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信心 作者 司布真

第三章 罪人信心的根据;或者,凭什么他敢相信主耶稣基督?

我亲爱的朋友,我已经说过,若非人感觉到自己需要耶稣,否则没有人会相信他。我经常说,我要再说一遍,我并不是到基督面前来,求情说我感觉需要他;我相信基督的原因并不是我觉得我需要他,而是我确实需要他。一个人到耶稣跟前来的根据,并非他是一个有感知的罪人,而是他就是一个罪人,不是别的,正是罪人。除非他被唤醒,否则他不会来;但当他来的时候,他不是说,‘‘主啊,我到你这里来,因为我是一个觉醒的罪人,请救救我。” 他而是说,“主啊,我是一个罪人,请救救我。” 不是他的觉醒,而是他罪人的身份,是他胆敢前来的方法和计划。

你们也许会理解我的意思,因为这时候我不能完全准确表达自己,如果我提到极多的加尔文主义神学家的布道,他们是在对罪人说,“如果你觉得你需要基督,如果你已经悔改到了这样那样的程度,如果你已经被律法击伤到了这样那样的程度,那么你就可以到基督这里来,因为你是一个觉醒了的罪人。” 我要说,这是假的。没有人是以他是一个觉醒的罪人为根据到基督这里来;他必须要以罪人的身份到他这里来。

当我到耶稣面前的时候,我知道除非我被唤醒,否则我就不能来,但依然我并不是作为一个觉醒的罪人前来。我并不是因为我已经悔改,所以我站在他十字架的底下,让他来洗净我;当我前来的时候,除了罪,我是两手空空。一种有需要的感觉是很好的感觉,但当我站在十字架底下,我并不是因为我有好的感觉而相信基督,而是不管我是否有好的感觉,我都要相信他。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
唯你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招我就你得生,
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清教徒年代的罗杰先生,舍帕先生,费弗先生,和几位卓越的神学家,特别是理查德巴斯科特,常常描写一个人敢到基督这里来之前,他必须要感受到什么什么。在这里,我要引用芬纳这位好先生,这些神学家中的另外一位的话,他说自己和他们比较只不过是恩典中的婴孩 — “我敢说,这一切都是不合圣经的。罪人来之前确实感觉到这些事情,但他们不是以感觉到这些为根据而来的;他们来,是因为他们是罪人,而不是按着其他任何的根据。” 恩典的大门敞开,这门上写着,“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拯救” 这个词和“罪人”这个词之间并没有一个形容词。这节经文不是说,“悔改的罪人”, “觉醒的罪人”, “有感知的罪人”, “痛心的罪人”,或者 “被惊醒的罪人”。不,它只是说“罪人”,我明白这点,就是当我来,我今天到基督这里来,因为我感觉到今天,和十年前我到基督这里来一样,我的生命同样有需要要到基督的十架前;当我到他这里来的时候,我不敢作为一位有知觉的罪人,或觉醒的罪人前来,我只能依然作为一位罪人,两手空空前来。最近我在约克郡的一所教堂的小礼拜室见到一位老人家。我说了一些意思和这一样的话;这位老人成为一位基督徒有好多年了,他说,“我从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准确说的,但是我知道这正是我来的样子,我说,‘主,

空空两手无代价,
单单投靠你十架;
赤身,就祢求衣衫;
无助,望你赐恩典;
污秽 —

(老人说道,“实在污秽”)

飞奔你泉旁,
主阿,洗我,否则亡。”

信心就是脱离你自己,进入基督里面。我知道,成千可怜的人因着牧师所说的,“如果你感觉到你的需要,你就可以到基督这里来”而感到困扰,他们说,“但是我对我的需要感觉得不够;我肯定我感觉得不够。” 我收到许多可怜的,备受困扰的人的来信,他们说,“如果我有一个软化的良心,我就会冒险去相信基督的;如果我有一个柔软的心就好了;但是,哦,我的心就像石头一般的坚冰,不能融化。我不能感觉到我希望能感觉的,所以我不能相信耶稣。” 哦! 把这扔开,把这扔开! 这是邪恶的敌基督的;这是彻头彻尾的罗马天主教! 并不是你柔软的心使你有资格来相信。你要相信基督,来更新你刚硬的心,除了你的罪,不带任何其他的来到他面前。一个罪人到基督这里来的根据就是他是污秽的;就是他是死的,而不是他知道他是死的;是他失丧了,而不是他知道他是失丧的。我明白,除非他知道这点,否则他不会来,但这并不是他来的根据。这是隐蔽的原因,但这不是他明白的公开的,积极的根据。我从前年复一年害怕到基督这里来,因为我想我感觉得还不够;我过去常看库帕所写的关于人和铁一般毫无知觉的诗歌的歌词 —

如果唯一有感觉,就是痛苦发现
我无法感觉.

当我相信基督的时候,我想我根本没有感觉。现在我回头看,发现我一直是感觉得最剧烈,最强烈的,最大的原因是我认为我没有感觉。

一般来说悔改最深的人,是认为他们是骄傲不悔改的,当人认为他们根本没有感觉的时候,他们是对他们的需要感觉最强烈的,因为我们不能论断我们的感觉,所以福音的邀请的发出,不是以任何我们可以论断的事情为根据的;它是以我们是罪人,不是别的,只是罪人这个事实为根据的。有人会说, “嗯,但圣经上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 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劳苦担重担。” 正是那样;那节经文是这样说的,但有另外一节经文,“愿意的都可以”;那里没有说什么 “劳苦担重担的人”。

另外,尽管这邀请是给劳苦担重担的人的,你可以看出这应许不是给那些劳苦担重担的,而是给那些到基督这里来的人的。当他们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劳苦担重担的;他们以为自己不是。他们实际上是,但他们其中一部分的劳苦就是他们不能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劳苦,他们其中一部分的重担就是他们对自己的重担感觉得还不够。他们按着自己的本相来到基督这里,他就救了他们,不是因为他们的劳苦有任何的功德,或他们担重担有任何的功效,而是他把他们当作罪人,不是别的只是罪人,来施加拯救,就这样他们在他的血里被洗净。我亲爱的读者,你一定要让我把这个真理向你说明。如果你愿意到基督这里来,不是作为别的,只是作为一个罪人,他就决不会把你丢弃。

老托比亚斯.克里斯普在他的一篇布道中正是说到了这一点,“我敢说,如果你真的到基督这里来,无论你是谁,如果他不接纳你,那么他就对他的话不守信用,因为他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如果你来,绝不要担心什么资格或预备。他不需要责任的资格,或感觉的资格。你要按着你的本相来,如果你是地狱之外最大的罪人,你就和最有道德,最优秀的人一样,有资格到基督这里来。有一个泉眼:谁是有资格得到洗净的? 人的污秽不是他不应当被洗净的理由,而是他应当被洗净的更清楚的理由。当我们城市里的长官给穷人救济的时候,没有人说,“我太穷了,所以我不配得到救济。” 你的贫穷正是你的预备,你的污秽正是这里的洁白。奇怪的矛盾! 唯一你可以带到基督面前的是你的罪和你的邪恶。他所要求的一切是你空空的来。如果你没有任何自己的东西,你来之前要撇下一切。如果你里头有任何良善,你是不能信靠基督的;你必须要两手空空来。接受他为万物之上的万物之主,这就是一个可怜的人— 作为罪人,不是别的,只是一位罪人—可以得到拯救的唯一根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