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2章

太 22:1-14 王的儿子娶亲的比喻

1.耶稣又用比喻对他们说。

“耶稣又用比喻对他们说。”这是他对仇恨他的祭司长和法利赛人的回答,他用继续进行他的事工来回应他们。对他们,也是对众人,他再次讲“比喻”。他们带着挑剔的问题到他这里来,他用比喻回应。在上一章我们注意到“他们看出他是指着他们说的”。然而这种看出并没有领他们悔改,只是加增了他们对救主的仇恨。他们半遮半掩的仇恨愈发加增,因为他们惧怕众人,不能出手去抓耶稣,把他处死。他们故意闭上眼睛不见光,尽管这光继续照在他们身上。如果他们不接受这光,也许一些他们在误导的百姓可能会接受;所以君王再次给他们讲了一个关于他的国度,关于他自己的比喻。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比喻和记载在路加福音14:16-24的那个比喻区分开来,那个比喻是在另外一个时候说的,说的目的不一样。这值得我们去比较这两个比喻,留意它们相似和不同的地方。

2.“天国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

“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荣耀的王就是这样庆贺他的儿子与我们人性的联合。神的神子屈尊俯就,与我们人性联合,是为了可以救赎他拣选的人脱离因他们犯罪而要受的惩罚,是为了他可以与他们有人能想象得到的最亲密关系。福音就是庆祝这神与人合为一的奇妙娶亲的荣耀庆典。这是一件大事,君王要大大预备用恩典的娶亲筵席来庆贺。这娶亲和娶亲的筵席完全都是君王安排的;他如此喜悦他的独生爱子,每一件荣耀他,让他喜乐的事情,都让这位伟大的父心里有无限的满足。子除了是创造主,保守的主,护理的主,与父同荣之外,因着他的娶亲,他还被加上新的荣耀的冠冕,成为救主,救赎的主,还有中保。

3. 就打发仆人去,请那些被召的人来赴席;他们却不肯来。

定好的时候到了,作为一个国家,以色列人被“请来赴席”,被邀请来,分享王的丰盛。很久以前他们就得到邀请,王不断派先知邀请他们;现在这庆祝的日子就要临到,王“就打发仆人去,请那些被召的人来赴席。” 这是东方的传统,就是对那些有幸得到第一次邀请的人发出第二次邀请。施洗约翰和我们主的门徒和使徒明明白白告诉众人,那盼望已久的大事近了;确实,那指定的时刻已经到了,所定的眷顾锡安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切所需要的就是客人来参加这场婚礼。

以色列人大得尊荣,从地上万国之中被拣选出来参加王儿子的婚礼;但是哎呀!他们不珍惜他们的特权:“他们却不肯来。”他们有指示,恳求和警告,但这一切都没有用:“他们却不肯来。”我们的主非常接近他在地上客旅生涯的尽头,他用这一句简短的话来总结他所看到的以色列对待他自己的表现,“他们却不肯来。”他不是说,“他们不能来,”而是“他们不肯来。”一些人是因为这个理由,另外的则是因为其他的理由,也许一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但是毫无例外,“他们却不肯来。”就这样,他们显明了对君王的不忠,不服从他的命令,不喜欢他的儿子,蔑视君王的筵席,不理睬君王派到他们那里去的信使。

请留意,安排这娶亲筵席的是王;所以,收到这意味着极大荣耀的邀请的人,拒绝出席,就是明目张胆侮辱,得罪王和他的儿子。如果一个普通人邀请他们,他们可能早就欢喜接受邀请了;但是王的邀请是命令,拒绝的人不服从,就是风险自负。那些现在拒绝福音邀请的人要记住这点。

4. 王又打发别的仆人,说:‘你们告诉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牛和肥畜已经宰了,各样都齐备,请你们来赴席。’

王很有耐心,给了这些不忠的百姓另外一个来参加这娶亲筵席的机会:“王又打发别的仆人。”他希望给那些拒绝他邀请的人各样的机会,如果他们坚持拒绝,他们就是没有借口开脱了。可能仆人身上有一些东西是让他们不高兴,而不是吸引他们的;或者他们没有把君王的信息表达得最好;或者话还说得不够清楚;或者那些“不肯来”的人把这件事前后思想,可能会后悔他们作了一个仓促的决定,希望得到另外一次邀请来赴筵席。

所以君王又派了别的仆人出去;免得人们对他们要传的信息有任何误解,王就对他们说,“你们告诉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牛和肥畜已经宰了,各样都齐备,请你们来赴席。”在这里耶稣似乎看到了不久的将来,预言在他死后要发生的事情。我们主的使徒和直接跟从他的门徒走遍全地,宣告福音,宣告这福音的完全,白白赐予,是预备好了。一开始这些宣告只是向以色列人发出的,按君王的话就是,“你们告诉那被召的人。”保罗和巴拿巴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对那些拒绝和亵渎的犹太人说,“神的道先讲给你们原是应当的。”(徒13:46)使徒开始的时候似乎认为他们的使命是局限在犹太人身上;但他们肯定确实向他们传了福音。他们告诉他们,因着耶稣的死,拯救人的预备是完全作好了,按着君王的话就是,“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他们传现在就可以得到的拯救,显明神恩典丰富的拯救:“牛和肥畜已经宰了。”确实他们传了全然充足,满足人各样缺乏的恩典:“各样都齐备。”然后他们发出王的宣告:“请你们来赴席。”他们奉他的名邀请,催迫,甚至命令那些被“召”的人。他们在耶路撒冷起头,向蒙眷顾的亚伯拉罕的后裔呼召,让他们来赴席,他们的荣耀就是第一个被邀请来参加君王的筵席。

5. 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个到自己田里去;一个作买卖去。

大部分的犹太人对门徒的传道置之不理:“那些人不理,”看这比不上他们内心投入的世务来得重要。他们轻看福音,其实就是轻看这位伟大君王他自己,践踏神的儿子,蔑视恩典的圣灵。对他们来说,十字架的教训是绊脚石;被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属灵的国度在他们眼中是可耻的:“那些人不理。”

“就走了。”他们不走君王要他们走的路;他们蔑视他的道路,各走各路,“一个到自己田里去;一个作买卖去。”“田地”和“买卖”被用来对抗君王的筵席,君王那“牛和肥畜”。这些背叛的人似乎在说,“君王怎样处置他的牛和肥畜就怎样处置好了;我打算去看管我的田地,作我的买卖。”属肉体的人喜爱属肉体的事情,“不理”属灵的福气。哎呀,这些那位神的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竟然如此爱这个世界,就像那些犹太人轻蔑叫他们是“外邦的罪人”一样!

6. 其余的拿住仆人,凌辱他们,把他们杀了。

犹太人当中那些注重宗教的人,那些“其余的人”,他们抓住外在的形式,恶毒固执,起来反对第一批传福音的人,残酷逼迫他们。 他们根本不在乎以马内利道成肉身,神性和人性这奥秘的联合;他们根本不在乎耶和华神他自己,而是“拿住仆人”,鞭打他们,用石头掷他们,诽谤他们,把他们关进监狱,“凌辱他们”。他们对神仆人残暴的对待证明他们是充满侮辱,恶意和愤怒。大数的扫罗在归正之前,就是这些疯狂的法利赛人和宗教领袖的代表,这些人正如他向亚基帕王承认的那样,对待跟从基督的人是“分外恼恨”。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不仅侮辱对待君王的仆人,甚至还“把他们杀了”。主钉十字架后,司提反是第一个为真理殉道的人,但他决不是最后一个。如果“殉道士的血是教会的种子”,那么在基督教初期的时候,圣地是撒满了这样的种子。这就是以色列人对君王的回应,君王命令这个长久以来蒙眷顾的国家联合起来,荣耀他的爱子。犹太人实际上是在说,“我们抗拒君王的命令,我们不要他的儿子作我们的王;要证明我们对他的背叛,我们把他的仆人杀了。”

7. 王就大怒,发兵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

耶路撒冷被围城,百姓遭屠杀,他们的都城被毁,都在这句可怕的话里被描述出来了。“王就大怒。”君王已经到了他容忍,长久忍耐的极限。当他听到他的仆人怎样受到苦待,被杀,“盛他烈怒的酒杯”就满了;他就“发兵”。罗马皇帝以为他是发自己的兵镇压犹太人;但他是不知不觉行出至高神永恒的旨意,就像古时候亚述和巴比伦的君王一样,成了耶和华惩罚他叛逆百姓的工具(见赛10:5,耶25:9)。

这些残忍行刑的人最彻底地做了他们可怕的工作。请大家看约瑟夫的作品,看看罗马人是怎样“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的。这句话强烈的语气和准确令人惊奇。只有全知的神才能如此完全准确预见,预言那要临到这些凶手和他们的城的灾难。在今天我们这个得到福音眷顾的国家,如此多的人轻慢福音的时候,神加给耶路撒冷的报应应当给我们一个严肃的警告。还没有一个国家是拒绝福音,却不受到因为它大胆犯罪而落在它身上的某些压倒性的审判的。法国在今天正受到巴多罗买日大屠杀后果的报应。如果英格兰拒绝神的真理,作为一个国家,它的光就要在血海中被熄灭。求神用他极大的恩典拦阻这样可怕的灾难!

8, 9. 于是对仆人说:‘喜筵已经齐备,只是所召的人不配。所以你们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

“于是”:当王发怒的时候,就算此时他也是满有恩典。他在怒气中记得施恩。审判是他不常见的作为,但他“喜爱施恩”。“于是对仆人说”:尽管王的敌人被摧毁,王还有仆人留下。祭司长和法利赛人灭绝,耶路撒冷成了荒场,基督教的传道人仍然是留下来了。身为筵席主人的王把他的仆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知道此时准确的情况:“喜筵已经齐备。”福音的预备是丰富的,在王的一边是没有缺乏。他儿子娶亲,必然有筵席庆祝,筵席需要客人:“只是所召的人不配。”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听到讲那些被召的人的话。因为他们自己判断自己,是不配永生,神必然要召其他的人。拯救不是配不配的问题,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得救。这些人太骄傲,太自我满足,太心高气傲,是不配得到神的眷顾。他们宁可要自己的田产和买卖,而不愿尊荣王和他的儿子,所以他们在心里是叛党。

这该怎么办?要取消筵席,为筵席作的预备要毁掉吗?不是的。王对他的仆人说:“所以你们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命令使徒转向外邦人的恩典爆发是满有荣耀,值得称颂的。到此刻他们还没有被召,但是当以色列人最终拒绝了弥赛亚,他就给他的门徒范围更宽广的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在这个比喻中,路上的强盗,恶棍, 路上的行人,流浪汉, 以及各样人等都提到了; 就是这样,我们应当向处在各种光景下的人传讲耶稣,但要特别向那些在“岔路口上”的人传讲。邀请那些在大路上游荡的人来参加娶亲的筵席,这不是人的做法,但是耶稣是在表明福音邀请荣耀无条件的特点:“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这表明我们不可限制这呼召,只是向有蒙恩迹象的人传福音。在一开始的时候在这方面有限制是对的;但是在基督死后,这些都被除去了。就算我们的主也这样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当他第一次打发十二门徒出去的时候,他对他们的命令是,“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 但是向全世界传讲福音的时候已经到了。耶稣在复活之后对他的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10. 那些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见的,不论善恶都召聚了来,筵席上就坐满了客。

“那些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他们按照得到的命令去行,这就是门徒去做那些一开始对他们来说肯定是非常奇怪的事情的理由。他们自己属于一开始就被召的那蒙神眷顾民族,但是神的恩典胜过他们的偏见,他们“出去”,去到异教徒当中,宣告神儿子娶亲的消息,大力邀请人来参加这筵席。仆人沿着不同的方向去到大路上;所用的词是众数,英文修订版作“各个岔路口”;就是大多数人会聚集的十字路口那样的地方。哪里有人,哪里就应当有传福音的人,带着神交给他们的信息出去。

王的仆人如此热心努力,他们主人的恩典通过他们所行如此有果效,结果他们的努力是极其成功。他们“凡遇见的都召聚了来”。犹太人蔑视的信息受到外邦人的欢迎,从这个世界异教徒广阔的大路上, — 罗马,雅典,以弗所等地, — 有很多人被召聚了来参加福音的筵席。各样阶层,阶级,光景的人来参加爱的筵席。这些人显示是愿意来的,因为王的仆人“凡遇见的都召聚了来”。外表很不一样的人都在服从呼召上一致:“不论善恶”,都被召来参加筵席。加入有形教会最好的人等,必然是目前人不完全光景的混合,有一些人被接纳进来,是本不应该进来的。稗子要在麦子中长起来,糠秕和麦子要躺在同一块打谷场上;渣子要和宝贵的金子混在一处,山羊要进到绵羊里面;福音的大网要把各样的鱼打上来,“不论善恶”。

“筵席上就坐满了客”:快乐,愿意,惊奇,热切的客人,发觉自己从大路上被拉来,来到王的面前,乞丐从粪堆上被拉来,在王的面前和众王子坐在一起。哈利路亚!就是这样,王高兴,王子得到尊荣,筵席的大厅坐满了人,所有的人都和婚礼上的铃声一样快乐。这些被人弃绝的人,当他们坐在王的桌子前,他们会发出何等喜乐的呐喊!之前各样都预备好了,除了分享王丰富的客人以外什么都不缺;现在他们来了,肯定一切都会很好的。哦且慢。

11. 王进来观看宾客,见那里有一个没有穿礼服的。

仆人让宴会厅装满了客人,他们的成功并没有一眼看上去那么巨大,并不是完美,没有混杂。客人继续涌进王宫,穿上王提供的礼服,真心高兴,坐下享受为他们预备的美物;但是他们当中有一个人,他仇恨王和他的儿子,他定意来到欢庆的会中,却不穿上喜乐袍,甚至当着王的面,显出他对整件事情的蔑视。他来是因为受到邀请,但他的来只是外面的。摆设筵席是为了尊荣王的儿子,但这个人根本不想这样做;他愿意吃摆在他面前的美物,但他心里没有对王和他爱子的爱。他的到场得到容忍,直到那庄严的时刻临到:“王进来观看宾客”。这时那察看一切,什么也不漏过的眼睛发现了这位大胆妄为的入侵者:“见那里有一个没有穿礼服的”。礼服代表基督徒不可缺,但是一个未得更新的人不愿接受的一切事情。这个没有穿礼服的人是和会众不同心,和它的目标不一致,没有对王的忠心,然而他大胆,厚着脸皮这样做,跑到参加婚礼的客人当中。这是对抗的无礼,不可容它继续不被揭露,不受惩罚。在某些方面他比那些拒绝邀请的人更糟,因为他假装接受邀请,他来只是为了当着王的面侮辱他。他不愿穿上白白供应的礼服,因为要是他穿上,他就是荣耀王子了,而王子娶亲是他蔑视轻看的一件事。

不仅在承认相信的基督教会之外有天上君王的敌人,教会里面也有,记住这点,这对我们有好处。一些人聚在一起,拒绝参加他儿子的婚礼,但是其他人来坐满筵席的大厅,与此同时却是设立筵席的这位伟大君王的敌人。这个不穿礼服的人就是这种人的代表,在今天,这种人假装是基督徒,却不归荣耀给主耶稣,也不归荣耀给他赎罪的牺牲,或者他神圣的话语,他们和福音盛宴的目的,就是主耶稣在他圣徒当中所得的荣耀不一致。他们来教会是为了得好处,得名望,显得时尚,或者为了破坏其他人对王的信心。敬虔的人可以经常看到这种人,这个人在参加婚礼的宾客中一定是非常显眼。然而教会里的叛徒是最怕王的来到,他要立刻把他们揭露出来,就像这个比喻当中摆设筵席的王,他一进来观看宾客,就看见那个没有穿礼服的人。

12. 就对他说:“朋友,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

君王对他说话是相当客气的了:“就对他说:‘朋友。’”也许他其实并不想侮辱王,所以他称他是“朋友”。他假装是一位朋友,所以王这样来称呼他。然而他犯的仍是一件严重的恶事,他一定要为此负责:“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这是碰巧还是故意?看守衣柜的人岂没有告诉你,我为所有的客人提供了礼服吗?你看到你所有的同伴都穿上参加婚礼的服装,你自己的衣服却和这喜庆的大厅毫不协调,你岂不觉得你自己是格格不入吗?如果你是一个敌人,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来?你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违抗我,却要跑到我自己的王宫里吗?你没有别的时候冒犯我,却要挑我儿子结婚的日子吗?你对自己奇怪的举动有什么话说,可以解释理由,或者找借口?请注意,这个问题是多么针对个人。王对他说话,仿佛他是唯一在场的人。

“那人无言可答。”如果他能,他是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为自己辩护;;但他被王的威严震服,他自己的良心定他为有罪。不需要指控他的证据,他站在所有人的面前,自己定自己为有罪,是犯了公然,不可否认的不忠的罪。原文是这样说的:“他被笼住了嘴。”王还没有进来的时候他可能在轻浮地说着话,后来他就无言以答。这流利的沉默!他这时为什么不跪下,求王赦免他大胆妄为的罪?哎呀!骄傲让他不能悔改,就算在最后一刻他也不愿降服。

一个人在基督教会里面,对神却心不端正的人是没有可辩护的理由。君王仍要进来,察看接受来自王,邀请参加他儿子婚礼的宾客。那些被他发现没有穿礼服的人有祸了!

13. 于是王对使唤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他如果不是用言语,也是用行为在说话,“我是一个自由人,我想怎样行就怎样行。”所以“王对使唤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绑起来,让他永不得自由。他是太过轻慢圣物,他积极侮辱王,他举手反抗,胆敢涉足王的宫殿:“捆起他的手脚来。”准备处决这个罪犯,不让这个叛党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他落在他应当去的地方:“把他丢在外边。”王的宫殿不是给叛党来的地方。有时候这种逐出教会的判决是由教会执行出来的,行使正当的教会纪律,把骗子逐出主百姓的行列;但在死的时候这个判决是更完全被执行出来。值得注意的是,这节经文讲到仆人的字和第3, 4, 6, 8和10节用的字眼是不同的。在那些地方用的是doulo,在这里是diakono, “使唤的人”,指的是天使,他们的工作就是特别要“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太13:41)从基督的国里挑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太13:49)。比喻里的这个人拒绝穿上光明的礼服,所以王对他的仆人说,“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 把他丢在外边,就像人把杂草扔出花园墙外,或者把毒蛇甩到火里一样。把他扔到火把,灯光通明的宴会大厅的外边,“丢在外边的黑暗里。”他曾经见过里面的光,现在黑暗对他更显为昏暗了。他大胆的违抗配受最特别的惩罚:他被送到一个地方,“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那不是悔改的地方,因为人在那里流的眼泪不是敬畏神,为罪忧伤而流的眼泪,而是眼睛冒着背叛的火,在不顺服的心中燃烧妒忌而流的痛苦眼泪。“切齿”表明“哀哭”的特征,从神那里被赶出去的人要在由失望的仇恨生发的一切狂怒中咬牙切齿,这仇恨失败了,不能侮辱君王和他儿子的婚礼。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其实却是不信,不服从的人,要落在这里描写的败坏里。求主怜悯,救我们大家脱离如此可怕的遭遇!

14. 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被召的人多”:限制不在这里,我们不是在传限制的福音。所有听到福音的人都是被召的,但福音不都是带着能力进入每一个人的心里:“选上的人少。”结果表明,这样或者那样,极多的人错过了娶亲的筵席。只有一些蒙拣选的人,因着神恩典的拣选找到了。

这句话当然是和整个比喻有关的。“被召的人”包括拒绝王邀请的人,那些因着他们的拒绝,证明他们不是“选上的人”的人。甚至在那些接受邀请的人当中,还有一个人不是“选上的人”,因为他在王他自己的王宫里侮辱君王,用不服从王的要求表明他的敌意。然而这世界上有“被选上的人”,足以坐满伟大君王欢庆的大厅,把当得的荣耀归给他儿子娶亲的这件事。那些在羔羊的婚宴上坐席的人有福了!愿作者和所有的读者都在这蒙拣选的众人当中,永远赞美那如此大大眷顾他们的神分别的恩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