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 亚 13:7

万军之耶和华说:“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击打牧人,羊就分散;我必反手加在微小者的身上。”—— 亚 13:7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在前面的讲道中,我们已经阐述了基督死的性质和种类,就是在十字架上受咒诅的死。在当中,神的护理作为加在祂十字架上的那荣耀名号却辨明了祂的无辜。按照方法要求,我们要考虑祂忍受十字架苦难的方式,就是单独、温柔和启发性的方式。

 

牧人单独受苦,这是由摆在我们面前的这经文清楚表明出来的,对此不容置疑,但先知在这里讲到基督,如果你看太26:31,在当中就要发现,基督亲自加以改动,把这话用在祂身上,“那时,耶稣对他们说:‘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因为[经上]记着说:‘我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另外,这里所列出的称谓(神的同伴)是太伟大,天上地上除了基督以外,任何受造物都不配使用。

 

在这句话当中,我们要具体思考四件事。第一,万军之耶和华赋予刀剑的使命。第二,它受命要去击打的人。第三,那击打的悲惨效果。第四和最后,神施恩对此的缓解。

 

第一,万军之耶和华赋予刀剑的使命。“万军之耶和华说:‘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一切受造之物听命于祂,用祂口中一句话就能打开世上一切军械库,按自己的意思命令使用何等武器和工具的万军之耶和华,在这里发令招刀剑来;不是用杖温柔地惩治;而是用刀剑摧毁。杖并不打断骨头,但刀剑向死和毁灭开门。刀剑的击打穿刺是致命的,祂命令它兴起。这意味着“醒过来”,像一个人从睡中醒过来一样,以及“带着胜利和喜悦兴起”,同一个词在伯3129就是这样使用的。是的,祂命令它“兴起击打”。这就好像耶和华在说,哦,公义的刀剑,你已经藏在剑鞘中很久,从里面出来,你好像已经在你的剑鞘中沉睡,现在醒过来发光,你要喝作王之人的血,是你从前从未流过的。

 

第二,它受命要去击打的人。“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这位牧人不可能是基督以外的任何人,在圣经中基督常被称作“牧人,是的,牧长,牧师的王。”祂救赎、喂养、引导、保护神选民的群羊,彼前5:4,约10:11 是祂,也被称为祂的同伴,或者像一些人翻译的,祂的邻舍。就祂本体和意志方面与父同等合一而言,基督就是这样的。与祂为邻,祂的另一个自己。你在腓2:6看到这个意思,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在这里刀剑受命击打基督,祂的同伴、祂的近邻、祂心里喜悦的那一位。

 

第三,你在这里看到这对牧人致命击打的悲惨结果,就是羊群分散。这里当把羊理解为那小小的羊群,门徒,在这位牧人被击打,即被祂的仇敌逮捕之前跟从祂的人;他们分散,就是四散,他们都离弃祂逃跑了。基督就是这样被留下单独一人,落在祂的仇敌当中。没有一个人敢为祂挺身而出,在祂危难的时刻承认祂。

 

第四,也是最后,这里有对这可悲分散的施恩缓解。“我必反手加在微小者的身上。”微小者,祂的意思是指之前称为羊的同一批人;但说法特意有所不同,为要表明他们的软弱无力,这是表现在他们后退离开基督这件事上的。反手加在他们身上,这是理解为神施恩缓解,在他们可悲分散之后再将他们收聚回来,使他们不至失丧,虽然目前他们分散了。在主复活之后,祂如应许的那样在他们之前去到加利利,太26:32,用恩手把他们重新聚集,使得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

 

就这样阐明了这句话后,我要相应按照提出的方法来留意。

 

教义.基督最亲爱的朋友,在祂最愁苦和危险的时候离弃祂,留下祂一个人。

 

这教义只包含事实,几位忠于事实的福音书作者也用笔清楚表达了这一点,我无须用更多时间加以证明,只需让你去看他们对此所作的几处见证。但我只要解释以下四个问题,预备加以应用。

 

第一,这些分散离开他们的牧人,留下祂单独一个的羊是谁?

 

第二,他们的这分散有什么邪恶之处?

 

第三,这件事的根据和原因是什么?

 

第四和最后,这有什么结果结局?

 

第一,牧人被击打时,分散离开他们的牧人,留下祂单独一个的羊是谁。明显他们就是祂收聚归向自己的那些宝贵选民,他们一直跟从祂,深爱着祂,蒙祂深爱。他们是那些撇下一切跟从祂的人,在那时候之前忠心跟从祂,祂在磨炼之中,常和祂同在,路22:28。所有人都决心要跟从祂,就算要与祂同死也在所不惜,太26:35羊就是这些人。
 

第二,但他们信守他们说的话吗?他们确实忠心跟从祂吗?没有,他们都离弃祂逃跑了。这些羊分散了。这确实不是一种完全和最终的离道反教,那是假冒为善之人、暂时相信的人独有的堕落,那些人像彗星一样,维持火焰一段时间的那土质耗尽之后就熄灭了。

 

这些人是固定在轨道上的星星,虽然一时被阴云遮蔽。这只不过是一片烟雾,早上散布在地上,直到太阳升起,那时就要清澈起来,显为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但是,虽然这不是一种完全和最终的离道反教,却是非常有罪、令人难过地退步离开耶稣基督,思想下列的恶毒之处和它的光景就可显明。因为,

 

第一,他们的这种退步,是违背了他们一开始被接纳来服事基督时,他们向基督誓约保证的协议条款本身;在一开始的时候,祂已经告诉他们一定要决心去做的事,路14:26,27,“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他们相应接受这些条件,告诉祂他们已经撇下所有来跟从祂,可10:28。他们违反向基督所作的这承诺,现在犯罪了。这是不忠。

 

第二,正如这是违背他们被接纳的那些条件本身,同样这也是正正违背基督在他们心里植入的恩典原则。他们是圣洁分别为圣的人,里面存着对神的爱与敬畏。因着这些他们极其倾向在基督受苦的时候跟随基督,这表现在在这情形里他们的这些真诚决心上。他们的美德让他们强烈倾向尽责,他们的败坏把他们推向反面。美德命令他们站住,败坏命令他们逃跑。美德告诉他们,既与基督同享荣耀,也与祂一道受苦,这是他们的本分;败坏把这些受苦说成是无法忍受的,命令他们若是可能就要让自己转身而去。所以这里必然有一种强力和暴力,施加在他们所得的光照,以及当中爱的约束上;这样的恶绝非小事。

 

虽然我要承认,这是一种突然临到、令人措手不及的试探,然而我却无法想象这件事是完全故意为之的;我也不能想象如此长期以来,他们从未对他们当尽的责任有过任何讨论或思考。

 

第三,正如这是违背他们的原则,同样这是干犯了他们的主和夫子的荣耀。因着他们这有罪的逃跑,他们让主耶稣落在祂仇敌的藐视和讥笑之下。一些人认为这是隐含在大祭司问祂的那个问题里面,约18:19,“大祭司就以耶稣的门徒和祂的教训盘问祂。”他盘问关于祂门徒的事,祂有多少门徒,他们现在怎样了。他们离弃他们夫子,在危险临近的时候让祂自己对付,这是为什么。但对这些问题,基督并没有回答。虽然他们抛弃了祂,祂却不愿向他们的仇敌控告他们。但毫无疑问,在危险的时候,祂所有的朋友当中没有一位敢承认与祂的关系,这对基督的羞辱绝非为小。

 

第四,正如这是干犯基督的荣耀,同样这是违背了他们在祂被捕之前向祂所作的庄严承诺,就是他们要与祂同生死共存亡。他们说了话,作出保证,不退缩离开祂,太26:35,“彼得说:‘我就是必须和祢同死,也总不能不认祢。’众门徒都是这样说。”这就使得这退缩变成一种背叛。在这件事上他们违背了向从未向他们食言的基督所作的承诺。祂后来在加利利与他们见面时,本可以对他们讲那位罗马士兵的故事,那士兵在战争结束时,对那位拒绝他求情的元帅说,我没有在战斗中为你效力。

 

第五,正如这违反了他们向基督所作的庄严承诺,同样这是违抗了基督对他们所作,让人心感动消化的忠告,他们只要还活着,这忠告就本应长存在他们心里。因为当其他跟从祂的人退去,不再与祂同行时,耶稣正是对这些现在在最后离弃祂的人说,“你们也要去吗?”“你们”当中有一种强调,就是,什么,是你们这些神在亘古中赐给我的人吗!是你们这些我呼召、爱、荣耀,超过其他的人,为你们的缘故我愿意、我定意去死的人吗!“你们也要去吗?”约6:67。不管别人怎么样,我期望你们和他们不一样。

 

第六,正如这是违抗了基督对他们所作,让人心感动消化的忠告,同样这也是违抗了后来在犹大堕落中让他们看到的可怕例子带来的教训。他们可以以他为镜,看到离道反教离弃基督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他们听了基督对他发出的可怕警告,祂称他是灭亡之子的时候,他们也在现场,约17:12。他们曾听基督这样说他,“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这句话可以惊吓最死气沉沉的心。他们看见在之前那个晚上他离开基督去了,就在那天,他们逃跑的那天,他上吊死了。然而他们还是逃跑了,虽有这一切,他们还是离弃了基督。

 

第七,正如这违抗了在犹大堕落中让他们看到可怕例子带来的教训,同样这是违背了爱的律法,这本应让他们与基督更加亲近,与彼此更加亲近。

 

如果他们是为了逃避此刻逼迫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而逃跑,那么肯定的是,他们本可以聚集在一起祷告、守望、彼此鼓励、加添力量。这会让这罪小一些;但他们全部都离弃了基督,也彼此离弃;因为圣经说,约16:32他们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留下基督独自一人,就像伯撒说的,个人归自己的家去,回到自己所做的工作里去。他们既离弃了基督,也彼此离弃。这是何等受试探的时刻!
 

第八和最后,他们这样离开基督,是伴随着某种因基督缘故的跌倒,因为祂这样对他们说,太26:31,“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所用的词是“skandalisthesesthe”,你们要因我,对我感到羞耻。一些人认为,当他们看到基督落在仇敌手中,不能再保卫自己的时候,他们因祂感到羞耻,那时他们开始质疑祂是不是基督,因为祂不能保护自己脱离仇敌。其他人是更正确地把这理解为是他们含羞逃离基督,因为现在再与祂在一处就不安全了。因祂把自己交在仇敌手里,他们就以为尽可能为自己作预备,这是可取的,到某处逃避那已经赶上抓住祂的风暴。这就是这个事实的本质和性质。我们要探究,

 

第三,这件事的根据和原因是。有三点。

 

第一,神暂时中止了平常对他们施恩的作用和帮助。他们从前从未这样,之后再也没有这样做。要是有从天上而来的能力、热心和爱的影响作用在他们身上,他们现在就不会如此。但若是这样,基督又怎样承担当日的激烈逼迫和重担呢?祂又怎样独自踩酒榨呢?如果他们在祂受苦的时候忠心跟祂在一起,祂的愁苦又怎么可能是极端、不加掺杂和无助的愁苦呢(这样的愁苦本是合宜的)?不,不,绝不可是这样的;基督绝不可以得到从任何受造之人而来的一丝帮助和安慰;所以为了使祂孤身一人留下,亲手与神的忿怒、人的怒气搏斗,耶和华在一时之间扣下鼓励、加力的作用不给他们;这时,就像参孙失去了他的发绺一样,他们变得和其他人一样软弱。

 

使徒说:“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弗6:10。如果祂的大能大力被扣下,我们的决心和意志,就像雪花在日头面前一样,要在试探面前消化了。

 

第二,正如神许可,扣下平常的帮助不给从他们;同样那试探的威力是大的,是的,比一般的大得多。正如他们比从前软弱,同样这试探比他们曾经遇见的任何试探都猛烈。它被称作人黑暗掌权的时候,路22:53,筛麦子一样的时候,31节。哦,这是黑暗、乌云遮蔽的日子。门徒从前从未遇见这样的旋风,如此狂暴的风暴。魔鬼就是想要在那日筛他们,若不是基督为他们祷告,保守他们,魔鬼就已经筛他们、簸他们,他们的信心就彻底失败了。所以这是落在他们身上异乎寻常的试炼。

 

第三和最后,那共同作用,促使他们可耻后退的,是这后退的一个特别原因,就是在他们尚未得坚固的心里残余的败坏。他们的知识不过是一点点,他们的信心不大。因着他们在美德方面的软弱,在经文中他们被称作小子。正如他们美德软弱,他们的败坏是强大的。他们的不信、属肉体的惧怕在他们身上肆虐。

 

读者,不要在心里责怪他们,不要因着他们的这软弱藐视他们。也不要在你心里说,要是我在他们那里,我绝不会做和他们所做一样的事情。他们和你,或者和任何圣徒一样,一点也没有想到会做出他们所做的事来;他们心里一样对此深恶痛绝;但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如果一个敬畏神的人被强烈的试探激动,神扣下往常的影响力,他会落到什么地步。

 

第四和最后,让我们看他们这可悲背道的结果。你要发现它的结局要比它的起头好得多。虽然这些羊暂时分散,但主却信守祂的应许,祂反手加在这些微小者的身上,收聚他们。早晨阴沉,但夜晚晴朗。

 

彼得为他不忠不认主悔改,再也没有不认祂;其他人也同样回到基督那里,再也没有离弃祂。听到一个使女的声音就害怕的那一位,后来对权贵的蹙眉反对都不惧怕。他们此时不敢承认基督,后来公开在公会面前承认相信祂,因为被算是配为祂的缘故受辱而大大欢喜,徒5:41。他们现在像兔子一般胆怯,任何声音都会令他们惊动,后来变得勇敢像狮子,不惧任何危险,而是用血印证他们对基督的认信。虽然此时他们离弃祂,这却不是出于自愿,而是受惊吓的。虽然他们离弃祂,他们仍然爱祂;虽然他们逃离祂,他们心里仍存有一种蒙恩的动因;事情的根还在他们身上,这要再次将他们挽回。

 

结论就是:虽然他们离弃基督,但基督从未离弃他们;祂仍然爱他们;“你们可以去告诉祂的门徒和彼得说:‘祂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可16:7。就是说,让他们不要以为我还这样记住他们的不善,不再认他们。不,我仍爱他们。

 

对此的应用包含在下列推论之中。

 

推论1. 门徒如此深信,并下定如此决心,他们还是离弃了基督吗?那么我们就看到了,自信是一件罪,太纠缠着最好的人。他们很少想到他们的心证明是如此卑贱和诡诈,当他们受到试炼,就发现确实如此。彼得说:“众人虽然为祢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啊,他是诚实下定决心,但他不知道在试探的风中,如果神一旦任由他落在自己的恐惧之下,他会变成何等一根羽毛。

 

最好的圣徒也没有任何理由去依靠他们与生俱来的美德,不管他们拥有的是多么多。天使任由自己,很快就离开了他们自己的住处,犹6。一个人对此有很深入的看见,就是最好的受造的完全,本身也是不足的。没有神保守的支持,各样的卓越只不过是注定要跌落的重物。没有神的支持,在无罪状态中的天使不过是脆弱的;连美德本身也不过是受造之物,所以完全是依赖性的。它不至于湮灭,不是因着它自己的生命和本质,而是出于在它之外某样的帮助。如果源头不供应水给溪流,溪流会变得怎样呢?如果观看一面镜子的人转脸而去,镜中的影像能够继续存在吗?耶稣基督的圣灵不断的供应,是我们一切美德的粮食和燃料。如果神离开,最好的人就要显出他们自己不过是人而已。神建立他们,也必然要由祂来扶持他们。有一千两银子,对此谦卑,比有一万两银子而骄傲,更为安全;是的,作一条谦卑的虫子,要比当一位骄傲的天使要好。亚当比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更有优势保住自己的地位。尽管他任由得着他自己可变和自我决定的意志,尽管他被造,原是正直,没有内在的败坏让他落在危险之中,然而他还是堕落了。

 

看到这些人脆弱的例子之后,我们还充满自信吗!哎呀,基督徒读者,你怎能与执政的、掌权的,以及灵里的邪恶相匹敌!“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在你认真思想诺亚罗得大卫希西家,这些在他们的世代出名的人,全都因着试探跌倒的例子之后;是的,人会认为他们得到的装备是再好不可,可以去对付这些试探。罗得在耶和华把他推出所多玛,亲眼看到罪的可怕刑罚,地狱仿佛从天上如雨般降下之后,是的,马上在这之后就跌倒了。诺亚类似,在神奇妙、令人惊奇地在方舟中保守他,他看到全世界的男女,因着他们的罪在洪水中灭亡之后马上跌倒。大卫在耶和华因扫罗犯罪,将国从他那里夺走,让大卫立国,赐他家中平安之后跌倒。希西家刚刚大病之后复原,耶和华为他作成奇妙拯救后跌倒。这样的人,在这样的时候,人会以为没有试探能胜过他们,他们却跌倒了,如此不堪地跌倒。那么“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哦,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

 

推论2. 所有跟从基督的人都离弃祂时,祂站住了,经历作成了祂受苦的工作吗?是的,那么虽然留下只有一人,没有同伴,没有鼓励,却定意跟从神,尽责不停,这就是像基督一样,是真正的卓越。与你作伴的人当中,最糟糕的不过就是那些在神的道路上离弃你的人罢了。 以利亚抱怨说,王上19:10,“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让他灰心,拦阻他跟从耶和华;因为他仍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

 

保罗抱怨说,提后4:1617:“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因有主站在他旁边,所以他一人站在他的神旁边,没有来自人的任何帮助支持。这是支持忠心的何等强烈的论证!为着同伴承认基督的人,也会为着同伴离祂而去。但是,当被人离弃时,要向神忠心;要作所多玛城中的罗得,败坏世代中的诺亚;哦,这是何等地美!若是能够,在从这地上行到天上的旅程中有圣徒为伴,与我们一道向天上进发,这是甜美;但如果我们遇不着同伴,绝不可灰心,不继续向前。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但在你进一步迈出许多步之后,你会有理由像从前一个人曾经说过的那样说,孤单一人,却绝不孤单。

 

推论3. 基督的门徒这样离弃基督,却都最后得到挽回吗?那么,虽然信徒没有得到特许不后退,却得保守不至最终离道反教和败坏。新造的人可能会生病,却不能死。圣徒可能会跌倒,但要再起来,弥7:8。出于血气的热心和决心的最大洪水会退潮,完全枯竭;但使人得救的恩典要“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 4:14。神不改变的拣选,新约的框架和构成,耶稣基督有功德效力和起作用的代求,确实给了信徒充分的安全,对抗完全和最终的离道反教。“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约10:29

 

还有,“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祂的人’”,提后2:19。每一个由父交给基督的人,都要由祂带到父那里去,一个也不丢失。

 

神也已经如此设立和安排新约,以致那些在它配得称颂的紧扣联系之内的人,没有一个可能会失去。 这是建立在不更改的事之上的,我们都知道,事情的根基怎样,事情就怎样,来6:18,19。在汇集在一起的许多荣耀应许之中,这是其中一个,“我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

 

正如我们心中对神的敬畏,在我们里面呼求我们对抗罪,同样我们在天上那位大能的代求者为我们向父求;因此我们不可能最终失败,罗8:34,35。以此为根据,我们可以像上面引文中的使徒一样,以神已经赐给我们的完全安全为夸口,并且说道,“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我们可以像加尔文伯撒马廷那样,把这理解为是神对我们的爱,也可以和安波罗修奥古斯丁一样,把这理解为是我们对神的爱:在这两种意义上这都是确实的,是至为安慰人的真理。

 

推论4. 牧人被击打的时候,羊都飞跑开去了吗?这样的人,还有如此多其他的人在试炼中离弃了基督吗?那么当知道,最好的人,在试探的日子被他们自己属肉体的惧怕控制,这是何等可悲的一件事:是这一点让这些好人在试炼中如此蒙羞离开基督:“惧怕人的,陷入网罗,” 29:25。这些好人被这网罗抓住,一时间牢牢陷在当中。

 

哦,如果对神的敬畏不反胜这惧怕,这种难以驾驭的感情就会造成何等伤害!一个基督徒,一个有信心的人,看到自己被一个异教徒胜过,这岂不是耻辱吗?我们看到责任和危险并存,可耻地转身不顾责任时,属血气的良心和勇气能让人在危险的时候站住,坚守本位吗?

 

罗马皇帝韦斯帕西安命令普里斯库斯Fluidius Priscus)不要到元老院来,如果他真的要来,除了说他要他说的话之外,什么也不可说,这位元老转达了这勇敢崇高的回答,“因为他是一位元老,他应该在元老院;如果他在元老院,被要求表明他的看法,他要自由说话,说他良心命令他要说的话。”皇帝以死来威胁他,他这样回话,“我岂曾经告诉你我是不死的吗?按你的意思办,我要按我当行的去行。你有能力不公地处死我,我有能力忠贞不渝地死。”哦请思想,你们的惧怕会给你带来何等祸害,向别人显明你们的惧怕。哦,要学会在尽责的道中把你们的生命、自由和安慰交托给神;在你惧怕的时候要信靠祂:不要把无能的尘土和灰烬放大,以致被它们的威吓吓倒,让你离开你的神和你当尽的责任。撒但在当中狡猾的目的,是要吓你离开你在当中安全的藏身之处,让你陷入网罗。对此我不再详述,我在另外已经公开发表的地方,已经列出对付这个问题的十四条原则。

 

推论5. 由此当知道,按照主或与他同在,或离开他,一个人会何等与自己大不一样。基督徒不仅总是和其他人不同,而且有时也和自己不一样:是的,他自己和自己如此不同,仿佛他不是同一个人。哪里有未曾经历这一点的人呢?有时候大胆充满勇气,藐视危险,靠着热心和爱神的力量,忍受一切挫折;在其它时候软弱无力,面对每一件小事都灰心丧气。这岂不是出于圣灵不同的管理,祂有时赐下多的,有时赐下少的施恩影响。正是这些现在后退的人,当圣灵更大大浇灌在他们身上时,能勇敢在公会面前承认基督,为祂的缘故藐视一切危险。

 

一条小小的狗,若主人在身旁鼓励它,就会冒险面对比自己大的兽类。彼得站在门外,这时另外一位门徒(或如叙利亚版本所说,其他门徒中的一位,格劳秀斯认为这版本是最好的),即生活在耶路撒冷私底下作门徒的其中一位,如此大胆进去,约18:16,17。我们是按照帮助我们的恩典的程度,或强或弱。所以你不能凭一件事来正确衡量一位基督徒,基督徒也不可凭有时候对自己的感觉判断自己。

 

当他们灵性低落,内心受挫折时,他们而是应当对自己的内心说,“应当仰望 神,因我还要称赞祂。”现在我低落,但这要变得好起来。

 

推论6. 刀剑岂不是拔出,攻击牧人,祂被留下单独接受它致命的打击吗?那么所有人是多么应当赞美在这当中如此辉煌显明的神的公义和怜悯!这里是神公义的胜利,它曾经获得的最大胜利,就是把牧长,那位神的同伴挑出来,把它的刀剑刺入祂的胸膛之内,使神的公义得到满足。难怪它是如此得胜拔出挥舞;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等等。因为在这刀剑所流的血中,有比如果全世界所有男女的血都流出更大的荣耀。

 

在神下令刀剑攻击那人,祂的同伴,而不是我们这方面,对祂怜悯和良善的彰显也毫不逊色。祂为什么不是说,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那些作我仇敌的人,流那些犯罪得罪我的人的血,不要击打那牧人,只要分散羊群。感谢神,这可怕的刀剑不是拔出挥舞攻击我们的灵魂;神没有把它刺入我们的胸膛;祂没有让它饱尝我们的肉,让它沐浴我们的血;祂的同伴被击打,为要使祂的仇敌得幸免。哦,请看神赐我们是何等的慈爱!所以要为亲自承受这致命打击的耶稣基督感谢神;神现在已经收刀入鞘,不再拔出攻击任何相信祂的人。

 

推论 7. 牧人被击打时,羊岂不是分散了吗?那么就当知道,最好的人不经历试炼,也不认识他们自己的力量。这些圣洁的人在试探验证他们的灵之前,难以想象他们里面曾有如此胆怯的灵。所以让这常作对神百姓的警告。你定意绝不离弃基督,这样很好;但那些人也如此下定决心,然而却分散离祂而去。除非试探已经试验你的力量,否则你绝不会知道你自己力量的程度。圣经说,申8:2,神在旷野引导百姓如此多年,是要试验他们,要知道他们(就是要他们知道)心内如何。他们在旷野中遇到艰难,让他们可悲地经历不信、发怨言、不满、趋向后退的灵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里面存在着这样的事情。

 

推论8. 神公义可怕的刀剑岂不是击打了那牧人,神自己的同伴;与此同时,其外在安慰全部来自于这牧人的羊群,被分散离祂而去了吗?那么就当知道,虽然神要同时一起夺去最圣洁之人外在和内在的安慰,他们却没有理由诉苦、沮丧。祂把这事作在祂的同伴身上,也大可以把它作在祂的朋友身上。击打牧人,所有的安慰都离里面的人而去;分散羊,所有的安慰就离开了那外面的人。基督在这世界上所得的安慰,不就是那直接从祂父而来,以及从那些现在被分散离祂而去的圣徒而来的安慰吗?在那一日,祂失去了天上和地上的安慰。神这样待基督,祂也可能在这时或那时待祂的百姓。你们从天上得安慰;基督也是这样,比你们曾经得到,能够得到的更完全。祂从祂小小的羊群得安慰,你们从圣徒的团契、神的圣礼、令人安慰的关系等等得安慰。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如此牢不可破地固定加在你们身上的,而是你们有可能在一日之内全部失去这一切。神确实曾经把所有的安慰、外在和内在的安慰从基督身上夺去;我们比祂还大吗?神有时取走外在的,留下内在的安慰;有时祂取走内在的,留下外在的安慰;但可能时候要到,神要把这两样都从你这里全部夺去。

 

这是得神眷顾的约伯的情形,他蒙福得到外在和内在的安慰;然而时候来到,神把一切都从他那里夺去,使他失去所有外在的安慰,成为人的笑谈;祂箭的毒液喝尽了他的灵,以及当中内在的安慰。

 

要是主这样待你们任何一人,思想下面的事,就是何等合时,给你们带来安慰?

 

第一,虽然主这样待你,这却绝非新事;祂已经这样待其他人,是的,祂这样待基督,祂的同伴。如果这些事情行在有汁水的树上,行在绝不因自己的罪配受这一切的祂身上,我们有何等少的理由可抱怨呢?而且,

 

第二,因为这事在你之前临到基督身上,让你被带领进入类似的光景时,可以为了你使之分别为圣。所以基督经历了这样各种的光景,为的是时候来到,你要进入这些光景时,祂可以除去这些光景中的咒诅,留下当中的祝福。还有,

 

第三,虽然内在和外在的安慰都从基督身上除去,然而没有这两样,祂却不缺乏支持。想到这一点,这给人何等安慰!约16:32,祂说:“看哪!时候将到,且是已经到了,你们要分散,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不是通过安慰的时候,是通过支持与我同在。基督徒,当有一天,所有可以感知的安慰都一起从你灵魂和身体那里退下时,你的神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支持你。

 

最后值得指出的是,基督这种失去安慰、被离弃的光景,是紧接着祂得最大荣耀与安慰的日子。自然学家观察到,最大的黑暗是在早晨拂晓不久前出现的。对基督是这样,对你可能也是如此。只不过是过了一时之久,祂就得着比那些离弃祂的人更好的伙伴。所以让你的信心抓住这一点,就是最荣耀的光明通常都是接着最浓浓的黑暗之后的。现在你的叹息越大,你后来的夸胜之声就越响亮。你目前的可怕遭遇,不过是要加增你将来光景的荣美而已。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