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保守你心 - 清教徒如何看待保持对神的爱

10. 怀疑和灵里黑暗的时候,是另外一个非常难以去保守内心的时候。当神同在的光照和安慰被撤回;当信徒因着这种或那种内住的罪的猖狂,准备放弃他的指望,对他自己得出绝望的结论,看他从前所得的安慰是虚妄的欺骗,他的认信是虚伪的时候,此时我们更需要切切保守内心免得绝望。

基督徒有挣扎,是因为他认识到他灵里的光景,在总体上他得出结论不承认他有真信仰,理由是他又再一次带着羞耻和痛苦落入他从前已经解决的同样的罪中,或者认识到自己的感情与神疏远;或者他强烈去爱物质享受;或者是因为在空开多多尽责,在私下的责任却受制,不结果子;或者是因为撒但给他的一些可怕念头,他的心因此大受困扰;或者最后是因为神不说话,看来不听他长期以来所依靠的祷告。

为了在这样的光景中建立和支持人心,你必须要认识一些普遍真理,这些真理能安静颤抖和怀疑的心,使你得到正确指教,去面对上面所提到的内心不安的原因。让我把你的注意力吸引到下面的普遍真理上:

1. 不是每一次虚伪的表现都只证明那表现出此事的人是一个假冒为善之人,你当仔细分辨虚伪的表现和虚伪占上风之间的分别。在最好的人心内还残留着欺骗,有大卫和彼得为证,但是他们内心主要的光景是正直的,因其所行,他们并不是挂名的伪君子。

2. 我们既应当考虑那控告我们的,也要考虑那有利于我们的事情。有时候正直之人的罪会过分严厉控告他们自己,他们没有不偏不倚审视他们内心的光景。让他们的光景看起来比实际的要好,这确实是自我恭维的假冒为善之人的定罪;让他们的光景看上去比实际的更糟,这是一些好人的罪和愚昧。

但你为什么要如此与自己的平安为敌呢?你为什么不顾神爱你灵魂的事实,就好像一个人为了辩驳一本书而去看它一样呢?你为何要刻意回避,拒绝那要给你的安慰呢?

3. 不是每一样让神的百姓忧伤的事情,都是他们质疑他们的信仰是否实在的充足理由。许多事情应当让你忧愁,但不应当让你跌倒。如果每一次你都要质疑那在你里头已经作成的工作,你的生命就要变成怀疑和恐惧,你就永远不能达到那坚定的内在平安,活出福音所要求的赞美和感恩的生命。

4. 人的心不是每一次都处在合适的状态,能正确判断自己。在遭离弃和试探的时候,它尤其不适合这样做。我们应当抓住这样的时候去守望和抵挡,而不是判断和决定。

5. 无论一个人因着什么感到困扰,这都应当驱使他到神那里,而不是驱使他离开神。假设你这般那般犯了罪,或者你已经这般长时间令人伤心地被弃绝,然而你却没有权利推断你应当灰心,仿佛在神里面你没有帮助。

当你已经很好消化这些真理,如果你的疑惑和困扰还在,请思想现在我要讲的:

(i). 你因为受到某些异乎寻常的打击,就预备得出结论,认为你在神的恩待中无份了吗?如果这样,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得出结论,就是极大的试炼是表明神的恨恶?圣经有这样教导的吗?看到所有那些和你自己一样受到打击,甚至比你更甚的人,你敢得出同样的推论吗?如果在你的情形里这推论是有理由的,那么这也适用在他们的情形里,对他们来说更肯定是如此,因为他们的试炼比你的更大。那么大卫,约伯,保罗,以及所有和他们一样受到打击的人就有祸了!但如果你一路平静兴旺,如果神收回他一般要加在他百姓身上的那些管教,你岂不比现在更有理由感到疑惑和不安吗?

(ii). 你岂要仓促得出推论,说主不爱你,因为他收回他面容的光照吗?你以为因为你的光景黑暗,令人不安,它就毫无指望吗?不要仓促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神对待他百姓的任何作为既有严厉的也有恩待的,为什么它们不是按着最好的意念设计出来的呢?在你对此感到愁苦的神的作为中,神岂不能有爱的计划,而并非仇恨的计划吗?他岂不能够离开一时,却不永远离去吗?你并不是第一错误看待神离开动机的人。“锡安说:耶和华离弃了我,主忘记了我。”但是这样吗?神的回答怎么说?“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等等。

但你明白,你可以在你的经历中发现有全然和最终离弃的证据,你就消沉了吗?那么你对罪就失去良心的敏感了吗?你就准备离弃神了吗?如果是这样,你就真的有理由警惕了。但如果你的良心还是敏感有生命;如果你决心紧紧抓住主;如果你心里说,我不能离开神,没有他的同在我不能活;尽管他要杀我,我仍要信靠他;那么你就有理由盼望他要再次眷顾你。他是通过这些操练仍然来关心你。

还有,用感官和和直觉来判断神的作为,这合适吗?我们能安全信赖它们的见证吗?可以这样说吗?“如果神对我的灵魂有任何的爱,那么我现在就会感觉得到,就像从前一样;但我不能感觉到爱,所以它没有了。”你岂不也可以得出结论,就是当你看不见太阳,太阳就不再存在了吗?请看赛1: 10。

如果神的作为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你灰心沮丧的合理理由,那么让我们看一看,在你自己的作为中有什么东西,使你变得如此低落:

(1). 你是否犯了你从前已经脱离了的罪,这让你觉得羞耻痛苦?你是否因此得出结论,就是你容许,习惯性地犯罪,你对罪的反对是假装出来的?但不要太过匆忙放弃一切认输。你岂不是每次犯罪都重新悔改,小心翼翼吗?岂不是罪本身让你苦恼吗?你越经常犯罪,就越是烦恼,事情岂不是这样吗?习惯犯罪可不是这样;就此问题伯纳说得很好:“当一个习惯受控的人大大犯罪,这看来让他受不了;是的,看来他是活生生下到地狱里去。在这过程中这看来是受不了,很是沉重,在受不了和沉重之间灰心可是不小。接下来,这样的犯罪变得轻松了,他的良心只不过是轻微作痛,他不顾它的斥责。然后他不仅感觉不到他的罪,而且从前苦涩,让人不快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变得甘甜,令人愉快。现在这变成了一个习惯,不仅让人高兴,还习惯地令人高兴。最后习惯成自然,他不能从中离开,而是捍卫,为它求请。”这是容许,习惯性地犯罪,这是恶人的道路。但你的道路岂不是与它相反的吗?

(2). 你有没有认识到你对神的爱,你对属灵事物的爱减弱了?这可能是你的情形,但这仍有指望。但可能在这方面你错了。基督徒的经历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它和很多不同的事物有关系。你现在可能正在学习作为基督徒你非常需要了解的事情。如果你感受不到你一开始拥有的如此有活力的感情,如此把你心夺去的看见,你的敬虔是不是有可能成长得越来越坚固稳定,更好去适应实际的目的?你的思想并不总是一样,或者同样的事物并不总是激发出同样的感情,你就能推论你没有真信仰吗?也许你是希望成为你就要成为的人,而不是思想你现在如何,和你曾经是如何作一个比较,这样你就骗了自己。

(3). 如果你很爱物质享受,这成了对你自己作出绝望结论的根据,也许你会这样说:“我觉得我更爱被造之物胜过爱神;如果是这样,我对神就没有真正的爱。有时候我觉得对地上舒适的爱要比我对天上事情的爱更强烈;所以我的心在我里面不正。”确实,如果你爱被造之物它本身,如果你把它作为你的目的,信仰不过是一种手段,那么你的结论就是不错的;因为这是和对神至高的爱不相容的。但是一个人可能比他做任何事情,或者对待任何其他事物更热烈不变地爱神,然而当神不是他思想的直接对象的时候,他岂不是可能感受到对被造物更强烈的感情,超过此时对神的爱吗?正如扎根深深的恶毒比突然冒出来更剧烈的邪情更表明出一种更强烈的仇恨,同样我们也要这样来判断我们的爱,不是凭它时不时突然的发动,而是凭它扎根的深度和表现出来的连贯。也许你的困难出于你让你的爱去经受某种奇怪和不当的考验。很多人曾经害怕,如果他们要受大大的试炼,他们就会放弃基督,抓住被造之物不放;但是当试炼临到,基督成为他们的一切,世界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一些完全得胜的殉道士就是这样担心的。但你只能在你需要的时候,按着你需要的程度期待神的帮助。如果你要试验你的爱,那么看看现在你是否愿意放弃基督吧。

(4). 在一个人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没有了在公开尽责时的热心,这是不是给你带来怀疑和惧怕?那么请思想,看看在公开尽责时有没有一些情况,是特别激发你的感情,提升你的思想,而在你一个人的时候是不能影响你的。如果是这样的,你在隐秘处尽责,如果是忠心合适地行出来,可能对你有益,尽管它和公开尽责不完全一样。如果你以为你疏忽了一个人时当尽的责任,在公开尽责的时候你可以有灵里的畅快和享受,那么无疑你是在自己骗自己。确实,如果你活着疏忽不去尽私下的责任,或者对它们漠不关心,你就很有理由惧怕。但是如果你是经常和忠心尽这些责任,并不因为没有了有时在公开尽责时你所得如此大的畅快,就可以推论这些责任是虚妄,毫无价值,或者价值不大。如果圣灵乐意用他恩典的作用在一处,在一个时候更大大眷顾你,超过另外的地方和时候,这要成为低声埋怨和不信的理由,还是应当成为感恩的理由?

(5). 撒但恶毒和亵渎的暗示有时候会带来极大的疑惑和愁苦,它们看起来是在心中打开了一道败坏的深渊,说这心里不可能有恩典。但是这些念头冲击的地方,可能心里存在着恩典,尽管认同这些念头,看重它们的心是没有恩典的。那么你是恨恶和反对这些念头吗?你是否全然拒绝让你自己受它们的影响,努力保守对神,以及所有信仰对象圣洁和敬畏的思想?如果是这样,这样的念头不是你自愿的,不是与你的敬虔作对的证据。

(6). 看起来你的祷告被拒绝,这是否让你灰心?你是否会说,“如果神看顾我的灵魂,他在这之前就会听我的恳求;但我从他那里得不到回答,所以在他里面我是无份”?但是不要走开:尽管神恨恶,最终拒绝听祷告,这是表明他拒绝那祷告的人,然而,你敢得出结论,因为对你祷告的回答拖延,或者你没有发现它已经蒙应许,他就是已经把你拒绝了吗?“神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

其他人和你一样在这个地方跌倒:“至于我,我曾急促地说:‘我从你眼前被隔绝。’然而,我呼求你的时候,你仍听我恳求的声音。”在你的经历中,岂没有一些事情表明,尽管对你祷告的回应延迟,它们却是没有被拒绝的吗?尽管你没有发现回答,你岂不会继续祷告吗?你岂不会把义归于神,而你思想他静默的原因在于你自己吗?大卫这样说:“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但你是圣洁的”,等等。对你祷告的回答延迟,这岂不要激发你去检查你自己的心,察看你的道路,好让你发现困难,把它除去吗?如果是这样,你就有降卑的理由,但不是绝望的理由。

就这样,我已经向你表明在黑暗和怀疑的时候如何保守你心。求神禁止任何虚假的人心用这些话自己给自己打气。当我们给圣徒和罪人他们各自当得的份,每个人却如此容易拿了别人的那一部分,这是何等可悲。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