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êÌâ: 《慕勒传》书摘 [´òÓ¡±¾Ò³]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7-5-21 16:45     ±êÌâ: 《慕勒传》书摘

从花花公子到宣教士——《慕勒传》书摘之一


半个世纪以前,沃尔芬比特尔(Wolfenbuttel)的中世纪城堡一直是当地贵族的首选居住地;19世纪初,虽然王室的访客已经离去,但这个坐落在下撒克逊(Lower Saxony)地区的17世纪小城却风光依旧。砖木结构的房屋簇拥着城堡。一间房子里,两位士兵侍立,看守着一个眉清目秀的普鲁士青年。警官从他的办公桌上抬起头来,开始审问这名青年。
“姓名?”
“乔治·慕勒。”
“年龄?”
“16。”
“籍贯和生日?”
“普鲁士的克罗彭施泰特(Kroppenstadt)。1805年9月27日。”
“你在沃尔芬比特尔一直生活奢侈,但却不能付旅店费用,这是真的吗?”
“是的,是这样的,但……”
“上一个礼拜,在靠近布朗司威克(Brunswick)的另一家旅店,你也是同样奢侈,但旅店主人要求你付费时,你被逼脱下衣服作抵押,这是真的吗?”
慕勒不再为自己辩解。他已经身无分文,靠举债度日。经过三个小时的审问之后,他得到了应有的判决,两个士兵把他押进监狱。
……
1822年1月12日,牢房的开门声打断了慕勒的回忆。
“到警察办公室!”狱吏说,“跟我走!”
“你父亲已经送来了返程的路费,并还清了你在旅店的欠款和监狱的开销。”警察官告诉他说,“因此,你自由了,马上离开这里。”
赫尔·慕勒以一顿毒打来庆贺他和儿子的团聚,然后将他带到靠近马格德堡(Magdeburg)的舍内贝格(Schoenebeck)的家中。
刚满17岁那一年,慕勒进入北豪森(Nordhausen)的大学预科,那是普鲁士最古老的城镇之一。尽管他有学习的热情,也很想改变自我,但慕勒仍然觉得入不敷出。一次,在收到父亲的津贴后,他故意向朋友们炫耀。然后,他毁坏了吉他箱子上的锁,几分钟之后,他脱掉外衣,跑向主任的房间。
“我父亲给我的钱都被偷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对此,每一个人都十分同情。他的一些朋友一起凑钱,想方设法凑足他被偷的钱,同时他的债权人也同意延长他欠款还款期。然而,年长而聪明的主任却对乔治产生了怀疑。从此,乔治在主任的太太面前,再也找不到平安,因为乔治生病时,她曾像母亲一样照顾他。
慕勒最大的理想是进入哈雷(Halle)大学,这所大学由后来的普鲁士国王勃兰登堡(Brandenburg)的弗雷德里克三世(Frederick III)创办。这对后来慕勒的发展至关重要。哈雷大学是德国敬虔主义神学和实践的大本营。17世纪,敬虔主义给德国的信仰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当路德和改教者带来的亮光成为僵死的教条时,敬虔主义却特别注重个人重生、个人与基督的关系和基督徒的经历。所有这一切,都有力地推动了传福音的热情。1825年的复活节,慕勒实现了他的理想。


1825年11月中旬,贝特告诉慕勒说:“几个礼拜以来,每周六晚我都在一个基督徒家里参加聚会。”
聚会在赫尔·瓦格纳(Herr Wagner)家里举行。
他们唱了一首诗,然后是赫尔·凯泽(Herr Kayser)(后来成为伦敦宣教会在非洲的宣教士)跪下为那晚的聚会献上祷告。慕勒从来没见过人向上帝跪下,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跪下祷告过。
赫尔·凯泽宣读了一章《圣经》和一篇印好的讲章。因为当时普鲁士的法律规定,除非有牧师在场,临时讲解圣经是违法的。聚会结束的时候,他们又唱了一首诗歌,然后是赫尔·瓦格纳做结束祷告。当他祷告的时候,慕勒心想:虽然我的学问比这个人大得多,但我远不能像他祷告得那么好。
“我们去瑞士所见的美景,还有以前的喜乐,与今晚的聚会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在回家的路上,他对贝特这么说。
这是他生命的转折点,他躺在床上,内心充满平安和喜乐。第二天以及接下来一个礼拜的几天中,慕勒又来到赫尔·瓦格纳的家里学习圣经。对这次学习的情况,后来他这样写道:

我能够明白这个宝贵真理的意义,这是上帝所喜悦的:“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我懂得了耶稣为什么钉十字架、在客西马尼园受如此痛苦的原因。不但如此,耶稣受了本该我们承受但我们却无法承受的刑罚。因此,我懂得了耶稣对我灵魂那长阔高深的爱,我被他的大爱驱使,只有好好爱他作为报答。要放弃放荡罪恶的生活,父亲和他人所有的苦口婆心都无济于事,我自己的立志也毫不奏效。但被耶稣的大爱驱使,我能做到。盼望罪得赦免的每一个人,一定要通过耶稣的宝血方能成就。同样,盼望获得胜过罪恶能力的每一个人,也必须通过耶稣的宝血才能寻到。

1826年1月,在他成为基督徒六七个礼拜后,经过多次祷告,慕勒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回家探望他的父亲。
“父亲,我相信上帝要我成为一个宣教士,应德国差会的要求,我必须征求您的同意。”
他父亲吼了起来:
“为了你的学业,我不惜代价。我盼望将来在一个牧师楼上,和你住在一起颐养天年。现在你所说的,将使这一盼望成为泡影,因此,我不再认你是我的儿子!”
然后,赫尔·慕勒放声痛哭。
“我乞求您三思。”慕勒央求道。
但是,乔治决心已定,他坚信上帝会赐给他力量,使他能把上帝的呼召坚持到底。
慕勒又回到哈雷,摆在他面前的,虽然还有两年的学习时间,但他决心不再向父亲索取任何费用。现在,他的父亲再也不能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他所渴望的——一个生活优越的牧师了。这样做好像错了。
如今,没了父亲的支持,如何生活成了慕勒棘手的问题。他能够实现自己的决心吗?不久证明,显然他能。接下来的一连串事件——在他不平凡的一生中的第一件事——在向慕勒,后来更向世人证明,那就是“敬畏耶和华的人,什么好处都不缺”(《圣经·诗篇》34篇9节)。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在他探望父亲返回学校不久,有几个美国人来到哈雷学习,其中三人曾在美国的大学里担任过讲师,但他们不懂德语。那时,哈雷有一个新的神学教授,陶乐(Tholuck)博士,他是一个敬虔的人,他向刚来的三位同事提了一个建议。
“我有一位学生,我相信他是一位极好的德语教师。这位学生的名字叫乔治·慕勒。”
这三位美国人喜出望外。
这三位美国人付给慕勒丰厚的薪金,足够他的学费,虽然没了父亲的支持,他还有足够的钱养活自己,并且还有节余。
现在,他开始满腔热忱地宣讲他新发现的信仰,这成为他一生的特点。在德国的不同地区,他散发一种关于两百多个差会消息的月刊。他的口袋里常常塞满福音小册子,以便送给他在路上遇到的行人,他向以前的朋友写信,央求他们归信基督。在13个礼拜的时间里,他一直探望一个病人,最后,这位病人终于成为基督徒。
他早期的宣教努力并非都是完全成功的。“一次,我在田野里遇到一个乞丐,我向他谈起灵魂的事,当我发觉他无动于衷时,我就用更大的声音说,当我发现仍然毫不奏效时,我向他高声喊叫,但直到我离开那里,仍是无济于事。”
1826年8月,在靠近哈雷大学的一个村子里,一位小学校长向慕勒请求道:
“你愿意准备一下,到我的教区讲道吗?”
“我从未讲过,”慕勒回答说,“但如果我把讲章记住,我愿意前往。”
花了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他记住了那篇讲章。1826年8月27日早上,在一个小教堂里,他诵读了那篇讲章,但并不满意。后来在教区的教堂里,他又一字不落地重复了那篇讲章。一天下午,他准备第三次重复同样的讲章。但是,当他站在讲台上,面对会众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在告诉他读《圣经·马太福音》第5章,凭着心里的感动来讲。
他开始解释“虚心的人有福了”的含义,他感到在他开口的时候,便有圣灵的帮助。早上的讲道,对会众来说似乎太深奥难懂,但他注意到,下午的讲道,会众听得聚精会神。他所讲的,会众都听明白了,并对他的工作非常赞赏。
从此以后,他常常到哈雷周围的村庄和乡镇布道。礼拜六的晚上,他喜欢到赫尔·瓦格纳的家里参加聚会。礼拜天的晚上,一群大学生在一起聚会,从1827年的复活节开始,这些学生聚会都在慕勒的家里进行。
1827年8月,英国大陆布道会决定向布加勒斯特派遣宣教士。他们要求陶乐教授在哈雷大学物色一个人选。慕勒思考并为此事祈祷,他发现他的父亲竟然没有反对他的想法。
“我相信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事奉机会,”慕勒告诉陶乐说,“我很愿意去布加勒斯特。”
他正在等待伦敦那边更多的消息,筹措去布加勒斯特的花费,并为将来的事奉恳切祈祷。同时,因为去布加勒斯特的打算还没有落实,很奇怪地,他对希伯来语产生了浓厚兴趣,便完全出于兴趣学习起来。
1827年10月末,一位意外却受欢迎的访客出现在礼拜天晚上慕勒家的聚会中,这人就是赫尔曼·鲍尔(Hermann Ball),他正在波兰向犹太人传福音。慕勒第一次遇见他是在1826年的复活节。
“因为健康原因,”他告诉慕勒说,“我不得不放弃我在犹太人中的工作。”
在谈论的时候,慕勒感觉到鲍尔希望有人能代替他的工作。但因为有布加勒斯特的合同,他没有认真考虑此事。
11月,慕勒造访陶乐博士。
“你是否想做一个向犹太人传道的宣教士呢?”陶乐开门见山地问,“我是伦敦差会犹太人事工部的代理人。”
对于这一提问,慕勒感到惊奇,便告诉了陶乐关于鲍尔的造访。
“在我正要去布加勒斯特的时候,再考虑去别的地方,这似乎不妥。”慕勒说。
陶乐点头同意。
然而,第二天早上,慕勒想去布加勒斯特的意念全消,并且认为这个想法太主观了。
“亲爱的上帝,”慕勒祈祷说,“请恢复我从前想去布加勒斯特的热情吧。”
他的祈祷立时得到了答复,但是他对希伯来语的喜爱却与日俱增。
到了11月底,大陆布道会写信给陶乐博士,说:“因为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委员会决定放弃向布加勒斯特派遣宣教士。”
“你是否再次考虑成为向犹太人传福音的宣教士?”陶乐对慕勒说。
为了作出抉择,慕勒祷告、思考,并与朋友们商讨,邀请他们查验他的动机,最后,他向陶乐做出答复。
“成为一个向犹太人传道的宣教士,我不敢说这是上帝的旨意,但是我相信,我应该把自己交给委员会,上帝看如何好,就如何带领我。”
……
1829年2月,慕勒离开柏林前往伦敦,在旅途中,在他曾经度过童年时代的海姆斯勒本的家中,辞别了父亲。在鹿特丹,河上的浮冰刚刚初融,没有轮船敢贸然前往。推迟了将近一个月以后,慕勒登上了开往英国的轮船。1829年3月19日,他终于到达伦敦。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7-5-21 16:46

只将缺乏告诉上帝——《慕勒传》书摘之二


到达廷茅斯不久后,慕勒夫妇决定,慕勒领固定的薪金是错误的。而这些薪金又来自教堂座位的租金,较好的座位租金也相对贵些。他们认为这种制度助长了社会的等级区别,与《圣经·雅各书》2章1- 6节的精神背道而驰。因此,慕勒取消了座位出租制度,所有的座位都免费。10月底,他宣布了这项决定。
“我不想从教会领取薪水。”
他陈述己见,并读了《圣经·腓立比书》第四章,他在教堂里放了一个小箱子,并附一张告示说,若有人想帮助慕勒夫妇,可以将奉献放入箱中。
慕勒还决定,从此以后,他绝不向任何人甚至爱本内泽教堂的弟兄姐妹,以任何方式请求他们在经济上帮助自己。这样将不再“求助于人,而是求助于上帝”。慕勒承认,做出这项决定“比放弃我的薪水需要更多的恩典”。但就是这一决定,可能比任何事情使得他的生活从那时起便如此激动人心。也是从那时开始,慕勒夫妇决定按照《圣经·路加福音》12章33节的教训身体力行:“变卖所有的,周济穷人。”
在婚后的整个生活中,他们对刚开始在一起生活时所定的原则从未质疑过。回首这段时间,慕勒写道:“这种方式让我们看到,即使在最小的事情上,我们的上帝对他儿女温柔的爱和关心。特别是在这种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中,我们的祷告得到应允,这使我们更完全地认识我们的上帝。”
比斯普斯顿是一个诱人的村庄,站在山冈上,一览廷根港湾达特茅(Dartmoor)以上河水的秀丽风光。爱本内泽教堂的信徒有的住在这个村子里。自从诺尔曼人征服这个地方以来,一直属于爱克斯主教们的领地,传统上是他们最富有的庄园之一。但是1830年来到这村子里的两位访客并不富足:不要薪水以后的三个礼拜,慕勒夫妇身上只剩下8先令(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很显然没有通货膨胀,一个典型的农场劳动者,一个礼拜赚10先令,即50便士)。那天早上,他们向上帝祈求一些钱。
那天,他们去与住在村子里的一位女会友交谈,这位女主人问慕勒说:
“你需要一些钱吗?”
“亲爱的姐妹,当我决定放弃薪水的时候,我就告诉弟兄姐妹,在将来我有缺乏的时候,我只告诉上帝。”
“但是上帝告诉我,叫我给你一些钱,大约两个礼拜前,我问上帝我该为他做点什么,上帝告诉我说给你一点钱,上一个礼拜六,这个意念又强烈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从那时起就没有离开过我,昨天夜里一直在催逼着我,我禁不住跟P弟兄谈起此事。”她回答说。
慕勒仍然觉得最好不要提及他们的困境,便转向别的话题。当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位太太送给她两个畿尼。
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在爱克斯茅斯,当他们只剩下9个先令的时候,慕勒又开始为钱的事祷告上帝,在30个小时内,慕勒从三个不同的渠道,收到7英镑10便士。
“赞美上帝的慷慨。”在他们决定只向上帝支取金钱开始的几个礼拜里,慕勒这样评论说,“在刚开始的时候,上帝并不太试验我们的信心,并且首先给我们鼓励,在他想完全试验我们之前,允许我们看到他愿意帮助我们。”
有些人说在接受礼物上,慕勒倔强的原则有时会引起一些有趣的事情。1831年3月,他在爱克斯敏斯特(Axminster)讲道,他被邀请在萨默塞特(Somerset)的卡得(Chard)度过一个礼拜天。在那种状况下,他极力避免给人家留下讲道是为了赚钱的印象,因此,他不愿意接受任何礼物。一次聚会之后,那里的一个信徒想给他一些钱,便将钱用纸包了起来,但是慕勒坚决拒绝。然而,萨默塞特的信徒却不轻易泄气,这位决心坚定的信徒,将那团纸塞到慕勒的口袋里就跑了。在卡得的一位绅士,在经过一阵扭斗之后,最终还是塞给他一金镑。
在巴恩赛堡,针对慕勒离开廷茅斯讲道,却又不愿意接受礼物这一问题,他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处理方法。1831年4月,慕勒夫妇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发现玛丽的手提袋里有一个金币,是一个不知姓名的人放进去的。当他们回到廷茅斯,打开箱子的时候,一个信封掉在了地板上,里面有两个金币三个便士,这三便士显然是为了放在空箱子里发出点响声以作提醒。
当慕勒决定不再领取薪水的时候,他要求廷茅斯一个负责的弟兄,每个礼拜开一下爱本内泽教堂的奉献箱。然而这些绅士们,要么忘了带给慕勒,要么又因为太少怕送给慕勒而感到羞愧,通常三至五个礼拜才开一次箱子,虽然这会给慕勒夫妇带来困难,但慕勒什么也没说。过了一段时间,这种做法给他带来一些困窘。1831年6月的一个礼拜六,慕勒和亨利·克雷克从托基(Torquay)布道回来,慕勒夫妇身上只剩下9便士。
“亲爱的天父,请提醒Y弟兄吧,让他打开那个箱子,我们正需要钱啊!”慕勒祷告说。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慕勒夫妇正好有足够的黄油,给他们的一个朋友和住在那里的一个亲戚摆上。对自己的困境,他从没有向他们提及,当然是为了避免使朋友们感到尴尬。早上聚会以后,Y弟兄非常意外地打开箱子,交给慕勒1英镑18先令10个半便士,相当于慕勒两个多礼拜的工资。
“昨天夜里,我和妻子彻夜难眠,担心您和太太正处在困境中。”可怜的Y弟兄显然知道了他们的情况。
慕勒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微笑。
亨利·克雷克的处境也是如此,但这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6月18日,他拜访慕勒夫妇。
“我只剩下一个半便士了。”在谈话中,亨利说。后来,他回家的时候,收到了一些钱,便送给慕勒夫妇10先令,自己只剩下3先令。
7月的时候,有一位无名氏送来一只羊腿和一块面包。后来发现,有一谣言流传说,他们常常挨饿,一个焦急的朋友便送来这些。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在早些日子,他们常常收入颇低,甚至剩不下一便士。甚至当饭桌上只剩下一块面包的时候,也没有足够的钱再去买些。如果饭桌上没有足够的食物,他们从不坐下就餐。慕勒承认说,有时上帝也用这些谣言,来提醒人们上帝仆人的需要。
9月10日,慕勒收到6英镑,并且在日记中,他记载说,如果加上各种礼物,上个月他收到40英镑。11月16日,慕勒不得不为晚餐祷告,因为他实在没钱准备晚餐了。祷告以后,他们收到一个从爱克斯茅斯寄来的包裹,除了别的东西以外,还包括一只火腿,足够他们一家和那位与他一起住的朋友享用。
……
1832年6月,慕勒来到布里斯托尔正好12个月了,当他看到教堂里面拥挤的人群的时候,禁不住回想起过去的一年,毕士大教堂已经有60位信徒了,基甸教堂差不多也有50多位新信徒。在克雷克和自己的努力下,已经有65位新人归信基督。许多“冷淡退后”的信徒重获起初对基督的爱心,许多基督徒的信心得以坚固。慕勒想,无疑这是充分的证据,他们来到布里斯托尔是上帝的旨意。
慕勒仍然保持在廷茅斯养成的生活习惯——他和他全家的需要完全依靠上帝。他在布里斯托尔的第二个夏天,他详细记着他所收到的大大小小的礼物。

6月22日,一位弟兄送给克雷克一顶帽子,也送给我一顶,以表示他的爱心和感谢,像一个感谢祭,正如他自己说的。现在,这是慈爱的上帝相继派人送我的第四顶帽子了。无论何时,或者不久以前,我需要一顶,在8月19日至27日之间,就派人送来了。又有几个人,送来了质量很好的水果。多么美善的上帝,不仅供给我们生活的必需,甚至因为我们身体软弱、很想改善胃口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奢求!于是,当我们需要的时候,上帝便送给我们果子酒和啤酒,或者当我们没有胃口,或者因为我们的弟兄贫穷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在这些事情上花钱,上帝便派人送来鸡鸭等野味,来调调我们的胃口。我们实在不是服侍一个苛刻的救主。

1833年12月底,从慕勒决定不向任何人索要他所需用的、单单依靠上帝的供应,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在第一年,他只有150英镑的收入,第二年,将近200英镑,而在1833年,却有267英镑15先令和8.25便士,慕勒的账单从未缺乏过。
……
1834年秋天的两本日记,显示慕勒的个人需要还是很好地得到了供应:9月18日,一个裁缝弟兄为我量体裁衣,我的衣服又破了,上帝真好,为我预备了衣服。9月25日,一个弟兄送给我一顶新帽子。
1834年末,慕勒记录说,他的收入接近230英镑,还收到好多礼物,价值大约60英镑。
……
1835年6月,对慕勒一家来说是黑暗的,对玛丽来说尤甚。22日,她失去了父亲,几天后,又轮到15个月大的儿子以利亚。亲人离去后,接踵而至的是经济的缺口,早在6月间,慕勒夫妇的税金就该付了,这是他们第一次无钱支付税金,支付税金的钱,因为家里两位亲人相继去世,早已用在各种开支上了。
“亲爱的救主,请把我们需要交税金的钱送来吧!”慕勒祈祷说。
两天后他记着说:“今天我实现了,奉献箱里的钱,加上我剩下的,在该交税的最后期限之前,我交上了税金,如此快地听我的祷告,上帝真是太好了。”
……
1835年12月的一天晚上,慕勒被《圣经·诗篇》第81篇10节的话深深地打动:“你们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们充满。”一直到那天晚上,虽然他为建孤儿院的正反理由祷告了很多,他却没有特别地祷告上帝,求上帝开出路。但是,通过读这节经文,他决心把这节经文用于孤儿院的需要上。
他祷告说:“亲爱的上帝,你愿意预备房屋、1000英镑和合适的工作人员来照看这些孩子们吗?”
慕勒一家的需要,他已经学会单单依靠上帝,现在他又仰望上帝,祈求上帝为一个更大、更需要的大家庭提供房屋、食物和衣服。他竟敢要求上帝,赐下一个更大的证据,以证明上帝的真实和慈爱。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7-5-21 16:47

慕勒的孤儿院——《慕勒传》书摘之三


“我从来不知道妈妈抚摸我、带我去教堂或者教我小孩子式的祷告是怎么回事。”这是威廉·里德(William Ready)的话,他于1860年1月23日生于伦敦的济贫院。他的父亲,是一个嗜酒成性的人,已无力供养他的妻子和威廉的九个兄弟姐妹,1865年,父母双亡,撇下了10个孤儿。

威廉开始了流浪儿的生活,夜宿垃圾箱或者铁路拱形门的黑暗角落。他后来说道:“许多次,我捡到一块橘子皮,那急切的心情就像捡到了六便士,有时甚至咬着雪茄烟蒂以减轻饥饿的痛苦。有时,我们到小酒吧唱我们在街上学来的喜剧歌曲,通常可以得到多一点的小钱……星期天的早上,大约四点钟,我通常去考文垂(Covet)的公园市场(Garden Market)搬运农产品,我的手脚常常被冻僵。”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1872年,在他12岁的时候,威廉·里德被伦敦的宣教士雅各·沃克(James Walk)救了出来。沃克最后安排里德去阿什利顿。里德回忆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当我发现自己在大楼里面,身后是紧锁着的大铁门时,那时我一点也不感到幸福。我不能把这些看作我的朋友,因为它干涉了我在街上的自由。门一关上,我便开始感到自己被束缚起来,我非常怀念先前的时光,我思慕都市的街道和伦敦的夜灯。我像一只关在笼中的鸟一样,如果有人对我说:‘你可以走了,’我一定会对他说:‘谢谢你,先生,你是我的朋友。’”

阿什利顿的工作人员给威廉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他的制服——灯芯绒的裤子、蓝色的背心、外套和白色的领结。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被领进食堂时的场面。男孩子都围在他的周围,拧他并拽他的头发。铃声响了,所有的孩子各就各位,坐在饭桌边。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感到不饿!哦,我应该回到老家去,回到车站码头的人流中去!他们将两片面包和一些蜜糖放在一个锡盘子里,摆放在他的面前,但是他连看也没看一眼。

“你不要一份茶吗?”一个男孩对他说。

“不要!”

坐在他对面的孩子们不一会儿就把他的食物吃完了。

那天晚上,其余的孩子们都奚落他,直到他的爱尔兰脾性发作。他与一个孩子打了起来,然后,一个健壮的家伙,柯里·奥利弗(Curly Oliver)见到这一场面,也急不可待地冲了进来。威廉脱下他的外套和背心,向柯里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他打得正起劲的时候,一位先生拄着拐杖走了进来,领着威廉来到他的宿舍。
“你的床号是22号。”他说。

第二天早上6点,铃声响了,孩子们都从睡梦中醒来。8点的时候,他们都去吃早餐。饭桌上摆着盛着粥的盆子,威廉没给那些孩子们问他是否吃早餐的机会,他的胃口已经来了。在这次早餐上,威廉第一次听到读圣经。

那天早上的第一堂课是阅读。但是,威廉的老师发现他连字母都不认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老师教威廉准确拼读,他们告诉他关于上帝、基督和救赎的事,他也记住了一些圣经章节。不久他就跟别的男孩子打成了一片,甚至有些时候,还指导一个秘密的学习班,教那些好奇的孩子学习伦敦街头的戏法和杂技。一个老师还发现,对那些能付得起钱的孩子们,他还收他们学费,即一个星期一便士的邮票。然而,当老师发现,那些孩子是自愿付费,并不是出于压力时,也不再言语了。

有一次,威廉领着一帮男孩子冲进了老师的餐厅,黑暗中吃光了老师剩余的晚餐。他被逮住,“按通常教导的方式”被鞭笞,忽然,老师大发慈悲,给他一些糖果。
里德说:“这种方法比鞭笞和传教更能驱逐我心中的魔鬼,用温柔和爱心比惩罚更能使我安静下来,趋于理智和守秩序。”

1876年的一天早上,威廉被叫出学校会见弗伦奇(Mr French)先生,弗伦奇先生专门负责男孩子的学徒事宜。

“里德,你喜欢成为一个面粉磨坊工人吗?”

“我愿意,先生。”威廉回答说。其实对这项工作究竟干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
不久,按照正常的实习,孤儿院为他量身订做了三套衣服。然后,来见慕勒先生做最后的面试。

慕勒在3号孤儿院他的祷告室里友好地接待了他。他将半克朗硬币放在他的左手里,将一本圣经放在他的右手里。

“你可以将你的左右手抱紧,能做到吗?”慕勒眨了眨眼,说道。

“好,先生。”

“那么,将这本书的教训牢记在心,你将总会有左手所握的东西。现在,我的孩子,请跪下。”

慕勒将手放在威廉的头上,将他交托给上帝来保守。然后,又把手放在他的脚上,说:“相信上帝,做好事,你将承受地土,并吃得富足(《圣经·诗篇》37篇3节)。再见了,我的孩子,再见了!”

当他离开阿什利顿的时候,威廉·里德回忆说:“我的行李就是我的圣经、我的衣服和半个克朗,最好的乃是慕勒先生无价的代祷和祝福。”

里德搭上开往得文郡牛顿艾伯特(Newton Abbot)的火车,一个看上去长得使人非常舒服、蓄着飘逸的胡子、戴着草帽的人在车站接他。

“您是威廉·里德吗?”

“正是。”

“好的,我就是你的老板,如果你愿意的话,可叫我父亲。上车吧,我的儿子!”
从车站到威廉·佩里曼(William Perryman)在查格福德(Chagford)的家,有17英里的路程,里德永远不会忘记沿途得文郡秀美的乡村风光。威廉的新父亲通过他的善良和友好的谈话,已经赢得了威廉的心。佩里曼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不久,在查格福德的学徒生涯中,里德自己也归信基督。几年后,他成为一个自由教会的牧师,后来移居新西兰,成为那个国家最受欢迎的牧师之一。

回首他在阿什利顿的岁月,他写道:“现在我知道,对我来说,去的正是地方,我被送往那里真是莫大的祝福。如果我的孩子成了孤儿,我所希冀的,莫过于让慕勒培养和照看他们。”

今天,慕勒的孤儿院已经开始跟上目前的政策,那就是以小的家庭小组接纳孩子,生活尽可能地符合家庭的氛围。然而,按照十九世纪的习惯和标准,慕勒无疑被认为是一个拓荒者和激进分子。他单枪匹马,为数以千计的孩子提供了现代化的家,且没有让他们的贫穷、阶级和信仰成为进入慕勒孤儿院的障碍。不然的话,这些孩子要么流落街头,要么被送往济贫院或欠债之人的监狱,或者聊以投靠在亲戚过度拥挤的家里。
……
慕勒这么大的孤儿院具有好多长处是小的孤儿院所不能有的。生活可以被严密地组织,日常工作提前告知,这么多的孩子一起生活、一起成长意味着生活经常是有趣的。对这些孩子来说,也有着很大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而小的孤儿院则没有。一个在伦敦很小的孤儿院开始生活的孩子,在十岁的时候到达4号院,便注意到明显的区别:在伦敦,工作人员和孩子经常换来换去。但是,在阿什利顿,“一个工作了25年的教师却仅仅只是开始。”一些离开阿什利顿的孩子,后来带着他们的孙子故地重游,结果发现他们原来的老师还在那里!同样,小的孤儿院提供有限的选择朋友的机会,而阿什利顿的孩子们如果挑剔的话,他们也能找到新的朋友。

从前的一个孤儿,这样描写她在阿什利顿的岁月:“我很高兴看到有许多的孤儿还记得我们可爱的老家,在那里,他们度过了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对我而言,没有比我在3号院过的日子再幸福的了,我们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在如此圣洁的氛围中长大,是多么幸福啊!”

另外一人写道:“当我回首学生时代的时候,往事历历在目,我认为那是我一生中最有趣的日子。”还有一人回忆说:“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孩,当我回想起阿什利顿的时候,我仍然是个孩子。那是个非常可爱,非常可爱的地方,没有别的地方比这里更可爱。”

对那些可塑性极强的青少年,在有着极深的基督信仰的人们的关爱下生活,还有许多同时代的人到这里分享这相同的信仰时所产生的振奋,这样的生活经验是永远不能忘怀的。在这一虔诚的氛围中,数以百计的人成为基督徒,他们对阿什利顿充满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


慕勒……像宗教教育一样,他也教他的孩子们读、写、算术、听写、语法、地理、英文、世界历史、作文、唱歌、针线活。作为女孩子,还教她们家政学。男孩子要学会整理床铺、刷洗鞋子、打扫房间,可以派去当差、掘土、种植或锄草。女孩子的家政学包括厨房工作,洗涤碗碟、蔬菜,清洗房子以及在五个家庭中浆洗衣服。

因为他提供持久的教育,慕勒被指控抢走了工厂、磨坊和矿山的工人。但是,他毫不惧怕。通常情况下,女孩子在他的关爱下一直要呆到17岁,有时更长一点。然后,她们通常被推荐做适合的家庭工作,孤儿院为她们出培训费,使她们能胜任工作。有些接受培训作护士。男孩子通常到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开始做学徒。在理论上,慕勒避免不变的规则,维持一个灵活的政策,以便每一个人的需要都得到重视,允许每一个男孩子选择他喜欢学的东西,虽然在实践上,挑选的过程无疑常常雷同于上文所引用的里德的例子。

一次,        查尔斯·狄更斯造访阿什利顿。他听到一个谣言说,孩子们遭受虐待,有时忍饥挨饿。因此决定亲自调查一番。慕勒礼貌地接待了他,叫过他的一个助手,给他一串钥匙。

“请带狄更斯先生去五个孤儿院中他想去看的任何一个。”

一切均按狄更斯先生要求的做了,据说狄更斯先生满意而归。
……
然而,在这里,孩子们接受了健全的教育,当然如果他们幸运的话,在别处也能获得。但他们更得到了不可估量的珍宝:就是教导他们“得救的智慧”,那些愿意接受的人,得到了更加“丰盛的生命”。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7-5-21 16:48

慕勒祷告的轶事——《慕勒传》书摘之四


慕勒孤儿院的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都是集中供暖。1857年11月末的时候,一个助手告诉慕勒几个不幸的消息。
“一期工程散热器的锅炉严重漏水。如果不进行维修的话,我们就很难度过冬天。”
锅炉完全被砖墙包围着,如果不拆开砖墙的话,漏水的地方就不能确定。维修可能对锅炉造成更大的损坏。八个冬天过去了,都没有问题,这次出了毛病,完全出乎预料。慕勒坚定地认为如果不进行任何修理,只是说“我相信上帝会看顾这件事的”,这完全是一个草率的猜测,不是信靠上帝,而是虚假的信心。因此,锅炉需要赶快修理。
“我担心孩子们,特别是最小的孩子们在冬天挨冻。”慕勒对他的助手说,“一个新的锅炉需要几个礼拜才能安装,目前使用的这个能修理吗?”
        “还不一定,但是,无论如何,先花几天的时间先把砖墙拆开,找出问题的所在。”助手回答说。
        “我们临时能用气炉吗?”
        “我们不能从照明系统中腾出足够的气源,来给那么多需要的炉子加热。”
        “我们能用‘阿诺特炉(Arnott)’吗?”
        “那也不合适,因为‘阿诺特炉’需要很长的烟囱把烟抽走。”
        “不管解决的办法如何,不能让资金成为我们的拦路虎,我宁愿花几百英镑,也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受冻。”慕勒回答说。
慕勒决定让人把砖墙打开,察看损坏的程度,是否能够修理以使他们安全过冬。他决定下礼拜三让工人过来,并作了必要的安排。他知道工人过来的时候,锅炉里的火必须要熄灭。慕勒做好安排后的第二天,冬日里第一个真正的冷天开始了,刮起了萧瑟的北风。那是12月初,慕勒跪下祷告。
“上帝啊,你知道我不能停下修理锅炉的事。亲爱的天父,我向您祷告两件事情。你愿意将北风变成南风吗?您愿意使工人专心做工,就像当年你使尼希米只用了52天便把耶路撒冷的城墙重新修好,‘因为百姓专心做工’吗?”
礼拜二的晚上,在工人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北风依旧,但是就在礼拜三,正像他所祷告的,南风刮了起来。天气是如此的暖和,根本不需要生火。工人到达了,按指示的去做,拆开了砖墙,找到了锅炉漏水的地方,开始修理。
礼拜三晚上大约8点半,慕勒正要回家的时候,在阿什利顿孤儿院的门卫室,他被叫住了。
门卫告诉他说:“生产锅炉的老板已经到达,来查看维修的情况如何,看看是否能加快速度。”
慕勒立即回到一期工程的地下室,见到老板并了解维修的进展情况。
老板说:“工人今晚要工作到很晚,明天一大早就会赶过来。”
工头说:“我们更愿意彻夜工作。”
慕勒想起了他祷告的第二部分,上帝一定给了这人“专心工作的心志。”
第二天早上,那人完成了维修,克服了好大的困难堵住了漏水,又用了30多个小时重修砖墙。最后,他们在锅炉里重新点火。
在整个维修过程中,一直是温暖的南风拂面。
……
1861年初夏,汤森(Townsend)一家搬到布里斯托尔。约翰·汤森帮助慕勒在布里斯托尔的主日学工作,他们成为知己的朋友。当汤森一家搬到布里斯托尔的时候,汤森的女儿阿比盖尔(Abigail)还不满三岁,但是不久便喜欢上了慕勒。常常在阿什利顿,也在保罗街与慕勒和玛丽在一起。从父母那里听到关于上帝供应慕勒和孤儿院孩子们的方法,她感到很惊愕。
“我也想与乔治·慕勒一样。”她常常这样说。
一次,她在保罗街说:“慕勒叔叔,我很想让上帝垂听我的祷告像垂听你的祷告一样。”
“亲爱的,上帝会的。”
慕勒将阿比盖尔抱在自己的膝盖上,重复着耶稣的应许:“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圣经·马可福音》11章24节)。”
“那么,阿比,你向上帝要什么了呢?”慕勒问。
“一些毛线。”
她的两个小手紧紧地扣在一起,慕勒说:“现在,你跟着我说:‘请上帝给阿比一些毛线。’”
“请上帝给阿比一些毛线。”
阿比盖尔高兴地从慕勒的膝盖上跳下来,冲到院子里玩了起来,她相信毛线就要到了。
然后,她又记起上帝不知道她要哪一种毛线,因此又跑回慕勒的身边。
“我想再祷告一次。”
“可是,亲爱的宝贝,我现在很忙啊!”
“但是我忘了告诉上帝我想要的颜色。”
慕勒又把她抱到自己的膝盖上,说:“是的,孩子,总应当明确,现在告诉上帝你想要什么。”
“亲爱的上帝,请给我一些彩色毛线。”阿比盖尔说。
第二天上午,一个包裹到达了,收件人写的是阿比盖尔,里面是好多的彩色毛线。她的主日学老师,记得她的生日快到了,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日期,只记得她喜欢编织,便买了一些毛线给她送来了,虽然不是生日的那一天,但正是时候,向她证实上帝垂听了她的祷告。
最受欢迎的慕勒的轶事之一也是关于汤森·阿比盖尔的。这个故事在慕勒的日记中没有记录,但在一个短篇传记《阿比盖尔姐姐的奇遇》中有所描写。
一天早上,天还很早的时候,阿比盖尔正在阿什利顿的花园中玩耍,忽然慕勒走出来,拉着她的手说,说:
“走,看看上帝将为我们做什么。”
慕勒带着阿比盖尔进入一个很长的餐厅,桌子上摆着盘子、杯子和碗筷。按照记录(在被记录下来之前,可能有所歪曲)除了空盘子以外,桌子上什么也没有。孩子们正站在那里等待吃早餐。
“孩子们,你们知道我们必须按时到校。”慕勒说着,便举手祷告:“亲爱的天父,为你将要给我们的饮食我们向你献上感恩。”
然后,他们都听到敲门声。面包师站在那里。
“慕勒先生,昨天晚上我难以成眠,似乎感到你们早饭没有面包,上帝感动我给你们送些来。因此我两点就起床了,烤制了一些新鲜的面包,现在我带来了。”
慕勒非常感激那位面包师,并为上帝的关爱献上赞美。
“亲爱的孩子们,”他说,“我们不仅有面包,而且还是新鲜的面包。”
几乎紧接着他们听到第二次敲门声,这一次是卖牛奶的人。
“慕勒先生,我送牛奶的车在孤儿院外面坏了,我很想把这些桶装的鲜牛奶给孩子们喝了,以便我能够倒空马车再加以修理。”
慕勒向那位送牛奶的人道谢,孩子们便享用他们的早餐。
……
1877年8月,慕勒夫妇乘坐4000吨级的萨丁尼亚号(Sardinian)轮船前往美国。不知为什么,他们被安排到船上大副位于甲板上的房间,他们的客舱,苏撒拿发现是“还算相当的舒适”。
大西洋航道崎岖,但航程一直按计划进行,可是,当航行离开纽芬兰岛(Newfoundland)进入浓雾时,轮船抛锚了。达顿(Dutton)船长已在驾驶台等候了24小时,这时,慕勒出现在他的身边。
“船长,我不得不过来告诉你,礼拜六下午我必须到达魁北克(Quebec)。”
“不可能!”船长说。
“好的。”慕勒说,“如果你的船不能载我到那儿,上帝将用其他的方法,在过去的52年里,我从来没有违约过。让我们到海图室祷告吧!”
船长正想知道慕勒是从哪一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慕勒先生,”他说,“你知道这雾有多么浓厚吗?”
“不知道,我的眼睛不专注在雾的浓厚上,我只专注于掌管我生命一切的永活的上帝身上。”
然后,慕勒又跪下简单地祷告,当他祷告完的时候,船长正要祷告,但是,慕勒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不要祷告了。第一,你不相信上帝会垂听。第二,我相信上帝已经垂听了我的祷告,不需要你再为此事祷告了。”
船长诧异地看着慕勒。
“船长先生,”慕勒继续说,“我认识我的上帝已经52年了,52年来,从没有一天,我的王、我的上帝不垂听我的祷告。起来,船长先生,打开门,你将发现雾已经散了。”
船长绕到门边,打开门,雾已经散了。
在他作为萨丁尼亚号船长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达顿船长多次重复着这个故事。19世纪一个著名的宣教士后来描写达顿船长是“他所知道的最虔诚的人之一”。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7-5-21 16:50

今天上帝还听祷告吗?——《慕勒传》书摘之五


慕勒去世的消息在布里斯托尔引起一阵轰动,礼拜天的聚会中,从圣公会到新教徒,每一个讲台都在纪念该城已故的慈善家、祷告的人和传道者。
第二天,即1898年3月14日,是慕勒丧礼的日子。据说,他的丧礼在布里斯托尔是空前绝后的。店铺关门歇业、员工放假,以纪念这一事件,表达他们的敬意。成千上万的人加入送葬的队伍中,布里斯托尔教堂和其他教堂降半旗致哀,钟声低鸣,主要街道关闭或者拉上窗帘。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哀痛中。
……
布里斯托尔新闻晚报说:“慕勒先生在19世纪的慈善家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在一个不可知论和唯物主义的时代,许多人热衷于空谈大理论,他却付之于实践。”
《利物浦信使》报导说:“上千个孩子需要吃饭、穿衣、受教育,但却没有任何有影响的组织和机构为其筹措经费,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呼吁和宣传。”他们问道:“这一奇迹是怎么实现的?慕勒先生告诉世人说,这完全是‘祷告’的结果。今日的理性主义对这一回答将会嗤之以鼻。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等待去解释。当他们很难解释的时候,便轻看历史上发生的事件,但使阿什利顿的孤儿院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需要许多的花招和欺骗。这本身就是不合科学的。”
关于慕勒深远的社会成就,每日电讯报说,慕勒“使大街上减少了数千个令人痛苦的受害者,使监狱里减少了数千个囚犯,使济贫院里减少了数千个无助的流浪儿。”
慕勒去世后,我们怎样评价他90年的人生呢?
他的一些个人品质非同寻常,当它们结合在一个人身上时,要说明最小的一点也是不容易的。第一,我们可以指出,他具有杰出的管理才能,他自己是公务员的儿子。他创办了一个有30个孩子的孤儿院,后来扩大规模,负责上万个孩子的康乐和教育,并且指导数百个全职工作人员。还是慕勒,作为圣经知识社的指导者,支配着数十万英镑的开支,帮助和推动着海外的宣教事业,资助国内外孩子和成人的学校教育。
当工作发展需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他是严格审慎的,不管是决定扩大规模还是维持原状,谁将成为他的工作人员等,他都以一个真正管理者的作风,将赞成和反对的意见仔细斟酌。除此之外,还要花上好长时间祷告和默想,他对细节的注意,正像我们所看到的。他既不固执,也不缺少远见。
其次,我们可以指出他具有非凡的能力,在哈雷和伦敦求学期间,他每天学习12到14个小时。在他70到80岁高龄期间,旅行20万英里,到达42个国家周游布道,这一切,都说明了他非凡的能力。
因此,慕勒不是一个自私的个人主义者。有证实他见证的证据说,有一天他死了,“乔治·慕勒的观点、喜好、嗜好和意愿都死了。”在事奉上帝和他同工的时候,他的干劲和才能都指向无私。他一生收到的个人开支大约93,000英镑,他从中奉献出81,000英镑,在他去世的时候,他唯一的财产价值160英镑。
我读过他的全部著作,远超过100多万字,从没有发现一个严厉的或者是挖苦的评论:像任何聪明的法官的性格一样,慕勒更愿意谈论人类良善和健康的方面,对于其他的,他常常保持沉默。
他最为显著的知识分子的特质是他思路清晰的能力。例如,1839年,在关于教会按立的争论中,毕士大教堂面临着分裂的危险。于是慕勒和克雷克静修两个礼拜,对这一问题进行思考、研究和祷告。他们回到毕士大教堂,召开一系列的会议,在会上,他们阐述了他们调查研究的结果。慕勒所做的论文包含他们所说的要旨,逻辑性强,是简明的杰作。关于长老、教会的纪律、主的圣餐等,他们列出了自己调查研究的结果。将“圣经明确地显明”和“圣经看起来更喜欢”两者之间作了细致的区别。从根本上来说,慕勒是一个注重行动的人而不是一个哲学家或争论者。不过,他有持久的、进行客观思考的能力,例如,牛顿后期著作对他最具吸引力的乃是其精准性。
一个世纪后,人们感兴趣、受鼓舞的不仅仅是慕勒其人,还有他所做的。他的个人品格非同一般,他的成就也极为特别,就算我们从使徒时代起,或者更早从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最辉煌的时代算起(《圣经·列王记上》18章),慕勒的成就也是毫不逊色的。因为慕勒为表明上帝的真实存在而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以此向那些怀疑上帝会听祷告的人作见证。总有那些愿意宣称他们已经证实这种能力或者单单相信上帝的人帮助他们。慕勒的独特性不仅仅在于他实践信仰,或者他喜爱祷告的重要性,而是在于他的宣告,当他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他就表明他要证实上帝是真实的。1837年,慕勒在回忆他在1836年建立第一个孤儿院的原因时,他写道:

现在,如果我,一个穷光蛋,仅仅凭着信心祷告,从不向任何人求援,建立和维持一个孤儿院。除了向那些未归信之人的良心见证上帝的真实外,可能还会有一些事情,在上帝的祝福下,在坚固上帝儿女的信心方面有所帮助。

因此,慕勒向那些不信上帝的人发起挑战,他们对他已经开始的事业持观望态度,是否真有一位上帝在资助他。如果上帝证实是信实的,那么他邀请基督徒不仅看到上帝的作为,并要思考他们的反应。
前面已经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一言以蔽之,在以后的63年里,慕勒收到将近150万英镑,更确切是1,453,513英镑13先令3便士。他有许多的工作,包括关爱数万个孩子。他宣告说,他和他的工作人员从未为资金发出一个呼吁,也从未要求任何个人资助他们的事业。没有证据可以反驳这一点。只有一次有辩解说,慕勒曾经公开祷告,祈求上帝将钱送到孤儿院来,慕勒说这是“十足错误的”。按照慕勒的说法,60多年来上帝都这样供应金钱,以此证实上帝的真实。
在20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候,对于这一点,人们的反应将是如何呢?
我们不能说慕勒一生的事件构成了上帝存在的科学证据,或者说如果上帝存在,那么他愿意或者有能力垂听祷告。然而,我相信,慕勒所描述的“上帝对他的作为”即使不能构成这些事情的证据,也需要我们来认真对待。
我们先把他如何筹款的问题放在一边,你可以去布里斯托尔一游来证实这一看得见的事实。那五座巨大的建筑仍然屹立在阿什利顿,现在用作布鲁内尔技术学院,3号院是他居住和去世的地方,现在清楚而又合适地命名为:慕勒的住宅。当你在布里斯托尔的时候,你应该参观位于克撒姆(Cotham)公园的慕勒的另一处住宅,那是乔治·慕勒基金会事工总部(参看26章),今天他们依然在探寻慕勒的原则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一原则一直没有背离过。
慕勒相信上帝是存在的,相信在19世纪,他仍是永活的上帝,这位永活的上帝垂听他的祷告,并且“感动人们”去从事他指导的工作。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有足够的供应,但却只是刚好够用,因此我们岂能不同意这正是上帝作为的证据?这与150万英镑的总收入不是同样不寻常吗?拒绝相信慕勒对供应的解释不就是同意另一种更不可置信的解释吗?那就是说,在60多年的时间里,慕勒的同情者,不是由于上帝的介入,而是以自己各种各样的理由,不仅送去总数足够的资金使其能扩大这项工作,而且还是分阶段的,特别是在早期的时候,送来的仅仅够用,但是,从来没有太少过,哪怕是一天。
慕勒的长寿一定与他内心的平安有关,这种平安是一种从上帝而来的喜乐,而这喜乐则来源于祷告蒙应允的经历。“我所投入的事奉带给我多大的喜乐,我简直不能述说。不像许多人所认为的,说我是一个焦虑和烦恼的人,相反我没有一点焦虑和烦恼,相信上帝,使得我把一切重担统统都卸给他。不仅是关于金钱的重担,而是涉及一切事情的重担,因为除了与金钱有关的事情以外,我还有数百种需要。在任何事情上,我发现上帝都是我的帮助,即使我为所有的事情相信他,像孩子一样单纯地为所有的事情向他祷告……在我很久的基督徒生活中,我总是发现,只要我相信,在上帝所定的时间,我一定能得到我祈求的东西。”
重述慕勒的故事,一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很盼望自己也有慕勒那样从上帝而来的信心。当然,慕勒是一个信心的伟人。但是,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常常否定自己有信心的特别恩赐。
他说:“我的信心,与每一个信徒的信心一样,如果你相信上帝的话,自己试一试,你将看到上帝的帮助。”
“但是我们怎样做才使我们的信心得以坚固呢?”人们通常问他说。
他将会回答说:“首先,认真地研读、默想圣经,那么,你就会越来越知道上帝的属性——多么良善、慈爱、怜悯、智慧和信实。然后,当困难来到的时候,你就能在上帝的大能上安息,上帝愿意帮助你。
“第二,尽力使你的良心清洁,不要养成做上帝不喜悦的事情的习惯。否则,当你的信心接受试炼的时候,因为你有罪的良心,你就会对上帝失去信心。
“第三,你的信心可能遭受试炼的环境,不要尽力逃避。我们自然不喜欢单单地相信上帝,但就在此刻,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的信心得到坚固。
“最后,请记住,上帝不会试炼你超过你能承担的。要忍耐,上帝将向你证实,他是多么愿意帮助和拯救你,那一时刻对你来说,正是恰到好处的。”
如果你从未开始信心生活,慕勒150年前写的关于“基督教”的两句简洁的话今天仍经得起重复,他说:“在你的神圣信仰中,有生命、力量和真实,如果你从未知道这些,那么亲自来品尝一下。”
如果你想知道,20世纪最后10年的上帝仍是慕勒以他为乐的上帝。你应该注意他的宣告:“永活的上帝与我们同在,他的能力从没有减弱,他的膀臂也从没有缩短,他的智慧是无限的,他的能力是无穷的。因此,今天、明天或下一个月,只要生命还在延续,他永远是我们的帮助和朋友。不但如此,他是昔在、今在并永在的上帝。”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Ó­¹âÁ٠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