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得胜撒但诡计的秘诀》

第三个诡计  为罪辩解、淡化罪。哎呀!撒但说,这不过是一点点骄傲,一点点贪爱世俗,一点点不洁,一点点酒醉而已,云云。正如罗得讲到琐珥那样,“这不是一个小的吗?我的性命就得存活”(创19:20)。撒但说,嗨!你所犯的只是一个微小的罪,何必烦恼呢。犯这小罪根本不会危及你的灵魂。小罪甚小,但犯无妨,你的灵魂照旧活着。

对付措施之一    首先,严肃思考,我们容易算为小的那些罪,曾给人们带来神最猛烈的忿怒,比如,吃个苹果,在安息日捡几根柴,摸一下约柜。哦!这些罪曾使可怕的忿怒临到人的头上,临到人的心里!(注1)最小的罪敌对神的律法、神的本性、神的存在和神的荣耀;因此常遭神的严惩。君不见,因为那些在人眼中只不过是小小的罪,全能者的报应天天临到众人的身体、名号、国家、家园和灵魂之上吗?诚然,若我们没有被神彻底遗弃,没有被撒但蒙蔽,那么我们必能看清这事。所以,当撒但说此罪甚小时,你该说,哦!但是你所称为小的那些罪,将导致神从天上降下硫磺与火,落到罪人头上,就像祂对待所多玛人那样。

对付措施之二    严肃思考,向小罪让步必铸大罪。凡为避开大罪而犯小罪,为避开一万件罪而犯一件罪的人,神必将公义地任凭这人落到更大的罪里。如果我们犯一件罪,是为了避免犯另一件罪,那么正确的就是,二件罪我们都得避开,因为我们自己手中没有律法,没有能力,可以按我们的心愿,保守我们离开罪;屈服于较小的罪,就是试探那位试探人的魔鬼,让牠来试探我们屈服于更大的罪。罪具有侵蚀的本性;它慢慢地、一步一步地侵入人,直到将人拖入罪的深渊。大卫随从其迷离的眼目,这导致他犯下滔天的罪行,以致神压碎他的骨头,将他的白昼变为黑夜,任由他的灵魂落在极大的黑暗中。雅各、彼得及别的圣徒从可怕的亲历中发现了这是真实的,就是屈服小罪,这就引入大罪。小贼开门,为大贼开路;细楔开路,大楔扎入。撒但先是吸引你与酒徒同席,再与酒徒共饮,最后是与酒徒同醉。撒但先是吸引你在思念上不洁,然后在眼目上不洁,再后在言语上不洁,最后是在行为上不洁。牠先吸引你观看金条,然后爱上金条,再后抚摸金条,最终是以卑鄙的手段去得到金条,但你这样做就是在冒永远被神遗弃和丧失自己灵魂的危险;正如你在基哈西、亚干、犹大及当今许多人身上所见的那样。罪从不在原地站立不动(诗1:1),人首先成为恶人,然后是罪人,然后是亵慢人。他们从罪到罪,直到他们登上罪的顶峰,就是坐在亵慢人的座位上,或者正如七十士译本所说,爱慕瘟疫的座位。

奥古斯丁在解释约翰福音的时候,讲了一个人的故事,这人认为是魔鬼,而不是神,创造了苍蝇。一个人对他说,如果魔鬼创造了苍蝇,那么魔鬼也创造了虫子,而神没有造虫,因为它们和苍蝇一样也是活物。他说,确实,魔鬼造了虫子。另一个人说,但如果魔鬼造了虫子,那么牠也造了鸟兽和人。他同意了这一切的说法。奥古斯丁说,就这样,否认神造了苍蝇,这就否认了神造了人,否认了神创造了整个受造界。(注2)

从这一切我们看到,顺从小罪,就让人犯下更大的罪。(注3)啊!在今天这时候,多少人堕落,他们一开始不重视圣经和诫命,然而轻慢圣经和诫命,然后篡改圣经和诫命,再抛弃圣经和诫命,最后推进、高抬自己,以及他们羞辱基督和败坏人的意见,超过圣经和诫命之上。罪不知不觉慢慢胜过人的灵魂(传10:13),“他口中的言语,起头是愚昧;他话的末尾,是奸恶的狂妄。”心中的败坏爆发出来的时候,就像海堤决堤,开始是一条窄窄的通道,直到它水穿过,把一切在它前面的都推翻了。人内心的争战是快速的,很快就结束了;一刻之间作成的,可能会把一个人永远败坏。当一个人开始犯罪的时候,他不知道何时、何地、怎样才能让罪停下。通常人是从恶到恶,从愚昧到愚昧,直到时机成熟,酿成永远的悲惨。人通常从恶变得非常恶,从非常恶变得极其恶,然而神让他们变得永远恶。

对付措施之三    对付撒但吸引人犯罪这诡计的第三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为了“小事”与神作对,这是何等地可悲。财主不愿施舍一块零碎,所以他在阴间就得不到一滴水(路16:19-24)。人最大的愚昧,就是为了小事甘冒下地狱的危险。“我尝了这一点蜜,”约拿单说,“我必要死了。”(撒上14:29)因为小事而违背神,这是最为不善和不忠的恶行。小罪带来的,只不过是要人犯罪的小小试探,然后当一个人因受小小试探而犯罪时,他便表现出最大的凶恶和不善。不经试探而犯罪乃是鬼魔的作为;因小小试探而犯罪,这是略次于鬼魔的作为。要人犯罪的试探越小,所犯的那罪就显得越大。扫罗不等候撒母耳的这罪,不太在于事情本身,而是大大在于这事的恶;因为即使撒母耳根本不会来,扫罗也不应擅自献祭;这事使他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搭上了他的灵魂和国位。

对朋友最为不仁的就是因区区小事而使他心里抱怨、流血和担忧。同样,对神、对基督、对圣灵最为不善的就是,因人屈服于小罪而使神抱怨,基督流血,圣灵担忧。因此,当撒但说这只是小罪时,你必须回答说,最小的愚昧举动常常是对神的尊荣最大的不敬;所以,你不愿屈服神最大的敌人,而使你最好、最伟大的朋友不悦。

对付措施之四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四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极大的危险,是的,很多时候是最大的危险,往往是隐藏在最小的罪中。“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哥前5:6)。如果那蛇抬起头来,牠就要牵动全身跟随而至。较大的罪确实比较小的罪能更快惊醒人,激起人觉悟而悔改。小罪常常溜进人里面,并在当中滋生,不知不觉隐秘作工,直到它们变得如此猛烈,以致践踏人,割断人的咽喉。小病缠身,这时常给我们的身体带来极大的隐患,因为我们倾向小看它们,并忽视及时地采取措施根治它们,直到这些小病恶化到致命的地步。照样,最小的罪常常暗藏着最大的危害。我们倾向不理睬它们,忽视本可削弱及除掉它们的属天帮助,直到这些小罪滋长到如此有力的地步,令我们哀号:药物对这病也难以奏效了;我要祈祷,我要听,但是恐怕罪已渐渐长大成形,以致我决不能胜过它;我已开始跌倒,除非基督的大能与白白的恩典超乎我现今所能明白的,超乎我的期望,确实荣耀动工,否则我只能在它面前垮下,最后在它里面灭亡。蝰蛇被牠肚腹中喂养保护的小蛇杀死;同样许多人因小罪而被永远杀死出卖,而这些小罪是在他们自己的怀抱中养大的。(注4)

有人说过,我不知道保留最小的罪,是不是比犯下最大的罪更糟:这可能是软弱,却证明人的固执。船身一个小洞让船沉没;海堤一处小小的缺口,把它面前的所有冲走;在心脏上小小刺一下,要把一个人杀死;小小的罪,没有了大量的怜悯,就要定一个人为有罪。(注5)

对付措施之五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五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其他圣徒曾选择忍受最可怕的折磨,也不愿犯最小的罪,就是那些世人认为的最小的罪。(注6)正如在但以理及其同伴身上所见的那样,他们宁可选择被火焚烧,被扔进狮子坑,也不向尼布甲尼撒王所塑立的金像下拜。当这世人看来的轻罪与烈火的窑并立竞争时,他们必须选择其一,要么落在罪里,要么被扔进火窑,但因他们看重神的尊贵与荣耀,痛恨罪恶,就宁肯被烧死,而不愿犯罪;他们深知,因拒绝犯罪而被火烧,这实在要比神和他们的良心因着他们犯罪兴起地狱,在他们的怀中点燃烈火要好得多。(注7)

我曾读过一位尊贵的神仆亚拉朽斯(Marcus Arethusius)的事迹,他是康士坦丁(Constantine)时代一个教会的牧者,当时他倡导推翻一座偶像庙堂;后来,背道者犹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登基作王,他传令当地的百姓重建此庙。百姓愿意从命,但亚拉朽斯抗命不从;于是他向他们传道的许多他自己会众,起来捉住他,剥光他的衣服,凌辱他裸露的身体,并让小孩前来用小刀戳割他的身体,随后又把他装进笼子,把蜂蜜涂在他赤裸的身体上,在烈日之下任由成群的黄蜂刺他。他们如此残忍地折磨他,只是因为他拒绝参与重建这偶像庙堂的工程。他们最后让步,说只要他肯为这工程做最小的一件事,向这工程奉献哪怕是一分钱,他们就放过他。但他断然拒绝这样做,虽然拿出一分钱,这本可以救他的性命;他确实活出了大多数基督徒口头上说,所有基督徒都承认相信,但实际上极少有人遵从的原则,就是宁愿遭受世人与鬼魔所能捏造、施加的最剧烈折磨,也不愿去犯最小的罪,因为最小的罪必羞辱神,伤害我们的良心,使信仰受辱,危害我们自己的灵魂。

对付措施之六    对付撒但这诡计的第六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当神刺透人的良心、使人愧疚时,人就永不能忍受最小之罪的罪责和重担。当神打开一个罪人的眼睛,让他看见罪中充满着可怕的污秽和可憎的毒素时,最小的罪也必压迫最顽梗的罪人,使其下沉,仿佛置身地狱。虱子与苍蝇是何其渺小、卑下、令人讨厌的动物,但神竟使用这些小不点,大大地降灾于心地顽梗的法老和全埃及,以致他们都要昏倒,被迫承认:“这是神的手段”(出8:19)。当微小的造物,是的,甚至连最小的造物,当它们被从神而来的力量武装起来时,它们就要打垮和挫败了世上最显赫、最狂傲、最顽梗的暴君。(注8)这样,当神将剑拋到小罪的手里,把它武装起来攻击人时,人就必昏厥,被小罪治服。一些人,设想要犯奸淫,但没有实际去做;另一些人,拾到一件小东西,不凭良心物归原主,因着天然良心的光照,知道他们希望别人怎样待自己,他也当怎样待别人;还有一些人,对神曾经有过一些可耻的念头,这些人后来一直因着世人看为不足挂齿的那些小罪提心吊胆、惊恐和战栗,希望自己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就好了;他们不能以世上任何安慰为乐,变得穷途末路,要除掉自己,希望自己被消灭。(注9)

波金斯(William Perkins)提到一位正直的人,但他非常贫穷,在他将近饿死的时候,偷了一只羊羔。在他正要与他可怜的孩子们分享时,按照他的习惯,他渴望求神祝福,但这次他却不敢做饭前祷告,而是良心翻江倒海,于是他去向羊羔的主人承认自己的罪,答应倘有能力必定偿还。

对付措施之七    对付这诡计的第七个措施,就是严肃思考,最小的罪比最大的痛苦存在更多的患难;从父神严待祂爱子的事上,此话如同日头一样显得清清楚楚,因为父神将最猛烈的忿怒倾倒在祂身上,既是因最大的罪,也是因最小的罪。

“罪的工价就是死”(罗6:23)。罪无论大小,工价绝对是死。(注10)哦!这该如何使我们面对私欲最小的火花,就像面对地狱本身一样,恐惧战兢,思想父神不愿爱惜祂心爱的儿子,连最小的罪也不放过,让祂喝尽祂忿怒的杯!



注1:德拉古(Draco),那位严厉的立法者,当被问到为什么罪不等同,他都规定所有的都当被判死罪,他回答说,他知道不是所有的罪都等同,但他知道那最小的,配得死刑。同样,尽管不是所有人的罪都等同,然而它们当中最小的都配得永死。

注2:一位意大利人把敌人打败答应他,他若否认他的信仰,他就要救他一命。他为救命,否认了信仰,在这之后,他把他刺死,很高兴一次就对报应了敌人的身体和灵魂。

注3:一位年轻人长久受到试探,要杀死他的父亲,或者与他的母亲同寝,或者酗酒。他想顺从较小的罪,就是酗酒,使他可以摆脱更大的罪;但是当他喝醉的时候,他就真的既杀死了他的父亲,也与他的母亲同寝。

注4:凯撒被短匕首戳死。教皇艾德里安被一只小虫呛死。蝎子很小,然而却能把一头狮子刺死。老鼠只不过是小小的,然而如果进入大象的长鼻,却能把牠杀死。豹子很大,却会被一块蒜头毒死。很多时候最小的错误证明是最危险的。伪造一枚分币,就像伪造更大面值的硬币一样,都是叛国之罪。

注5:在世人的眼中,一个小小的错失要遮蔽一名基督徒所有的美德,就像一朵云彩有时候要遮蔽整个日头一样。

注6:宁愿饿死,也不愿吃那拜偶像的食物(奥古斯丁)。

注7:许多异教徒宁愿死,也不愿彼此欺骗,因为他们彼此忠心相待。在审判的时候,这些人岂不会起来,定今日许多不以彼此欺哄为然的挂名基督徒为有罪吗?

注8:暴君马克西米努斯发号司令,并将这赦命刻在铜板上,要废除基督并祂的信仰,他自己是被虱子吃掉。

注9:邪恶良心的一滴水,要吞没世上欢乐的整个海洋。有一个人说过,这小小的刺扎心,带来何等大的痛苦,是人不能承受的。

注10:死是最小的罪的产业,最小的罪,给为它卖命的人的最大工价,就是各种各样的死。按严格的意义来,并不存在着小小的罪,因为人得罪的,绝非是小小的神。


备注:本文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