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撷花集 - 采自清教徒花园的芬芳

死鱼 - " 顺流而下的鱼是死的。"


活鱼有时候也会顺流而下,但死鱼一定总是这样。在各样的水中有很多这样的死鱼:就最真实的生命而言,死的灵魂,总是漂浮,漂浮,顺着水流带领他们而漂浮。他们第一要问的是— 习惯是什么? 神的律法对他们来说是小事,但社会不成文的规矩控制着他们,对此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抗。像两面派,如果河水泛起旋涡,他们打转再打转;或者好像懒汉,如果水停滞不动,他们就可以安歇不动。他们对愚昧人开的玩笑充满敬意,征求他们邻舍的许可才能呼吸。

这样做对吗? 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要在神面前亲自交账;每一个人岂不都应当为自己负责吗? 如果我们随大流去行恶,人皆行之并不能成为作恶的借口,也不能让惩罚变得轻微一点。好人常常蒙召去行事为人,坚持自己。我们被动顺服这个世界的道路,就会大大犯罪;但要圣洁,蒙恩,这需要许多的争战,许多的眼泪。

那么我身处何方? 我是否在那挂着黑旗,跟从着亚玻伦(见启9:11,译者注)海军上将指挥的潮流号大船航行的浩大舰队中? 如果是这样,当所有这些小船被毁灭的时候,我也要与它们一同被摧毁了。最好还是与大队分手,升起另一面旗帜,效忠另一位君主。

我的心啊,你能逆流而动吗? 这是生命之道。拦阻的流水只能把你洗净,你就要逆流而上,到达那永远的源头,靠近你的神,与他相似。哦,你这位窄路的主,帮助我冲开一条通路,进到荣耀和永生。

im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