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1章

太21:1-11 君王得胜进入他的京城

1,2,3. 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它。’那人必立时让你们牵来。”

我们的主完成他在地上大工的时候到了,他上耶路撒冷去,这是和他的目的一致的。他现在决定公开进入他的京城,在那里显明自己就是君王。为了这个目的,当他接近这城的时候,他“打发两个门徒”,把一匹驴的驴驹牵到他这里来,让他可以骑上去。他到了伯法其,向两个门徒发的这命令,是值得我们认真留意。他指引他们去到能找到那驴驹的地方:“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主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他所要的。

这地方也许比我们想象得更近:是在“对面”。他告诉他们,他们不需要找:“必看见”。当主派遣我们做一项工作,他会让我们快快完成。他描述了这动物的光景:“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我们的主知道世上每一只动物所在的位置,他并不认为有什么是不在他的管理之下。

他也没有由得门徒,不给他们做事的指令:“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没有怨言,没有争辩,他们立刻行事。站起来发问,这不是我们君王的使节当作的事:顺服他们主的命令,一无所惧,这是他们的责任。当门徒说,“主要用它”,这两头牲畜的主人会自愿把它们交出来;不,他不仅会交出来,还会“立时”让他们牵走。这主人不是一位秘密的门徒,就是在心里敬畏主耶稣的人;但他是欢欢喜喜同意借出驴和驴驹,让它们完成主要它们达成的目的。

这里的用词多么奇特,“主”,“要用”!耶稣没有放弃他的主权,却取了充满各样需要的人性;然而,尽管他是需要,他却仍然是主,能够命令他的臣民,要得到他们的产业。我们有任何主的工作需要的东西,我们是应该多么高兴把这交给他!驴和驴驹的主人把牲畜交给耶稣,让他骑上看作是荣耀的事情。耶稣的能力多大,能控制人心,用一句话就能安安静静感动他们,按他的命令行!

在这里我们看到两位门徒被派去取驴驹的记载:那些为耶稣做小小事情的人,是要得到尊荣。他们的任务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他们所做的,看起来像是抢劫;但是差派他们的那一位是小心保护他们,免得有一丝的怀疑会落在他们身上。信使没有质疑,没有提出反对,没有遇到拦阻。我们的责任就是行耶稣命令我们去做的事情,完全按他的命令,因为他命令我们;因为他的命令就是我们的权柄。

4, 5. 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要对锡安的女子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

马太总是用旧约提醒我们;他大可以这样做,因为我们的主总是在成就旧约。每一点的细节都是按着预言的样子:“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旧约和新约是彼此吻合的。人曾写过《福音合参》这样的书,但是神赐给我们一本《旧约新约合参》。这里所指的经文是迦9:9。它讲的是锡安的君王,即使是在他得胜进入他的京城时,也是温柔低微;他不是骑着战马,而是骑着一头驹子,是没有人骑过的。在这之前他曾亲自说过,“我心里柔和谦卑”,现在他又列出一条证据,表明他自己所说的是多么真实,与此同时是成就了预言:“要对锡安的女子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他不象所罗门从埃及买马满足他的骄傲;那比所罗门更大的这一位,是满足于一头“驴驹子”,连这低微的牲畜也是借回来,因为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耶稣的温柔表现在他要人把驴和它的驹子一同带来,好使它们不致分开这个事实上。作为君王,他是全然温柔怜悯:他的伟大不给人带来痛苦,甚至不给最卑微的活物带来苦痛。我们被这样一位君王统治是何等有福!

6, 7. 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

“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这应当成为对一切基督徒举止准确的描述。他们没有质疑,批评他们君王的命令;更好的是,他们服从命令。如果到处都是这样,我们在地上会看到怎样一个教会!门徒在各样的细节上都行出了他们君王的命令。

门徒“牵了驴和驴驹来”;决没有偏离他们领受的命令。他们加上一些举动,是很自然从他们君王的命令里生发出来的。一定要有合适的马衣装饰骏马,用在这样的君王行进中,所以他们“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他们这样做是出于自愿。很多人愿意去牵别人的驴,但却不情愿借出他们“自己的衣服”;这些门徒愿意,很心急要在主耶稣得胜的行进中付出他们的一部分。自始至终,整件事没有强迫的贡献,或者换取利益的服事;一切都是至为自愿的:驴和驴驹是人欢喜借出来的,衣服是自发铺在上面的。一切都是简单自然,充满真诚和真心。这和一般君王人为的仪式有多大的区别!

“耶稣就骑上。”人之前曾经试图用强力抓住耶稣,按地上的方式逼他作王,他离开他们;但是他公开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到了,所以他容许他的门徒把自己扶上这低微的牲畜,由它带着进城。他们很高兴把主安放在尊贵的位置上,欢喜走在他的旁边。

8. 众人多半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

人如此众多,这里用了“众人”来描述。人群作出一种异同寻常的一致举动:他们都聚集到耶稣那里。先祖雅各曾经预言关于细罗的事情,说“万民都必归顺”他。在救主在地上的事奉中,这曾多次得到应验,现在仍不断得到应验。

群众是在非常激动的光景中,情绪高涨,与耶稣一同行进。他们“把衣服铺在路上”,像铺上地毯一样;仿佛这还不够,“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我们第一对先祖在羞愧之中用树叶造衣服;但是现在衣服和树叶都被放在人的救赎主的脚下。约翰说人们是“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棕树长长的像羽毛一般的树叶很适合在空中舞动,或者铺在地上等候君王来临。普通人用最简单,但却是最有效的方式,为大卫的子孙预备了给君王的欢迎仪式。这个场面多么特别!他们都踮起脚盼望,盼望一位做君王的拯救者,他们含含糊糊盼望“拿撒勒的先知耶稣”会显出就是应许的那一位。他激起了他们的好奇心,让他们大有盼望,赢得了他们的敬重。此时他们极为看重他。当我们想到,他是怎样治好了他们的病人,他们困乏的时候,他喂饱了数以千计的人,我们对此还会感到惊奇吗?

9. 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人数不断汇集,直到不仅有一群人,还有许多群的“众人”,一些“前行”,一些“后随”。在主前后的众人对他都有同样的看法,确实,听起来他们都有一个声音。他们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可能在梦想一个地上的国度,他们大声发出同一个向君王发出的呐喊,“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他们引用了一篇古时候的诗篇(第118篇),把它用在耶稣身上;用各样方法表达了他们的欢喜和盼望。哎呀!这束阳光多么快就让位给了深沉的黑暗。紧跟着棕树的日子就是钉十字架的日子。人的易变就在于此。“民众的声音”无论如何,决非是“神的声音”。

10. 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合城都惊动了,说:“这是谁?”

他从前曾到过耶路撒冷,但不像这样。从来没有如此激动的人群用欢呼围绕着他。那些没有倾巢而出的安静市民,对人群是感到吃惊。极多的人被某样不可控制的冲动激发,出去迎接耶稣,“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更大的人群被吸引过来,“合城都惊动了”。没有什么能像基督的来临一样“惊动”人类的。每一个人都在问,“这是谁?”对一些人这可能是无聊的好奇,对其他人这是一瞬而过的兴趣,但这总比对这些事情毫不关心的沉闷无动于衷要好得多。在哪里有耶稣来到,他就惊动人,让人发问。“这是谁?”这是一个恰当,有益,针对个人,紧迫的问题。让我们的读者这样来问耶稣,不晓得答案就决不安息。

11. 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每一个在君王的列队中进城的人都预备要告诉提出问题的市民。“众人说”,这就是说,回答是异口同声的:“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这回答是真的,但不是真相的全部。很少有像这个情形一样,众人是知道得如此清楚的。基督的名字,他的职分,他在地上的住处,他低微的家族都说出来了。那些希望对他了解更多的人,可以在众人的回答中找到他们去发现所需要的钥匙。哦,愿我们众多的人就像耶路撒冷的群众一样,认识关于耶稣很多的事情!然而如果他们真是这样,他们也可能像耶路撒冷的罪人一样低贱行事,他们的和散那很快就变成了“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这残暴的呼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