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保守你心 - 清教徒如何看待保持对神的爱

2  为什么要把保守心看作为一个极大的工作

第二,举出一些理由,说明基督徒为什么要把这作为他们生命的极大工作。

从几方面可以看出让这成为我们重要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1. 这和神的荣耀大有关系。内心的恶是大大冒犯耶和华的恶。各门派都正确看到,外在的罪是“极邪恶的罪”,但是心的罪是“罪孽更深的罪”。伟大的神从天上是如何严厉宣告他对内心邪恶的忿怒!神指控旧世界的罪就是心的邪恶!“耶和华见人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为此他发出自从时间开始以来最可怕的审判。我们没有看到神特别指控他们杀人,犯奸淫,亵渎(尽管他们是被这些玷污),而是控告他们内心的恶,那如此触动神的怒气,使他放弃他特别的产业,把它交到敌人手中的是他们内心的恶。“耶路撒冷啊!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恶念存在你心里,要到几时呢?”

神特别看他们心思的邪恶和虚妄,因为这点,加勒底人必然要临到他们,好像“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把他们撕得粉碎。 因着心思的罪,神把堕落天使从天上摔下来,用“永远的锁链”把他们拘留,等候大日的审判;这样的话,对为他们保留的某些特别审判讲得并不是不清楚;正如我们可以认为,有最多铁链加在身上的囚犯就是最大的罪犯一样。他们有什么罪?灵里的邪恶。仅仅是心的邪恶就如此触动神的怒气,为此他是带着怒气拒绝某些人做的一切事情。“假冒为善的宰牛好象杀人,献羊羔好象打折狗项;献供物好象献猪血;烧乳香好象称颂偶像。”还有什么样的言语可以更清楚表达圣洁的神对人行为的恨恶呢?在他们身上,杀人和拜偶像并不比他们的献祭更为恶毒,尽管这些祭物是他自己命定要献上的。是什么使得他们的献祭如此邪恶?下面的话告诉我们,“这等人心里喜悦行可憎恶的事。”

单单是心里的罪就如此邪恶,以致圣经有时候说要赦免这些罪,这是难的。那行邪术的西门的心不正,他轻看神和神的事:使徒命令他“当懊悔他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哦,那么让我们决不要轻看心的罪恶!因为这些罪是大大得罪神,惹动他的怒气的。因着这个原因,让每一位基督徒都切切保守自己的心。

2. 我们认信真诚与否,这是大大取决于我们对保守自己的心所作的努力。极肯定的是,对他自己的心所在光景毫不在乎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假装承认相信的人,不管他在信仰的外在事物上如何显赫。在耶户的经历上我们看到这震撼的例子。“只是耶户不尽心遵守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律法。” 这节经文的上下文讲述了耶户所做的大事,他如何反对亚哈家和巴力,以及神为他所做的眼见之事大大赏赐他,就是他的子孙要坐在以色列的国位上,直到四代。然而在这句话里,神责备耶户是一个假冒为善的人:尽管神认可并赏赐他所做的工,但他却憎恶,拒绝那做这事的人,说他是假冒为善。耶户的假冒为善表现在哪里?在这方面:他不尽心遵守耶和华的律法;就是说,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于真心,是为了自私的目的:尽管他所做的本身是好的,然而他没有除去做这些事情时心里那些不配的自私目的,他就是假冒为善。尽管那行邪术的西门看起来是一个好人,使徒不能立刻拒绝他,但是他的假冒很快就暴露出来。尽管他承认敬拜神,和圣徒在一处,他却对治死心的罪这件事一无所知。“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确实,在基督徒当中,他们对保守心所做的工的努力和熟练程度差别很大,一些人更熟练于此,在这件事情上比其他人更加成功;但是那不在乎保守自己的心,就是不在乎要在神面前使之端正的人,他只不过是一个伪君子而已。“他们来到你这里如同民来聚会,坐在你面前仿佛是我的民;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因为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却追随财利。”在这里有一群讲究形式的伪君子,这从“如同民”这个说法可以证明出来;像他们,但不属于他们。是什么使他们变成这样?他们的外在是好的,有敬畏的姿势,高调的认信,看起来非常欢喜神的命令;“他们看你如雅歌:”是的;有这一切,但在这些责任上,他们没有向神保守着他们的心;他们的心听命于他们的私欲,他们跟从他们的贪念。如果他们向神保守他们的心,这一切都好了;但是不理会他们的心在尽责时如何表现,这就是他们假冒为善的关键所在。

如果任何正直的人因此得出结论,“我也是一个假冒为善之人,因为在尽责时我的心很多时候离开神;我做我能做的事,但不能在神面前紧紧持守我的心:”我要回答,这反对本身就带着它自己的决心。你说,“我做我能做的事,但不能在神面前紧紧持守我的心。”人啊,如果你做你所能做的,你就有神对正直之人的祝福,尽管神认为使你受苦于一颗烦恼的心,这是对你一种好的操练。

在最好的人身上还存留着一些思想和想象的荒野,为的是要使他们谦卑下来;但如果事先你想防止这些发生,当它们临到,你是与它们反对,事后忧伤痛苦,你就有足够的证明,使你摆脱虚伪控制着你的控告。这警戒部分在于把神的话语藏在你心里,以防止这些事情发生。“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部分在于你努力使自己的心归向神;部分在于你开始尽责时,恳求从神而来预防的恩典。行使这样的预防,这是一个好的迹象。罪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与它们抗争,这也是正直的一种标志。“心怀二意的人,为我所恨。”“圣灵和情欲相争。”你的悲痛也表明你心的正直。如果像西希家那样,你为你内心的邪恶而降卑,你就没有理由因为这些混乱而质疑你心的正直;但是容许罪平静地住在心里,让你的心习惯地,无拘束地游离在神之外,这确实就是一种令人伤心,危险的症状了。

3. 我们美好的品行源于我们的灵属天的光景。圣徒的品行带着一种灵里的光辉和美丽。“义人引导他的邻舍;”圣徒发亮,好像世界的光;但是不管他们的生命有何种的光辉和美好,这些都是来自他们卓越的灵;正如灯笼里面的蜡烛把光辉投射在它所照耀其上的灯笼一样。一颗混乱,疏于看守的心要生出井井有条的品行,这是不可能的;正如这节经文所言,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而出,心是它们的源头,必然的是,人心如何,生活就如何。所以彼前2: 11,12说,“要禁戒肉体的私欲,应当品行端正,”或正如希腊文的字的含义那样,“品行美好”。同样,赛55: 7,“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自己的道路”,代表他生活的道路,“自己的意念”,就是他的心境;所以,既然他生活的道路是源于他的意念,或者他的心境,两者都要被离弃,单除去一样是不可能的。 心是一切行动的源头,这些行动实际上,在根本上是包含在我们的心思里;这些心思一旦转化为感情,很快就变为相应的行动。如果心是恶的,那么正如基督所言,“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等等。请留意这顺序:首先是放荡或报复的心思;然后是不洁或杀人的行为。如果心是圣洁的,它就正如大卫那样,“我心里涌出美辞。我论到我为王作的事,我的舌头是快手笔。”这是有着好行为极美好的生命,一些好行为是很快涌现出来的,“我为王作的事”,其他是正在作出来的,“我心里涌出”;两下都是出于他属天的心境。让内心处于正确的境况,生命很快就会发现它确实是如此。

由基督徒的行为和行事为人,并不太难看见他们有什么样的灵。请看一个落在良好光景中的基督徒,他的行事为人和信仰操练是何等严肃,属天和有益!他持续在其中时,他是多么可爱的伴侣!在这样的时候,任何人与他在一起都能造就自己的内心。“义人的口谈论智慧,他的舌头讲说公平;神的律法在他心里。”当心往上升与神在一处,充满了神,这人会是多么灵巧发出属灵的讲论,利用各样机会和优势达至某样属天的目的!这时没有什么话是浪费的。那么,许多基督徒的言语和责任变得如此肤浅无益,他们与神,以及彼此之间的相交变得如干柴一般,除了他们的心被忽视以外,这还会有什么其他原因呢?肯定这就是个中原因,这是一件大恶,值得人为此大大哀伤。

就这样,从前那从圣徒的行事为人闪耀出来,照耀在世界的脸前,以及良心上的有吸引力的美好(这些如果不吸引他们,带他们来爱上神的道路,至少也在他们的良心中留下见证,证明圣徒和他们的道路是极为卓越),在很大程度上就失去了,给信仰带来说不出的伤害。

从前,基督徒是如此行事为人,世界都站立惊奇看着他们。他们的生活和言语和其他人是完全不同,无论他们去到哪里,他们的言语都显出他们是加利利人。但是现在,在承认相信的人当中有的是虚妄的猜测和没有果效的争论,内心的工,实际的敬虔是如此被忽视,情况已经改变,令人伤心:他们的言谈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如果他们现在来到你们当中,你们可能听见他们“用众人的乡谈说话”。除非基督徒做他们首要的工作,除非他们再次去做心的工作,就是把那思想天上事情的盐撒进泉源,让流水变得越来越清澈甘甜,否则我就看不到有什么希望这恶被纠正,信仰的名声得到修补。

4. 我们的心得安慰,这是大大取决于对我们心的保守;因为那疏于看顾自己内心的人,一般来说是极不认识确据,以及由此而出的安慰。确实,假如反律主义的教训是真的话(它教导说你们要拒绝你试炼光景的一切标记记号,对你说圣灵直接给你确据,直接向你们见证你们已经被受纳成为神的儿女,而不用这些标记记号),那么你们就可以不理会自己的心,就是不认识它们,却不会不认识安慰:但因为圣经和经历都反驳这点,我希望你们决不要用这种不合圣经的方法要寻求安慰。

我并不否认圣灵的职分和工作是安慰你们;然而我很有信心地确认,如果你们按着神所定的一般方法得到确据,你们也一定要花大力气保守你们自己的心。你们可能会盼望用更容易的方法得到你们的安慰,但如果可以用任何其他方法享受到安慰,那么我就是错了:“你要切切保守”,“你们总要自己省察”,这是圣经的方法。

一位很出名的作家在他关于立约的书中告诉我们,他认识一位基督徒,在他刚刚相信基督教的初期,是如此强烈渴求神的爱那无误的确据,结果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是完全热切希望从天上得到某种声音;是的,有时候他走在空无一人的田地里,热切盼望从其中的树木,石头那里得到某些神迹一般的声音,在许多的盼望和渴求后,这些都没有给他;但是时候到了,通过查考神的话语和他自己的心,他用普通的方法得到了这确据。

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另外一个有学问的人告诉我们有一个人,他被试探驱使到了绝望的边缘;最后他得到甜美的确定和确据,有人问他是怎样得到的,他回答,“不是用任何超乎寻常的启示,而是把我的心思服在圣经之下,用它对照我的心。”

圣灵确实通过见证我们被收纳成为神的儿女,因而给我们确据;他用两种方法来做这见证。一种方法是客观见证,就是说,通过在我们心里生出那些是应许条件的恩典,在这方面,圣灵,和在我们里面他各样的恩典都是为一的:神的灵住在我们里面,这是我们被收纳成为神儿女的一个记号。在这方面,人能分辨知道圣灵,不是知道他的本身,而是知道他的作为;分辨这些作为,就是分辨知道圣灵;如何不认真察验切切保守人心,却能知道这些的存在,对此我是不能想象。圣灵见证的另外一种方法就是有效的见证,就是说,通过使用一种发现恩典的光来光照人心,光照他自己的作为;在本来的顺序上,这工作是跟在前一样工作之后的:他首先注入恩典,然后打开心眼去看见这恩典。因为人心是这被注入恩典的对象,即使圣灵这种见证的方法也包括了我们一定要认真保守我们自己的心。因为,

(i) 一颗疏于保守的心是如此混乱和黑暗,在它里面那小小的恩典通常是不能被分辨出来的:最精确,最努力工作的基督徒有时候也觉得要发现圣灵在他们心中那纯全,真实的动工是很困难的。那么相对来说疏忽心的工作的基督徒又怎能发现恩典呢?真实,这是人所追寻的,它躺在心里,就像河底的一小块金子;要找到它,人一定要停下来,直到河水变得清澈,然后他能看见它在河底闪光。要使人心清澈安定,这需要多大的代价和守望,认真和勤奋!

(ii) 神通常不会赐疏于看守的人确据的安慰;看来他是不大光顾懒惰和心不在焉。他会赐下确据,但这是按他自己的方式;他的命令已经把我们的努力认真和安慰联合在一起。那些以为不需要花大力气就能得到确据的人是看错了。啊!神的百姓是花多么多的时间单独面对,省察自己的内心! 他们花多么多的时间去察看神的话语,然后察看他们的心!有时候他们以为自己发现了真诚,甚至准备得出确据得胜的结论;然后发现一个他们不能解决的疑惑,把一切都毁掉了:他们在自己的心中有许多的盼望,恐惧,怀疑和思索,然后才得到一个安慰人的结论。但假设一个漫不经心的基督徒可以得到确据,但要长久保持,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些心里充满从确据而来的喜乐,若不花超乎寻常的努力而能长久保持这确据的人,他们实在是千里挑一。一点点的骄傲,虚荣或者无心放松,这要把长时间努力辛苦尽责得回来的一切击得粉碎。所以,我们生命的喜乐,我们灵魂的安慰,是和我们在这工作,就是切切保守自己的心上的努力一道起起落落的。

5. 我们恩典的进深取决于我们对自己心的保守。我从来没有见过恩典在一个心不在焉的人身上兴旺的。恩典的习惯和根是种植在心里的,在其中根扎得越深,恩典就越是兴旺。在弗3: 17我们看到在恩典里“有根有基”;心中的恩典是口中各样恩言,手中各样圣洁工作的根。确实,基督是一个基督徒的根。但基督是原本生发的根,恩典是由基督引发,栽种和影响的根;相应地,当这在神的作用下兴旺,恩典的作为多多少少都是结出果子,充满生机。在一个没有用心努力保守的心里,这些结果子的影响作用是被停止和切断的,许多的虚幻就要闯进心里来,吞噬掉它的力量;人心仿佛就是一个围栏,在其中人每天喂养许多的思念;一颗蒙恩的心,得勤奋保守,每天就是以神许多宝贵的思想为食物来喂养。“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当蒙恩的心咀嚼这些的时候,它们就使这心畅快,丰盛滋润这心。“思想你,我的心就象饱足了骨髓肥油,”等等。

但是在疏忽不顾的心里,极多虚妄和愚昧的思想是在不断作工,把那些人心本来以此为畅快的对神灵里的思想驱赶出去。另外,一颗心不在焉的心,它尽任何责任,服从任何的诫命,这都不能使之得益,然而这些是天上的管道,藉此恩典得以浇灌,多结果子。一个人可能带着一个不在乎的灵守一条又一条的诫命,在他一切的日子遵行那最美好的教训,然而他永远不能因此而得益;因为对心的疏忽就是在底下的一个漏水口,来自天上的作用,无论是多么丰富,都不能长久住在这人心中。当种子落在那敞开,不分别为圣,就像大路,任何人都能走来走去的人心里,飞鸟就要来把它吃掉了。哎呀!听道是不够的,除非我们小心该怎样听;一个人可以祷告,却永远不会变得更好,除非他是警醒祷告。用一句话说,所有手段,都是按照我们保守自己的心在这些手段之中时所花的功夫,严谨的程度,蒙神的祝福来提升恩典的。

6. 我们的心在受试探的时候是否稳固,这取决于我们保守自己的心时所花的功夫。毫不在乎的心,在试探的时候很容易就成为撒但的猎物,他主要的武器是用来攻击人心的;如果在这方面他得胜,他在一切事上就得胜了,因为心是统管全人的:哎呀!一颗疏于看守的心是多么容易就被征服!要惊吓这样的心,就像敌人进入城门大开,不设防守的城一样容易。警醒的心在试探还没有变得有力之前就发现它,把它压制下去。

神学家们注意到试探成熟,完全得到力量的方法。有对象的挑动,或者它的那种能力,激发起我们败坏的本性;那对象真实地存在,或者那对象(尽管不在面前)被想象摆在人心面前,就做成了这样的事。然后接着是欲望的动作,是被认为它在感官上对人有好处的幻想所挑动的。然后人在思想里算计成就它的最好方法。接着是意志的选择,决定。最后,意志的倾慕,完全的投入。

所有这一切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因为人心的辩论是很快的,一会儿就结束了:当它来到这程度,人心就被俘虏,撒但就得胜进入这大城,在城墙上展现他的旗帜了;但是,如果人心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得到很好的防御,它就决不会到这地步,试探在第一或第二个动作的时候就会被制止了。确实,那时候要制止它是容易的,因为人心受试探去犯罪时的动作,和一块石头从山顶上滚下来的动作是一样的;一开始很容易就得到制止,但一旦它动起来,就随着下落得到力量了。所以,最大的智慧就是留心内心的第一次动作,在这时候抑制,终止罪。罪的作动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最弱的;一点点的认真和警醒就能预防现在大大的过犯;毫不在乎的心是不理会这点,被带进入试探的能力之内,就像那些亚兰人,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就被蒙了眼睛带进了撒玛利亚。

我希望这些方面可以完全让读者认识到切切保守人心的重要性,我要继续,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