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第9章

太9:1-8 君王继续彰显他为王的能力

1. 耶稣上了船,渡过海,来到自己的城里。

他渡过加利利湖很多次,但是这一次,他更多的是伤心而不是发怒,他把一群央求他离开的人撇在身后。他把迦百农当作自己的城,他用这特权把这城高举。“自己的城”,这是何等的名!他是四海至高的元帅,当他驶进它的港口,这是它最大的荣耀。然而这蒙恩待的城拒绝了他,不晓得它受眷顾的日子。愿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受如此恩待,却证明和它一样不配这恩!

2. 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

在这里,我们的君王在软弱的人身上彰显了他的能力。那人很伤心,他瘫痪了;罪的重担压在他的良心上,他的身体被捆绑。然而他有很好的朋友,他们联合在一起,其中四个人把他抬到我们的主正在讲道的那间屋子的房顶上,用绳索把他连同他躺着的褥子一起垂吊下去。他们对耶稣有信心,他也是如此;主用一句鼓励的话回应他们的信心,他称他“小子”。这对一个年轻人,一个如此虚弱的人来说是何等甘甜!他心里的烦恼是最让他受苦的,我们的主用这话把它除去了。也许这年轻人的罪和他的瘫痪有一些关系,所以他的困苦加倍。除了耶稣,没有一个人能赦罪;但是他用一句君王说的话就宣告这赦罪成就了。他首先赦罪,因为这是这位瘫子最盼望的,因为这是最大的福,因为这除去了是其他各样恶事的根,因为他就是这样揭示了他威严,有机会教导那些反对他的人。当这位年青人感受到那有效赦免带来的安慰,他的面容是何等明亮起来!他还不能行走,但他感受到的快乐是口舌难以诉说的。“你的罪赦了”,这句话永远不会使最忧伤的心不“放心”起来。

3. 有几个文士心里说:“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

他们害怕,不敢把这话讲出来,而是“心里说”。这几个文士每人对主耶稣都带着敌意,他们彼此对望,密谋要控告他。他们没有称他是“人”,在我们的圣经译本里这个词是斜体的。就算在他们心里,他们也不晓得该如何称呼他:他们的意思是 — “这个” — 这个冒出来的人,这个谁也不认识的小人物,这个陌生人,他如此伟大,连我们都怕他,如此善良,连我们都恨他。他们用他们的抵挡在亵渎他,然而这些亵渎的人却控告主,控告他说僭妄的话。然而,他们把我们的主当作只是一个人,他们这样认为就是对的。赦罪是神独有的王权,有谁敢篡夺这王权呢?

我知道,除神以外无人能赦罪;然而耶稣已经赦免了我的罪,他这样做不是亵渎,因为他是至真的神。

4. 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就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

他极能看透人的心思。我们刚才看到这句话,“耶稣见他们的信心”,现在我们看到,“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他问质问他的人这个问题,他的“为什么”直指问题的关键。我们要对我们隐藏的想法负责,主有一天要我们把它们都供出来。指责耶稣,这永远是没有理由的,当诚实加以面对,这些指控都要住口。如果今天许多我们主的敌人能思想这个问题,“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这就好了。这样的原因是什么?这样有什么好处?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5. 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他用一个他们无法回答的问题来回应他们的恶念。肯定的是,这两件事情都是人的能力无法做到的。但是“说你的罪赦了,”这看起来是容易一些,因为人不会盼望有明显的结果来验证这话是真不真。数以千计的人已经假冒赦人的罪,却没有胆量命令一样疾病消失。随便仅仅说说,这是对第一种说法有利的。

如果我们比较这两个神迹,我们很难回答哪一样更容易;因为这两样对人来说都是不可能的。在某些方面,赦罪是两者当中更大的工作,因为成就此事需要神道成肉身和赎罪这全套的工作。我们的主行了这两样神迹,因此用一件无人能加以质疑,肉眼可见的神迹确立了他有赦罪之能的宣告。

那能赦免我的灵魂的他也能医治我的身体,因为这看起来是两样施恩作为中更容易的一件事。我可以把各样的疾病带到耶稣面前,他要对付它们。主,请医治我的灵,医治我的身体!是的,你能使我的身体复活,和你的身体一样永不朽坏,以此最有果效成就此事。

6. 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这神迹的第二部分是为了让那些指责他的文士闭嘴:“要叫你们知道。”他们真的知道了吗?情况向他们显明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们不愿意看。耶稣是“人子”,还在“地上”,但是在他卑微的光景中他有权柄,有能力赦免得罪神的罪,因为他就是神。他用医治好这个瘫痪的人来证明他“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通过行使他们以为那是更大的能力,他证明他拥有那较小的能力。他命令那人“起来”,或使自己动起来。他进一步说,“拿你的褥子”,或者卷起你的褥子,扛在肩上,然后“回家”。就这样,这位顺服的病人,靠着自由运用他的肢体,证明自己是完全复原了。这是一句很有分量的话,但是他已经从我们主口里接受了赦罪,并不觉得相信这话有什么困难,他发现他的相信是对的。如果罪得赦免,那么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必然的推论就是,如果耶稣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那么现在我们看他是神的儿子,坐在天上的宝座上,他是能够大大地行赦免。

7. 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

他的肢体得到力量,他马上按耶稣命令他做的去做了。信心抓住救主的命令,加以顺服。没有拖延,没有偏离命令,没有不执行。离开一个他欠如此之多恩情的人,马上回到他家里,这一定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他按命令的去做了,所以成为我们大家的榜样。他没有和那些讲究礼仪的人一起到殿里,也没有和世上的人一起上戏院:他回到他自己家里。他的瘫痪让他的家人伤心,现在他的医治要令他的家人欢喜。一个人被恩典复原,这在他自己家中是最容易看出来的。主,让这在我身上被显明出来。无论是我背着褥子,还是褥子背着我,都让我行一切的事来荣耀你。

8. 众人看见都惊奇,就归荣耀与 神;因为他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

“众人”都公开看见了这件事。群众听到这件令人惊奇的事,这成了整个城市谈论的话题。很明显这不是骗人的:那位没有希望的瘫子肯定是被治好了,因为他背着他的褥子回家去了。普通的人没有指责,但是他们惊奇,然后颤惊,被镇住,不得不归荣耀与神。这都很好,但还不够,也不持久。人可以看见,惊奇,甚至在言语上归荣耀与神,然而却不接受他的儿子作他们的主。众人有足够的见识在这样的事情上把荣耀归给神,大大惊奇他“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很明显他们把耶稣看成是一个人,神在他身上赐下特别的恩赐;看他是一位先知,领受了神迹般的能力,为了众人行使这能力。他们按所知道的去行:我们希望可以对今天许多人说同样的话,他们拒绝把我们的主宣告的,完完全全配得的属于神的荣耀归给他。如果“人子”有这一切的能力,我们怎么可以限制他这位“神的儿子”呢?让我们在离开这段记载之前,为着神用各样的方法赐能力给那些无力的人,让相信的人从罪的瘫痪中站起来,使他们成为别人的祝福而把荣耀归给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