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保守你心 - 清教徒如何看待保持对神的爱

1  保守心的意思和含义

第一,我要看一看保守心的意思和含义。

要保守心,前提必然是要有事先重生的工作,是已经给了人心一种新的属灵倾向,因而是已经把心纠正了,因为只要心还没有被恩典纠正,有正确的位置,人是根本没有办法保守它,使之对神端正的。自我是未得更新的心的倾向,是在心的所有计划和行动上使之偏向一旁,使之动作的;只要情况还是如此,就没有可能有任何外在因素,能把它向神保守的。

人起初有一个不断,一致的灵,持守在一条直而平稳的道路上,没有一个想法,没有一种能力是乱了秩序的:他的头脑对神的要求有完全的认识,他的意志完全服从于此;他所有的嗜好和能力都是落在最顺服的服从之下。

人因着背叛,变成了最没有秩序,最叛逆的被造物,用自我依靠反对身为第一因的他的创造主;用自爱反对神的至善;用自我意志反对神作至高的主;用追求自我反对神作最终的目的。所以他是相当乱了秩序,他一切的作为都没有了常规。但是藉着重生乱了套的心被纠正,如圣经表达的,这伟大的改变就是神按照神的形象样式更新人心,自我依靠被信心除去;自爱被神的爱除去;自我意志被服在,顺从神的旨意除去;自我追求被舍己除去。黑暗的心思被光照,刚愎的意志被甜美地制服,叛逆的嗜好渐渐被征服。这样,罪已经完全败坏的心,因着恩典被复原了。以这个为前提,我们就不难理解什么是保守人心,这正是这被更新之人不断仔细,勤奋保守他的心,保守它在恩典抬举它进入的圣洁光景之中。因为尽管恩典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纠正人心,赐它一种固定的属天的脾性;然而罪常常确实又将它败坏;所以,即使一颗蒙恩的心,它也好像一件乐器,尽管已经被准确调音,但小小一件事情又会使它失去了音调;是的,只要把它挂在一边一阵的功夫,它就需要再次被调音,然后才能演奏另外一首乐曲。如果蒙恩的心在一件责任上是发热心的,然而在另外一个责任面前,它们是多么沉闷,像死一般,没有了秩序!所以,每一样责任都需要人心特别的预备。“你若将心安正,又向主举手”,保守心,这就是仔细保守它,使之远离那使之混乱的罪;保守它在那使之适合一生与神相交的属灵光景之中。

这包括六个具体方面:

1. 经常留心心的光景。属肉体,讲形式的人不理会这点;他们不能被带领来面对他们自己的心:有一些人,在世界上活了四五十年,还几乎没有一个钟头的时间和他们自己的心交谈。要让一个人面对自己做这样的事,这是一件难事;但是圣徒知道这样的自言自语是非常有益的。异教徒能说,“人心安静独处,这就变得有智慧。”尽管破产的人不在乎察看他们的帐目,但正直的心要知道他们是向前还是后退。大卫说,“我扪心自问”。除非人检查,认识自己的心,否则他就永远不能把心保守。

2. 这包括了为着内心的罪恶和混乱深深降卑;就是这样,西希家为他内心的骄傲而降卑自己。就是这样,神命令人要伸出他们的手向神祷告,认识他们自己内心的灾祸。在这方面许多正直人的心已经在神面前得以降卑;“我的心是多么糟糕。”圣徒指着他们的心承认,“主,我的伤口就在这里。”保守得好的心就像眼睛一样;如果一点点的灰尘进入眼睛,它就会不住眨眼流泪,直到这灰尘被哭着洗出去:同样正直的心不能安息,直到它把它的愁苦扫出去,把它的苦情倾倒在主面前。

3.这包括,当罪玷污内心,使它混乱时,人恳切求,不断祷告求神赐下洁净和纠正的恩典。“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圣徒总是在神恩典的宝座前多多发出这样的恳求,这是他们向神求得最多的事。当他们祈求外在的怜悯,也许他们的灵是非常随随便便;但是当求的是心的事,他们的灵伸展到了极处,口中充满恳求,哭泣着求,“哦,求你赐一颗更好的心!求一颗更爱神,更恨恶罪,更紧密与神同行的心。主!不要不给我这样的心;不管你有什么是不给我的,请赐给我一颗敬畏你,爱你,以你为乐的心,爱你,就算我要在荒凉之处出来求食。”我们看到,一位卓越的圣徒,当他认罪的时候,他从来是直到在心里为那罪感到破碎,然后认罪才会停下;当他求任何灵里的怜悯,除非他以尝到那怜悯任何的滋味,否则他是不会放弃他的恳求。

4. 这包括我们自己更重视认真与神同行,避免内心会被吸引去犯罪的机会。在某些情形下,为保守内心不犯一些特别的罪,听从别人的好意见、特意所作的誓约是非常有用的。约伯说,“我与我的眼睛立约”。用这种方法圣洁的人曾制服他们的心,保守自己不受污秽。

5. 它包括我们不断地为我们的心生出神圣的畏惧。快快看见,自我警醒,这是免得犯罪的一种极好的防腐剂。那要保守自己的心的人,一定要使他的心眼警醒睁开,观望他感情一切混乱和动荡的发作;如果感情不受控制,情欲被挑动起来,心一定要发现这点,在它们升到一个高度之前把它们镇压下去。“哦我的心啊,你在这方面行得好吗?我动荡的心思和激情,是谁命令你们如此行得呢?”总是如此畏惧的人是有福的。因着这种对主的敬畏,人离开罪恶,抛弃懒惰,保守他们离开不义。那要保守他的心的人一定要敬畏地吃喝,敬畏地欢乐,敬畏地度过他寄居一切的日子,所有这些稍不留意,就不能保守人心不去犯罪。

6. 它包括了认识神与我们的同在,总是把主摆在我们的眼前。人们发现这是保守他们的心正直,威慑它们离开罪的一种强有力方法。当我们信心的眼睛定睛在神的无所不知上,我们就不敢让我们的心思和感情变得虚妄。圣洁的约伯不敢让他的心思思念不纯,虚妄的事,是什么驱使他如此谨慎?他告诉我们,“神岂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呢?”

在这些特别的方面,蒙恩之人表现出他们对自己心的关切。他们在受试探的时候小心防止败坏的爆发,在任何责任上小心保守从神那里得到的甘甜和安慰。这是我们要做的事,在信仰一切的工作中这是最困难,不断要做,最重要的工作。

(i). 这是最困难的工作。心的动工确实是困难的工,用懒散,无所谓的灵在信仰的责任上蜻蜓点水,这不必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把自己摆在主的面前,约束你松散和虚妄的心思,不断认真集中在他身上,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要在祷告的时候灵活运用言语,把你的意思用恰当,说得好的话语表达出来,这是容易的;但是当你在认罪,让你的心为罪破碎,当你为着白白的恩典感谢神,心被这恩典融化,在认识神无限的圣洁时真正羞愧降卑,保持你的心在这样的心态中,不仅在尽责时如此,在尽完责任之后也是如此,这肯定要使你的心多少要呻吟痛苦。压制罪的外在作为,整理你生命的外在部分,使之受人称赞,这不是一件大事;即使那些属血气的人,因着普遍原则的威慑,也能做到这些;但是要杀死里面败坏的根,树立,维持对你心思的圣洁管治,让你心中的一切端正有序,这就不容易了。

(ii). 这是不断的工作。保守心,这件工作直到生命结束是不会做完的。在基督徒的生命中,没有任何时候或光景,是容得这工作可以暂停下来的。对我们心的守望,就像以色列人和亚玛力人争战时摩西的手要不断被举起来一样。摩西的手一发沉垂下,亚玛力人就得胜,只是几分钟没有警惕守望他们自己的心,这就使得大卫和彼得付出许多日夜痛苦的代价。

(iii). 这是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工作。没有了它我们只不过是信仰上的形式主义者,我们所有的认信,恩赐和责任都没有任何意义。“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这是神的要求。神喜欢把这实际上是欠他债的称作献礼,从人身上得到人心作为献上之物,以此尊荣被造的人;但如果人不把这交给他,你向他献别的什么,他都不会喜悦。我们所做的,只有心在其中才会有任何的价值。关于人的心,神似乎像约瑟论到便雅悯那样说,“你们的小兄弟若不与你们一同下来,你们就不得再见我的面。”在异教徒当中,当牲畜被切开献祭,祭司首先看的就是心;如果那心有问题,没有价值,这祭物就要被拒绝。无心地向他献上的一切责任(不管在其他方面是如何荣耀),神都要加以拒绝。那尽义务,却没有心在其中的,就是说,无心去做的,就像人三心二意去做,就是伪善而行的那样,同样不为神所悦纳。

就这样,我已经简单看了保守心的意思和含义,我要继续,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