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0章

太20:1-16 天国的比喻

1,2. “因为天国好象家主清早去雇人进他的葡萄园作工;和工人讲定,一天一钱银子,就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

“天国”全是恩典,与它相关的服事也是如此。我们解释这个比喻的时候应当记住这点。作工的呼召,能力和赏赐,都是依照恩典的原则,而不是按照功劳的原则。这位“家主”决非一个普通人,他不是照人通常的做法,“去雇人进他的葡萄园作工”,因为人是作一整天的工,就得一整天的工钱。这位家主思想的是所雇的人,而不是他自己。露水还没有从青草上消失,他就起来了,找到工人,“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清早”得容许开始神圣的事奉,这是极美的特权。他们和家主“讲定”,按他的条件去作工。他们应当满足,因为家主应许给他们一整天的工钱,肯定可以得到;“一天一钱银子”是通常,被人接受的工钱。“家主”和“工人”“讲定”数目,这是我们要进一步留意的要点。刚刚相信的人有蒙福的前景:他们大可以很高兴在一个很好的地方,为一位很好的主人,按很好的条件作一件很好的工作。

3, 4. “约在巳初出去,看见市上还有闲站的人,就对他们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他们也进去了。”

他恨恶懒惰,“看见市上还有闲站的人”就很伤心,在“巳初”雇用了更多的工人。他们工作的时间只有一日的四分之三,但他们不再在街头闲懒,这对他们是好的。这些人就像是那些童年已过,但还没有长大的人。他们蒙了眷顾,毕生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可以用来作圣工。对这些人,这位良善的家主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 他指着那些在地里的人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他就像对待他首先雇用的那些人一样,不是答应他们一个具体的钱数,而是说:“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他们“也进去”作工,因为他们不想继续懒惰;家主同意给他们当给的,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他们不能和对此有什么争议。哦,愿那些我们身边的人,那些正在长大成人的人,可以立刻起来拿起他们的工具,开始服事伟大的主!

5. “约在午正和申初又出去,也是这样行。”

如果这件事情完全是,唯独是商业上的交易,家主就会等新的一天开始,而不会为一天工作的一部分而支付整天的工钱。整件事情唯独是出于恩典,所以,当半天都过了,“约在午正”的时候,他叫人来作工,主命令四十岁,五十岁的人进入葡萄园。是的,“约在申初”,人也被叫来作工。人六十岁的时候,主还凭他的恩典呼召一些人!断言四十以后人就不会得救,这是错的;我们知道情况正相反,我们可以举出例子来。

神用他的大爱呼召那些大大有用的精力已经离他们而去的人来事奉他;他们生命最后的时刻,他也接受。他给强壮的人有工作,也给软弱的人有工作。他不会让人为他作工,而不给他恩典的赏赐,尽管他们已经把他们最好的时光用在罪中。这不是鼓励人拖延,而是鼓励年老的罪人立刻来寻求主。

6, 7. 约在酉初出去,看见还有人站在那里,就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他们说:‘因为没有人雇我们。’他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

白天几乎要结束了:还剩下一个钟头的时间;然而他“约在酉初出去”。慷慨的家主愿意接收更多的工人,给他们工钱,尽管日头正在下山。他发现一群人徘徊在懒人的角落,“站在那里”。他希望整个集镇都没有懒惰之人,所以他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我们可以按照每个字,轮流作为重点来看他对他们的发问,然后这句话要显出完全的意义。为什么要“闲站”呢?这有什么好处呢?大家都在忙,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闲站呢?为什么“整天闲站”呢?短一点时间不就够了吗?“你们”为什么闲站呢?你们需要作工,你们有能力作工,你们应当立刻开始作工。为什么我们当中任何人还要对神懒惰呢?没有什么促使我们去作神圣的事奉吗?我们敢说,“没有人雇我们”吗?几乎七十岁了,还没有得救!让我们起来,是时候我们不再拖延,去除草,修剪葡萄树,为我们的主在他的葡萄园里做一些事情。除了丰富的恩典,还有什么能让他接收在酉初还闲着的人呢?然而他还是像对待那些清早来的人一样诚恳邀请他们,他也必然要给他们赏赐。

8. 到了晚上,园主对管事的说:‘叫工人都来,给他们工钱,从后来的起,到先来的为止。’”

白天很快结束,对所有作工的人来说,现在是“到了晚上”。现在是支付工钱的时候,“园主”没有忘记他和工人达成的协议,也没有叫他们等以后再拿工钱。我们的主不会夺走人当得的赏赐。比喻中的家主亲自管理一切。他负责雇用,命令支付工钱。快快地他“对管事的说:‘叫工人都来,给他们工钱。” 当我们的日子完结,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被叫来领受我们的赏赐。我们这些一开始就被叫进葡萄园作工的人是有福的;同样,第二次被叫来得工钱,这也是令人高兴的。

葡萄园的主人,他雇佣人的方式非同寻常,在支付工钱的方式上也同样特别。他选择了这样的安排,那最早来的人,最后才得到支付;人的方法通常并不是这样。这不仅仅是和工钱有关,还彰显了白白的恩典,就是这样,正在支付的顺序上,主权的伟大特点也得到表现 —“,从后来的起,到先来的为止。”主在施恩的时候必要保证,他的主权要和他的良善一样,要广受人的注意。

9. 约在酉初雇的人来了,各人得了一钱银子。

我们主的报答不是当得的工价,而是丰富的恩赐。他按照恩典的刻度,而不是功劳的程度加以报答。他以超然的方式开始,对那些“酉初”开始作工的人,他给“各人一钱银子”:这是为一个钟头的工作支付一整天的工钱,显明了园主不受约束的丰富。一些人只是事奉主很短一段时间,却和那些信主很多年的人一样,甚至超过他们,这是很多短暂却蒙福的生命所证明的。他们在生命后期才归正,是特别勤奋,特别归神为圣,特别圣洁,让人印象深刻,就这样他们快快得到了恩典完全的结果。就算那些最后才归向基督的人,神也要把他们带入天上的荣耀。我们的主岂不是对那临死的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吗?可敬的圣徒还能被带去更好的地方吗?哦,神的恩典何等丰富!

10. 及至那先雇的来了,他们以为必要多得;谁知也是各得一钱。

可能那些先来的人觉得他们在别人之后得工钱,他们的虚荣就被伤害了。他们用等待的时间思想他们自己是如何超越那些后来的人。他们充满律法主义的原则,对抗恩典的主权,实际上也是在对抗公义。那些对神的任何其中一样属性不喜爱的人,也不会喜爱神其他的属性。那些对神的主权勃然大怒的人,迟早也会抵挡神的公义。他们得到园主答应给他们的:他们得到公平的工价,他们还要得到更多吗?他们“各得一钱”。他们能期待更多吗?但是他们“以为” — 这是难题:他们有一个要去支持的理论,一个要证明的假设;因为他们的假设没有变成事实,他们就受伤了。神不会受我们的“以为”约束,如果我们认为他是这样,我们只不过是在自欺罢了。

11, 12. 他们得了,就埋怨家主说:‘我们整天劳苦受热,那后来的只做了一小时,你竟叫他们和我们一样吗?’”

那一钱银子一到了他们手里,他们就口出怨言了。这是公平的工价,是他们同意接受的;然而“ 他们得了,就埋怨家主。”他们以为他的唯一过错就是,作为好人,他对那些迟来的人太好了。主确实常常大大祝福那些作工的生命短暂,甚至那些生命末期才得救的人。他不象我们一样用棍棒,或者用时间来衡量工作。他有他自己衡量事奉的满有恩惠的方法,恩典的计算和律法的计算是不一样的。妒忌的心看到极大的恩典就变得酸溜溜的了。这些埋怨的人不是说这慷慨的主人亏待了他们,而是抬举了那些“只做了一小时”的人。他们的抱怨就是,“你竟叫他们和我们一样”。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按自己乐意的使用他自己的金钱,就像神自己定意的赐下他的恩典一样。他从来没有对待任何人不公,但在丰富的是恩赐上,他是不受我们对公平想法的约束。要是他们为正,他们本就应该欢喜自己能够为他干一整天的活,因为他们是“整天劳苦受热”。

无论如何,能在很长的一生中事奉主,这是一个极大的特权,那些享受这极大眷顾的人,是深深亏欠于神的恩典。感谢我们的天父,我们一些人自 年幼就开始作他的仆人,为他名的缘故忍受不小的劳苦;但在这方面我们是大大欢喜,荣耀他的爱。

13. 家主回答其中的一人说:‘朋友,我不亏负你,你与我讲定的,不是一钱银子吗?”

他没有和整群人争吵,而是“回答其中的一人”,这就相当足够了。他们是一个一个被雇用了,他是一个一个和他们理论。这是平静有理的回答:“朋友,我不亏负你。”如果主为我们所作的施恩赏赐我们,那么我们并不因为另外一个人作得少却得了类似的赏赐而受亏负。这个心平气和,问到个人的问题是人不能回答的:“你与我讲定的,不是一钱银子吗?”然而面对全是恩典的作为,律法主义精神都会出现。即使在真是属于父的儿子当中,兄长都会沾染这怪异的精神。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完全摆脱这种精神:看来这是生在我们骄傲本性的骨中的,然而没有什么比这更不可爱,更不合理的了。

14, 15. “‘拿你的走吧!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

这好人坚持丰富待人,他不会因为人妒忌的口舌而被驱使不再慷慨大度。他所给的是他自己的,他坚持随他意思使用的权利。这是关于神恩典的主权的一个很好例子。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他能理所当然要求得到的。

“拿你的”,拿了以后,让他满足:“走吧”。主不会受我们的规定约束,而是宣告:“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他为他最恰当,最好的立场辩护,他真是屈尊俯就。如果怜悯是属于主他自己的,他就可以随他的意思赐给人;如果对服事的赏赐是全然属乎恩典,主就可以按他自己喜欢的赏赐人。你们要清楚知道,他会这样做的。在律法之下,在福音之下他都要如雷鸣般地宣告,“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每一个抱怨的人都要回答这个针对他自己的问题, — “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看到别人享受我的丰富你就妒忌了吗?因为对那些不配得什么的人我作好人,这就剥夺了我已经赐给你的好处吗?让我们决不要嫉妒那些后来才相信的人,不要嫉妒他们的喜乐,不要妒忌他们被主使用;而要称谢那如此大大祝福他们的神的主权。我们和他们同享怜悯,让我们与他们一同分享我们的喜乐。

16. “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

在这里我们的主重复他很有名的这句话,是我们在第19章30节注意到的。我们当知道,天国的次序是按照恩典的次序。君王要统治他自己的王宫,有谁要质疑他的旨意呢?因为他是王,所以统治是他的权利。属于王的臣民要随时支持他们的君王。我们的王拥有王权作王,不能犯错。论到大卫圣经说,“凡王所行的,众民无不喜悦。”愿那大卫的子孙和他的百姓也是如此。耶稣告诉我们,尽管很多人被呼召来事奉,但很少人达到成为神喜悦的人的标准。 一些“在后的将要在前”,因为丰盛的恩典要在他们短暂做工的时刻上显明出来;但一些“在前的将要在后”,因为他们并不总是在他们时间更长的服事中自始至终勤奋努力,所以在赛跑中落了下来,或者他们律法主义的观念让他们落在了在生命后期才蒙召,但在神恩典的原则上更加受教的人的后面。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