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圣徒永远的安息》

得圣徒安息的资格


若有一种如此荣耀的安息,只为神的子民存留,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忽视不去落实他们是否有资格得着这安息?是什么古怪的疯狂,让人快乐活着,却不落实他们的结局?我想我们首先要完全确定自己是神国的后嗣。如果一个人面对一件法律诉讼,他会何等焦急要知道判决对他是否有利。如果一个人在地上的法庭上受审,事关生命,他会何等急切要知道他会被宣判无罪还是遭定罪。如果一个人病得很危险,他会问医生,“你怎么看,我还能不能活?”但在得救这至高的事情上,很多人甘心于不确定。


如果你问大多数人他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彼前3:15),他们会说,“因为神是满有怜悯。”如果神或人要对他们其中一人说:“朋友,你灵魂光景如何?它重生得赦免了吗?”他就会像该隐那样回答:“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灵魂的吗?”他轻率的态度就是,“我要把这完全交给神。”这就好像一位船长在说:“我把我的船交托给神,任由它落在礁石、波涛和风中。”假装信靠神,同时掩饰我们自己主动的忽略,这是对神何等可怕的滥用。如果你真的信靠神,你也会接受祂掌管,按照祂自己指定的方法信靠祂。一个行路的人继续走在一条路上,不知道这是否是正确的路,安慰自己说,“我希望我是走在正路上;我要走下去,信靠神”,他岂不是一个愚昧人吗?


难怪你与清楚的讲道为敌了。难怪你就像亚哈论到先知以利亚那样说,“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王上22:8)。


胜过不确定的方法就是自省。这就是以圣经为准则严肃真诚试验一个人的生命。看一个有一千会众的教会,你会发现当中多么少的人,在一生之中曾经化一个钟头继续检验自己是否有上天堂的资格。读者,自问良心你曾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严肃拷问自己的心,用圣经加以检查?你有没有发现它是真正得到更新,抑或不是;它是真正圣洁,或者不是,它是最关注神,还是关注小事,它是更多聚焦在天上还是在地上?你做完这检查,相应对自己作出判断吗?


圣经表明人是有可能得到得救确据的。我们应当知道自己是否得救。圣经命令我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1:10)),并强烈敦促我们检查、证明和了解我们自己,看我们有信心没有,耶稣基督是否在我们里面,或者我们是不是离道反教之人(林后13:5)。


在不让人自省的许多拦阻当中,撒但要尽本分做工。牠不要义人得着忠心进行自省要带来的喜乐、确据和抵抗试探的力量。至于罪人,牠知道如何像钓鱼一样钓人的灵魂上钩,却不让他们看见鱼钩和钓鱼线,或者不让自己发出噪音,亲自出现,把他们吓跑。所以牠秘密做工,拦阻他们进行自省。


一些人嘲笑自省。他们说:“什么?你生活如此正派,与人无伤,你还怀疑自己是否得救?神是满有怜悯的,如果像你这样的人都不得救,那么所有像你一样生活的朋友和邻舍又会怎么样呢?”世界就是这样大声呐喊:“不要为这些事担忧。”然而请思想,最后审判你的是基督,而不是你的邻舍或朋友。如果基督定你为有罪,这些人都不能救你。所以你不是要从无知之人的言语中,而是要从神的话语中得着你得救的盼望。


最大的拦阻是在人自己的心里。一些人如此无知,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自省。他们没有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有很大不同,而是以为我们都是基督徒。一些人内心如此充满自爱与骄傲,以致他们甚至不愿怀疑自己是否落在危险当中。他们就像纵容的父母,不愿相信他们宠坏的儿女会做出什么错事。一些人如此爱罪,如此不喜欢神的道路,以致不敢自省,免得他们不得不要改变。一些人如此下定决心不改变他们目前的生活方式,以致他们忽视自省,看它为无用。他们宁愿拿永世来冒险,也不愿寻求新的道路。很多人在世如此忙碌,以致不能花时间检验自己是否有上天堂的资格。一些人如此懒惰,他们嫌这样是麻烦。但是最常见、最危险的拦阻就是“虚假的盼望”,这虚假的盼望不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落在危险之中。


就像在屋子里没有一件东西是摆在原位,要找需要的东西就很困难,一切都杂乱无章的人心也是如此。一个人很难不偏不倚地自省。就像一位受了贿赂的法官已经打定主意案子该怎么判一样,人是偏袒自己的事。他们认为自己的大罪是小事,至于小罪则完全视而不见。


有一些拦阻甚至妨碍真正的基督徒得着有福的确据。有时他们误把通常伴随着确据而来的喜乐当作确据。如果他们感觉不到喜乐,他们就担心自己不得救。这就像一个小孩子,只有看见父亲脸上微笑,或者听到他口中安慰的话,才以为自己是他的儿子。难道只因为他的父亲不再微笑,或者不再说温柔的话,他就不再是他父亲的孩子吗?


基督徒需要认识到他们的安慰是从神的应许而来。他们一定要天天、勤奋默想这些应许,一有需要就常常从中获得安慰。


基督徒苦恼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秘密窝藏着某些自己知道的罪 神在罪与平安之间设立了一条鸿沟,只要你还珍爱你的骄傲、你对世界的爱、肉体的情欲、或任何不符合基督徒体统的做法,你就不会感受到里面神安慰人的平安。


美德只有行动起来才会向人心显明。美德不动的时候就像一件乐器,音调调得很好,但和一块孤单躺卧的木头一样发不出音乐。但它被一位满有技巧的音乐家演奏时,旋律就令人愉悦。同样某种程度的安慰跟随着每一件善行而来,就像热力伴随着火焰一般。一个灵里冰冷的人应该做工,直到内心被点燃起来;所以缺乏确据的人绝不可站着不动,而要运用他的各样美德,直到他的疑惑消失。


人心缺乏确据,这有时候是由身体软弱引起的。一位真心实意的基督徒,落在精神忧郁或身体软弱之中时,会怀疑、绝望和惧怕。这并不比病人呻吟、孩子挨打时哭更奇怪。当人为罪和神的忿怒哭泣,而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身体或精神有病时,可能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牧师。


出于信心的自省要得到令人欢喜的结果。我们岂不想知道将来会有什么临到我们,我们必永远会在什么样的地方,在怎样的光景里吗?你想起神来,心里何等甜蜜。祂一切的权能和公义令其他人恐惧,却是你的喜乐。你是何等爱慕神的话语,当你确信祂的应许是属于你自己的时候,这些应许是何等甘甜。当你想起你已经摆脱了神的威胁,就连这些威胁本身也要安慰你。当你能带着完全的确据说出“我们的父”,那时你会何等放胆祷告。这要使主餐成为让你心畅快的盛筵,这会使你为主做工何等充满活力。


也许你说,“我不懂得怎样自省。”我们现在要给你一些指引


在神面前俯伏,真诚祷告,渴求圣灵帮助,向你显明你真实的光景。


挑选最方便的时间和地点,这地点应当是最隐秘的,时间是你不受任何干扰的;如果可能,就在现在。


凭记忆或写下的,准备一些包含对圣徒和拯救的福音条件描写的经文。


然后继续向你自己发问。如果你的心试图回避这工作,强迫它继续。


当你发现了你真实的光景,相应对你自己作出判断;你要么是一个基督徒,要么不是。不要带着自我恭维或悲观的过分挑剔匆忙下判断。


写下这判断,至少写在你的记忆里 “在某某时候,经过彻底省察,我发现我的光景如此这般。”这样的记录今后对你会非常有用。


现在让我补充两个标准,藉此你可以判断,自己是否有资格得着圣徒永远的安息。第一,以神作你的至善;第二,接受基督作你唯一的救主和主。每一个有资格得着这安息的人,都以神作他首要的福乐。这安息在于完全以神为乐。你真的认为你首要的福乐是在荣耀中以主为乐吗?虽然肉体要求你给它属于自己的欢乐,世界要偷偷摸摸进入你的爱情,然而在你主要的判断和真正的利害关系中,你宁愿要神,胜过世上万有吗?你以祂作你愿望和努力的正正目标吗?


如果神在你面前一边摆上无止尽的世上欢乐,另一边摆上圣徒的安息,邀请你作出选择,你会拒绝世界选择这安息吗?还是你在心里宁要世上的欢乐,把它放在神之前呢?虽然你口可能说神是你至大的福乐,你心里却可能不是这样看祂;因为世界可能真的是你渴望和努力的主要目标。你可能毫不关心来生,也不为此努力。你没有受到另外一个世界那看不见的荣耀吸引,你若晓得怎样抓住世界,你就根本不愿为天堂做任何事情。如果神允许你活在这地上,有永远的健康与财富,你可能会认为这比天堂的安息更美。如果这是你的光景,那么你仍是一个未重生的人,你还没有重生,你没有资格得着圣徒的安息。


正如你要以神作你的至善,同样你必须真诚接受基督作你唯一的救主和主,带给你这属天的安息。“当信主耶稣,你必得救”(徒16:31)。你是否真心认同唯独基督当是你的救主?你是否已经不再信靠你的行为来救你?你信靠基督作成的救赎吗?你也甘心接受祂作你唯一的主和君王,用祂的律法和圣灵管理你、引导你吗?即使祂命令你尽最艰难的责任,要求你去行与你肉体愿望最相反的事,你还愿意顺服祂吗?你违背决心时感到难过吗?还是你切切顺服祂时感到欢喜?你不会为了全世界而不要你的主和夫子吧?这是每一位真基督徒当有的样式。


但如果你是一个假冒为善之人,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你可能会称基督作你的主和救主,但你从来不看自己没有祂是如此失丧,以致要驱使你去寻求祂信靠祂,把你的得救唯独交给祂。至少你从未真心认同祂要作你的主管理你。当然你愿意死的时候被基督拯救脱离地狱,但与此同时,你不要祂支配你,你只要祂认同你的欢乐和属世的愿望。


请注意,我要求你省察的是内心或意志认同。我没有问你是否有得救的确据,我甚至不问你是否相信你的罪得赦免。这些并不是称义信心的一部分,它们是这信心的果子,它们是信心的结果。不要说:“我不能相信我的罪得赦免了,所以我不是一个真基督徒。”这是一个最常见的错误。问题是你是否真心接受基督,为要使你得赦免,与神和好,以致得救。你是否认同祂要作买赎你的主,祂要用祂自己的方法带你上天堂?这是使人称义得救的信心。这是你用于自省的试验。然而请注意,这一切的认同必须是真诚真实的,不是假装,或者有所保留。


如果基督徒要得到那不会欺骗他们的安慰,那么就让他们努力使他们的生命在恩典中长进,在他们的心中坚固和加增基督的影响。应许不是给每一个自以为相信的人的,而是“得胜的,基督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启2:17)。他要吃“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启2:7),“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启2:11)。祂要赐他在祂宝座上与祂同坐,就如祂得了胜,在祂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般(启3:2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