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作者:S. M. Houghton


马太亨利(1662 – 1714)生平的一些细节可能会让人很感兴趣。他的祖父是在伦敦白厅那个地方“看守果园”的,“按照威尔士的风俗”用他父亲的教名作为自己的名字,他原先的名字叫威廉。作为一名不从国教牧师和日记家,马太亨利的父亲腓力亨利很有名气,特别以他“纯洁的灵和坦荡透明的品格”闻名。在他还是一位17岁少年的时候, 腓力亨利见证了英王查理一世在白厅宴会厅外被处决的情景(1648年1月30日),他作了如下记载:

“在他被处决的那一天,我和群众一道站在白厅门前的大街上,行刑架在白厅门前被立了起来,我看到了发生的事,但不是太接近,听不到任何东西。我可以真的说,我所见的打击真令人伤心。我记得很清楚,在那一刻,当时在场数以千计的人发出如此的叹息,是我从前从来未曾听过,我希望永远不会再听到的。一队士兵立刻从查令十字架列队开往威斯敏斯特,另外一对从威斯敏斯特开往查令十字架,目的是驱散人群;所以我和其他人一样费了很大力气逃回家免受伤害。”

马太亨利在他的父亲按照臭名昭著的《教会统一条例》 (1662)规定被排斥出他的“生计”两个月后,在弗林特郡阔橡树这个地方出生。他年轻的时候开始在伦敦格雷学院(Gray's Inn)开始学习法律,但是很快他蒙召进入神话语的事奉,没有耽搁就承担上在切斯特地方一个长老会聚会的牧师责任(1687年)。他也在附近五条村庄主持每个月的聚会,经常向切斯特城堡里的囚犯传道。他的书房是在他家中花园里一座两层的凉亭。他留在切斯特有二十五年之久,然后搬家去了伦敦的哈尼(1712年),但在两年后去世,葬于切斯特。他结过两次婚,有一个儿子九个女儿。

下面大部分关于他著名的圣经注释的记载是摘自詹姆士汉弥尔顿所著的《我们的基督教经典》卷三。马太亨利没有完成他的伟大工作(就是给整本圣经作注释)就去世了,但是多亏了给他写传记的各位作家,察看他们的记述,我们可以看到关于这工作是怎样开始,进展如何的一些有趣记载。这工作是爱心的劳苦,是这位作者丰富思想的流露。这本圣经注释一个字还没有被记下来,就已经全部存在马太亨利里面了。在他父亲家里,每天都有圣经讲解,他和他的姐妹保留了极多对他们父亲简明、格言式圣经讲解的笔记。后来在他整个切斯特事奉期间,他向他的会众不止一次作了对整本圣经的简单解释。正如斯巴达人的婴孩以他父亲的盾牌作为摇篮,我们若说圣经就是他孩提时候的枕头,这比喻是毫不过分;他从幼年开始就熟悉圣经,圣经在他一生中是丰丰富富存在他心里。圣经是他默想的中心,早上,中午和晚上时间交替,不管他想到其他什么事情,他多多少少都会热切思想,以此解释或者运用圣经里的一些话语。人对一位热衷于埃及考古的人所说的话,就是他都差不多变成金字塔了,同样可以用在这位切斯特的长老会牧师身上 - 他已经变得完全圣经化了。他所想的,没有一点不是一开始就是源于圣经,要不就是在圣经了得到解决的。至于他敏锐的触觉,满有爱心的人品,他敬拜的品格,以及他广博的知识,这一切都彻底圣经化了,不需要强迫,也无需牵强。只要打开水龙头,生动的注释就流出来了。他说,“对我来说这份工作就是它自己的工价,欢乐足够补偿一切的痛苦代价。”

下面这一则他的日记宣告了这项工作的开始:“1704年11月12日:今晚,在经过内心反复思想,对此多方祷告之后,我开始了我对旧约的注释。我不大可能活着完成这工作,如果可以,这也要归与公开的事奉,因为我并不胜任,然而在神眼中,我希望,专心仰望他的荣耀,我开始这份工作,使我能努力做一些事,把我的时间用在一些好的目的之上,让主按着他乐意使用我的来用我。我是带着畏惧和颤惊做这工,免得我做对我太高不可及的事。求主帮助我带着极大的谦卑开始做这件事。”是的 -“畏惧和颤惊”和“多方祷告” - 这些就是这工作取得成功的秘密。要不是主使之生长,作者一切的能力,他对这工作一切的喜爱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在1706年9月,马太亨利完成了摩西五经的注释,在那一年11月21日他写道:“今天晚上我收到五经注释的包裹。我要感谢神,他让我可以看见它得完成。我从那应许得了安慰,‘你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宠、有聪明。’”那一卷书是分别出版的,他的母亲尽管年近80岁,却能活着看见这本书,这位善良的老妇人几乎不抱希望能看完整卷书,她就从申命记注释开始看。他开始时的热情一直持续,要把他从他享受的工作拉开,这决非易事,每一段可能的时候都用在它上面了。就算因病在家,从沉睡里醒来,看见这书,他的眼睛就发出光来,他就会拉过他书房的椅子,“作一点注释”。每隔一年就有另一卷书出版,直到1714年4月17日,他记录道,“完成了《使徒行传》,与之的是完成了第五卷。感谢神,他帮助了我,存留了我的性命,一切赞美归给神。”在这两个月后他息了一切的劳苦。伊万斯博士和其他的人接过那落下来的笔,他们完成了第6卷,但是马太亨利不能继续了。

要列举更有批判性,更富哲理,或者更博学的解经家,这很容易,但是没有一个人比马太亨利在让人明白圣经上更为成功。聪明的读者总会问的问题并不是解经家给圣经带来了什么,而是他从圣经里带出来什么。用这个试验作评判,马太亨利要得到永远的桂冠。他引人入胜的引用,以及他恰当,也是机敏实际的观察,只有那些在圣经上大有能力,在特别的经文上细心的人才能拥有;对于那急切研究圣经的人来说,这些常常令人惊喜,就像一位熟练的矿工从废弃的矿井里拉上来一篮子出人意料的矿藏一样。我们也不必因为我们昏暗的眼睛,或者发钝的锤子常常探矿一无所得,对它们的欢迎就少了。那位说话别致的老约翰贝里奇把传道人叫作“福音面包师”;按同样的意思,一位解经家应当是“圣经磨工”才是。用来烤面包的麦子一定要被磨碎,有技巧的解经家的任务就是把圣经的意思讲清楚,让每一位读者都能消化。这正是马太亨利所做的,他留给“福音面包师”去加上盐和酵母,可能还加上香料和特别的调味品,按着情形作出一篇布道或者文章。

这本镀上金边的圣经注释并不是透过华美书柜的玻璃门发出光芒,它也不是放在牧师书房和福音书房的书架上,作为一本棕色的书,是正统的标志受人注目;它而是在许多不出声的商人的客厅里,在许多小小农夫的橱柜里,在许多机修工或者白天上班的劳工的抽屉上头,这些被常常翻阅的册子占据着祖传的位置,它们本身就是一座内容丰富的图书馆,神圣就如过去敬虔所留下来的传家宝。用一位亲爱的亲属的话说,“它大有可能在以后一切时间成为那权威的解经书。向神忠实,向原本忠实,向常识显为忠实,向经文显为忠实,它怎能会被其他取代呢?等候的天路客要在末次号筒吹响,来受审判的时候读这本书。”

作为对上述的附录,我们引用乔治怀特菲对马太亨利圣经注释的评价(1736):哦!我在那里(牛津)过着何等愉快的生活,我每天享受与神何等的交通!看着亨利先生对圣经的注释,一边祷告,我独处的时光是何等甜美地轻滑而过!我在沉思,记下这件事的时候,我当时感受的火焰再一次在我心里点起。

(1738年:航行在大西洋中间):“马太亨利书中的这句话大大打动我心,在我退下的时候给我安慰:‘收割的人磨镰刀,并不浪费时间。’”

还有司布真的评价:“在对大众有帮助的大能解经书中居首位的 ...... 就是马太亨利的圣经注释。他是至为敬虔和简洁,纯正和让人能够明白,具有启发性又庄重,简要又值得信赖...... 闪耀着比喻,有丰富的类比,充满了例证,有极多的思考。他喜欢同文和头韵的文法...... 他直接看透一节经文;很明显他不是批判性的,但他安静给出精确的对原文批判重要认识的结果,完全是达到他那时候最好的批判家的水平...... 他是深深注重灵性,属天,大有裨益;在每一节经文中找到好的内容,从一切推论出最实际和正确的功课......每一位牧师至少要从头到尾认真读马太亨利的圣经注释一次。从头开始,你当决心从但到别士巴,跨越这片美地......至于它的想法,它们在你身边飞舞,就像深秋时节围绕一堵古老山墙叽喳鸣叫的燕子。如果你在众人面前解释你刚才看完的那一章,你的会众就会惊奇你说话的新颖和你思想的深度,然后你就能对他们说,马太亨利的圣经注释是何等一座宝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