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约翰福音注释》

6:16到了晚上,祂的门徒下海边去,17上了船,要过海往迦百农去。天已经黑了,耶稣还没有来到他们那里。18忽然狂风大作,海就翻腾起来。

 

从这里直到22节是本章第二部分,包含了第二个神迹,就是基督在水面行走,到有需要的门徒那里去,以及这神迹前后的事;之前的事记载在16-18节;神迹本身是在19节,神迹的结果,是在19-21节。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发生在这件神迹之前的事,就是门徒听从祂的吩咐,离开祂下海边去,在夜间到了海上,如太14:24观察的那样,被大风暴和逆风抛来抛去。这里讲到他们“往迦百农去”,主在那里传讲接下来的那篇讲道,59节;然而太14:34说他们“来到革尼撒勒地方”,在可6:45,祂被催促到伯赛大去。但这可以轻易得到协调,因他们的路是朝向和经过伯赛大,而革尼撒勒是迦百农所在的乡间,虽然祂不在那城上岸,祂却没有停留,而是一直去到那地方。

 

教训,

 

1. 紧接着在最甜美的重新得力,以及基督显现之后,神的百姓遇见风暴般剧烈的试炼,这并非异乎寻常。这是门徒在这神迹之后的分,因为— 1. 我们仍在时间之内,是不容易承受不断的甜美微风,而是必须经受变幻的操练。2. 祂通过之前的显现,把显现赐下,不仅让我们现在欢喜,还在将来有用,以此验证我们是否变得通达熟练,这对祂来说是合宜的;正如祂在这里试验门徒的信心是否因之前的神迹得到增强,同样可6:51,52指出了这一点。3. 通过这些改变,人得到关于他们自己软弱的新证据,为的是坚定他们的信心;如果他们不经受新的操练,这一切都会缺乏。

 

2. 正如人做任何事,都应清楚有从神而来的呼召,好使这呼召可以在他们遭遇的事上支持他们(正如门徒是被基督催促去走这段旅程,太14:22),同样他们不应按照他们的遭遇,判断这路是否为正,因在神自己的路上,在人尽本分的路上,人也会遭遇最强烈的试炼;正如他们听从基督的命令,正“过海往迦百农去”的时候,风暴兴起。

 

3. 主的百姓可以预料到,主要按照他们成长的程度,按照他们已经用来使自己变得通达熟练的时间,把试炼衡量分发给他们;在这之前门徒经历一场暴风,太8:23,24等,然而现在的是更强烈的试炼。那时基督是与他们在一起,虽然祂睡着了;现在祂离开。这里时候是黑夜,那里我们没有看到那是黑夜的记载;在此他们不仅经历暴风,像那时一样,可4:37,还经受逆风,可6:48。他们也不靠近岸边,而是在海中央,19节;太14:24;等了很久基督才到他们这里来,太14:25,他们在那另一场风暴中没有经受这试炼。

 

4. 主的百姓经受试炼时,可以预料所有的环境都会同时起作用,让试炼变得剧烈,操练变得深入;试炼也可能变得完全可怕,但在当中主要赐下美好的结果;主就是这样使用之前提到的各样使他们痛苦的环境,以此安排这场试炼。(见哀2:22

 

5. 令人难过的是,主的百姓受试炼时还有加多的一样,就是他们通常有极大的混乱、黑暗和困惑的犹豫不决伴随着他们,使他们不能看透他们的苦难,不知道在苦难中当做什么。从“天已经黑了”这个处境的类同之处,我们可以得出极多教训,暴风兴起时天黑了,以致他们不晓得自己身处何处。苦难经常被称为“黑暗”,是苦难当中最令人难过的元素。

 

6. 神的方法,是安排如此对待祂的百姓,让开始容易,好像成功,过程非常艰难,然后他们当走的路、当做的工完成;这里是“到了”晚上,离黑夜尚早,然后他们走了很远距离。藉此基督一方面训练、让祂的百姓走祂的路,另一方面,他们在路中,祂试验他们,警告他们,在他们内外一切事情大大成功时,要谦卑清醒。

 

7. 基督不在场,隐藏或退下时,这也让苦难大大加增。在最大的平静中,祂不在,这会引发一场风暴,祂的同在会让人在风暴中有平静,所以他们既落入苦难,也找不到祂,这必然就是难过。从“耶稣还没有来到他们那里”这情景,我们可以得出如此多看见。确实经文讲的是祂身体的同在,祂身体的同在并不总是拦阻风暴,太8:23,24。但如果没有祂身体的同在,这都令他们难过,在苦难中没有因信祂属灵的同在,这必然会是何等难过得多呢?但人不能看见祂时,祂并不必然就是不在,所以有时人需要在苦难中受这样操练,因为否则试炼就不成为试炼了。

 

8. 享有甚多,但对他们自己得着的怜悯,或别人迫切的需要感受甚少的人,神让他们亲自经历像这样的境遇,好使他们明白陌生人心里的感受,这是很有道理的;门徒虽然不断享有基督与他们在一处,却常常对穷人的境遇感受甚少,穷人只是偶尔有机会见到祂,门徒在之前的神迹中,甚至要打发众人离开,可6:35,36,现在基督让他们知道,在有需要时,没有祂同在是何滋味,使他们能更爱慕祂的同在,更同情他人。

 

9. 人自认为是在非常凄凉可怜的光景中时,却可能远远不知有更艰难、更难过的试炼还要来到;当他们因着天黑,基督不在落入凄凉光景,在风暴来到之前(叙述的次序似乎说明了这一点),基督不是来,而是差遣一场令人难过的风暴,把所有这一切都安排一起发生,让他们苦况更甚:“海就翻腾起来,”等等。(见耶14:19

 

10. 主的百姓可以预料,他们在苦难中虽然不至于被淹没吞下,却要经历难过和可怕的动荡颠簸,然后才见到一条出路;“海就翻腾起来,”船“被浪摇撼”,太14:24。这很恰当象征表明教会,在教会当中主百姓的光景;1 . 正如航海的人,因着旅程不安定的自然力,常常经受风暴之苦,这世界也是如此不确定、不安定,当中有如此多恶人猛烈的私欲,以致教会只要有一刻在世上喘息的机会,这都令人惊奇。2. 风暴撼动水手,使他们的智慧无法可施,诗107:27;经受患难的教会和义人也是如此,常常摇晃,像要跌倒,被推来推去,失去他们一切的决心,诗109:23,赛54:11,林后7:53. 风暴在这方面显为可怕,就是把死摆在人面前,但人和死之间几乎毫无缓冲,不过是可怜单薄的一条船,而这船被击打甚是厉害;同样患难可能会追着主的百姓,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和死之间不过是一步之遥,他们面对死的大口,寻找解救,诗9:13;但在这一切当中,让人心觉甘甜的就是,兴起风暴,把风暴牢牢握在手中的是主。

 

11. 让主的百姓苦上加苦的是,他们不仅在目前的光景中受苦,还有出于神护理的强大逆流直面他们,压倒他们一切的自救努力,使之无效;从“忽然狂风大作”,不仅让海波动,还与他们航行的方向逆向吹动(太14:24),仿佛上天在拦阻他们在这急难中要尝试采取的任何步骤(见诗80:4),人可以得出如此多的看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