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圣徒永远的安息》

人并非在地上得着圣徒的安息


我们还没有来到安息之地。期望在这地上找到这地方,这是何等愚昧。有哪些基督徒不配领受这样的纠正呢?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得着不断的兴盛,因为这是如此讨肉体欢喜;但我们不思想,这样的愿望是何等不合情理。我们享受可爱的家、金钱、地产和收入,甚至神为我们灵里的福益安排的必要事物,就倾向在这些享受里面寻找安息。我们岂不是渴望得到地上的喜乐,胜过渴望得着神祂自己吗?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些东西,这就让我们忧愁,胜过我们因失去神而有的忧愁。这些事情协助我们走天路还不够吗?它们还一定要成为我们的天堂这本身吗?基督徒读者,我若能够,就希望让你对这件罪保持觉醒,超过警惕世上任何其它的罪;因为正是在这一点上神要向我们发出抱怨。因此我敦促你们思想,我们目前受苦是合理的,而以我们目前的享受为安息是不合情理,我们也是不愿意死,好使我们可以得着永远的安息。


请思想受苦和工作是通往安息的必然之路。首先是白日做工,接着是夜间休息。我们为何希望恩典的顺序要被翻转过来,不同于自然的顺序呢?神的定律是,“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14:22);还有,“我们若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2:12)。我们是谁,神的规矩竟要按我们的突发奇想被调转呢?


苦难于我们是有用处的,不让我们错看了我们的安息。我们心里所犯最危险的错误,就是用神所创造的取代神。一个类似的错误,就是错把地上当作天堂。我们是如何热爱世界,直到苦难令我们的热情降温。苦难大声说话,就算人不听传道人时,它也要说话被人听见。


苦难是神采用的最有效方法,防止我们在通往永远安息的道路上迷失方向。没有这在左手和右手边的荆棘篱笆,我们就几乎不能留在通往天堂的路上。如果篱笆只是有一个缺口,我们是多么容易找到它,从它穿越过去。我们变得狂野、爱世界、或骄傲时,疾病和其它苦难能多么快快让我们重新跪下祷告!每一位基督徒都能和马丁路德一样,把苦难称作是其中一位最好的老师,能和大卫一道说,“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祢的话“(诗119:67)。不仅青草地上和可安歇的水边,连杖和杆“都安慰我”(诗23:4)。虽然神的道和圣灵做主要工作,然而苦难是打开人心大门的钥匙,让神的话语更容易进去。


另外请思想,是肉体主要因打击受苦。保罗和西拉脚被上了木狗时,他们岂不是在歌唱吗?他们的不被囚禁。不要因着神如何待你的身体而抱怨。祂这样做,不是因为不够爱你;因为若真是这样,祂就不会像这样对待所有在你之前祂的圣徒了。不要期望你的身体会明白杖的含义。它会说神正在毁灭你,实际上祂正在拯救你。肉体不适合作判断,它是那被控告的!我们若能不听我们身体说话,而是听神和祂的道,就能更好认识我们的苦难。


除了在神百姓落在极大苦难中时之外,神很少让他们如此甜美预尝将来安息的滋味。基督什么时候向门徒传讲如此大的安慰,不就是在他们内心忧愁的时候吗?(约14)。祂什么时候在他们中间显现说,“愿你们平安”(约20:21),不就是在他们因为惧怕犹太人而躲藏起来的时候吗?(约20:19)。司提反什么时候看见天开了,不就是在他为耶稣作见证交出自己性命的时候吗(徒7:55-56)?我们最与神亲近的时候,这岂不是我们最好的光景吗?我们到了天上,如此之外还夫复何求?


不要说,“除了这件,我能忍受任何其它苦难。”如果神在你能忍受的地方让你受苦,你的偶像就不可能被发现或除掉。不要说,“要不是我的苦难使我不能尽责,我就能忍受。”至于你对别人当尽的责任,神使你不能履行时,这就不是你的责任。


成为人灵魂的安息,这是神祂自己的特权。让任何在神之下的事物作我们安息的根据,这是全然的偶像崇拜。当然,把我们的安息建立在财富或名望之上,这是明显的拜偶像;但以属灵操练为安息,这是一种更微妙和老练的拜偶像。我们让祂有理由责备我们说:“我的百姓可以在除我以外的任何事情上找到安息。他们以彼此为乐,却不以我为乐。他们宁愿在任何地方,也不愿与我在一起。这些事情是他们的神吗?是这些救赎了他们吗?这些要比我待他们更好吗?”这是何等得罪我们亲爱的主。


神赐你享受,让你在天路历程上可以重振精神。在这地上所有神的怜悯都不是那安息,就像施洗约翰承认他不是基督,而是“在旷野喊着说的人声”一样,因着神的国,我们真正的安息“近了”(约1:8;太3:1-3),就命令我们作好准备。


任何时候我们爱神的恩赐超过爱神祂自己,我们就让神处在一种位置上,不给我们所求的祝福,或者将这些祝福从我们这里取走。如果你家中有一位工人,你妻子爱他胜过爱你,你岂不会对你妻子生气,把这样一位工人从家中除去吗?同样,如果主看到你开始在世界上安定下来,说道,“我要在这安息,”难怪祂要很快令你不安。如果祂爱你,难怪祂要把那祂看你是用来自毁的东西夺去。我长久以来观察到,许多人尝试做大事,刚刚成就;或者以世界的大事为目标,刚刚得到;开始满足看待他们的光景,准备退下以此为安息时;他们那时通常就临近死亡或败坏。当一个人开始说:“灵魂哪!你只管安安逸逸吧”(路12:19),接下来的消息通常就是,“无知的人哪!今夜,或这个月,或今年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路12:20)。这无知的人不得住在其中的家在哪里?让我们思想,我们自己的情形是否如此!


不管你是与神为友还是为敌,你是绝不能期望神会容许你享受偶像,不受打扰。


我们的安息就是我们的天堂。我们以何处作我们的安息,我们就是以何处作我们的天堂。如果神愿意让你在这地上得到你的安息,这对你来说就是一种咒诅。若疲倦让你寻求真正的安息,这对你来说倒是更好。每次你讲到地上的安息,这就好像彼得在变象山上,要留在那里。彼得激动地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但圣经加上一句,“他却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路9:33)。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能说服我们,肯定残留的罪却是能够。“容易缠累我们的罪”(来12:1)要快快说服信徒,他的安息并不在这里。


灵魂的安息必须要足以让它得到永远的满足。神若从天降下大能者的食物,我们也会很快厌恶这吗哪。我们在地上的快乐要变得没有生气。世界越被人了解,它给人的满足就越少。你能记起曾经完全令你满足的光景吗?如果你能,你会认为它会继续令你满足,直到永远吗?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像保罗说到我们的盼望那样论我们的安息,“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9)。


我们满足于在神之外的信仰操练,宁愿集体敬拜也不愿在天堂,或者宁愿作这地上教会的成员,也不愿作天上得完全教会的成员,这也是一个令人难过的错误。让你的心只有在神伴随着属灵操练时才以这些为喜乐。要记住,这并不是天堂,这只不过是它的凭据。“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林后5:6),我们与祂相离的时候,我们是与我们的安息相离。你务必要警惕,祷告,以免满足于任何不及天堂的事情,或者使你心以任何不及神的事情为安息。


让我们也思想,我们不愿死,这是何等不合情理。我们就像在所多玛城里的罗得不愿离开,直到“耶和华怜恤”我们,逆着我们的意思把我们拔起接走(创19:16)。我要承认,死本身并不值得羡慕;但灵魂在神面前的安息值得羡慕,而死是通往这安息的通常道路。我们倾向对这件罪轻描淡写,所以让我更强调说明这罪,表明对它的解决之道。


请思想这是如何表明我们缺乏信心。我们若真相信在天上有为信徒预备的福气,我们就会像现在怕死一样,对活着感到不耐烦。我们会度日如年,直到我们最后一日降临。我们真的相信死要把我们从愁苦迁移进入荣耀里,却又如此不愿去死吗?虽然我们口中多多讲论信心和基督教信仰,我们心中却有甚多不信和无神论的思想。这是我们如此不愿去死的主要原因。


这也是因为缺少。我们如果爱一位朋友,我们就爱与他作伴。他在场令人欢喜,他不在则令人痛苦。不管我们有何借口,我们若爱父母、丈夫、妻子、儿女、朋友、财富、或生命本身,胜过爱基督,我们就还不是真正的门徒(路14:26)。在这试验临到时,问题不在于谁讲道讲得最多,说话说得最多,而在于谁得最多。我们爱祂,却不在乎我们与祂分离有多久吗?这神圣的爱的火焰若在我们心里彻底点燃,我们就会和大卫一道呼吁:“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42:1-2)。


通过我们不愿死,这就显明我们其实并不是非常厌倦。如果我们真的感受到罪是最大的恶,我们就不会愿意让它与我们作伴如此之久了。啊,愚蠢的人,岂不是每一位囚犯叹息要得自由,每一位病人盼望得健康,每一个饥饿之人盼望得食物,唯独你却厌恶得解救吗?农夫岂不盼望得收成,工人盼望得工价吗?客旅岂不盼望回家,赛跑的人盼望赢得赛跑,你却不愿看到你的工作完成,领受神对你信心的赏赐吗?哦不配的人啊,宁愿住在这黑暗之地,在这旷野中游荡,却不愿得安息,与耶稣基督在一处!世界最近变得更仁慈了吗?我们可以风险自负,与世界和好,世界却绝不会使自己与我们和好。


这种不情愿去死,是在控告我们犯了背叛我们主的大罪。这是优先选择地上而不是选择祂,让现今之事作我们的神。你把主称作是你唯一的盼望,却宁可忍受最艰难的生涯,而不愿死,进入祂的同在,你会期望有任何人会相信你的话吗?这是何等自相矛盾。宣告为天堂努力,却如此不愿来到当中,这是何等的虚伪。这样我们就是在世人眼前让主和祂的应许蒙羞。 当不信的人看到那些自称凭信心生活,以盼望另外一个世界为夸口的人,是如此不愿松手放开眼前的事物,这岂不证实了他们的怀疑吗?他们说:“肯定的是,如果这些基督徒真的期望得到如此大的荣耀,他们就不会如此不愿离开这地上上天堂了。”我们因这样的丑闻伤害神和人的灵魂,又如何弥补呢?


如果基督徒能欢欢喜喜迎接安息的消息,这要何等荣耀神,这要何等坚固相信的人,这要如何使不信的人知罪呢。


我们不能这样做,这就表明我们已经浪费了我们的生命。我们岂不有一生之久预备死,有如此多年时间预备那一时,我们还是如此没有预备好,不愿意吗?我们一直在做什么呢?我们为什么活呢?我们没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关注吗?我们需要更多经常的警告吗?死曾多么经常进入我们邻舍的家,它是多么经常曾经敲我们自己的门。有多少疾病曾经攻击我们自己的身体。经历这一切,我们还是如此没有做好准备,如此不愿吗?


一个躺在临终床上的人,当被问到他是否愿意去死,他回答道:“厌恶与基督同在的人,就让他厌恶死吧。”愿这也成为我们所坚信的。


主耶稣基督情愿为了我们从天上来到地上,我们岂是不愿意为了自己和为了祂离开这地去到天上吗?基督下来,为要使我们高升。祂岂不是付出如此高昂代价,买得我们的安息吗?我们的产业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吗(徒20:28)?有了这一切,我们还是如此不愿进入当中吗?哦请听,有理由不愿意的是基督,而不是我们!求主赦免医治这愚昧的忘恩负义。


魔鬼每天的工作就是让我们的心远离神。当撒但看到牠不能让你下地狱,却能拦阻你在天堂之外如此之久,这是牠所愿,你所认同的,这对牠来说是何等可戏谑的事情。


我们每天对死的恐惧,这岂不是让我们的生活变成持续不断的忧虑?其实每天思想来生,这要使我们的生活充满喜乐。我们本可以躺卧、起来,行事为人,内心充满从神而来的喜乐,却不断让我们的心充满惧怕;因为怕死的人必然总是惧怕,因为他总有理由料到自己要死。人活着,总是害怕失去他的安慰,他的生活怎么可能充满安慰?这些对死的惧怕是人自己生出来的苦。


我们大多数人已经活得够久了,如果神看为好,人为什么不愿在三十岁或四十岁的时候,就像在七十岁或八十岁死的时候一样?你不贪求无限的财富或名望,那么也不要探求无限的时间。要以你时间的份为满足。你的生活如此甘甜,以致不愿把它撇下吗?你就是这样感谢这样吸引你去得到祂自己甘甜的那一位吗?哦愚蠢的人啊,我希望你像盼望得到必死生命一样盼望永世,盼望像继续留在地上一样盼望在荣耀中与神同在就好了。


你自己有多少亲爱的朋友已经离去,你为什么如此不愿跟随他们?耶稣基督祂自己岂不走过这样的路吗?祂岂不是已经使坟墓对我们来说变得分别为圣?你还不愿跟从吗?


我在这个话题上说了如此之多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这对我自己和其他人来说是如此需要。我发现能愿意去死的基督徒是如此寥寥无几。我发现有努力工作,为基督大大受苦,克服其它弱点的基督徒,但如此少的基督徒是已经克服了这不愿离开、与基督同在的弱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