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从加尔文传记中学到的功课 [ӡҳ]

: 基督徒    ʱ: 2011-4-2 15:13     : 从加尔文传记中学到的功课

从加尔文传记中学到的功课


 http://thegospelcoalition.org/blogs/kevindeyoung/2011/04/01/some-lessons-learned-and-good-reminders-from-cavins-biogrpaphy/


from DeYoung, Restless, and Reformed by Kevin DeYoung


书名就是你所需介绍的全部。以下引文全部出自布鲁斯·戈登(Bruce Gordon)所著《加尔文》一书


1.如果你想带来一场超越你短短一生的冲击,那就教导人圣经吧。 “让加尔文成为加尔文,而不只是十六世纪另一位作家的,是他作为一位思想家、作家的过人才华,而最重要的,是他解释圣经的能力。”(viii


2. 伟大的公众人物通常在私下是笨手笨脚的人。 “在公开场合加尔文行事为人、说话是带着令人震惊的自信,但他自己承认,在私下他是怕羞、笨手笨脚。”(x


3. 我们把太多的因果关系读进自己的童年。 “加尔文与他同时代的人一样,与我们这个时代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童年是心理上的成型期:它是为成年时期作的短暂和粗鲁预备,主要伴随着无知、多变和任意妄为。”(2


4. 最好的友情是在火中锻造出来的。“贯穿一生,加尔文都从为共同事业委身的角度来定义友情;他在这个框架之内表达兄弟情谊和亲密关系。”(29


5.真正的能力于认识自己的弱点。 “然而他后期生涯的其中一样最大能力,是敏锐认识到,虽然自己在蒙召和智力方面有极大信心,却依然很危险地容易因着发怒,在一些时候作出不明智的判断。”(91


6. 如果你要大大影响你的城市,就要预备好努力和不懈工作。“这是加尔文在城中全时间内大大帮助了他的一种模式:在他这一方极其努力的工作,加上反对他的人的组织混乱和失败。”(133


7. 警惕那要证明自己在每一件事上都正确的试探。 “在讲坛上,在大议会和市议会面前,从印刷机那里发出一种一心一意的决定,要作最终定论,要证明是正确。这不仅仅是自负的缘故:他绝对肯定自己是正确的。”(145


8. 某些处境化的做法是合宜的。“和路德第一次把圣经翻译成德语一样,他认识到宗教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改教家们能否用群众自己的语言对他们说话。”(148


9. 不是每一种对人迁就都是有罪的讨人喜欢。加尔文写信给固执火爆的法雷尔:“我们只是热切渴望,就你本分容许的程度,你会让自己更迁就会众。你是知道的,有两种受人欢迎:一种是我们出于野心的动机和讨人欢喜的愿望,寻求人的喜爱;另一种,当通过适当和节制的方式,我们争取到他们的尊重,让他们变得容易接受我们教导。”(151


10. 教会需要好的执事。 “日内瓦教会的执事什么事都做,每一件事都做。他们购买衣物和生火的木柴,提供医疗看顾,在孕妇生产的时候在场,这也不是不常有的事。他们为病人的儿女安排监护人。实际上他们是努力满足人任何的需要。他们的任务是吃力不讨好的。”(201


11. 忍耐是一种遭人忽视的美德。 “如果人只需要羡慕加尔文的一个方面,那不是别的,就是他承受16世纪50年代无情攻击的能力令人惊讶。”(233


12. 讲道总是艰难的。“十六世纪的讲道和现代教会的庄严肃穆截然不同,有点像在酒馆里说话。传道人要和吠的狗,哭泣的婴孩,人普遍喋喋不休说话和不断走动、甚至挥拳打斗竞争。传道人要现身控制场面。他们最重要的工具,就是他们的声音。”(291


13. 有一些传统是一定要改变的。 “他为自由婚约和男女双方同意才结婚作辩护,这是他在讲道中持续捍卫的一个根本点。双方同意订婚是至关重要的,儿女不可受父母强迫成婚。”(295


14. 每一位英雄(耶稣除外)都是分裂的英雄。 “这就是加尔文分裂的自我:对于他先知和使徒呼召的信心,与之相对的不断存在对不配和不满意的感受……让他烦恼的,是他敏锐认识到现实和本应达到情况之间的差距。”(334-35


15. 传记特别具有战略意义,可以用来建造教会,或者把教会引向偏路。 “加尔文的朋友们匆忙着手出版(他的传记),这是很有理由的。有其他人想讲述一个很不一样的故事。加尔文的死敌博尔塞克(Jerome Bolsec)活到最后,还能出口发话,在这位改教家死后十年写了两本论述他的书。和许多天主教徒一样,他害怕抗罗宗改教家们会被人看作具有圣徒地位,他努力要摧毁加尔文和日内瓦的名声。在这方面正如巴库斯(Irena Backus)表明的那样,他极其成功。”(338


16. 要努力工作,但不要疏于照顾身体。 “加尔文那辛苦的日常工作和不断复发的疾病,让他快快衰老,很早就下了坟墓。”(339


17. 向神祈求你工作的果效存留到你死后,以你看不到的感激表现出来。 “对于一个一生生活在流放之中的人,最恰当的纪念是来自一个他从未去过的地方。1583年日内瓦落在萨伏依公爵的军事威吓之下,伯撒派了一个代表团前往英格兰寻求金钱方面的帮助。虽然伊丽莎白对加尔文很冷淡,但代表团收到的捐款异常丰厚,这反映出一国的人民对于曾为他们提供避难所和基督教教导的这座城市和这个人的感激之情。”(340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