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促进真合一

促进真合一

 

司布真讲道第607

 

186511

 

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 4:3

 

     你们记得有好几年时间,我都从一位德高望重的弟兄,一位英格兰教会的教士那里收到每年第一个周日的早上讲道经文。今年他非常体贴,送给我这节经文,我希望它对我们大家都有帮助,提醒我们在“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这件事上,我们从前的亏欠,我们面前的本分。教皇最近最起劲咒诅我们所有人,当然按照他的本性,他开口说话也非这样说不可。我们不可能期望从没有祝福的地方得到祝福。如果我们受咒诅,我们不过是从污染的水源那里得到污染的河水罢了。有一句很奇怪的话,就是教皇咒诅英格兰的时候,英格兰是再兴旺不过了。我希望看到今年是大大兴旺的一年!

 

让那可怜受骗的神父想要咒诅就咒诅好了,我们的神要把这变成祝福。在从前的日子,当一些属基督的教会开始挣脱教皇专权加在他们颈项上的枷锁,教皇强调反对宗教改革的理由,就是一定要维持合一。“不管这种礼仪和那条信条多么敌对基督,多么不圣洁,你都一定要忍受,你要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那些从前的日子,那条古蛇这样说,“教会只有一个,生出分裂的人有祸了!可能树立了马利亚取代基督,有拜画像的事情,人敬拜木条和烂布,任何种类的罪行,都可以用钱买卖赦罪。可能那所谓的教会已经变成地上可憎之物和祸患,但还是要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你们一定要伏下,压制神的灵在你们里面的见证,把祂的真理常在斗下面,让谎言盛行。”

 

这就是罗马天主教的大诡辩。但是当它不能讲论爱和合一,以此诱骗人的时候,它就让自己按着本相的声调,咒诅正确的,一心撇弃正道 — 我们就让它咒诅,直到断气为止好了!弟兄们,教皇党人的论证不讲道理!如果你们稍稍看这节经文,就会看到这节经文命令我们努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但没有让我们保守邪恶的合一,迷信的合一,或者灵里暴政的合一!错谬的合一,虚假教义的合一,神甫弄权的合一,可能当中有撒但的灵,对此我们并不怀疑,但我们彻底否认这是神的灵所赐的合一!

 

对于邪恶的合一,我们要用随手能抓住的武器打破推翻 — 我们要保守和促进的圣灵所赐的合一,那又是完全另外一件事情。要记住,神禁止我们作恶以成善。压制神的灵在我们里面所作的见证,这是邪恶!掩盖我们靠着神启示明白的神的真理,这是邪恶!不为神的真理和神的道作见证,不反对罪和人造出来的愚昧,这就是最乌黑的罪。我们不敢犯消灭圣灵感动的罪,即使这看起来好像是在促进合一!

 

     圣灵所赐的合一,绝不要求任何有罪的支持,它不是通过压制神的真理,而是通过四处传扬真理得到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有它的柱石,其中有灵里得光照的圣徒,见证神在祂的话语里启示的那一信。封住我们的口,把我们都变成哑口无言,被驱赶任由神甫主人饲养或宰杀的牛,那是完全另外一种合一。麦尼尔博士说得对,就是在最近的日子,一个人若不是争辩的人,就几乎无法成为一个热心的基督徒。今天神差我们出去,就像羊进狼群,两者会有一致吗?我们是黑暗中点燃的灯,这能有和谐吗?

 

基督岂不亲自说过,“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你们知道,这为什么是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的最好办法,因为那位是战士的基督,也是使人和睦的耶稣。但是,为了生出持久灵里的和平,邪恶的兵阵就必须要被击破,黑暗的合一就必须被击得粉碎。我祈求神永远保守我们脱离一种认为真理毫无价值的合一!一种原则让位给方法的合一!基督徒英雄以为装饰的崇高刚阳美德,要被阴柔娇作的博爱补足的合一!求主救我们脱离对祂话语和旨意无动于衷的光景!这只会生出巨大冰块冰冷的合一,这些冰块变成冰山,让几里之内的空气都冻结的冰山;这只会生出睡在坟墓里的死人,什么事也不争辩的合一,因为他们在一切属于活人的事情上无份。

 

     有一种合一,是很少打破的,就是鬼魔的合一,牠们服事牠们的大君王,从来不会有意见分歧和争吵!天上的神啊,保守我们脱离这种可怕的合一!蝗虫的合一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饱餐它们身边的一切,让一切尽毁!地狱如波浪之火的合一,把许许多多的人横扫进更深的悲惨里,天上的王啊,也救我们永远脱离这合一!愿神不断差遣某位先知来,向世人大声疾呼,“你们与死亡所立的约,必然废掉;与阴间所结的盟,必立不住。”愿总有一些人,虽然像阿摩斯一样粗犷,或者像哈该一样严厉,却一次又一次谴责一切与错误的结盟,所有向罪的妥协,宣告这些都是神所憎恶的!

 

绝不要梦想,神圣的争辩根本有违反我讲的这节经文的意思。摧毁各种不是建立在神真理之上的联合,这是造就圣灵所赐合一的第一步。我们必须首先把用未泡透的灰抹的这些墙壁,这些人建造的摇摇欲坠的围墙推倒,然后才能腾出地方,一块接一块立下耶稣撒冷城墙美好的石头,成就永远持久的兴旺!

 

按照这精义,我已经开出一条路,可以去到我要讲的这节经文那里。经文讲得很清楚,有一种人要保守的圣灵所赐的合一。第二,这是需要保守的。第三,要使用一种联络。我们阐述这些要点之后,就要使用这节经文作实际应用 — 首先在基督徒与其他教会的联系方面,然后在同一教会之内成员彼此关系方面进行应用。

 

I. 首先,有一种圣灵所赐的合一,是这节经文讲到的,是值得保守的。你会观察到,它不是教会形式的合一,不是竭力保守宗派、社团、教区和牧区的合一 不,它是竭力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人谈论圣公会,循道宗的教会,或者长老会。在此我有犹豫,不敢说圣经里面根本没有类似的说法,因为我看到圣经里面有亚细亚的七教会,在哥林多、腓立比、安提阿等等地方的教会。

 

如果我按神的话语说,在英格兰有几千家持守圣公会治理形式的教会。在苏格兰有几千家敬虔的教会,是按照长老会章程设立的教会。在卫斯理宗人士当中,有持守卫斯理先生首先实施的治理形式的教会,但那不是按照圣经的方法,而是按照人的发明,把一整群教会说成是一家教会。

 

虽然我自己多多倾向在我们的教会中保持一种长老会形式的联盟,我却在圣经中不能看不到,每一家教会都是与所有其他教会区别不同。整件事情是被那些不同的联络和纽带联系起来,它们把不同的肢体保守在一起 但不是联系到如此地步,以致彼此进入,失去了它们的分别和个性。圣经里没有一处地方说:“竭力保守你们教会形式集权化的安排。”圣经的劝勉是这样说的:“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还有,你们看到经上不是说:“竭力保守圣灵所赐的千篇一律。”圣灵不承认千篇一律。祂大自然造化的类比,是反对千篇一律。鲜花不是都染上相同色彩,也不是发出同样香气。在神的工作当中,到处都有多样的变化。如果我看神的护理,我看不到有任何两件事,是按照同样的形式发生,历史的书页各有不同。所以,如果我察看神的教会,我就不会期望看到所有的基督徒都讲同一种口音,或者都用同样眼光看待事情。

 

相同的“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这是我们欢喜承认的。但至于千篇一律的装束、礼仪的措辞,或者敬拜的形式,我在圣经里是一点也看不见。人可能站着、坐着、跪着、或者面朝地俯伏祷告,都蒙神悦纳。他们可以在河边,在圣殿的门廊里,在监狱中,或在私人家里与耶稣相会。他们可以在同一位圣灵里合一,虽然他们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

 

那么什么是这圣灵的合一?亲爱的弟兄姊妹,我相信我们是通过拥有这合一而知道什么是合一。最肯定的是,如果我们不是已经有了这合一,我们就不可能保守这圣灵的合一!让我们用这问题问自己:“我们有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吗?”除了那些有圣灵的人以外,无人可以有这合一。圣灵只住在新生相信的人的心里。相信的人因着有圣灵,就与其他每一个属灵的人联合,这就是他要竭力保守的圣灵所赐的合一。

 

圣灵所赐的合一是彰显在爱里面。一对夫妻可能因着神的护理。彼此相隔千里之外 但因着他们的心合一,他们就有灵的合一。我们这些弟兄,与澳大利亚、南美和南太平洋岛国的圣徒相隔万里,但相爱如弟兄,我们感受到圣灵的合一。我从来不是在美洲偏远地区聚会的一家教会的成员,我从未与萨摩亚人,或我在新西兰的弟兄一道敬拜过神,但尽管如此,我在心里感受到与他们有圣灵所赐的合一,与他们灵里福祉有关的一切事情,都是我感兴趣的。

 

这种圣灵所赐的合一,是由性质相似引发的,找一滴在彩虹里闪光,一滴在瀑布中跳跃,一滴在小河里泛起涟漪,一滴在停滞的池塘里安然躺卧,或泛起波浪撞击船舷的水滴,这水宣告与全世界的每一滴水都有亲属关系,因为它的基本成分都是一样的。同样存在着一种圣灵所赐的合一,是我们不能模仿的,这合一是在于神“借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

 

我们里面有圣灵,祂每天使我们苏醒,使我们行在相信永生上帝的道中。在这道路中有灵里合一,这生命的合一是在爱中表现出来的。它由神的灵每天保守。已经使我们成为一的神,保守我们继续为一。我身体的每一个肢体,都必须要与我身体的其他每一个肢体有相交。我说必须。据我所知,我身体上的肢体从未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它们是要有相交还是不要有。只要我的身体还有生命,我身体上每一个不同的部分,就必须要与它的其他每一部分相交。

 

这是我的手指,我可能用一些毒药让它失去了血色。我的头可能不会赞同我的手指头变色,它可能会提出一千样方法,让手指经历一个洁净的过程,这可能都是对的,是应当的;但我的头绝不会说:“我要切掉那手指头,不让它与我相交。”我的舌头大声疾呼,声讨那让我的手指受伤,让它起水泡,引发全身疼痛的毒液,但头不能说:“我要把那手指头切掉,”除非身体愿意永远截肢变得不完全。

 

要给基督的身体截肢,这是不可能的。基督不会失去祂的肢体,不会抛弃祂奥秘身体的部分。所以任何基督徒都绝不应该有一个念头,质疑是否要和任何其他基督徒有灵里相交,因为没有这相交,他是活不下去的 — 只要他活着,他就必须要有这相交。这并不拦阻他大声谴责他的弟兄可能已经落入的那错谬,或者只要那弟兄还继续在罪中,他是可以回避与他有亲密交往。但这确实禁止我们有这念头,就是我们真的能让任何真正的基督徒与基督,或者甚至与我们分离,如果我们是在基督耶稣里,这就是不可能的。

 

那么圣灵所赐的合一,就是由圣灵每天把生命的洪流注入一个奥秘的身体,以此把它维持。这生命洪流变得越强大,这合一就变得越明显。求神把一种祷告的灵浇灌在我们所有的教会上,各样墨守陈规就要被打得粉碎,分裂就要被忘记,被各人联手压制,神的百姓就要让世人看到,他们是在基督耶稣里为一!有一些要点,是这圣灵所赐的合一必然要在当中显明的。蒙哥马利的祷告对此说的何等真切 —

 

   “发现与父和子甜美的相交,

祷告的圣徒,言行思想显为一。”

 

也有一种赞美的合一。其实我们的赞美诗歌本差别很小。我们仍唱同样的赞歌,赞美同一位救主。这合一很快就要在同工上显出自己,他们为着共同认信的神的真理争辩,一同与共同的敌人争战。这要带来相交 — 我不是说坐在同一张桌子旁吃饼饮杯,那只是外在的合一,但我指的是内心真诚相待,感受到在基督耶稣里为一的那种相交。布瑟的座右铭是,“爱所有在其身上看到有任何属基督耶稣事情的人。”

 

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让这也成为你们的座右铭。不要让你的爱变成不提出严厉责备的借口,而是因为你爱,所以责备!一些人认为,除非你舌头说柔和的话,用糖包裹你的话语,不管它是不是有毒的糖,除非你卑躬曲膝、恭维和掩饰,否则你心里就没有爱。但我相信,我们的特权就是我们一些人亲自表明,不管我们多么严肃持不同意见,我们仍能相爱。不从国教者对弟兄的错误是何等坦诚相告,然而就在我们的这不从里,我们证明对他们的爱,对我们同一位主人的爱。

 

有话说,一些人似乎是在比特山上出生的,因为除了引发纷争,他们什么事也不做。他们是在米利巴的河水里受洗,因为他们欢喜引发争闹。真正的基督徒并非如此,他只关心真理,关心他的主,关心对灵魂的爱。当这些事情不落在危险当中的时候,他自己个人的喜好或反感绝不会影响他。他乐于看见另外一位基督徒兴旺,就如他自己兴旺一样 — 只要他能知道基督得到荣耀,那么通过怎样的事奉神的膀臂显露,在哪个地方人归正,或者人津津乐道于哪种具体形式的敬拜,这对他来说都是相对无关紧要的事。

 

但他永远坚持这一点 — 就是哪里教导虚谎,那里就没有圣灵所赐的合一;若与人的灵魂有关,如果他不作见证反对那使人被定罪的错谬,不见证那拯救人的真理,他就是在背叛神。若与他主国度冠冕上的珍宝有关,他是不敢成为叛徒,闭口不言。虽然他的同胞把他的名声当作恶事排斥,只要他向他的主人忠心,在审判死人活人的主面前良心无愧,他就把这算为是喜乐。

 

II. 第二,这合一需要保守。保守合一,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原因有好几个。我们的罪很自然会破坏这合一。如果我们都是天使,甚至无需劝勉,我们都能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但是哎呀,我们是骄傲的人,骄傲是分裂之母!爱居首位的丢特腓,很自然就充当分裂的首领。

 

还有嫉妒,它是何等离间朋友!不是我用我的铁砧敲打成,不是用我的模子浇筑的,我都不能感到满意。别人的蜡烛让我难过,因为它发的光更亮。另外一个人让我不安,因为他有比我更多神的恩典 — 哦,这样的情形就不会有圣灵的合一!怒气,这是合一何等的死敌!我们不能接受最小的不敬,最小的事都让我们勃然大怒,满面通红,我们鲁莽说话 — 但肯定我无需读那破坏这圣灵所赐合一的一长串罪单,因为它们实在众多!哦,求神把它们从我们里面赶出去,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但是亲爱的弟兄,我们的美德本身,可能就会让我们很难保守这种合一。路德勇敢大胆,急性暴躁。他是为宗教改革领军开辟道路的不二人选。加尔文讲求逻辑、思路清晰、镇定、精准 — 他很少说话鲁莽。路德和加尔文对事情的先后并非总是意见一致。他们本身的美德让他们起了纠纷,结果路德一时脾气暴躁,就说加尔文是一头猪,是鬼魔。虽然如此,加尔文有一次回应说,“路德可以想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但是我总要称祂是一位可敬的基督仆人。”

 

但是约翰•加尔文发起脾气来的时候,也知道怎样一句话把路德说死。在那个年代,基督徒之间握手相交通常是带着铠甲的铁护手,而不是正常的赤手相交。所有人都大大蒙神呼召,起来为祂真理的缘故争战,以致他们对待战友也是带有疑心。我们也是一样,为真理警醒这本身如此宝贵,却也可能让我们在没有必要怀疑的时候起疑心;我们的勇气可能像烈马,带着一位年轻战士冲到他没有打算策马去到的地步,让他被敌人俘虏,给自己造成伤害。

 

我们必须警醒 — 我们最好的人也必须警醒 — 免得我们使用撒但的兵器去为主争战,甚至出于对神和祂真理的爱,破坏了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亲爱的朋友们,我们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因为撒但如此忙碌,为的是破坏这合一。牠知道基督最大的荣耀要出于祂教会的合一。“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祢父在我里面,我在祢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祢差了我来。”

 

没有教会的合一就没有教会的喜乐。教会就会抱怨、分裂,身体的分裂是判处了一切神圣团契的死刑。除非我们的心为一,否则我们就不能享受彼此相交。我们为神作的工,在我们不能一致的时候,做得是何等软弱无力!敌人希望得到的盟友,没有什么是好得过我们阵营中的分争。古代的一位勇士说:“敌人就在眼前,你们还不能一致吗?”要摧毁的撒但,正不断找机会要把不灭灵魂拖到沉沦中去的时候,基督徒们,你们就不能一致去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吗?

 

我们在这件事上应该更努力!我们一定要努力把那要分裂的事情从我们自己里面清除出去;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心充满各样圣洁的思想,让这些思想使我们与我们的那位兄长联合。我加入一家基督教教会的时候,不是说:“我完全肯定,我绝不会破坏它的合一。”我要警惕怀疑自己有犯下这种恶的危险,我要全然努力警醒,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III. 第三,为了保守这合一,神供应了一种联络,和平的联络。亲爱的,神的百姓当中应当有极大的和平,完全的和平和无限的和平。我们不是外人,我们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活出你们与圣徒同国的身份!不要把基督徒当作外人看待,这种与圣徒同国的联系,是一种和平的联系。你们不是敌人,人可能同国,却彼此憎恨,但你们彼此都是朋友,让这成为另一种联络。

 

但你们要更进一步 — 你们不仅是朋友,你们还是从同一父生的弟兄,充满同一种生命。这岂不应该成为一种联络吗?确保不要在这方面产生纠纷。不要彼此相争,因为你们是弟兄。这还不是全部,你们比这更亲密,你们是同一身体的肢体。这奥秘的联合岂不应当对你们成为一种和平的联络吗?你们作脚的,要与眼相争吗?或者你们作眼的,要与手相争,说“我用不着你”吗?

 

如果我们是祂、祂骨肉的肢体(因为其他人身上的关节和骨头,可能会不一致),那么就绝不要让人得着把柄说,我们配得称颂的主那奥秘的身体,存在着不一致这如此可怕的事情!让人绝不要说,不同的部分不愿同工,而是落得彼此冲突!我相信我已经把经文的意思讲清楚了。有一种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是配得持守的,我们应当持守,我们一定要用和平彼此联络,加以持守。

 

现在来讲这主题应用的结束部分。第一,一家教会与另外一家教会的关系。第二,教会一个成员与另外一个成员的关系。所有的教会都彼此融合成为一家教会,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所有教会,完全融合成为一个教会团体,这无可避免要产生另外一种形式的教皇专权,因为历史教导我们,大型的教会团体通常都会变得多少越来越败坏。

 

     巨型的属灵团体,整体而言是暴政的堡垒,是滥权的山寨。它们变得分崩离析,这只不过是时间的事情。当人尝试要达成一种不是神话语所说的合一的时候,扰乱和脱离就必然会发生。但所有教会都在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中同行,这将会是何等有福的事情!这家教会,已经受洗归入主耶稣基督,虽然为着其他教会忽略洗礼这命礼感到哀伤,然而却感受到,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并没有被打破,而是伸出右手,与所有真诚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教会行相交之礼。

 

当那一家由长老治理的教会,体会到与另外一家由主教治理的教会存在着合一;当某一家强调信徒彼此造就,没有专职神话语事奉的教会,却不与热爱神话语事奉的教会争吵!事实上,我们在这件事上已经认同,就是我们要独立考察神的话语,按照我们发现那为真实的光照行事,这样做,我们就要以和平为联络,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我说这是最值得羡慕的,这是我们应当追求的 — 不是把所有教会都融合成为一个宗派!而是每一家教会保持它自己独立清楚的见证,在爱中与同样行的其他每一家教会同行。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提几条建议。相当肯定的是,如果本教会宣告,它比任何其他教会都要优越,我们就绝不可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如果有一家教会说,“我们是教会,所有其他的人只不过是门派,我们是神建立的教会,其他的只不过是神容许存在的教会,”那么它就是连累了以色列人。只要人稍微提一提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这样的教会就必须把自己的头藏起来!任何高举自己的头颅,超过其他教会,对其他教会夸口的,都是已经破坏了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如果其他教会回答:“我们的主是同一位,我们都是弟兄,”他们就没有破坏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因为他们只是在宣告他们的权利,讲述神的真理。

 

那忘记了自己在家中真正的位置,开始自立为主母,宣告超越其他与他同作仆人的教会,就是让自己失去了能力,不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因为它已经一次全面合一。我要再说一次,一家愿意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的教会,绝不可认为自己是无缪的,不与它一道的就是罪。任何教会有什么权利树立自己作为标准,让不与它一道的,就必然成为不从的人?

 

确实,我那位主教制教会的弟兄不同 — 他与我不同!确实他是一个不从的人,因为他不从我 — 但是我不愿用这样的称呼来叫他,免得我擅自妄称我自己的教会是唯一的真教会,就这样破坏了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如果我去看历史,我相信我所在的教会可以宣告有一串长长的祖先,是从使徒而出的,即使这没有经过罗马教会。但我因此就会称一位看不到有这样传承的弟兄是分裂主义者,把他的教会定性为非法吗?如果因为他不到我这里来,他就是一位分裂主义者,我不去他那里,为什么我就不是一位分裂主义者?

 

但是他分裂教会!他应该来和我一起敬拜。难道我不应该去和他一起敬拜吗?啊,但是我们人数多!神的事情是由多数人决定的吗?神的教会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点人头数了?我担心在点人头数这队伍占第一位置的总是魔鬼。我们希望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如果我们有一个小妹妹,我们会因着她人数较少,就会更温柔待她。如果我要“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我就绝不可叫民事官员来强迫我的弟兄支付费用,供我去洗我的法衣,敲我的铃铛,给我的钟上发条。

 

我绝不可对我的弟兄说,他一定要出钱支持我的敬拜。他说:“我亲爱的朋友,我出钱维持我相信是正确的敬拜,我也很愿意你为着你的敬拜做同样事。”如果你贫穷,我会自愿帮助你,但如果你对我说,如果我不出钱,你就要把我关进监狱,你还要求我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吗?我亲爱的朋友,你抢走我的枱凳,我的灯台,说你要把我投进“地狱的边缘”,或者把我拉到宗教法庭,这并不是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你派警官来抓我,如果我对此有微言,你就会说“爱是凡事盼望。”

 

是的,安息的人希望你在这件事上停止犯罪。如果我们有一片地,是埋葬我们的死人的,如果正好另外一家教会的一个人来,希望把他可怜失去的婴孩葬在我们的墓地里,他没有别的方便地方可去,可以寻求帮助,如果我们对他说:“不,这样的事情是绝不可以的!你的孩子是行了点水礼,所以不能和我们的基督徒葬在一起!我们不许你受过点水礼的孩子和我们受浸的死者葬在一起,”我想人就不会认为我们是在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我不认为这是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一些教会不让把未曾受洗死去婴孩带来的哀伤之人进他们坟场的大门,那些痛苦的人哭着回到自己家中去,我并不认为这些教会是在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还有,如果教会要彼此合一,就绝不可定出一些规矩,不让不属于他们自己宗派的牧师上他们的讲坛。如果你们通过一条决议,规定与我们不一样的人不可站在我所在的讲坛上,我就要以你们为耻。但我们知道有一家教会说:“不管一个人如何好,他可能像约翰•安格尔•雅各一样受人敬重,或者有纪威廉一切的优点 — 我们也许不会介意听他在镇上的议事厅里讲道 — 但是我们特别讲坛神圣的地方,是这些干涉之人绝不可侵入的。”

 

因为这家教会说:“我们的是牧师,你们的只是平信徒教师。我们的是圣礼,我们祝福的杯,是基督的血,我们掰的饼,是基督的身体 — 你们的没有圣礼的效力。实际上你们不是教会,只是一群分裂的人聚集在一起,行你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我们宽容你们,但这是我们能做的一切。”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又在哪里?

 

我亲爱的朋友,我是从英格兰教会其中一位最圣洁的人那里得到这节经文 — 如果我稍微为了英格兰教会的益处解释这节经文,我相信他会体谅我的,因为我是出于全然的诚实这样做,渴望帮助他和许多其他的人重新审视,进行改革。如果本教会与英格兰教会光景一样,我的祷告就会和我讲的话一样直白。我说英格兰教会是与时代不合!因为在这国家,有任何一家教会,这家教会是接受国家资助,站起来说:“我们是教会!我们的牧师是牧师!我们的会众是会众!现在亲爱的弟兄,握手,保守神的灵所赐的合一吧,”它就是玷污了自己的手,是与十九世纪脱节。

 

嗨,这是荒谬的事情!让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让我们抛弃一切高高在上的装腔作势!让我们真正彼此帮助,而不是彼此压迫!让我们一起祷告,让我们一起认罪。让我们真心纠正我们的错误,一个真正的福音联盟就要覆盖我们全地!如果任何一家教会以圣经为它的标准,靠着神的灵的能力传讲基督的名,我们就有成全上万的人欢喜与这样的教会行右手相交之礼,衷心向所有这样的教会问安!我们天天努力,要让我们的教会,我们自己越来越进入那种光景,在当中持守我们自己的合一,却也能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对于是同一家教会成员的人,我要说几句和你们彼此关系有关的话。如果我们要在同一家教会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我们就一定避免任何要破坏这合一的事情。说闲话,说闲话是让朋友彼此分隔的很好用的手段。让我们努力谈论更好的事情,而不是讲彼此的人品。狄奥尼修斯去到学院 找柏拉图,柏拉图问他来的目的。 狄奥尼修斯说:“啊,我以为柏拉图你会向你的学生说我坏话。”柏拉图如此回答 — “狄奥尼修斯啊,你以为我们会如此没有话讲,以致我们会讲你?”确实,我们开始彼此讲对方的时候,我们肯定就是有很少的话题可讲了。尊崇基督,这比减损祂肢体的名声要好得无比。我们一定要抛弃一切的嫉妒。很多的好人喜欢宗教改革,但他们说他们不喜欢改革由像马丁路德这样可怜糟糕的修道士来进行。同样有很多人希望看到人做好事,行出善工,但不愿看到由那位刚刚兴起来的弟兄,或那位穷人,或那位没有特别身份地位的妇女去做这样的事。

 

作为一家教会,让我们摆脱嫉妒!让我们都在神的光中欢喜。至于骄傲 — 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人最近变得爱慕虚荣,就要把它挣脱甩掉。我希望在这个地方进行服事,要赶走你们这些因为弟兄比你们穷,受的教育没有你们多,就不愿承认弟兄的人。一个人讲话,不能字正腔圆,只要他的内心端正,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能感受到他是爱主,肯定你就能忍受他言语方面的缺点 — 如果他也能忍受你行为方面缺点的话。那么就让我们培养任何能促进合一的事情。

 

有人病了吗?让我们关心他们。有人受苦吗?让我们与他们同哀哭。我们认识有人,他们的爱心比其他人要少吗?那么让我们更多多去爱,好弥补这亏欠。我们看到一位弟兄身上的缺点吗?让我们在爱中警戒他。我祈求神让你们成为使人和睦的人,你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使人和睦的人!让这家教会和过去十一年一样,在圣洁的一致和有福的合一中继续前进。让我们记住,除非我们都相信神的真理,否则我们就不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所以让我们查考圣经,让我们的观点和情感符合神话语的教导。

 

我已经对你们讲过,在错误中的合一,是在败坏中的合一。我们需要的是靠着神的灵在神真理上的合一。让我们努力追求这一点!让我们贴近基督生活,因为这是促进合一的最好方法。教会中的分裂。从来都不是由那些对救主充满爱的人挑起。冷淡的心,不圣洁的生活,表里不一的行动,被忽略的密室祷告 — 这些是在基督身体里散布分裂的种子!但是生活与基督亲近的人 — 披戴祂的样式,效法祂的榜样的人,无论去到哪里,都是一种神圣的联络,一种圣洁的联系,把教会联系得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紧密。

 

愿神把这一点赐给我们,从现在开始让我们努力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我推荐这节经文给所有相信的人,在新来的这一年全年操练。至于那些不信的人,我只能说我深愿他们的合一、他们的和平被永远打破,可以被带领到基督耶稣这里连,在祂的死里找到和平!求神赐下信心,然后爱和各样属神的美德就会接连来到,让他们可以在基督耶稣我们主里面与我们合而为一。阿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