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1月13日

“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 罗2:4

对堕落的人来说,悔改是必不可少的。尽管悔改,以及与它相连的祝福是出于神的,然而在神的作为中是存在着一种次序。在他能行其他事之前,他一定要为我们做某些事情。他一定要赐下恩典,然后才能赐下荣耀;在他使我们以他为乐之前,他一定要使我们像他自己那样圣洁。所以我们在圣经里看到有“悔改得生命”。

但请我们留心看他是怎样带出这种悔改的。我们是被他的恩赐带领来悔改,不是被大能者的可怕驱赶来悔改。该隐,法老,犹大,都是被威吓悔改,他们的经历里没有一点主动或者引至得救的东西。彼得被带领来悔改,他是可悲地犯了罪,发誓,咒诅不认他的主。但是主转回头来看彼得,他“就出去痛哭”(太26:75)。神说,“你在我赦免你一切所行的时候,要心里追念,自觉抱愧,又因你的羞辱就不再开口”(结16:63)。

在福音中他用慈绳爱索牵引人(何11:4)。这里所说的悔改,是温柔的母亲在责备她的孩子时,把孩子拉到自己的膝前,使那犯罪的小小孩掩盖他羞愧的脸,在她的胸前由心发出哭泣;而不是严厉的父亲把那犯错的孩子从自己面前赶开走得远远的,让孩子遮掩,不爱他,说谎。或者,如果是父亲,这也是那浪子的父亲。那位浪子厌烦父亲的管束,求要得到他那一份家产,去到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很快他的一切都用光了,那地发生极大的饥荒,他开始变得缺乏,他去被人雇去养猪(路15:13-24)。他常常看着他那些可怜的猪,说道,“哦,我是你们中的一员,吃喝,死掉就不再有。”他甚至吃它们那些可怕的食物,因为没有人给他吃的。最后他醒悟过来,突然想起他的家:“我父亲的家里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他还离得很远,踌躇着,害怕接近,他的父亲看见他,就动了慈心,跑过去抱着他的颈项,与他亲嘴。他已经预备好要认错,承认那最可恶的罪;他预备好恳求,求最低微的看顾;但是赦免,满溢的爱不让这两样的话说出来。“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他从前感到不配,但是他现在的懊悔是千倍。“我得罪了何等一位父亲!我蔑视了何等的良善!我滥用了何等的慈爱!”他会多么羞愧哭泣,因为他不仅有了衣服,还得到装饰;不仅有吃的,还享受盛宴。当那戒指碰到他的指头,他被带到为他预备的欢乐的房中,他几乎被沉重的亏欠压垮,他几乎要说,“这一切我怎么受得了?”因着赦免,他的父亲岂不仅比血缘关系更显得亲爱吗?在这一切事情发生之后,他还能伤这位父亲的心,得罪他,让他伤心吗?他岂不是一定要欢喜顺服他,无时不问,你要我做什么呢?

绝望令人心硬,但是我们是被盼望所救。威胁可能使我们害怕,不敢继续犯罪,但是恩慈让我们不愿继续犯罪。惧怕可能把背叛的武器从我们手里夺去,但是慈爱引导我们恨恶这些,把它们扔掉,为它们哭泣,回头发誓说,“耶和华我们的神啊!在你以外曾有别的主管辖我们,但我们专要倚靠你,提你的名。”

那么,有多少人对基督徒的悔改心存误解。这悔改不是在律法下,而是在福音里的;它不是奴性的,而是儿女一般的。它不是降格的,而是与内心最崇高的感情相连。它不是绝望悲惨的,而是活在圣灵的安慰中。“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太5: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