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大复兴 - 赛 52:10

1858年3月28日,安息日早晨
讲道第185号
司布真

“耶和华在万国眼前露出圣臂。地极的人都看见我们神的救恩了。” 赛 52:10

古时候的英雄准备打仗,他们就穿上盔甲;但是当神预备打仗的时候,他显露他的臂膀。人要看两方面 — 看他自己的防御,也要看他敌人的进攻;神只需要眼看一个方向 — 他打倒敌人,对一切的防御不屑一顾,蔑视所有的武器。他在万国面前露出他的臂膀。当人要全力工作的时候,他们有时候也脱下衣服,就是那古时的勇士,当他前去与土耳其人争战的时候,除非光着膀子就决不战斗。他说,“他们是这样的东西,我不需要害怕;他们更需要害怕我的露出来的臂膀,胜过我害怕他们的弯刀。”当人脱掉一切累赘的衣服,他们就觉得预备好可以做工。同样先知把耶和华描述成把他尊贵的衣服暂时摆在一旁,露出他的臂膀,使他可以尽情做工,为建立他的教会成就他的旨意。

现在不讲这个非常伟大的比喻,我想提醒你们,每次神乐意赐下信仰的伟大复兴,这经文的意思就完全成就了。今天我的心在我里面十分欢喜,因为我带来好消息。因着在美国上上下下信仰伟大复兴的好消息,我的心极其欢喜。一百年前,或更早的时候,主乐意赐下其中一场到目前为止人所知道的最令人惊奇的信仰复兴,全美国看来从这头到那头被希望聆听神话语的热情所震撼;而现在,在经历一个世纪之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金钱上的压力终于消失,但在它身后留下对许多巨大财富的严重破坏。许多曾经是王子的人现在成了乞丐,美国人比英国人更认识到所有人的东西都是靠不住的。人的思想,因着可怕,突如其来的恐慌,摆脱了对地上事情的依赖,看来是预备好接受从一个更美之地而来的好消息,把他们的努力转到天上的方向。任何一个熟悉美国当今情况的人都会告诉你,在那无论你到哪里,都有最令人惊奇的表象,信仰正迈着大步向前。这场人现在称为大复兴的运动,成了商人们日常集市上的话题;它成了每一份报纸的主题;甚至属世的报纸要注意到它,因为它如此让人惊奇,各阶层的人看来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很明显,没有任何理由,敬畏抓住了人心,激动看来立刻穿越所有人的胸膛;有好名声的人证实了,现在这个时候,在新英格兰有一些城镇,即使你寻找,你也找不到一个没有归正的人。如此奇妙— 我几乎要说,如此神奇 — 的是,突然,同时信仰在那大国到处传播,即使人们对我们讲这件事,我们也几乎不敢相信这件事的一半。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一直都是特别小心,怀疑复兴的。每当我遇见一位人称之为复兴布道家的人,我总是把他看得一文不值。我是不屑自己取这称呼的。如果神乐意使用一个人来促进一场复兴,这非常好;但如果任何一个人自取复兴家这个衔头和职分,往来于各地,相信自己是传播怜悯的器皿,被神命定去传达信仰的复兴,我想,任何一个有最低限度谦虚的人都不会如此骄傲去这样想。再讲一次,有极多的复兴,不时在我们的城镇里发生,有时在城里发生,我相信是假冒的,没有价值的。我听说人们成群集队在早上,在下午,在晚上去听某位出名的复兴家,在他的讲道下一些人大喊,尖叫,倒在地上,抽动着打滚,后来,当他为悔改之人举出一种方法的时候,雇用一两个引人入圈套的家伙从人群里跑出去认罪,几百人就走出来,被那场布道打动,宣告他们在那个地方,在那个时候,从他们的错误道路上回转;就在上个星期我还看到有记载说在某个地方,在我们自己国家里,在某个日子,在一位某某牧师 的传道下,十七个人得到彻底成圣,二十八个人认罪,二十九个人得到称义的祝福。接着第二天有更多的人;后来他们被集中在一起,有浩浩荡荡几百人,在三场聚会中,在某某先生的事奉下得到了祝福。这一切我称之为闹剧! 也许其中有一些很好的东西;但外表看来如此腐败,我几乎不能使自己相信里面的好东西到底会有多少。当人们努力靠着数学如此精确计算,我总是知道他们在错误认识他们在做的事情。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说有许多的人在某一次被加入教会,但分开来统计有多人认罪,称义,成圣,这真是荒谬。所以如果你发现我在讲复兴,你会吃惊的;但我努力解释到底什么是我心有体会,真诚强烈的愿望,希望神也乐意在我们全国上下赐下那像在美国刚刚开始,我们相信会在那里持续很久的一场复兴,你就不会那么吃惊了。

我首先要努力说明每次信仰真正复兴的原因;第二,这样的复兴的后果;然而第三,我要提出一两条警告,就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不要弄错了,把这神的工作看作只是人的工作;然后结束,对我所有相信基督的弟兄发出劝勉,努力工作,为在我们众教会当中信仰的复兴祷告。

I. 就讲第一点,真复兴的原因。世人不明白什么是复兴;他不能明白。为什么他所说的突然一阵的敬虔,一种神圣的感染,会同一时间降临在一大群人身上,把他们抓住? 它的原因是什么? 这经常是在所有伟大的复兴家都不在场的时候发生的,不能归于任何具体的方法。没有为了把它带出来而使用特别的手段 — 没有提供什么机制,没有建立什么社团;然而它临到了,就像来自天堂的大风 ,横扫一切拦在它前面的东西。它快快地吹过大地,人论到它说,“风随着意思吹,我们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那么原因是什么? 我们的回答是,如果一场复兴是真实的,它就是由圣灵引发的,唯独由他引发。当彼得在五旬节那一天站起来,传讲那篇值得回味,使三千人归信的讲道,我们可以把他工作的成功归功于圣灵动工以外任何的事情吗? 我看了彼得讲论的讲稿;很肯定它是非常简单的;它是简简单单陈述事实;很肯定它是很大胆,很切入,点到要害,针对个人,因为他毫不掩饰地对他们说,是他们杀害了生命和荣耀的主,犯罪流了他的血;但若只是针对事情的表面,我可以说我曾经读过许多的布道,可能是比彼得的讲道更为有效;我相信有许多历史上的传道人,他们的布道读起来要比彼得的讲道更让人注意,更得到好评,至少在评论家看来是如此。它看起来极其简单,适合人听,极其真切,但这些方面都不是特别出色,以致成为这异乎寻常成功的原因。

那么原因是什么?我们要再一次回答,那圣灵祝福,让一个人归信的话语,如果他愿意,也可以祝福使一千个人归信:我深信基督徒中最微小的传道人,也可以今天早上登上讲坛,按着最没有受过教育的方式,传讲最简单的布道,如果圣灵愿意,就会祝福这布道,使在这个地方的每一个男男女女和孩子们归信;因为他的臂膀没有缩短,他的能力没有受限制,只要他是全能的,我们就应当相信他能行任何他看为好的事情。当你听说一场布道很有作用,不要以为起作用的是这布道本身。不要因为一位传道人在使人归信上很蒙祝福,就以为这传道人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地方。神禁止任何传道人擅自把这样的事情夺取归在自己身上。任何其他同样蒙福的传道人,也会同样有用,任何其他的讲道,只要是遵循真理和真切,就可以像那篇许多人籍着它被带到基督这里而非常出名的讲道一样大大蒙祝福。当他愿意的时候,神的灵就吹在众人子身上。他看到人心硬,漠不关心,他把一种愿望加在人思想里 — 他在他们的灵里广播种子 — 播下心里想往神的家的念头,马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成群结队来听传讲神的话语。他把那同样的种子撒在传道人的头脑里,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觉得比从前更热切了。当他上了讲坛,他是作为庄严献祭而上去的,他在那里讲道,相信因着他的事奉,会有大事发生。祷告的时候到了;基督徒大群大群地聚在一起;他们讲不出是什么在影响他们,但他们觉得他们一定要上教会祷告。热切的祷告升到天上,热切的讲道得到宣讲,还有热心的听众。是神这位大能者乐意去软化刚硬的人心,使高傲的人降服,带他们认识真理。唯一真正的原因就是他的灵在人心里动工。

尽管这是唯一真正的原因,然而还有其他起着手段作用的原因;一场大复兴主要的起手段作用的原因一定要是大胆,忠心,无惧地传讲在耶稣里的真理。嗨,弟兄们,我们时不时都需要一场改革。一场改革是永远不能满足教会的需要的,她需要不断被推动,重新向前;因为她的工作会松懈,不再和从前一样动工。马丁路德带出来的大胆直露的真理开始被一点一点修改,直到一层又一层的东西被加在它们上面,到了最后这古旧的磐石般的真理被掩盖,在肤浅的表土上长满了翠绿开花的错误,看来美丽可爱,它们除了是真理衰退的产物以外,和真理没有任何关系。然后勇敢的人出现,再一次把真理发掘出来,说道:“把这垃圾清走,让火点着这些欺骗人的美丽;我们要把它们清除掉;再一次把那古旧的真理带出来!”它就出来的。但教会的倾向一直是掩饰自己赤露的单纯,忘记了神的真理从来没有像在它自己不加装饰,神所赐的荣耀里站立起来的时候那么美丽。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把古旧的真理恢复到它们原有的位置。传道人的精妙细致一定要被放在一旁,我们必须放弃学究的伟大特色,放弃那些把神学当作一种体系加以研究,但没有在心里感受到它的权能的人的那种只看字面的学术钻研;当那被从坛上取来的红炭沾了口的传道人再一次传讲那美好的古旧真理,这就要成为圣灵手里的工具,给全地带来信仰伟大彻底的复兴。

但我还要加上一点,就是教会一定要有热切的祷告。除非教会用多多的泪水浇灌所撒下的种子,否则最孜孜不倦的事奉也是完全徒然。每次复兴都是由大量的祷告引发开始,并加伴随。现在在纽约城里,我相信一天没有一个钟头是没有基督徒聚集在一起祷告的。一家教会为了祷告从五点到六点开门;另外一家从六点到七点开门,呼唤它里面祷告的人献上恳求为祭。六点过后人离开去工作。另外一群人觉得这个时候方便 - 比如说那些八点或九点上班的人,从七点到八点有另外一场祷告聚会。从八点到九点,在城里另外一个地方还有一次,最让人惊奇的是在正午,从十二点到一点,在纽约城中,在一个大房间里有一个祷告聚会进行,每天人都挤到了门口,几百人站在外面。这祷告聚会里的人是城里的商人,他们可以挤出一刻钟的时间作一个祷告,然后又离开;然后一群新的人来填满这地方,所以我们可以想,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在那个地方有几百人聚集祷告。这解释了为什么有复兴。如果这是发生在伦敦 - 如果我们可以再一次胜过那把她的修道士关在修道院里日夜祷告的旧罗马,— 如果我们一起可以架起一条祷告的金链,一环一环圣洁的弟兄联合在一起祈求,那么我们就可以盼望从主我们的神那里有神的灵大大浇灌下来。圣灵是实际动工的,所传讲的神的话语,还有人们的祷告是工具,这些解释了信仰真正复兴的原因。

(待续)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