它的复活吗?我们现在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做的。主啊,保守我们,让我们有忠心!
: 基督徒    ʱ: 2007-1-27 06:32

太27:62-66 守卫君王的坟墓

62-64. 次日,就是预备日的第二天,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来见彼拉多,说,大人,我们记得那诱惑人的,还活着的时候,曾说,三日后我要复活。因此,请吩咐人将坟墓把守妥当,直到第三日。恐怕他的门徒来把他偷了去,就告诉百姓说,他从死里复活了。这样,那后来的迷惑,比先前的更利害了。

这些小心要把事情做足的祭司长和文士,对守安息日到了如此谨小慎微的地步,却不介意来和罗马巡抚见面,亵渎了这安息的日子。他们知道基督死了,埋葬了,但是他们仍然惧怕他的能力。他们称他是“那诱惑人的”,他们甚至假装“记得”他“还活着的时候曾说”的话。在审判他的时候,给他作假见证的人给他的话加了另外的意思;但是他们始终明白他所讲的是他的复活,而不是讲锡安山上的圣殿。现在他们惧怕,就算在坟墓里,他仍会让他们毁灭他的计划完全落空。他们肯定知道,“耶稣的门徒”不会“把他偷了去,就告诉百姓说,他从死里复活了”;所以他们很可能怕他真的从坟墓里出来。不管他们良心如何,他们的良心都让他们成了极大的懦夫;所以他们乞求彼拉多尽他所能防止他们的受害人复活。

65, 66. 彼拉多说,你们有看守的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他们就带着看守的兵同去,封了石头,将坟墓把守妥当。

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要彼拉多把坟墓把守妥当,但是他让他们去守卫它。巡抚的回答似乎有某种冷酷的讽刺意味:“你们有看守的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不管他的意思是讽刺,还是下命令,要看守坟墓,这都成了不知不觉的见证,见证基督的复活是一项超自然之举。凿在盘石里的坟墓,除非把那石头滚开,否则是不能进去的,他们守着,“封了石头,将坟墓把守妥当”。

按照拉比荒谬的教训,搓麦穗算是一种打场的工作,所以在安息日这样做是违反律法的;然而按着类似的推理,这些人做的,可以被称作是烧炉铸造的工作,叫一队罗马卫队来协助他们违反安息日。当他们让罗马皇帝的代表来守卫着他安息的地方,直到第三日早晨,他出来,胜过罪,死亡和坟墓的时候,他们就是不自觉地把荣耀归给了那位沉睡的君王。就这样,人的怒气再一次被变为对荣耀君王的赞美,那怒气其余的部分则被神限制约束了。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