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圣徒永远的安息》

追求圣徒安息的必要性


人为什么不更加积极追求这奇妙的安息?你可能会认为,如果一个人只要有一次听过有这极重要的机会,如果他相信所听到的,他就几乎会忘记吃喝,什么也不顾,只关心怎样得到这宝贝。然而每天听见这事,承认相信它是自己信仰一个基要信条的人,行事却仿佛他们从未听过有这样的事,或者连关于它的一句话也不相信。他们几乎不谈论这事,不为它努力,也不思想它。不仅爱世界的人是如此,甚至连敬虔的基督徒也是这样。


当然爱世界的人沉迷寻求下面的事,他们没有时间寻求这属天的安息。他们挖空心思努力在这世界上比他们的弟兄爬得更高一步,与此同时他们忽略那永恒的国度。他们充满热情追逐欢乐,但把赞美神和天使的喜乐看作是沉闷的事情。他们多么重视养育儿女让他们成功,加增他们的产业,但他们不停下思考自己是否在审判中取得成功。他们年复一年起早贪黑,为自己和儿女谋生,一直到死;但他们极少想过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这世界为爱它,以它为友的人做了什么?这些人如此急切跟从这世界,与此同时却忽视基督和天堂。众人是通过忧虑痛苦进入这世界,不断忧愁劳苦,走过在世路程。离开这世界,是这一切当中最痛苦的。哦,受骗的人啊,笑声和欢愉会永远与你同在吗?在你有最大需要的时候,金子和地上的荣耀会显明是你可靠的朋友吗?在悲伤的日子,它们会听你的呼求吗?在你死的时候,它们会与你搭话,给你帮助吗?它们会伴随着你去到另外那个世界,贿赂那审判的主,让你脱身吗?它们会为你在被赎之民当中买得一席之地吗?哦,骗人的世界,我兴盛时你奉承我,但现在在我需要的时候,你把我抛弃。我要是和服事你一样忠心服事基督,祂就不会由得我无依无靠。


假如早晚不真诚祷告寻求主的家庭,它们每一道门都标上记号,如果主的忿怒倾倒在这些不祷告的家庭上,我们的城市就会成为被致命传染病胜过的地方。要试图劝说一般的人阅读好书,以祷告、敬拜和听神的道尊主日为圣,他就会认为这是一种沉闷的生活,好像他认为天堂不值得花如此大的工夫。


就连承认相信的人也表现出缺乏对天上之事的思念。他们可能传道、或听道、或读经、或谈论天上的事、与他们的家人一起祷告、支持善工。他们可能盼望与敬虔的人结交。但他们仍逃避更多的属灵责任,如在私下火热祷告和默想,谨慎自省,带着爱心真诚饶恕仇敌,看别人比自己强,把他们一切所有、所做的交托给基督。福音只影响到他们灵魂的表面,这样的人虽然基本上是一无所知,却是通常大胆表明自己的意见。他们通常在争论的事情上卖弄聪明,而不是谦卑接受已经知道的真理。他们很少严肃谦卑谈论基督的大事,表明他们的信仰是住在他们的脑袋里,而不是住在他们的心中。试探之风像吹羽毛一般把他们吹来吹去,因为他们内心不是因基督和恩典得坚固。他们从不在个人的行事为人中谦卑承认他们灵里软弱、或敏感承认他们对基督漫不经心;但他们以自己是某教派或派别的人引以为豪。


假冒为善之人的头脑可能对他说神是最大的善,但他的情感却没有认同这一点。世界比神更多得到他的爱,所以世界是他的神。他会持守对他属世利益最有好处的意见。他私下的祷告是多么无力,他的默想是多么肤浅,他与神同行、以神为乐、渴慕祂是多么空洞。


就连义人,在追求他们永远的安息方面也是太懒惰。我们浪费掉我们的时间,有何等冰封的愚昧让我们麻木了!我们正在死去,并且知道这一点,然而我们却不行动起来。我们不把我们永恒的光景作为我们生活关心的事。我若不是自己也患上这同样的病,就会用何等的泪水与这笔墨相混,悲叹这普遍的死气沉沉。


认真做工的牧师是何等稀少。我们真的渴望要帮助无知、漠不关心和顽固的群众吗?当我们望着他们的面孔,我们的内心为他们融化,害怕我们在安息中再也不能见他们的面吗?有罪的过分谨慎岂不是削弱了我们的火热,让我们在应该刺透人心的题目上所作的讲道变得沉闷?对于那些如此残忍对付我们会众灵魂的罪,我们对付它们是何等温柔?求主赦免这事奉胆怯的罪,特别是赦免我自己的罪。


平信徒又如何?他们比牧师更认真吗?我们怎能期望他们会这样呢?读者,请问你自己这个问题 你有没有把那永远的安息摆在自己眼前,作为你在这世上当做的大事?


哦,有福的安息,你受到何等不当的忽视!哦荣耀的国度,你是何等遭人轻看!我们怎样多多思想天堂也不过分。没有一个人能过分顺服、服事神。我们会轻易为这个世界做得太多,但为神做工,我们是不可能做得太多。


神的智慧已经命令我们努力追求天堂。最好的基督徒在死的时候都哀叹他们忽略了此事。人抱怨我们在这一点上太过严厉,他们是在指责谁,是神还是我们?有谁能比天堂的神更清楚通往天堂的道路?“你们要努力进窄门”(路13:24)。“凡你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传9:10)。“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腓2:12)。“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1:10)。


基督徒临死时希望,“要是我更圣洁、更属天、努力为主做工更忠心千倍就好了。世人责备我做得太多,但我自己的良心责备我做得太少。”


要得安息,总要首先努力作工。正如舞台上扮演打仗的演员和为保全性命战斗的士兵很不一样,同样假冒为善之人与严肃的基督徒很不相同。热心的程度揭示我们是否真诚。尽自己最大力量顺服神,这岂不是明智的做法吗?


神是热心对你,你为什么不这样待祂?祂的审判是认真的。祂淹没世界时,祂烧尽所多玛和蛾摩拉时,祂分散犹太人时岂不是认真的吗?那么现在是时候轻慢神吗?耶稣基督认真买得我们的救赎,圣灵认真对待我们。我们抵挡祂时,祂是担忧。神认真听我们的祷告。祂与我们一道受苦,祂顾念我们每一声呻吟叹息,把每一滴眼泪装在祂的袋子里(诗56:8)。当你落在大苦难里,你是认真祷告!那么我们在做神的工作时应当随随便便吗?


读者,现在我已经列出这些论据,我就奉神的名命令你作出决定。你要顺服还是不要?我相信你的良心说服你当尽本分。现在你敢和从前一样继续行在漫不经心和懒散的道中,生活散漫,大胆犯罪,很少祷告吗?如果你像司提反那样看见天开了,所有的圣徒在天上夸胜,在得到这样的看见之后你会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如果你得着天上的荣耀只是一年时间,你现在会有何等的雄心壮志。“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彼后3:11)。基督徒,我奉你主的名命令你,既用你的嘴唇,也用你的生活来回答这个问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