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韦斯敏斯德大教理问答注释,第108问

作者:Johannes G. Vos


[b]108.问: 第2条诫命要求人尽怎样的责任?[/b]

答: 第2条诫要求人尽的责任是纯全领受,遵行,坚守神在他的话语中所设立的所有信仰敬拜和命令;特别是奉基督的名祷告和感恩;读,传讲,听神的话语;施行和领受圣礼;教会治理和施行纪律;事奉及其维护;合乎信仰的禁食;奉神的名起誓,向他许愿;……

参考经文

• 出 20:4-6. 第2条诫命。
• 申 32:46-47; 太 18:20; 徒 2:42; 提前 6:13-14. 纯全领受,遵行,坚守在圣经中所设立的信仰敬拜的命令。
• 腓 4:6; 弗 5:20. 奉基督的名祷告和感恩是圣经所设立的一条命令。
• 申 17:18-19; 徒 15:21; 提后 4:2; 雅 1:21-22; 徒 10:33. 神设立读,传讲,听他的话语,以此为敬拜的命令。
• 太 28:19; 林前 11:23-30. 洗礼和主的晚餐的圣礼是神所设立的对神敬拜的命令。
• 太 18:15-17; 太 16:19; 林前 5:1-13; 12:28. 教会治理和施行教会纪律是神在圣经中所设立的命令。
• 弗 4:11-12; 提前 5:17-18; 林前 9:7-15. 福音事奉的工作,教会成员对它的支持,是神在他的话语中设立的责任。
• 珥 2:12-13; 林前 7:5. 合乎信仰的禁食是神的命令。
• 赛 19:21; 诗 76:11. 向神许愿,还愿是在圣经中所设定的敬拜命令。


注释

[b]1. 第2条诫命的普遍主题是什么?[/b]

第2条诫命的普遍主题是合乎信仰的敬拜。这条诫命从消极的方面说明这个问题,就是禁止拜偶像或虚假的敬拜。这当然意味着遵守对神真正敬拜的相应责任。

[b]2. 关于对神的真正敬拜,神把哪三种责任加在神的子民身上?[/b] (a) 领受真正的敬拜,就是说,要意识到这是对良心和行为有约束力的责任, (b) 遵行真正的敬拜,就是说,不仅把它作为信条加以相信,还要在我们的生活中实际对它加以操练。 (c) 坚守真正的敬拜,就是说,按照圣经所设定的严格遵守,在神在其话语中所设定的事上用心避免一切的败坏或人的改变。

[b]3.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小心领受,遵行,坚守对神真正的敬拜?[/b] 因为在关于对他的敬拜方面,神是忌邪的神,就是说,在敬拜他的事情上,他不愿意容许我们按自己喜好行事。神是主权的神,他高高至上超过万有;因此我们一定要顺服他的旨意:他已经在圣经中启示了他的旨意,就是他要人严格地,只是按着他自己设立的命令,而不是用任何其他的方式来敬拜他。

[b]4. 现今人是怎样普遍不顾这项责任?[/b]

在我们今天和这个世代,因着大大强调人的尊严和自由,相应就是忽视神的威严和权柄,人倾向认为人可以按照他们喜欢的来敬拜神,或者正如这句话所讲的,“按着他们自己良心的带领”来敬拜神,真诚就比真理或神的命定更为重要。今天相当普遍的是,人认为即使是异教徒的虚假敬拜也是被神所接纳的,只要敬拜的人真诚就可以了。这整个观念当然是与圣经所说直接对立的。

[b]5. 罗马天主教会如何废除了保持敬拜纯洁的责任?[/b] 罗马天主教会,以及一些抗罗宗团体,认为在敬拜的事情上教会不受圣经的约束,反而教会可以制订一些关于敬拜命令的条例,甚至加添圣经里没有设立的新的命令。这种关于敬拜的错误态度解释了为什么在罗马天主教和那些效仿 “大公”的敬拜形式的团体中存在着对神敬拜的许多败坏的原因。

[b]6. 许多抗罗宗教会是怎样不顾维持敬拜纯洁的义务的?[/b]许多抗罗宗团体,也许可以说大多数的抗罗宗团体,已经认为对神的敬拜多多少少是无关要紧的事情,可以按照人的喜好或方便加以决定。人普遍认为,任何只要是圣经没有禁止的,都是可以用在对神的敬拜上。这就给对神的敬拜引入了许多出于人的败坏。

[b]7. 对神敬拜的命令可以分成哪两类?[/b] 可以分成经常使用和偶然使用的这两类。比如,祷告,传道和圣礼是要经常使用的。禁食,许愿,奉神的命起誓是偶然使用的,就是说,不是在任何重复固定的时间里履行,只是在对此有要求的某些特别场合里才实行的。

[b]8. 对神敬拜的命令当在人类生活的哪四个方面实行出来?[/b]在基督徒个人,基督徒家庭,基督教教会,以及基督教国家这四个方面。

[b]9. 对神敬拜的每条命令都是要用在人类生活的这四个方面吗?[/b]不是。一些命令是局限在教会里的;其他只是适用个人,教会和家庭的。举例说,洗礼和主的晚餐是给教会的命令,不可私自在家庭或自愿结成的团体中实施。另一方面,奉神的命起誓,是既适合教会,也适合一个基督教国家的命令。


[b]108. 问(续) 第2条诫命要求人尽怎样的责任?[/b]

答. 第2条诫要求人尽的责任(也包括)不认同,恨恶,反对所有虚假的敬拜;按照每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和呼召,将它除去,以及除去拜偶像的一切标志物。

参考经文

• 徒 17:16-17; 诗 16:4. 第2条诫命要求和一切圣经没有设立的敬拜方式严格分开,加以拒绝。
• 申 7:5; 赛 30:22. 拜偶像的标志物当被除去。


注释

[b]1. 在关于虚假敬拜方面,基督徒有何责任?[/b] 基督徒的责任是不认同,恨恶,反对所有虚假的敬拜。

[b]2. “虚假敬拜”是什么意思?[/b]“虚假敬拜”不仅是指敬拜假神,或者参与虚假宗教的仪式,还包括尝试用神的话语,就是圣经所设定的方式以外的任何其他方式来敬拜真神。

[b]3. 一个基督徒必须怎样不认同,恨恶,反对虚假的敬拜?[/b]一个基督徒不认同,恨恶,反对虚假敬拜的责任不仅仅在于一般地,或者在理论上作见证反对它,还要用实际的见证反对它,就是说,为着良心的缘故不同意,不参与,因为他要在审判日向神交代。

[b]4. 为什么基督徒应当离开互助会和类似的秘密“兄弟会”式的社团的宗教性敬拜?[/b] 很清楚,互助会在根本上是一种信仰团体,它的信仰和神话语中的基督教信仰性质不同。这点清楚之后,互助会的宗教性的命令和仪式就必然要被看作是虚假的敬拜,就是说,不是按着神话语中所设立来敬拜。对于一个基督徒,确实,对于任何一个人,参与这样的敬拜就是违反了第2条诫命。

[b]5. “拜偶像的标志物”是什么意思?[/b]这种说法是指假宗教的祭坛,神像,庙宇等等。圣经教导说,这样的“拜偶像的标志物”当被除去,免得它们试探人使用它们进行宗教敬拜,或使用它们作为复兴,增长假宗教的支持点。

[b]6. 我们应当如何除去“拜偶像的标志物”? [/b]“拜偶像的标志物”当从任何国家或社团中除去,不是使用大众不加分辨的行动,也不是使用好像在宗教改革时期发生的那种群众暴力,而是要按照“每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和呼召”有秩序地进行。这就是说,除去“拜偶像的标志物”的工作应当交给那些在家庭,教会和国家中,有合法权柄行这些事的人去执行。一位因着他的抗罗宗信念,相信罗马天主教弥撒是拜偶像的个人市民,没有权利走进一家罗马天主教教会,用斧子打碎祭坛。家庭中作头的可以从他自己的家里面除去“拜偶像的标志物”,但不能从他邻舍的家中将它清除。在一个异教的国家里,基督徒应当盼望,祷告求除去一切“拜偶像的标志物”,并为此工作,但他们没有权利使用直接的行动将之除去,除非“拜偶像的标志物”是在他们自己的家里面,或在他们自己的领地上。另一方面,当一个家庭从拜偶像被归正,相信了基督教,这家里的“拜偶像的标志物”要被除去,这是正当的,其他基督徒当然可以被邀请去帮助做这样的清除工作。

[b]7. 虚假敬拜的元素当怎样从家庭,教会和国家中清除出去?[/b]在这件事情上,要理问答 列举了和除去“拜偶像的标志物”时同样的原则,就是说,当“按照每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和呼召”去除去这些虚假敬拜的元素,也就是说,每一个基督徒要按照神在家庭,教会或国家中所赋予他的权柄大小, 一定要将虚假的敬拜加以清除。

[b]8. 宗教自由的原则岂不意味着每一个人有权利按照他所喜欢的,或者按着他自己良心的指引去敬拜吗? [/b]除非我们首先定义我们所说的“权利”是什么,否则我们不能清楚全面回答这个问题。 权利这个词是模棱两可的,除非被清楚界定,否则在这方面使用这个词将会引致混乱和误解。民事权利和道德权利之间存在着基本的分别。民事权利在人类社会的范围内有其合法性;道德权利在神的道德律的范围内也有其合法性。一位百万富翁在纳税后,如果他愿意,就有民事权利去使用他的金钱,用在为自己和他的家人得到世上的欢乐上。政府不能干预,命令他把他的财富用在非自私的,或慈善的方面。但是他在神面前没有道德权利去奢华地使用他的金钱。如果他这样做,在这件事情上政府没有管辖权,但是这位百万富翁要在审判的日子向神交代。在宗教自由方面情况也是类似:一个人可以有民事权利,按他喜欢的去敬拜,或者根本不去敬拜 (前提是他敬拜的方式不涉及公然的公开亵渎,或摧毁其他人的权利,危害公民社会的安全);政府不可禁止虚假的敬拜,也不可强加真正的敬拜。但是没有一个人有道德的权利按他喜欢的去敬拜,那些不按神的话语所设立的去敬拜的人要在审判的日子向神作出交代。唯有神才是良心的主,所有这些事情都在神的管辖之下,最终要按照他的道德律受到审判。

[b]9. “宽容”这个美国的理想岂不意味着一种信仰,或一种敬拜的方式,是和其他的一样好,都是同样得神喜悦的吗?[/b] 无疑这“宽容”是广受欢迎的美国式理想,是电影业,报刊,电台和“自由派”教会所反复灌输的。这些强有力的影响正塑造出公众意见,认为所有的宗教和所有形式的敬拜都是同样好的,同样有价值的,只要敬拜的人真诚就行了。抗罗宗,罗马天主教,犹太教被放在同一水平线上,它们所有与其他不同的特征,因着“美国化”和“宽容”,都被看作是无关重要的。这是我们今天最恶毒,最当受到谴责的倾向之一。我们应当对它的毒害保持清醒。如果对“宽容”的虚假观点的强调获得成功,作为我们国家里有力的影响,真正的基督教就要被消灭,甚至有一天,正统的相信圣经的基督徒要作为“民主的敌人”而受到逼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