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圣徒永远的安息》

天堂的郊野



如果有这如此奇妙的安息为我们存留,我们为什么不更多思想它?亘古常在的神为我们提供了如此的盼望,应许接我们上去与祂自己同住,这岂不值得我们思想吗?我们相信这事,却又把它忘记,把它忽视了吗?神为什么定以世上的事为念为有罪,命令“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西3:2)如果神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约壹 2:15),我们为什么以地上作为我们主要关心的事呢?真正集中思想他的安息的基督徒在哪里呢?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是如此充满了喜乐,以致我们不再需要更多了吗?


读者,我敦促你全心研究永世。以来生为念。以这样的默想作为你的习惯。让你的心沐浴在天上的喜乐之中,如果你后退的心开始放慢脚步,你的心思开始游荡,把它们叫回来。让它们坚持它们的工作。不要容忍它们的懒惰。当你顺服于神,已经尝试做这工作,保守你的心思意念,直到它们开始习惯了顺服;那时你就要发现自己到了天堂的郊野。那时基督教信仰的人生就要成为喜乐的人生。


专注于天堂的心极其宝贵


这是过丰盛生活的方法,这是对抗试探的最好预防措施,这是你在苦难中的最佳安慰,这要使你变得对人最有帮助,这要荣耀神。


专注于天堂的心是表明你真诚的证据。你若问,“我怎么知道自己真的成圣?”这就要按照耶稣基督亲口说的话,提供一个确实的证据 “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太 6:21)。神是圣徒的珍宝和幸福;天堂是他们必然要完全以祂为乐的地方。所以专注在天堂的心,是专注在神身上的心,这是得救恩典的美好证据。这样的基督徒,当他得不到对永世振奋人心的看见时,就认为自己是被囚禁在没有窗户的地牢里。基督徒,你们若要得到得荣耀资格的证据,就让思想集中在天堂上吧。如果罪和撒但不能把你们的爱挡在天堂之外,牠们也是不能把你们自己挡在外面。


最尊贵的基督徒,是那些最直接面向天堂的基督徒。要得安舒生活的最佳之道,就是顾念天上的事。遥远北方的国家冰冷,因为它们远离太阳。是什么使得一些基督徒变得如此冰冷不安,岂不就是他们生活离天堂如此遥远吗?是什么使得其他人如此温暖,岂不是他们活在更高处,更亲近来到神面前吗?当太阳在春天更接近我们在地球的这一部分时,万物是何等欢庆它的临近?大地变得翠绿,树木发出枝条,植物复苏,鸟儿歌唱,万物都对我们发出微笑。如果我们只要尝试过这种与神相处的生活,把我们的心留在上面,我们里面会有何等喜乐的春天;我们会如何忘却我们冬天的忧愁;我们会何等赞美我们伟大的创造主。哦基督徒,升到天上,那些到了那里的人已经发现那里更加温暖!


如果我们缺乏这样的喜乐,除了我们自己内心疏忽大意,我们还能怪罪谁呢?神已经供应我们荣耀的冠冕,应许很快要戴在我们头上,但我们不愿多多思想此事。祂邀请我们定睛看,大大欢喜,但我们不愿多多它。 然而我们却抱怨缺乏喜乐。是因着信,我们被“喜乐平安充满”,我们被喜乐平安充满,只要我们继续信。


正如你让一个贪心之人看到金子,这就会令他欢喜,同样神带领祂的百姓上天堂,向他们表明与祂在一处的安息,这就让他们欢喜。读者,我奉主的名敦促你,因你看重常常喜乐的生活,就要认真投身这工作,学习思念天上之事的艺术。


专注于天上的心,是对抗犯罪试探的极佳防卫。专注于天上的心,可以像尼希米那样回答那试探人的:“我现在办理大工,不能下去”(尼6:3)。一个基督徒,当他察看他永远的安息 ,是不愿听撒但诱惑人的谄媚。一个思念天上的事的人,是最自由摆脱了罪,因为他对属灵的事有更清楚的兴趣,对罪的邪恶有更深入的洞见。所以试探对他的权势是微乎其微。好象网罗设在飞鸟眼前就是徒劳,同样撒但布下陷阱要捕捉灵魂,人若清楚看见这陷阱,撒但通常就是徒劳做工。地上是祂放置试探人的诱饵的地方,但离开了这地,与神同行的基督徒,这些怎能陷他们于网罗之中呢?如果与智慧人交往,这是使人变得有智慧的方法,与神交往又何等更加是呢。如果旅游之人回家,得到智慧和经验,前往天堂的人又何等更是如此呢!


思念天上的事的人,也是得坚固抵挡试探,因为爱得到加增。爱得最多,而不是只是知道得最多的人,是最能轻易抵挡罪的诱惑。当你尝到天堂新鲜、令人欢喜的滋味,你就不会轻易被吸引离它远去。一个孩子口里尝到糖果的滋味,你就不能劝他与他的糖果分离。哦,愿你可以常常尝到天堂喜乐的滋味。这能何等加强你的信心,使你藐视世界的愚昧。彼得在变相山上看到摩西和以利亚与基督说话,如果魔鬼试图在这时设圈套捉拿他,彼得会如此轻易受试探不认主吗?在他看到这一切荣耀的时候?绝不会的!所以如果撒但要尝试陷一个与基督在山上的相信之人于网罗之中,这样的人就会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可8:33)。如果我们可以让自己的灵魂不断欢喜品尝到上面的甘甜,我们会何等藐视地吐出罪的诱饵。


属天的基督徒是充满活力的基督徒。是我们对天堂陌生,使我们变得如此迟钝。当我们经常思想我们永远的宝藏,我们就得到大能的动力,促进我们基督徒的事奉。相反,我们奔跑如此缓慢,工作如此懒惰,这是因为我们如此轻看奖赏。观察大大沉浸在天上的人,你就会发现他与其他基督徒并不一样。他在上面看到的一些事情,表现在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当中。如果他是一位传道人,他的讲道会是何等属天。如果他是一位平信徒,他的祷告和行为会是何等属天。让你自己专注这事,其他人就要注意到你曾经与神在山上(出34:29)。但如果你抱怨死寂迟钝,你不能像理当那样爱基督,不能像你希望那样以祂的爱为乐,那么你当知道,你是你自己抱怨的原因。如果你要得着光和热,为什么不多花时间在日光下呢?除了基督在当中的天堂,你还一定要往哪里去呢?


一些人受书本激励,其他的人则受鼓励人的传道人口中的话激励,一些人因被苦难击打而受激励。但知道通往天堂之路的人,是从对天堂如此默想,得出从神这源头而来的不断更新加力。不要问,“必死之人怎能升入天堂?”信心有翅膀,默想是它的推动力。把你的心认真放在这工作上,常在这约旦河中洗濯,死的灵魂啊,你的心就要复苏(王下5)。你就要发现,神能赐你充满活力和喜乐的生命。


经常观看荣耀,这要在受苦时给人带来安慰。如果道路如此崎岖,如果它通向天堂,这又怎可能会是沉闷呢?我们尝到天堂的滋味,这要使我们的心免受苦难,它只能触及肉体。要不是我少少品尝到天堂的滋味(不幸的是我尝到的太少),我所受的苦难就是太大,过于我能承受的。我可以说:“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诗27:13)再一次,我可以和诗人一道说,我若不是喜爱这应许的安息,我“早就在苦难中灭绝了。”(诗119:92)。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因为我遭遇患难,祂必暗暗地保守我;在祂亭子里,把我藏在祂帐幕的隐密处,将我高举在磐石上。现在我得以昂首,高过四面的仇敌,我要在祂的帐幕里欢然献祭,我要唱诗歌颂耶和华。”(诗27:4-6


只要我们有这些支持我们的喜乐,一切的受苦对我们来说都算不得什么。我们不耐烦、抱怨,原因在于我们定睛在某些目前的恶事上,却没有专注思想那在它以外的事。那些看到基督钉十字架的人,摇头以为祂失败了;但神看到祂是死了、埋葬了、复活了、得到荣耀;这一切都是一眼看见的。信心在这方面要效法神,只要它能得到有像望远镜一样的应许来帮助它。我们看到神把我们埋在积雪之下,但看不到春天,那时我们要复苏。只要我们能看到在神对待我们的一切事上,尽头是天堂,肯定的是,祂对待我们的事情,没有一样要令我们愁苦。


关注天堂的基督徒,对别人更有帮助,是更好的朋友。一个人远在异乡,见到本国的人,他是何等高兴。谈论他们自己的国家,他们都认识的人,以及在家乡感兴趣的事,这是何等令人欢喜。约瑟是多么高兴与他的弟兄谈话,询问关于他父亲和他弟弟便雅悯的事。基督徒与那些同样也是在思想他们天上家乡的人相交,询问天父和主耶稣基督,这岂不也令他欢喜吗?这样的交谈就像香水一样,所有接近它的都因它变得芬芳。


有一位属天牧师的会众是有福的。有一位属天父亲的儿女是有福的。有一位属天妻子的丈夫是有福的。至于我,我宁愿有一位思念天上的事的基督徒作伴,胜过与最有学问,或者最出名的人为伍。


当一位基督徒能活在天上,以看不见的事情为喜乐时,神就因这这样的信心得荣耀。主要为他作见证说:“这个人相信我,按我的话相信我。他在得到产业之前就以我的应许为欢喜。他可以为着肉眼从未见过的事情感恩。他的心与我同在;他爱慕我的同在,他肯定要在我的国度里以我的同在为乐,直到永远!”“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约 20:29


不把感情放在上面的事上的人,是悖逆神,失去了对神话语最愉悦的发现。命令你要相信,要成为一位基督徒的同一位神,也命令你要“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西3:1 “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禁止你杀人、偷窃、犯奸淫的同一位神,已经禁止你疏忽这重大的本分;你胆敢违抗祂的命令吗?


对天堂的描写,发现我们将来所蒙的福,还有关于我们安息的应许,是圣经这天空上的明星,它们是神的书上的金线。你忽略不看如此多的这些事情吗?神为什么要启示如此之多,预先告诉我们要得到的喜乐,不就是要让我们现在就喜乐吗?我们的父乐意连祂内心的打算都让我们知道,使我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5:11),使我们可以作为这样一个国度的后嗣生活。


神的心如此关注在我们身上,我们的心要关注在祂身上,这才是公平的。如果荣耀的主可以如此俯就卑微,乃至让祂的心关注有罪的尘土,我想我们就能很容易被说服,使我们的心关注在基督和天堂上,在我们每天的默想中上升到祂那里去。当神讲到我们把祂忘记,祂说道:“处女岂能忘记她的妆饰呢?新妇岂能忘记她的美衣呢?我的百姓,却忘记了我无数的日子!”(耶2:32)。你早上起床,从来不会起来忘记穿衣,然而你却能日复一日忘记神和你的永生。穿衣服更重要吗?让我们使我们的心上升到神那里,每天早上去看祂,让我们的思想每一刻都被引导归向祂。


我们称神是“我们在天上的父”(太6:9)。我们应该像如此沉迷在游戏中的孩子一样,忘记了他们的父亲吗?朋友和相识已久的熟人在天上。他们在地上时,我们曾欢喜与他们相交,为他们的离去忧伤。如果我们能在地上去看他们,我们就会这样做。思想要在天上与他们相见,为什么不现在就欢喜呢?一个信徒应当望天,深思圣徒蒙福的光景,自己思想,“虽然我还没有与你在一起,如此有福,但这是我每天的安慰 — 你与我一同在基督里作肢体,所以你的喜乐就是我的喜乐。我在灵里与你一同欢喜,在我每天的默想中为你蒙福高兴。”


如果你被驱逐到外国,你会多么经常思想故乡?关于天堂,情况为什么不是这样呢?那岂不更是我们的家乡,在当中得到我们永远居所的地方吗?


天堂之下没有任何事情,是值得我们全心关注。你在地上找到了永远的福了吗?它在哪里?是用什么造成的?如果撒但要把你带上那试探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你看”(太4:8),牠给你看到的,没有一样是比得上你永远的安息。确实,就责任和尽责所必需的事而言,我们一定要适当关注地上的事;但为什么要把我们自己局限在这些狭窄的范围内呢?


读者,现在请思想。我是证明了你的本分就是让你心思念上面的事,还是没有?如果你承认自己是确信有这本分,如果你故意忽视这承认的义务,你就是在定自己的罪了;但如果你是真心愿意,要做的就已经做了不止一半。


在接下来的几章中,我要给你一些清楚的指引,帮助你做这件重大的工作;但除非你愿意将这些付诸实施,否则提出来就没有意义。无论如何,我要向你提出这些,愿主说服你使用这些指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