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释经沉思录 -- 莱尔

马太福音第16


16:1-12


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来试探耶稣,请祂从天上显个神迹给他们看。耶稣回答说:“晚上天发红,你们就说:‘天必要晴。’早晨天发红,又发黑,你们就说:‘今日必有风雨。’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看。”耶稣就离开他们去了。


门徒渡到那边去,忘了带饼。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门徒彼此议论说:“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带饼吧。”耶稣看出来,就说:“你们这小信的人,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彼此议论呢?你们还不明白吗?不记得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篮子[的零碎]吗?也不记得那七个饼,分给四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筐子[的零碎]吗?我对你们说:‘要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这话不是指着饼说的,你们怎么不明白呢?”门徒这才晓得他说的,不是叫他们防备饼的酵,乃是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教训。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我们主受到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不屈不饶敌意的进攻。一般来说,这两个教门的人他们之间是彼此为敌。然而在逼迫基督方面,他们找到了共同的事业。确实这是一个不神圣同盟! 然而我们在今天何等经常看到同样的事。意见和习惯最对立的人,在厌恶福音方面达成一致,要一起工作反对它前进。“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 1:9。)


这部分经文值得特别留意的第一点,就是我们主重复祂之前一个场合说过的话。祂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看。”如果我们翻到这卷福音书的第十二章39节,就要发现祂之前曾经说过这同一件事。


在一些人眼中,这重复可能看起来是琐碎不重要的事。但实际并非如此。它光照了一个已经困扰了许多真诚爱圣经之人的问题,所以应该特别留意。


这重复让我们看到,我们的主习惯再次说同样的事。祂不甘于说一件事一次,以后不再重复。明显祂的习惯就是一次又一次带出同样的真理,就这样把这些真理更深深印记在祂门徒的思想当中。祂知道我们对属灵事情的记忆是软弱的。祂知道我们听了两次,就要比听一次更记得住。所以祂从祂的库里既拿出新的,也拿出旧的东西来。


那么这一切对我们有何教训?它教导我们,我们无需像许多人有意要做的一样,如此着急要把我们在四福音书中看到的叙述调和起来。人不能必然认为,我们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发现我们主说的同样的话,总是在同一时间所说,或者与这些话相连的事件,必然是同一样事情。马太有可能是在描写我们主生平中的一件事,路加可能是在描写另一件事。然而在这两个场合,我们主的话可能完全一样。因着使用的言语一样,就尝试得出结论,认为两件事就必然是同一件,这已经经常把学习圣经的人带入极大的难处之中。持守这里强调的观点,这是安全得多,就是在不同的时候,我们的主经常使用相同的言语。


在这些经文中值得特别注意的第二点,就是我们主抓住机会向门徒发出的严肃警告。祂心里明显因着祂看到犹太人中存在的虚假教训,这些教训带来的致命影响作痛。祂抓住机会发出警告。“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让我们认真留意这句话的内容。


这警告是对说的?— 是对十二使徒 是对基督教会的第一批工人 —是对为了福音的缘故已经舍弃一切的人说的!即使他们也受到警告!最好的人也还只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落入试探。“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 我们若爱生命,愿享美福,就决不可认为我们无需这提醒,“要谨慎,要防备。”


我们主警告门徒防备什么?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教训”。福音书经常告诉我们,法利赛人是自以为义的形式主义者。撒都该人是怀疑论者,自由派思想家,半个不信的人。然而即使是彼得、雅各和约翰也必须要防备他们的教训!确实最好和最圣洁的信徒也极需要警惕!


我们主使用什么比喻来描写祂警告门徒要警惕的虚假教训?祂称它们是。和酵一样,与整体真理相比,它们可能看起来是小事情。和酵一样,一旦被接受,它们就要秘密无声地动工。和酵一样,它们要渐渐改变它们掺和的信仰的整体特征。单单一句话,何等意味深长!使徒要防备的,不仅仅是异端公开的危险,还有“酵”。


这一切当中有极多的事,大声呼吁所有认信的基督徒密切关注。我们主在这一段的警告已经遭人可耻地忽视。基督的教会若是像重视学习福音的应许一样,也极大留心它的警告,这对教会来说就好了。


那么让我们记住,我们主对“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说的这番话,是针对所有世代的人说的。它不仅是为说这番话时的那一代人说的。它是为了基督的教会永远的益处说的。说此话的那一位,用先知的眼光看到基督教信仰将来的历史。这位大医生非常清楚,法利赛人的教训和撒都该人的教训,要证明是消耗祂教会的两大灾病,这情形要持续到世界的末了。祂要我们知道,在基督徒的行列中,总会有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他们的传承绝无断绝。他们的世代绝不会绝迹。他们的名字可能改变,但他们的精神总是存在。所以祂向我们大声疾呼,“要谨慎,要防备。”


最后,让我们对这警告作个人应用,保持对我们自己灵魂一种神圣的忌邪之心。让我们记住,我们生活在一个法利赛人精神和撒都该人精神不断努力要控制基督教会的世界上。一些人要给福音作加添,一些人要从福音作删减 一些人要把福音埋葬,一些人要把它缩减得什么也不剩下。一些人要把加添堆砌在它之上,使其窒息,一些人要减去它的真理,令它失血而死。两派人只在一方面有共识。如果他们成功当道,双方都要杀害摧毁基督教信仰的生命。让我们守望祷告防备这两样错谬,保持警惕。 让我们不要为了取悦罗马天主教这法利赛人,给福音加添什么。让我们不要为了取悦讲新教义的撒都该人,从福音中删减什么。让我们的原则是,“真理,全备的真理,除了真理别无其它,”毫无加添,毫无删减。

 

16:13-20


耶稣到了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就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有古卷无“我”字)?”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祢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原文作“门”),不能胜过它。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当下,耶稣嘱咐门徒,不可对人说祂是基督。


这一段中有一些话,已经在基督徒当中带来痛苦的分歧和分裂。人为他们的意思努力争辩,直到失去了对全部爱心的看见,却仍然无法说服彼此的想法。让我们简单看这引起争议的话一眼,然后继续看更实际的教训,这就够了。


那么当我们读到我们主这句特别的话,“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我们该怎样理解呢?它的意思是不是使徒彼得他自己要作根基,基督的教会要在这根基上建造?这样的解释,说得最轻,看起来是极其不可能。说一位会犯错,有谬的亚当子孙是属灵圣殿的根基,这很不像圣经一般的说法。毕竟人找不到理由解释,如果这是我们主的意思,祂为什么不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之上,”而是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这一段中“磐石”的真正含义,看来是指彼得刚刚宣信的,我们的主是弥赛亚和神这个真理。这就好像是我们的主在说:“你被叫作彼得,石头,这是对的,因为你已经宣信那伟大的真理,我要把我的教会建立在这真理之上,就像建立在一块磐石之上一样。”


但是当我们读到我们主对彼得作出的应许,“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 我们又该如何理解呢?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接纳人进天堂的权利,要交在彼得手里?这种想法是极其荒谬的。这样的一种职分,是属于基督祂自己的一种特别特权。(启1:18。)这句话是不是指彼得要在其余使徒之上享有任何卓越高超地位?在新约圣经的时代,没有丝毫证据表明人认为这句话有这含义,或者彼得比十二使徒其他人有更高的地位或尊贵。


这给彼得应许的真正含义,看来是他要得着首先向犹太人和外邦人开启救恩大门的特别特权。当他在五旬节那日向犹太人传道,去到哥尼流家中探访他时,这应许就按字面意思应验了。在这两个场合,每次他都使用那“钥匙”,开启信心的大门。看来他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 他说,“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徒15:7。)


最后,我们读到这句话,“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这当如何理解?这是不是说使徒彼得有任何赦罪,宽恕罪人的权柄?这样的念头是贬损基督作为我们大祭司的特别职分。关于这种权柄,我们从未发现彼得或任何使徒曾行使过一次。他们总是把人交给基督。


这应许的真正含义看来就是,彼得和他的众使徒弟兄,要受特别差遣,带着权柄教导得救之道。正如旧约祭司带着权柄宣告哪一个人的大麻风得了洁净,同样众使徒被指定带着权柄“宣告宣布:哪些人的罪得了赦免。除此以外,他们还要受到默示,立下原则和条例,作为教会解决有争议问题的指引。有一些事情,他们要“捆绑”或禁止 其它的他们要“释放”或批准。耶路撒冷会议的决定,就是外邦人无需受割礼,就是行使这种权柄的一个例子。(徒15:19。)但这使命是特别赋予使徒的,在履行这使命方面,他们并无继承人。这随着他们开始,随着他们结束。


我们要在这里结束对这些有争议的话的说明。为了我们个人得造就,也许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只是让我们记住,人不管认为它们有什么含义,这些都与罗马天主教无关。让我们现在把注意力转回更与我们自己灵魂直接相关的要点上来。


首先,让我们赞叹使徒彼得在这一段经文作的那崇高的认信。他在回答我们主的问题,“你们说我是谁”时说 祢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一位不在意的读者一眼看上去,可能觉得使徒这句话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可能会想,真奇怪,这竟然得到我们主如此强烈的称赞。但这样的想法是出于无知和粗心。人忘记了,当我们生活在认信基督徒当中,相信基督从神而来的使命,这和我们生活在一群刚硬不信的犹太人当中相信此事是极不一样的。彼得认信的荣耀之处在于,当支持基督的人寥寥无几,反对祂的人众多时,他作出这认信。当他自己民的长官,文士、祭司和法利赛人都反对他的主时,他作出这认信。当我们主“取了奴仆的形象”,没有财富,没有王的尊贵,没有任何可见的君王标志,他作出这认信。在这样的时候作如此认信,这需要极大的信心和极其坚毅的品格。正如布伦提乌斯所说,这认信本身“是一切基督教信仰的一个摘要,对信仰真教义的一个概括。”所以我们的主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


我们要是效法彼得在此彰显出来的这衷心火热和感情就好了。因着这位圣徒偶然不坚定,还有他三次重复不认主,我们也许就太过倾向于要轻看他。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彼得有一切过错,却仍是基督一位真心、火热和一心一意的仆人。他有各样的无完全,却给了我们一个榜样,许多基督徒若是效法,就是有智慧了。像他一样的热心可能有起伏,有时缺乏目的坚定。像他一样的热心可能用错了方向,有时犯下令人难过的错误。但我们不可藐视像他那样的热心。它唤醒沉睡的,让懒散的人奋兴。它激动其他人行动起来。在基督的教会中,什么事情都要比懒散、不冷不热和麻痹要好。基督教内有更多像彼得和马丁路德的基督徒,像伊拉斯谟的基督徒更少,它就是有福了。


接着让我们确保我们明白我们主讲祂教会的话的意思。


耶稣应许要在一块磐石上建立的教会,是“所有相信之人蒙福的团契。”它不是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或地方的有形教会。它是历世历代各民各方信徒的全体。它是由所有在基督的血里得洗净,披戴基督的义,被基督的灵更新,因信与基督联合,在生活中作基督见证的人组成的教会。它是每一位成员都受了圣灵的洗,真正实在圣洁的教会。它是一个身体的教会。所有属于它的人都一心一意,持守同样真理,相信得救所必需的同样教义。它是只有一位元首的教会。这元首就是耶稣基督祂自己。“祂是教会全体之首。”(西1:18。)


让我们小心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几乎没有一个词,是像“教会”一词那样受到如此多误解的。几乎没有像这方面的错误,是如此大大伤害纯真信仰的事业。在这一点上的无知,已经成了偏执、宗派主义和逼迫丰富的源头。人已经 在主教制、长老制和独立制教会的问题上争辩竞争,仿佛人要得救,就必须要归属某一具体方,仿佛如果我们属于这一方,我们就必然是属于基督的。与此同时他们却已经失去了对那一个真教会,在它之外根本就没有拯救的那教会的看见。如果我们不显明是由神选民组成的真教会的成员,我们在什么地方敬拜神,这在末日都毫无用处。


最后让我们留意我们主对祂教会作的荣耀应许。祂说:“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这应许的意思就是,撒但的权柄绝不能摧毁神的百姓。牠试探夏娃,就把罪和死带入第一个受造界,却绝不能推翻信徒,给新的受造界带来毁坏。基督奥秘的身体必不至消亡或衰残。虽然常受逼迫,打击、患难,被带到低谷,它却绝不会终结。它必比法老和罗马皇帝的怒气更经久。有形教会就像以弗所教会一样,可能会消失。但真教会绝不会死。它就像摩西看见的那荆棘,虽然在燃烧,却不被烧尽。它的每一个成员都必然要被安全带进荣耀里。虽然有跌倒、失败和缺点,虽然有世界、肉体和魔鬼的攻击,真教会却没有一个成员会遭丢弃。(约10:28。)

 

16:21-23


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彼得就拉着祂,劝祂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祢身上。”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


在这些经文开始的地方,我们看到我们主向门徒揭示一个重大和令人震惊的事实。这事实就是祂将要死在十字架上。祂第一次把这震惊的宣告摆在他们面前,就是“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苦,并且被杀。”祂到地上来,不是为得到一个国,而是为了死。祂来,不是为了作王,受人服事,而是要作为祭物流血,为多人舍命作赎价。


我们几乎无法想象,这消息在门徒听来必然是何等奇怪、不可理会。他们像大多数犹太人一样,无法想象会有一位受苦的弥赛亚。他们不明白,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必须按字义应验。他们看不到律法规定的所有献祭,都是为了把他们指向那真正神的羔羊的死。他们想到的只有弥赛亚的第二次荣耀降临,而这是还要等到世界末了时才发生。他们如此多多想到弥赛亚的冠冕,以致看不见祂的十字架。我们记住这一点,这对我们就有好处。这这件事的正确认识,要大大光照这段经文包含的教训。


我们首先从这些经文认识到,即使在基督的一位真门徒身上,可能也有极大的灵里无知。


这一段里使徒彼得的表现,是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的证明。他尝试劝说我们的主不要在十字架上受苦。他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祢身上。”他看不到我们主来到世上完全的目的。他的眼睛瞎了,看不到我们主必然要死。他真的尽他所能,去拦阻那死发生!然而我们知道彼得是一个归正的人。他确实相信耶稣是弥赛亚,他的心在神眼中为正。


这些事情为要教导我们,决不可因为得救之人是得救了,就把他们看作是无缪,也不要因为他们的美德是软弱微小,就以为他们没有美德。一位弟兄可能有特别的恩赐,在基督的教会里明亮发光。但让我们不要忘记,他是一个人,是人就有可能犯大错。另外一位弟兄的知识可能很少,他可能在教义的许多要点上都不能作正确判断。他可能在言行方面犯错误。但他对基督有信心和爱心吗?他持定元首吗?若是如此,就让我们耐心待他。他现在看不到的,可能以后会看见。像彼得一样,他可能现在在黑暗中,然而却要像彼得一样,有一日要享有福音完全的光照。


让我们接着从这些经文认识到,圣经中没有什么教义,是像基督赎罪之死的教义这样如此深深重要。


再清楚不过的证据,莫过于就是我们主用来斥责彼得的话。祂用“撒但”这可怕的名字来称呼他,好像他是一位对头,做魔鬼的工作,尝试拦阻祂去死。祂如此最近还称他为“有福”,现在却对他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祂对刚刚作出崇高认信,得到祂如此高度夸奖的这人说,“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从我们主口中出的话,是没有比这更严厉的。让如此充满爱心的一位救主说出对如此一位真正门徒如此严厉斥责的,必然是一个极其巨大的错误。


事实就是,我们主要我们把祂钉十字架看作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真理。对祂代死,以及由此而来福益的正确看见,就是圣经信仰的根基。让我们决不要忘记这一点。在教会治理,敬拜形式的事情上,人可能与我们意见分歧,却能安全抵达天堂。在基督赎罪之死,是平安之道这件事上,真理只有一个。我们在这里犯错,就要永远灭亡。在许多其它要点上出错,这只是一种皮肤病。在基督的死这件事上出错,这是一种触及心脏的病。让我们在这方面站稳了,不要让任何事情把我们摇动,离开这个根基。我们所有盼望的概括必然要是,“基督替我们死。”(帖前5:10。)放弃这教义,我们就根本没有实在的盼望。

 

16:24-28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灵魂”,下同)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祂的国里。”


为了明白这些经文的联系,我们必须记住我们主的门徒对祂到世上来目的的误解。他们和彼得一样,无法想像主钉十字架这件事。他们以为耶稣来,为要设立一个地上的国。他们看不到祂必须要受苦和受死。他们梦想服事主要得到世上荣耀和现世赏赐。他们不明白真正的基督徒,和基督一样,必须要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我们的主用特别严肃的话纠正这些误解,我们若是把它藏在心里就好了。


让我们从这些经文首先认识到,人要跟从基督,就必须立定心志要受苦和舍己。


我们的主驱散门徒的美梦,告诉跟从祂的人,他们必须“背起十字架。”他们正在盼望的那荣耀国度,不是立刻就要设立。如果他们要作祂的仆人,就必须立下受逼迫和受苦的心志。人他们要灵魂得救,就必须甘于“丧掉生命”。


我们所有人都清楚看到这一点就好了。我们决不可不让自己看到,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给我们来生荣耀的冠冕,本身却带着今生天天都要背负的十字架。我们必须每天都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必须天天抵挡魔鬼,必须天天胜过世界。有一场争战要打,有一场战斗要进行,这一切都是与真信仰相伴,密不可分。没有它就不能赢得天堂。再也没有比“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这句老话更真实的了!如果我们从未通过经历认识这一点,我们的灵魂就是落在可怜的光景里。


其次让我们从这些经文认识到,没有什么是比人的灵魂更如此宝贵。


我们的主问了新约圣经中记载的其中一个最严肃问题,以此教导这个功课。这个问题如此为人熟悉,如此经常重复,以致人们经常忘记了它察验人心的特征。但无论何时,只要我们受到试探,忽略我们永恒的利益,这问题就应当像号角声一样在我们耳边响起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灵魂,有什么益处呢?”


对此问题只可能有一个答案。地上,地底下没有一件事,能补偿我们失去灵魂的损失。任何金钱能买到的,人能赋予的,都不能与我们的灵魂相提并论。世界,连同它包括的一切都是暂时的,它都在变旧、消亡、过去。灵魂是直到永远的。单单灵魂这个词,就是整个问题的关键。让我们把它深藏在我们心里。我们在信仰的事情上摇摆不定吗?我们惧怕十字架吗?这路看起来太窄吗?让我们主的话向我们耳边回响,这对人“有什么益处呢?”然后让我们不再疑惑。


最后让我们认识到,基督再来的时候,就是祂百姓要得赏赐的时候。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


把我们主这句话与之前的经文联系起来看,就可以看出其中包含有极深的智慧。祂知道人心,祂知道我们何等容易变得灰心,就像古时的以色列,“因这路难行,心中甚是烦躁。”所以祂向我们发出一个宝贵应许。祂提醒我们,祂还要再来,这就像祂第一次来一样确定。祂告诉我们,这是祂的门徒要领受美事的时候。有一天,将有丰盛的荣耀、尊贵和赏赐,要给所有服事和爱耶稣的人。但这要在基督再来的时候,而不是第一次来的时候分发。必须先苦后甜,先有十字架后有冠冕。第一次来是分发十字架,第二次来是分发国度。我们若要与我们的主同享荣耀,就必须顺服,在祂的降卑中与祂有份。


现在让我们针对这些经文包含的内容严肃自省,否则就不离开。我们已经听了教训,必须要背起十字架和舍己。我们已经背起了这十字架上,我们正天天背负这十字架吗?我们已经听说灵魂的价值。我们的生活是否说明我们是相信这一点?我们已经听说基督要再来。我们是带着盼望喜乐等候这再来吗?能对这些问题给出满意答案的人是有福的。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