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教徒的默想操练

默想的方法

对清教徒的作家们来说,默想是有必不可少的要素和规矩的。让我们看看他们对默想的经常性和时间,默想的预备,默想的指引是怎么说的。

经常性和时间

首先,对神的默想一定要是经常的,如果时间和工作容许,理想的是一天两次;肯定的是一天至少要一次。如果约书亚这位很忙的统帅,神都命令他日夜思想神的律法,我们岂不应当欢喜去在每个早晨和晚间默想神的真理吗? 一般来说,我们越是经常默想三一真神和他的真理,我们就越更深入地认识他。默想也会变得更容易。(41)

默想之间时间间隔得太长,这会拦阻默想结出果子。正如威廉·贝兹(William Bates)所写的那样,如果鸟儿离巢太久,鸟蛋就要变冷,不适合孵出小鸟了;但如果有不断的孵化,小鸟就要出来:所以当我们很久都不尽信仰的责任,我们的热心就冷淡,变得冰冷;不适合生出圣洁,和对我们灵魂的安慰。(42)

其次,清教徒建议,为默想设定一个时间,坚守这个时间。这要支持这个责任,保护你免除许多疏忽不尽职守的试探,巴斯特如此写道。(43) 这应该是对你最适合的时间,是你最清醒,不被其他责任缠绕的时候。早晨是很好的时间,因为你这时候默想,就可以为一天其余的时候定下基调 (出 23:19; 伯 1:5; 诗 119:147; 箴 6:22; 可 1:35)。然而对一些人来讲,晚上可能更有成效 (创 24:63; 诗 4:4)。一天的忙碌被抛在身后,他们预备好了,用甜美的默想安息在神的怀中 (诗 16:7)。(44)

把主日用作大量默想的时间。在《公众敬拜神之指引》中,制定《韦斯敏斯德信条》的各位神学家建议道,把有空的任何时间,在公开的严肃聚会之间,或者之后的时间用来阅读,默想和重复布道。(45)汤马斯·高格劝告说,如果你尝过这向神默想的责任的甘甜,你就不会有什么时间去做虚妄的交谈,无聊的议论,特别是在主日的时候。(46) 巴斯特问道,除了我们的主从地里复活,完全胜过死亡和地狱,为我们得了天堂的那一日,还有哪个日子是更适合升到天上的呢?(47)

也要以特别的时间来默想。按照清教徒的说法,这包括以下的时间:1. 神特别复兴你的灵,赐你的灵能力的时候。 2. 当你因着受苦,或惧怕,或忧虑,或试探而思想陷入迷惑不解的困难的时候。 3. 当神的使者的确呼召我们去死;当我们头发变白,或者身体衰残,或者一些这般的死亡的先兆,的确告诉我们,我们的改变不会太远的时候。(48) 4. 当我们的心被一篇布道,或者圣礼,或者我们留意到有任何的审判或怜悯,或神护理的作为的时候,[因为这时候]应该趁热打铁是最好的 (诗 119:23)。(49) 5..在某些庄严的责任面前,或在在圣餐之前,在深深降卑的特别时间之前,或在安息日之前。(50)

第三,按平常一样默想,直到你真的发现有一些可以感觉得到的益处进入你心为止。贝兹说,默想就像努力用潮湿的木头生火一样。 那些坚持到底的人会生出一团火焰。当我们开始默想时,我们也许一开始只生出一点烟,但是最后会有一团神圣感情的火焰,向上朝神而去。贝兹说道,坚持,直到火焰真的上升。(51)

有时候火焰不上升。你就不可无休止地继续下去。不要闲懒,也不要引发灵里的疲倦:在这两种情形上,魔鬼都会胜过你,曼顿写道。当你的灵力气用尽,你再折磨它,这就把神的工作变成捆绑了。(52)

极大多数清教徒对花在默想上的具体时间没有给出意见。然而,詹姆斯·乌瑟(James Ussher)建议每周至少一个小时,汤马士·怀特建议,因为默想的环节很多,比如说有预备,思考,反省,决志等等,没有一样是应当轻慢的,因为人的感情不能很快地振奋起来,火焰刚刚烧起来,我们不应该停止吹火,而是要直到它烧得很旺,对刚开始的人来说,[每天]半个小时应该是至少要的时间,对那些对这种责任很熟练的人来说,则是一个小时。(5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