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在首都大教堂所作纪念马丁路德的讲道 -- 哈2:4

在首都大教堂所作纪念马丁路德的讲道

司布真讲道第1749号

1883年11月11日,主日早晨

“惟义人因信得生。” - 哈2:4


这节经文被使徒保罗作为论据用了三次。请看罗马书1:17,加拉太书3:11和希伯来书10:38:每次都是这样说,“义人必因信得生。”当使徒说,“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他就是在引用这节古老的原始经文。我们把旧约的默示看作和新约的默示一样重要,这是没有错的;因为福音的真理必然要和古时先知所讲的真理同生死共存亡。圣经是一本,是不能分开的,你不能质疑前约,却保留新约。哈巴谷必然是受神默示的,否则保罗就是在说荒谬的话了。

四百年前的昨天,一位矿工,或者说金属炼制工的儿子降生在这个邪恶世界上,他将要破坏教皇制度,精炼教会,这事决非是小。这婴孩的名字就是马丁路德,他是一位圣徒,是一位英雄。那一日,要比那个世纪值得纪念的其他所有日子更当得称颂,因为那日通过那位“摇动世界的修道士”,给所有接下来的世代带来祝福。他勇敢的精神推翻了那如此长久以来捆绑着万国的恐惧暴政。从那时起,所有人类历史都多多少少受到这奇妙男童出生的影响。他不是一位绝对完全的人,我们也不会认同他所说的一切,羡慕他所做的一切;但他是一位人眼不敢正视的人,是以色列大能的士师,是主一位君尊的仆人。我们应当更经常向神祈求,求他赐给我们人,属神的人,大有能力的人。我们应当祈求,按着主无限的良善,他升上高天赐下的各样恩赐可以继续,加增,使他的教会得以完全;因为“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他继续按照教会的需要赐下这些美好的恩赐,如果我们的祷告更热切上升到庄稼的主面前,求他差派工人出去收割庄稼,他也许会更丰丰富富地把这些恩赐赐下。就像我们相信被钉十架的救主拯救我们自己,我们也应该相信升上高天的主,用宣告神的真理的认信者和传福音的人,不断使教会更加丰富。

我希望尽我一点点的能力来纪念马丁路德的诞辰,我想,用马丁路德用来打开囚禁人思想大牢,使人心脱离捆绑得到自由的真理钥匙来纪念他,这是再好不过的了。这金子般的钥匙就是简短包含在摆在我们眼前这节经文里的真理 - “义人必因信得生”。

你发现哈巴谷书里面有如此清晰的福音性经文,发现那位古时候的先知,他明明白白的话,被保罗用来作为随时随在的证据,对抗那些反对因信称义的人,你难道没有一点点的吃惊吗?这表明福音至大的教训不是新近才被编造出来的概念;肯定这不是马丁路德发明出来的新奇信条,甚至不是保罗首先教导的真理。这是历世历代以来已经坚立的事实,所以,我们发现它在古时各样事情当中,像一盏明灯,照亮在主临到之前笼罩以色列的黑暗。这也证明了福音从来没有改变。哈巴谷的福音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因着圣灵赐下,我们得着对这真理更清晰的光照,但是拯救的道路历世历代都是同一条的。没有一个人因他的好行为得救,义人得生的方法总是凭着信心。在这个真理上没有一丝的改进,它是坚立固定的,永远不变的,就像说出这句话的神一样。在每个时代,每个地方,福音是,必然是永远不变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知道的“福音”是一个,但决不是两个或者三个,或者很多。天地都要废去,但基督的话永远不会废去。

值得留心的还有,不仅这个真理如此古旧,还要继续不变,而且它还拥有如此的生命力。“义人必因信得生”这一句话带来了宗教改革。从这一句话,就像启示录里的印被打开一样,就发出一切福音号角之声,一切福音歌唱之声,在这世界上发出众水的浩大声响。在黑暗的中世纪被人遗忘,藏在一边的这一粒种子,被取出来,撒在人心里,圣灵使它生长,最后得出伟大的结果。在山顶的这一把麦子如此加增,它的果实就摇动黎巴嫩,如地上的草一样大大兴旺。最小一点的真理,被撒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生长!某些植物如此有生命力,如果你只是取了它一片叶子的一部分,把它放在土里,这叶子就要生根成长。这样的植物是绝不可能灭绝的,神的真理也是如此,它是活的,不可朽坏,所以没有什么可以把它摧毁。只要还有一本圣经存留,白白恩典的信仰就要活了;如果人可以把所有印刷出来的圣经烧掉,只要还有一个孩子记住神话语的一节经文,真理就要重新兴起。甚至在真理的灰烬中,火依然在燃烧,当主发出气息吹动它,火焰要喷发出来,满有荣耀。因为这样,让我们在今天这个亵渎和人大大斥责的日子蒙安慰,我们要蒙安慰,因为尽管“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节经文,神使用它照亮马丁路德的心,我要一步一步对你们讲。

一. 我一开始的时候要讲这简单的看见:对神有信心的人就是义人。“义人必因信得生”;对神有信心的人是一个义人:他的信心就是他义人的生命。在福音的意义上他是“义人”,就是他有神所命定是得救门路的信心,他在神面前就因他的信心得称为义。在旧约(创15:1)我们看到亚伯拉罕的事情,“他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这是适用全世界的称义方法。信心通过接受神藉着耶稣基督的牺牲,称罪人为义的计划,就抓住了神的义,这样,信心就使罪人为义。信心接受在主耶稣位格和工作上展现出来的神的义全套体系,把这用在自己身上。信心欢喜看见他取了人性来到这个世界,在这人性中遵行了律法的一笔一划,尽管他自己不在律法之下,他却情愿代表我们,使自己落在律法之下;信心看到主在律法之下,献上自己作完全的赎罪祭,用他的受苦和死亡完全体现了神的公义,它是更加欢喜。信心握住主耶稣的位格,生死,作为它唯一的盼望,它以基督的义为自己的装饰。它大声呐喊,“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得医治。”相信神通过耶稣的义使人成为义的方法,接受耶稣,依靠耶稣的人,他就是义人。以神那位伟大的挽回祭的生死作为他唯一依靠和信靠的人,他就在神面前得称为义,主就亲自把他的名字记在义人的名字当中,他的信就被算为义,因为他的信心抓住了在基督耶稣里神的义。 “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人,就都称义了。”这是神默示话语作的见证,有谁能说不是呢?

但是相信的人,也是在另外一种意义上成为义人,外面的世界对此能更好理解。尽管这并不比前一种更有价值。 相信神的人,因着这信心,被感动去接受一切正确,美好,真实的东西。他对神的信心纠正他的思想,使他为义。在判断,在愿望,在追求上,在内心,他是义人。他的罪被白白赦免了,现在,在受试探的时候,他大喊,“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神呢?” 他相信神为洗净罪提供的洒血,他已经在其中得洗净,他就不能故意污秽自己了。基督的爱催逼他去寻求那在神面前是真实,正确,美好,可爱和尊荣的事情。 因着信得到儿子的名分,他努力像神儿子一样生活。 因着信得到新生命,他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永生的原则禁止神的儿女犯罪。” 如果有人活在罪中,爱慕罪,他就是没有神选民的信心;因为真信心是洁净人心的。圣灵在我们里面作成的信心是天底下最有杀灭罪能力的。靠着神的恩典它改变人内心最深处,改变心愿,情感,使人成为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是真正能称得上是义人的,那么就是那些靠我们主耶稣基督相信神,被神改变成为义人的人。确实,除了那些圣灵赐下这称号,这节经文说的因信得生的人以外,没有人是“义人”。信心是信靠神的,所以爱他,所以顺服他,所以成长,像他。信心是圣洁的根,义的泉源,义人的生命。

二. 关于对这节经文至关重要的看见我就不再多说了,而是要继续看它掉转过来的另外一面,就是,义人是对神有信心的人。让我这样说,不是这样的人就不是义人;因为神配得人去相信他,那抢夺他这当得的相信的人就不是义人。神如此真实,怀疑他就是对他不公;他是如此信实,不信靠他就是对不住他,如此对神不公的人,他就不是一个义人。一个义人必须首先对万有之中最伟大的那一位有义,他只对他的同胞人有义,这是没有用的;如果他故意对神不义,我要说,他就不配被叫作义人。信心是主理当要他所造的人交给他的;他理当要求我们相信他所说的话,对福音而言更是如此。当在基督耶稣里的神的大爱被清清楚楚表明出来的时候,清心的人就当相信这大爱。如果人完全理解基督为我们死的这大爱,每一个诚实的人都要相信这大爱。怀疑神给他的儿子所作的见证,就是对无尽的爱最大的不义伤害。不信的人就是拒绝了神对那无法言说的恩赐所作的见证,拒绝当配得人赞美感激的恩赐,唯有这恩赐才能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使人的良心得到平安。一位真正的义人,为了他的义可以完全,就一定要相信神,相信神所启示的一切。

一些人幻想,这个义的问题只涉及外在的生命,和人的信仰无关。我说不是的;义涉及人的内在,他人性的中心地方;真正的义人渴望他的隐秘处可以得到洁净,他隐藏的部分可以认识智慧。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不断听到有人说,理智和信仰自成一国,是不受神的管辖的。我会相信我喜欢的,无须为我的相信向神负责,真是这样吗?我的弟兄们,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为人没有一个部分是在神律法的管辖范围之外的。我们人整个的能力是在创造我们的那一位的主权掌管之下,我们就像理所当然要行事正确一样,理所当然要信得正确。事实上,我们的行为和我们的思想是如此交织纠缠在一起,它们是不能彼此分开的。说外在生活正确就足够了,这就是明明白白违反神话语的整个基调。我一定要用我的思想事奉神,就像我一定要用我的心事奉他一样。我一定要相信神向我启示的,正如我一定要行神命令我要做的事情一样。判断的错误就像生活的错误一样,都是犯罪。我们要向我们伟大的君王和主效忠,这样做的其中一部分就是要把我们的理智,我们的思想,我们的信仰服在他至高的控制之下。除非信得正确,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是正确的人。一个义人一定要对神为义,相信他,信靠他就是神,相信他所说的,所做的一切。我亲爱的朋友,我也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一个人可以对他的同胞成为义,却放弃对神的信仰。如果一旦危急时,一个人可以说谎而脱身,如果除了人为的律法,在他之上没有更高的律法,没有审判台,没有审判官,没有来生,那么他为什么不能说谎呢?几个星期之前,一个人杀了得罪他的雇主,他向警察自首,说他根本不怕,根本不觉得他所做的是羞耻。他承认杀了人,承认他很清楚后果是什么;他等着在绞刑架上受半分钟的痛苦,然后他什么事也没有了,他对此是相当预备好了。他说话,行事,和他信的,或者说不信的是连贯一致;确实,如果你让人和相信神,和来生分家,那么就没有什么罪行可言,有的只是符合逻辑,符合情理的事情。这些没有了,你们的福祉也破坏了;就没有什么维持人性的事情了;因为没有一位神,对宇宙道德的管治就终止了,混乱就是很自然的光景。如果没有神,没有将来的审判,那么就让我们吃吃喝喝吧,因为我们明天就要死了。如果有必要,让我们去偷,去杀。如果没有法律,没有审判,没有对罪的惩罚,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我忘记了,没有什么是罪,因为如果没有颁布律法的神,那就没有律法了;如果没有律法,那就没有过犯。如果人放弃对神的信仰,一切事情会变得何等混乱。信心遭到驱逐,义还会在哪里呢?按逻辑义人多少在某种程度上是相信的人,按圣经的意义配得称作是“义人”的,就是一个相信那神使他成为我们的义的主耶稣基督的人。

(待续)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