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1月27日

“城内居民必不说:‘我病了’。”— 赛 33:24

在这世界上有谁能这样说呢?我们有多少同胞,是服在软弱,身体衰弱和精神忧虑之下,说道:“我也照样经过困苦的日月,夜间的疲乏为我而定。我躺卧的时候便说,我何时起来,黑夜就过去呢?我尽是翻来复去,直到天亮”(伯7:3,4)。其他人“在床上被惩治,骨头中不住地疼痛;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见,先前不见的骨头,都凸出来。他的灵魂临近深坑;他的生命近于灭命的”(伯33:19,21-22)。很少人,也许没有人,是从来不曾经历不适或者疾病的。

疾病是罪的后果,罪把死亡,我们一切的愁苦带进世界。现在,在神的护理之下,它不仅惩治人,还是有益,能达成不同的目的。比如说,它被带进与义人的约中,是主所定的其中一条道路,对他们都全然是慈爱诚实。它防止他们走偏路,它让他们脱离许多因与世界交往而生发的试探,它给他们最能感受得到的证据,表明他们的主和救主的看顾,慈爱与信实。他知道他们的本体(诗103:14),应许在苦难中与他们同在,在病床上给他们安慰,是的,如同母亲安慰子女;尽管母亲不会疏忽她任何一个儿女,但却肯定最关爱那可怜的小小病孩。

然而疾病本身是恶的,是对血肉之驱的试炼。它不仅让一切没有滋味,完全不让我们享受一些我们外在的舒适,它还伤害人,拦阻我们行出千样家庭,民事和信仰的责任。它也常常让人思想忧郁,生出对神不当有的看法,对我们的属灵境况发出怨言。它不仅把我们关在大自然的可爱之外,还不让我们参与集体的蒙恩之道,让我们想起从前我们与群众在神的殿中同行(诗55:14),欢声快乐遵守圣日的快乐,这就让我们满心伤悲。所以,希西家焦急要弄清楚他能否复原,便问道,“我能上耶和华的殿,有什么兆头呢”(赛38:22)?华兹是多么满有体会描写安息日降临时为主作囚徒之人的感受:

“看,神圣安息甜美之日回归;
但这日的安息却不向我归回。
万种不平的思绪,汹涌把我冲开,
远离天堂和天上的工:
唉呀,肉体把我拉倒,
远离天上的事情,
把我感觉囚禁在现今的病中,
何等不幸的光景!
可怜的灵被约束,
被迫忍受不圣洁的闲懒,
痛苦离开神和天堂,
还有天使有福的作工;
被迫忍受这有病的肉体,
崩溃思想强加的苦痛焦虑。”

嗨,很快与肉身的争战就要得胜,我们就要脱去肉身,进入喜乐和有福。不再有罪,不再有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

如果身体复活还是与现在的一样,那么与身体联合,这是可怕,而不是可羡慕的事。但身体不仅要得到复活,还要得到改进,这改进超越我们现今一切所能认识之外,但并不超越我们现今所信。因为我们能信靠那安慰我们的那一位,就是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林前15:44)。这必朽坏的总要穿上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穿上不死的(林前15:53)。我们不是要有属土的形状,而是要有属天的形状(林前15:49)。我们的身体不会变成好像亚当在乐园时的身体,“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腓3:21),使我们的身体就像救主他自己满有荣耀的身体。那时不再有重担,不再有忧郁,没有累赘,没有囚禁,没有动物般的需要,没有卑贱的愿望,没有不服管束的情欲,没有忐忑的心,没有作痛的头颅!“城内居民必不说:‘我病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