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得胜撒但诡计的秘诀》

第八样诡计  向人展示,尽管虚妄之人行走罪恶之道,然而他们享受着外在的怜悯,脱离外在的痛苦。撒但说,人啊,你难道不见,某某人正是行在你连想起也害怕的道中,享受着种种外在的怜悯,其他说他们不敢行在这样道中的人,遭遇许多的挫折,使他们终日叹息、哭泣、呻吟和哀伤,这些人却脱离这样的挫折所以,撒但说,要是你想解脱逆境的黑夜,享受兴盛的阳光,你就一定要行在他们的道中。(注1)

魔鬼使用这诡计抓住了耶利米书44:16-18中的那些人,“论到你奉耶和华的名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必不听从。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首领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因为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这正是伦敦,英格兰那众多无知、亵渎、迷信之人的话,他们要重返奴役,是的,重返那比以色列人在其下呻吟的更糟糕的奴役之中。他们说,哦,自从这样那样的人被推翻,被废除,除了掠夺征税,人遭屠杀,我们什么也没有得到;所以我们要按自己的意思行,按我们的君王、贵族和祖先从前所行的那样,那时我们国内富足,境外平安,没有人使我们惧怕。(注2)

对付措施之一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一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无人按照神手所行的,来判断神对人的心意。祂的怜恤之手可能指向一个人,祂的心却可能与这人敌对,正如你们在扫罗王和其他人身上所见的一样;并且,当神的心深爱着一个人时,祂的手或许是抵挡他的,正如你们在约伯和以法莲身上所见的一样。(注3)当神的手重重与他们反对时,祂的心肠却为他们坚定行事。无人能凭外在的怜悯或痛苦判断神对人是爱还是恨;因为临到众人的事都是一样,并不分义人歹人,好人坏人,洁净的与不洁的人。兴盛的阳光不仅照果园的果树,也照旷野的荆棘;逆境的冷雪和冰雹不仅降在恶臭的粪堆或荒野之地,也落在佳美的园子里。亚哈与约西亚的结局相似,都是战死疆场。尽管扫罗王与约拿单本质不同,德行不同,举止不同,然而两人死的时候却不分离。健康、财富、尊荣、苦难、疾病和损失临到义人,也临到恶人,并无分别。“整个土耳其帝国不过是天上掌管一切的大君扔给祂的狗吃的一块碎饼渣而已。”摩西跟那些发怨言的以色列人一样死在旷野。拿八是富裕的,就像亚伯拉罕一样;亚希多弗有智慧,就像所罗门一样;多益被扫罗王抬举,就像约瑟被法老抬举一样。最坏的人往往拥有今世最多的名利;最敬虔的人在地上所有的常常是最少,尽管他们在天上拥有最多。

对付措施之二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二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世上最惹动神忿怒的,莫过于人妄用神的仁慈和怜恤,去壮胆行更恶。你们可以从落在那旧世界上的神的忿怒,以及神从天上降硫磺烈火烧灭所多玛和蛾摩拉看到这一点。耶利米书44:20-28也清楚讲到此事,这些话值得你们再三斟酌。但愿你们将它们刻在的心上,时刻思想!尽管它们太长,我不会在此引用,它们却不是太长,是我不能常常思想。说怜悯是自由犯罪的理由,这乃是魔鬼的逻辑,并且这样想的人,就好像行走在即将爆炸的火药堆上。这样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能逃脱神的震怒。因神极善,人就极恶,这简直邪恶到了极点。地狱里没有比这更邪恶灵。主啊,祢的忿怒,是的,祢极大的烈怒,岂不埋伏在这种人的门前吗?黑暗最牢的铁链难道不是为这等人预备的吗?悖逆怜悯犯罪,就是违背人性犯罪,这无异于兽行;不,比兽行更糟。神以善报恶,人以善报善,兽以恶报恶,魔鬼以恶报善。神啊,求祢救我的灵魂脱离这恶。(注4)

对付措施之三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三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今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不经历痛苦;今生最大的击打,莫过于不遭受击打。祸哉!神不用杖管教的人有祸了!当神拒绝击打时,这便是最令人悲哀的击打(何4:17),“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吗?”(赛1:5)医生放弃病人时,你会说:“那人的丧钟敲响了,这人死了。”同样,当神放任一个人犯罪不受控时,你可以确实地说:“这灵魂失丧。”为他敲响丧钟吧,因他死而又死,被连根拔除了。远离刑罚的自由是虚假的平安,是信仰的毒素、圣洁的蛀虫、行恶的教唆者。有一个人说:“在我看来,最为不幸的事就是一个人从不遭遇逆境。”外在的怜悯常常是我们灵魂的陷阱。“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结3:20)维塔布鲁斯(Vatablus)对此的注解是,“我要使他凡事兴盛,不击打他,约束他不犯罪。”一帆风顺已经成为一块绊脚石,它绊倒了千千万万,并且永远地折断了他们灵魂的颈项。(注5)

对付措施之四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四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恶人虽生活在外面的怜悯和远离困境的自由之下,但他们的缺乏远远超过他们外在的享受。他们享有许多的怜悯,然而他们的缺乏多于他们的享受;他们所享受的怜悯,和他们所缺乏的怜悯相比,就形同无有。是的,他们拥有尊荣和资财,快乐和朋友,又手掌大权;他们眼见儿孙,和他们一同坚立:正如大卫和约伯说的,“他们的家宅平安无惧,神的杖也不加在他们身上” (伯21:9);“他们打发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们的儿女踊跃跳舞。他们随着琴鼓歌唱,又因萧声欢喜”(伯21:11-13);“他们的眼睛因体胖而凸出,他们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疼痛,他们的力气却也壮实。他们不象别人受苦,也不象别人遭灾”(诗73:4,5,7)。但是,这一切和他们缺乏的相比根本不算得什么。他们在神里面无分,没有基督、圣灵、神的应许、恩典之约和永恒的荣耀;他们不得神的悦纳,没有与神相和;他们没有公义、称义、成圣、儿子的名份、救赎;他们没有罪得赦免,没有抵挡罪的力量,没有脱离罪权势的自由;他们没有把比生命更好的慈爱,没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没有出人意外的平安,也没有神的恩典(这恩典的最小火花比天地更贵重);他们那神所经营建造,有根基的居所;他们没有永不朽坏的财富、永不衰残的荣耀、永不震动的国。恶人是世上最贫乏的人,是的,他们缺乏那使他们所蒙的怜悯变得甘甜的两样事情,就是神的祝福,对他们光景的知足,没有这两样,他们的天堂不过就是位于地狱这一边的地狱而已。(注6)当他们心高气傲,为自己的富足而狂妄时,只要他们的良心说一句话,“不错,有这样那样外在的怜悯,但基督里的分在哪里呢?神的眷顾在哪里呢?圣灵的安慰在哪里呢?上天堂的确据在哪里呢?”良心的这番话就要使得他们变了脸色,他们的思想烦乱,他们的心惊恐,他们左右手上所握住的一切外在怜悯仿佛枯死一般。啊,如果恶人的眼目得开,看到他们丰富之下的缺乏,他们就会像押沙龙一样呼叫说:“只要我不能见王的面,这一切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撒下14:23,32)我若没有神的恩惠、罪得赦免、在基督里有分和荣耀的盼望,那么尊荣、财富、世人的悦纳又于我何益呢!哦,主啊,求祢赐给我这些祝福,不然我就死了;赐我这些,不然我就永远灭亡了。

对付措施之五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五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外表的事情并不像它们所看来的那样令人羡慕。它们的确有荣耀的外在,但是你们若去察看它们的内里,你们会很容易地发现,它们给头脑塞满了忧虑,给心灵装满了惧怕。万一大火烧掉我的一部分的产业,大海又成为吞没我另一部分产业的坟墓,我将怎么办!万一我的仆人在外不忠,我的孩子在家诡诈,我怎么办!唉,对于那些双手捧满世上财物的人来说,各种看不见的烦恼、扰乱、折磨每天,不,是每时缠绕着他们的灵魂!

一位君王说得好,他说:“你所看到的是我的紫色袍和金冠冕,但你若知道它下面所掩盖的忧虑,你就不愿从地上捡起来戴上了。”奥古斯丁在解释诗篇26篇时所说的一句话极为真实:“许多人因为爱慕有害的事而痛苦,但他们却因为拥有它们而更痛苦。”使人幸福的,不是他们以之为乐的,而是那使他们以所拥有之事为乐的原则。这些外在之物多半招来的是大搅扰、大烦恼,最后给人带来的是大定罪。如果神在祂的忿怒中赐下它们,而不以祂的爱使它们成为圣,那么它们至终将成为指控一个人的罪证。到神将来召集人交帐的那一天,它们要成为使一个人永远沉沦的磨石。他们遭受审判,不是因为他们使用怜悯,而是因为他们滥用了怜悯。

对付措施之六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六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神在恶人的头上堆积怜悯,以及赐给他们安宁,远离其他人在其下叹息的愁苦和祸患的目的和用意。亚萨在诗篇73:17-20揭示了神在此事上的目的和用意。他说:“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祢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的影像。”(注7)诗篇92:7同样说:“恶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发旺的时候,正是他们要灭亡,直到永远。”神抬举他们,只是为了把他们摔下;神使他们高升,只是为了使他们被降为卑。出埃及记9:16说:“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我已设立你为箭靶,我要放箭射中你,用瘟疫一个接一个地攻击你,直到我把你极大,使你断了最后一口气息,我要用脚践踏你骄傲的颈项,践踏你的权力、荣华,如此高举我的名。人啊,在精神正常的人当中,有谁愿意为了被摔下而被抬举呢!有谁愿意为了被贬低在众人之下而被高举超乎万人之上呢!那些和傲慢的撒但一样被举得与天同高的恶人,岂不是要与牠一道被贬低至地狱的极深之处吗?哦,人哪,你怎能严肃思考以上所言,还不说:“主啊,我谦卑祈求祢让我在这世上为小,使我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为大;在这世上低微,好使我以后永远为高。(注8)让我低微吧,让我以粗茶淡饭为食,生活俭朴,好让我与祢永远同居;让我现在身着褴褛,好让我将来披上祢的荣袍;让我如今在粪堆落脚,好让我至终被抬举与祢同坐在宝座之上。主啊,我宁愿满享祢的恩典而不显赫,我宁愿内里圣洁,胜似外在幸福;我愿祢使我比万人更低微,胜似祢暂时高举我,将来却永远地把我贬低。”

对付措施之七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七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神常常惩罚和降灾给人以为祂最宽待和垂爱的那些人;就是说,对那些在今世最少遭受神惩罚的人而言,神多以灵里的审判降灾刑罚他们——这些审判是罪大、最严厉、最沉重的。(注9)在世上遭受最大内在灾祸的人,就是遭遇最小外在灾患的人。唉!那些因为他们不像别人遭受外在的灾害,所以在世人眼中被认为是最幸福的人,神任凭他们落入弄瞎心眼、心里刚硬和良心麻木的光景。人哪,自从亚当堕落以来,曾经降到人类身上所有今生的灾祸同时落到你们的身上,总比你们被遗弃遭遇最小的灵里灾祸、遭遇最小程度的灵里瞎眼或内心刚硬要好。对于被遗弃遭受灵里审判的人来说,什么都不能改善他的处境,或着把他感化了。无论神怎样待他,或微笑或不悦,或爱抚或极大惩治,或修剪或击杀,他都不在意,也不思想;即使生命和死亡,地狱和天堂放在他面前,这些也丝毫不能打动他;他已在自己的罪上癫狂了,并且神全然定意向他的灵魂实施公义。这人的存留,只不过是为了末后更大的定罪;这人不能约束自己;他成了深不可测的沉沦之子;无论走到哪里,他的怀里总是充满罪责,背上背着报应。无论是服事或痛苦,无论是奇迹或怜悯,都不能软化他的心,如果这样的灵魂不在地狱里,不在人间地狱里,还有谁会在地狱里呢?(注10)

对付措施之八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八个措施,就是更多多思想,虚妄的人必须为他们所享受的一切好处向神仔细交帐。(注11)啊!但愿人们更多地思想,不久他们就要为自己享受的一切怜悯,要为自己滥用的一切恩惠,也要为他们已犯的所有罪向神交账,这样他们的心就战兢,嘴唇发抖,骨头朽烂,这要使他们的灵魂呼喊说,“要是我们所领受的怜悯少一些,小一点,我们交账就更轻松些了,我们的折磨和痛苦,就不会因为我们滥用了如此大的怜悯而无法忍受了。唉,愿尊荣的冠冕戴在我们头上,这世界的珍宝被交在我们怀里的那日受咒诅;唉,愿兴盛的日头如此灿烂照耀我们的那日,愿这谄媚的世界向我们频频微笑,而使我们忘记神、轻看耶稣基督、忽略我们的灵魂、忘记交账之日的那日子受诅咒!”

西班牙的国王腓利三世(他的一生远离大罪)宣告:“我宁愿失去我的国位,也不愿故意冒犯神”;然而当他处于临死前的痛苦时,更深刻思想他要向神所交的帐时,恐惧占据了他,这些话语出自他口:“神啊,我宁愿从未作王。哦,愿我在王国中度过的这些年间,我是在旷野里独居就好了!要是我过一种与神独居的生活就好了!若是这样,我如今死去将有何等的平安呢,进到神的宝座前岂不更有信心吗!在死时多受折磨,我一切的荣耀于我何益?”神精确记录着人为祂为己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也精确记录着人与祂与己反对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人要在交账之日认识感受到这点,尽管他们现在不留意,也不愿明白。报应沉睡会导致罪恶满盈,罪恶满盈导致报应苏醒。被滥用了的怜悯定然会转化为烈怒。神的宽容并不意味着祂以人为无罪。时候近了,祂要为着恶人滥用新旧怜悯而报应他们。虽然看来祂没有速速施行报应,但他必然报应。祂的脚步缓慢,但祂下手却是极重的。祂拉弓、拉箭越远,在报应那日带来的伤就越深。人所有的举动都记录在天上,到了交帐的日子,神必在全世界的面前大声把这些宣读出来,所有的人都要对神向一切藐视和滥用祂怜悯的人作出的判决说阿们。(注12)


注1:赛内加这句话说得一语中的:“从未经历逆境的人是再凄惨不过的了。”一些异教徒要和他们的偶像一样邪恶,认为不像他们的偶像一样,这就是他们的羞辱(拉克坦提乌斯语)。

注2:据说在许多皇帝中有一位,在他当政期间罗马并无战事,因为有这么一位皇帝,这灾祸已经够大了。你们是聪明人,晓得该如何作出应用。(无疑这是指着查理一世,以及民众骚动要支持查理二世复辟说的。克伦威尔死于1658年9月3日。)

注3:西塞罗(Cicero)认定犹太人的信仰分文不值,因为他们如此经常被胜过,受穷,饱经磨难;他认为罗马的信仰是正确的,因为罗马人兴旺,成了世界的主宰;然而尽管罗马人得神的手帮助,犹太人却得着祂的心,因为他们是极其蒙爱的,尽管他们受极大的苦。

注4:这样的人把神当作只是玩偶—一位不按祂所说的去行的神;但他们要发现,神要像满有怜悯赦免他人的罪一样,严厉惩罚他们。善待使不善显得更为恶毒,我们的罪责因着我们所欠的债加增。

注5:奥古斯丁说:信仰带来富足,女儿很快吞噬了母亲。

注6:人不可能夸大基督和天堂的重要。黄金的冠冕不能医治头痛,丝绒的拖鞋不能舒缓痛风,尊荣和财富不能使良心平静安稳。人心如同一个三角形,正如数学家说的,世界整个圆圈不能将其充满—所有的边角都要抱怨空虚,渴求别的什么。

注7:罗马皇帝瓦伦斯(Valens),从作王沦为作了波斯王沙普尔(Sapor)的脚凳西西里王狄奥尼西奥斯(Dionysius)从君王的荣耀中沦落,成为一位校长。勇敢的齐诺比娅(Zenobia)女王被人用一条黄金锁链捆绑着带到罗马。贝利撒留(Belisarius,一位出名的将军),亨利四世,皮西亚斯(Bajazet Pythias),庞贝大帝,征服者威廉,这些人都从极高之处被降为极低;他们都从极大的荣耀和威严沦为极大的穷困和悲惨。

注8:主啊,求祢使我们可以如此在暂时之福中有份,以致我们不会失去永恒(伯纳德)。

注9:诗81:12, 78:26-31, 106:15:祂将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身体强壮,心灵软弱,这是大灾;满屋黄金,满心罪恶,这是大灾。

注10:身体溃烂,强如良心被被热铁烙惯了一般。没有心,强如有一颗刚硬的心。没有思想,强如拥有盲目的思想。

注11:在那日人要为着交给他们的善,他们忽略没有去行的善,他们所犯的恶,他们容许发生的恶交账。那时,一个无愧的良心就比全世界的善更有价值了。(伯纳德)

注12:耶柔米仍想起那在他耳边响起的声音:“你这死人起来,接受审判。”我常常思想那日,我全身是何等发抖,我里面的心是何等震颤。

备注:本文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