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信仰的形式和精义 --- 撒下4:3

信仰的形式和精义

司布真讲道186

185844

“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
——撒上 4:3


    这些人犯了一个极大错误:他们想要的,是有耶和华在他们当中,而他们以为,约柜这神同在的标志,足以在他们争战的日子带给他们所需的帮助。人怎样,他的信仰也怎样。人是一种复合的生命,正确地说,人是一种属灵的生命:他里面有一个灵魂,一种超越物质约束的实在。但人既是由一个灵魂,也是由一个身体组成。他不是单纯的灵,他的灵体现在血肉中。我们的信仰也是如此。相信神的信仰,按照它的生命来说完全是属灵的,总是如此;但因为人是既由灵魂也由肉体组成,神就认定他的信仰要有一些外表外在和物质的方面,通过这些体现属灵的,否则人就无法把握住这信仰。这在从前的时候特别是这样。犹太人的信仰其实是一种属天和属灵的事情,一种关乎思想的事情,与思想灵魂相关的事情;但是犹太人尚未受到全面的教导,他只不过是婴孩,除非看到属灵的事用画面向他表明出来,就不能明白这些事,或者重复我刚刚说过的话,除非看到这些事体现在一些外在的预表和象征当中,否则他就不能明白:所以神乐意把大量礼仪颁布给犹太人,这些礼仪对相信祂的信仰而言,就如身体对于人的灵魂一样。犹太人的信仰教导赎罪的教义,但犹太人不能明白这一点,所以神赐给他羔羊,每天早晚宰杀一头;祂赐给他一头山羊,百姓对着这头山羊认罪,然后把它赶进旷野深处,表明通过基督代替和赎罪这重要的教义。犹太人的信仰教导神是唯一,这是犹太人信仰其中一条主要的教义;但犹太人很容易就忘记了只有一位神;神为了教导他这一点,就设立只有一座圣殿,只有一座祭坛,可以正当把祭物献在上面。所以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只有一位神的观念,是在只有一座圣殿,只有一座祭坛,只有一位大祭司的这事实上体现出来的。请留意,我们的信仰,基督教信仰也是如此:但不像犹太教去到如此全面的程度,因为犹太人的信仰有一种粗糙沉重的躯体,但我们的信仰有一个透明的躯体,当中只不过有一丁点物质表现。如果你问我,我说的我们信仰的物质表现,体现我们盼望信靠的属灵部分,它的表现是什么,我就会指出,首先是主设立的两条命令,洗礼和主餐。接着我要向你指出,神家中的诸般服事、安息日、我们敬拜的外在礼仪;我要向你指出我们严肃的诗歌,我们祷告神圣的服事;我也要向你指出纯正话语的规模,就是纯正话语的形式,我认为我这样指出是对的,这纯正话语的规模形式,是我们总是渴慕紧紧抓住坚定持守的,它包含了人如果要持守那在基督里的真理,他们就必须要相信的内容。所以我们的信仰也有一种外在的形式,甚至直到今天仍是如此;使徒保罗讲到认信的基督徒时,讲到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所以虽然我承认,程度和摩西的日子并不一样,但信仰必须要有一个实体,让属灵的事情可以从中有形地呈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使我们可以看见它。

    今天早上我要从我们看的这段叙述中引申出三点。第一点就是,人要带着认真和敬畏的心遵守信仰外在的形式,但我第二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会留意到,那在信仰的精义方面最缺乏的人,是最迷信遵守信仰形式的人;就像你在这里看到的百姓一样,他们并不在乎神,非常迷信看重那被称为约柜的柜子。然后我讲的第三点就是,对于那些信靠信仰外在形式,脱离信仰精义的人,他们是可怕地受骗,他们受骗的结果必然是最致命的。我觉得讲第一点是非常必要,免得我在努力强调绝对需要首先关注信仰精义的时候,会带领任何人去藐视信仰的形式。

    一. 那么第一点就是,人应当带着敬畏的心遵守信仰的形式。这约柜对于犹太人来说,是他信仰当中最神圣的器具,还有很多其他事情,是他看为神圣的,但这约柜总是处于最神圣的地位,被算为双重神圣,因为在停留在施恩座上方基路伯像展开的翅膀中间,人通常会看到一束明亮的光,被称作神的荣光,这表明在那里,有坐在两基路伯之上以色列的神耶和华。确实,在撒母耳的时候,百姓有极大理由敬畏约柜,因为你们会记得,当摩西出去与米甸人争战的时候,米甸人遭到极大杀戮,这是因为大祭司以利亚撒带着银号筒,站在战场的前线,手里拿着律法那神圣的物件,就是约柜,因为这约柜与他们同在,他们就得胜。也是因着这约柜,约旦河枯干,当以色列的众支派来到约旦河,找不到渡河的地方,但是祭司把约柜抬在肩上,他们迈着庄严的脚步,齐步下到水边的时候,在约柜的面前河水退后,所以百姓如走干地渡过河。然后当他们进入应许之地,你们记得因着这约柜,耶利哥的城墙完全倒塌,因为祭司围着城走了七天,吹号带着约柜在前面行,最后靠着约柜的力量,其实是靠着在约柜当中那一位神的能力,耶利哥的城墙倒塌,每一个人冲上前杀敌。所以这些百姓以为,如果他们一旦搬出约柜,一切事情都会好办,他们肯定就要得胜;所以虽然我在第二点要强调,他们迷信把力量归与这可怜的柜子,这是错的,然而人应当带着敬畏的心来看待约柜,因为它是一个极大属灵真理外在的象征,绝不可用任何轻蔑加以对待。

    首先完全肯定的是,人绝不可以更改信仰的形式。你们还记得这约柜是由摩西按照神在山上给他的样式造的。而我们信仰外在的形式,如果是正确的,就是由神所指定的。祂的关于洗礼和主餐的两大命礼,是祂从高天之上为我们颁布的。我不敢更改它们当中任何一样。如果我相信洗礼意味着浸入,只是浸入,而我却放胆用洒水的形式施行这洗礼,我就应当把这看作是违背上天的一件大罪和极大的背叛;或者如果我相信,洗礼只是适用在信徒身上,而我却给是相信的人以外任何的人施洗,我就会认为自己在神的眼前是一个罪犯。主餐也是如此。相信它由饼和酒组成,我就会认为罗马天主教不让百姓领杯,这是一件大大亵渎的事;我知道这命礼只是给主的百姓,当任何被接纳来领受主餐的人,没有认信他们的信仰,承认他们悔改,并不宣告自己是神真正的儿女,我就会把这看作是对天上威严的神的极大背叛。关于福音的教义,这方面也不容许有任何更改。我知道教义的形式,与教义的精义和核心相比是很少的,但我们就然连它的形式也绝不可以更改。人经常说,我们不应当有一种非常严格的信仰。我相信严格的信仰正正是我们应当拥有的。这信仰如此模造,以致它不晓得如何可以更改;这信仰是从教会那无缪的元首,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而来,到了最近的时候,仍然像律法和先知书一样,只要地仍存留,它的一点一画就绝不会落空。那些认为我们可以更改这一点更改那一点,仍然可以维持信仰精义的人,他们的立场有一些正确的方面;但是请让他们记住,虽然信仰的精义可以在许多错误当中得以维持,但是每一个错误都倾向会削弱我们的灵命。除此以外,我们无权只考虑这更改对我们自己的影响。神命定的任何信仰形式,我们都应当遵行,不能有最轻微的更改;更改神命定的任何一条命礼,都是极其亵渎神的做法。不管那更改可能看上去如何有道理,这却是背叛上天,在基督的教会里是不可的。保罗说:“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常常守着。”或者按我记得我从前说过的,虽然信仰的形式并不是实意,但除非我们认真遵守形式,否则要保持实意就不容易了。它就像包着蛋的蛋壳,蛋壳没有生命,但你却必须小心不要打破蛋壳,否则你就会催毁里面的生命。我们信仰的律例典章和教义只不过是信仰的外壳,它们并不是生命;但我们必须小心,不可太过伤害这外壳,因为如果我们这样做,就可能危及里面的生命;虽然这生命可能还能勉强存活,却必然因着对它外在形式的任何伤害而被削弱。

    正如我们绝不可更改形式,同样我们也绝不可藐视形式。这些非利士人藐视约柜,他们把约柜夺过来,摆放在他们偶像的庙中,结果就是他们偶像的神大衮被打成碎片。然后他们带着它在他们的城中穿行,他们就被痔疮击打。之后他们害怕把这约柜放在城内,就把它放在空旷的郊野,就有老鼠入侵他们,吃光了一切。就连祂信仰的外在形式,神都不容许人对此有任何不敬。祂要人敬畏谨慎,免得就连对祂的约柜也有任何不敬;这约柜可能不过就是歌斐木,但因为神在基路伯的翅膀之间,人就应当把约柜看为神圣,神就不许人污辱这约柜。你们这些藐视神的人啊,你们要小心,免得你们藐视祂外在的命礼,取笑安息日,藐视神殿的典章,忽略蒙恩之道,把信仰的外在形式称作是一件虚枉的事情——所有这一切在神眼中都是大大得罪祂的。祂要我们记住,虽然形式并不是生命,但是我们应当为着形式所包含的生命的缘故,尊重这形式;人应当为着身体里面灵魂的缘故尊重身体;我不想任何人伤害我的身体,虽然人伤害我的身体,可能并不能伤害我的灵魂;同样神不愿任何人伤害信仰外在的部分,虽然确实无人能触动信仰真正的生命根源。

    但我还要再说一点,非常严肃的一点。正如人不可更改或藐视外在的形式,同样它不容不配的人侵入。你们都记得这约柜,当它从非利士人之地被带回来的时候,被放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伯示麦人打开约柜的盖子,朝耶和华的约柜里面看。为此耶和华“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人;那时有七十人加五万人在那里。”这些伯示麦人没有任何要侮辱约柜的念头,他们只不过是有一种虚妄的好奇心,要往约柜里面看。他们看到那些奇妙的石板就被击杀了;因为当律法没有被施恩座遮盖的时候,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它对他们来说就是致命的。这让你们会很容易记得,任何人没有得到神的呼召,擅自侵入信仰的外在形式,神都会把一种何等严厉的惩罚加在人身上。让我引用这段可怕的经文:论到主餐的时候,“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宣告!除非人有信仰的实意,否则就连他胆敢触及信仰外在的形式,神都向他发出咒诅;我们知道没有什么是比这件事更如此快快激发神的义怒,就是人遵守神殿的典章,外在认信自己是在基督里,却在这件事上无份。啊,你们要小心,基督外在的命礼并不是信仰的生命,虽然如此,它们却如此严肃重要,我们绝不可更改或藐视,也不可没有得到邀请,就匆忙闯入;因为如果我们这样做,神的咒诅就必然要临到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藐视以色列至高神的圣物。

    在我结束这第一点之前,让我指出人应当勤奋看顾和爱慕神外在的事情。我们读经的时候,看到关于这一点的两个实例。我们看到那位神圣的以利,他非常清楚神的约柜并不是神,他明白这只不过是内在和属灵的事外在的标志,然后当神的约柜被夺去的时候,请留意这位可怜老人的忧愁:他的心破碎了,他仆倒折断了颈项。然后我们看到那位没有提到她名字的女子,她的丈夫是服侍这约柜本身的祭司,但他这个人的品格,我能说的,不过就是他是一位巴力之子。一个妇人,如果她的丈夫是一位神的工人,是亵渎邪恶的人,要她相信,这就是难的。这位妇人的丈夫不仅犯错得罪神,而且还得罪了她。他是一个污秽不洁的人,用淫乱把耶和华殿的院宇都污秽了;然而她对她的神却有如此大信心,以致知道如何爱慕信仰,虽然这信仰因她丈夫可怕的品格蒙羞。她知道如何区别她的丈夫这人和他的本分,区别祭司和祭司的职份,区别教会的职员和教会的职份。我真的对她感到非常惊奇。我肯定,没有什么是比这件事更令我们的信心如此动摇,就是看到一位牧师行事为人不表里如一,但这人是一位主要的牧师,是她自己的丈夫,活在明显的罪中,这罪冲击到她自己身上,因为他得罪了她;我肯定,她竟然相信神,这真是何等奇妙;但她的信心如此坚固,如此紧紧抓住她的信仰,虽然她和以利一样,知道这约柜并不是神,形式并不是内在的事,但是这形式本身对她如此宝贵,以至在早产生子的剧痛中,在她的痛苦中,她最大的痛苦仍然是这一点,就是耶和华的约柜被夺去了。人告诉她孩子生下来了,想用这消息让她高兴起来,却是枉然;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消息,她并不因此大大欢喜。她陷在昏迷中,但最后睁开眼,想起她的丈夫死了,所以根据犹太人的做法,给孩子起名就成为她的责任;她在死前无力地张开嘴说:“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因为荣耀离开以色列了;”然后补充说明理由:她并不是说,“因为我的丈夫死了,”虽然她是爱他;她不是说“因为我的公公以利死了,”或者“因为我的国家被打败了,”她而是加上这全然重要的原因,“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说完她就死去了。哦,我向神祈求,愿我们所有人都像她那样深爱神的家,都深爱神的道路,神的律例典章。虽然我们并不把迷信的重要意义附加在外在礼仪之上,我却希望我们像以利,都像这位没有提名,但却是崇高的妇人一样,因为以色列的圣者的缘故,就多多思想圣物。

    就这样,我已经讲完第一点,我肯定,在座没有一个形式主义者会和我意见不一致,因为他们所有人必然都会说这是对的。即使连圣公会牛津运动(该运动目的是通过复兴罗马天主教的某些教义和仪式来重振英国国教 译者注)的支持者也要承认,这正是他相信的 --——人应当认真遵守礼仪。但是讲到第二点的时候,我必不认同圣公会牛津运动支持者的观点。

    二.一个臭名昭著的事实就是,正正是那些对属灵信仰认识最少的人,是最迷信关注外在形式。我们再让你们来看这例子。这些百姓不愿悔改,不愿祷告,不愿寻求神和祂的先知,然而他们却找出这约柜,带着一种迷信的敬仰信靠这约柜。在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当中还有任何信仰,这重大的事实就显得非常清楚,就是那些对真信仰一无所知的人,总是最关注形式。你们想知道是那些侵吞寡妇的家产,抢夺丧失父亲之人遗产的人是哪些人吗?你们想知道,在基督的日子哪些是假冒为善的人,欺骗人的人吗?嗨,他们是法利赛人,他们“假意作很长的祷告;”他们在十字路口给穷人救济,这些人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信实,反倒不行了。如果你们想要在基督的日子找哪些是骗子,不义的法官,说谎的人,发假誓的人,你们只需要去找那些一周禁食三次,他所有的都献上十分之一的人。这些法利赛人会做任何邪恶的勾当,绝不犹豫;然而如果在喝酒的时候,一只小小的蠓虫掉在酒里被他们吞下去,他们就认为自己被污秽了,因为他们的律法不许他们吃没有放干净血的动物。他们就这样把蠓虫滤出来,因此得着非常敬虔的名声,整只骆驼连驼峰倒吞下去。你们会觉得好笑,但他们在那时候的作为,现在的人也做。你们知道那些天主教徒,难道你们从来不认识他们当中有任何人,认为如果在受难周礼拜五吃任何肉,这就是大大得罪天上威严的神吗?你们认识他们当中有任何人,并不认为无需最严格遵守礼仪守大宰期的吗?请留意他们在安息日早晨是如何小心去到他们敬拜的地方,他们是如何努力遵守用圣水抹额头那神圣的礼仪。圣水,还有同样性质任何别的事情,他们都必须应当非常留心关注。难道不正是这同一批人,在他们自己的地方,在安息日开放他们的剧院吗?难道你没有看到,正是这些人,他们在早上如此严肃遵守他们的信仰,到了晚上却把这信仰完全忘记,不再记念他们称为神圣的安息日,而是把它变成不过像一周任何别的日子一样,寻欢作乐?再看看我们的英格兰教会。感谢神,在它当中有如此众多真正的福音派人士;但是也有一部分的人,我说的话要应用在他们身上。你想认识一些人,这些人对新生根本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因信称义,他们没有一丝的信仰吗?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人吗?这些人在背诵信条的时候,绝不会不把他们的头摆向正确的一边,绝不会在提到耶稣的名字时不至为尊敬地低下头;他们是那种人,总要确保教堂建起来要有美好的门面,好让教区里的人去到教堂的时候,可以看到神殿中祂的荣耀;他们是那种人,他们标注出每一个特别的节日,他们确保每一样敬拜规则都得到遵守,他们认为圣诞节的冬青树枝是一种至为属天的事物,祭坛上面摆设的几朵花,几乎等同于谷中的百合花,沙仑的玫瑰花。这些绅士讲道的时候不披上黑袍法衣,就几乎好像没有了脑袋不能活下去,当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信仰,因为他们内在的生命明显已经失去、蒸发、消失。他们遵守信仰外在形式,要如此极端讲究。我认识很多福音派的圣公会人士,他们通常都在信仰上足够精准,以致愿意突破任何形式。今天早上我愿意向你们指出,有两三位圣公会的神职人员,他们的信仰到了如此异端的程度,竟然可以坐在这里听一位不从国教者,当然也就是一位分裂分子讲道,但他们不会想到要把我称为分裂分子,而是全心愿意与我行右手相交之礼。我相信他们当中许多人,如果能够的话,会忘记他们的黑袍法衣,如果有权柄,就会把他们的要理问答切得粉碎,把他们教会公祷书的一半内容赶出门外。这些人是有最多信仰的人,他们最不关注形式,而是里面有最多的恩典;他们比他们五十位圣公会牛津运动的弟兄心中有更多真信仰,更多的福音精神,更多神的恩典。

    但让我来讲讲不从国教者,因为我们同样糟糕。我必须一视同仁,我们当中有某一类人,某一种不从国教的牛津运动支持者。牛津运动的支持者认为必不可少的,就是遵守受难周礼拜五和复活节礼拜日,这些好弟兄用错误的方法非常刻意遵守圣日,就像其他人一样用正确方法遵守一样,他们认为受难周礼拜五上教堂是一件大罪,他们严肃真诚,绝不会不遵守圣日而破坏教会的规条。对他们来说,在礼拜日现身在他们的教堂里两次,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极其必要的,是让他们的儿女受洗,或者他们自己要受洗,好可以领受主餐。这些都是很好的事,但是哎呀,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当中有一些人,如果他们的观点是正统的,他们外在的做法是精准的,对完全没有信仰的实意却能感到心满意足。我必须忠心地一视同仁,我知道在我们不从国教的所有宗派当中,有许多自义的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信仰,只不过是这世界上最精准严格坚守信仰外在形式的人。你们不认识在这里在那里,有某位加入教会很久的人吗?你们会说,如果教会里有任何人是假冒为善的,我就会说某某某是这样的人。如果你提议要改变任何事情,啊!这些绅士们就会勃然大怒,他们会如何拔出他们的刀剑。他们啊!他们爱教堂大门上的每一颗钉子,他们宁愿放弃全世界,也不愿意讲台换一种不同的颜色。他们要每一件事情都得到严格遵守,他们全然的救恩看来取决于形式正确。哦,这些人啊!他们无法想象改变他们教会的任何形式。你们是知道的,一个人很容易就信靠礼仪,无论是极其单纯的,还是极其华丽超然的;一个人可以信靠浸礼和掰饼这单纯命礼,正如另外一个人可能信靠行事张扬的弥撒和祭司的祷告。我们不从国教中可能有罗马天主教,在英格兰教会中可能有罗马天主教,在每一个地方都有罗马天主教;因为无论在哪里,只要有人信靠礼仪,哪里就有教皇制度,哪里就有敌基督和大罪人,你们当中任何一直在信靠你们礼仪的人啊,小心这一点。简单的事实就是,人越发为礼仪大发热心,通常他里面生命敬虔的大能就越少。但是那些受难周礼拜五除了腌鱼什么都不吃,却在星期六欺骗他邻舍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那些除了完全十足正统的浸信会教会以外,哪里都绝不会去的人,却被人发现在他每天的生意中行事不公,也许还做更污秽的事,这样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可以告诉你们,那觉得自己必然拥有这种或那种义的人,当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恶棍,他就认为,他没有一种道德的义,那么他就要努力得到一种礼仪的义。留意那酗酒、诅咒、犯下各种不义的人,你们就会非常经常发现他是世上最迷信敬虔的人,我是知道有这样的人的。他不马上脱帽,就不愿走进一处敬拜的场所。也许他会在教堂门外咒诅起誓,却从来不会良心受责备;但是戴着帽子走在教旁的通道上,哦,那是何等可怕!他觉得如果这样做,他就会永远沉沦了。他不会忘记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但与此同时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却全然无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一种礼仪的信仰,比真信仰是如此容易得多。口诵万福玛利亚和天主经,这是够容易的,你可能很快就会习惯如此,并且这不会给你良心带来太多责备。在礼拜天上教会两次,这根本不是非常难的事情,这还不及全心转向主难度的一半,不及用义挣脱罪,唯独信靠基督耶稣难度的一半;所以因为这如此容易,人就更喜欢这一点。还有,这如此容易得到人的称赞,当罗马天主教徒捶打后背,鞭打肉体,为什么他喜欢这样做,超过“信就活了”这简单的福音?嗨,这是因为这真能恭维他的骄傲,他认为他把魔鬼赶出自己身体之外,而实际上他是把自己赶进自己里面,骄傲这魔鬼也一起进去了。他细声说:“啊,你这样鞭打自己,你就是一个好人!你要用你伤口伤痕的功德把自己带上天堂。”可怜的人性总是喜欢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一种信仰要求越严格,人就越喜欢这信仰。信仰越束缚你,捆绑你,如果它不触动内心,人就越喜欢把它搬出来。印度教非常吸引人,因为人可以把钉子放在鞋子里面走路,或者翻滚身体走成千上万里路,或者喝恒河污秽的水,或者把自己献上受死,以此获取大量功德。所有这些事情都讨人性欢喜。“信就活了”,这太让人降卑;唯独信靠基督,这废除人高傲的眼目;所以人说,“把这赶走!”然后会转向任何事情,却不转向基督。

    除这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人总是喜欢礼仪的信仰,因为它并不要求他们放弃自己最喜欢的罪。一个人说:“嗨,如果我要得救,要做的一切,就是在快死的时候,由祭司给我领受圣礼,这是何等令人欢喜的信仰!我可以喝酒、骂人,做我喜欢的事。我不需要做别的事,只需要最后让人用圣油膏抹我,我就可以带着我一切的罪上天堂。”另外一个人说:“我们可以保留一切的寻欢作乐和轻浮,一切生活的排场和肉体的骄傲;我们所需的一切,就是领受坚振礼,然后有时上教会,拿着一本装订华美的公祷书和圣经,非常关注留心,毫无疑问主教要帮助我们摆平一切的事。”这完全迎合许多人的意思,因为当中没有麻烦的地方。他们可以继续保留自己的寻欢作乐,保留他们自己的罪,然而他们却相信可以带着这些上天堂。人并不喜欢那老式的福音,这福音告诉他们,罪和罪人必须分开,否则他们必然就要被定罪。他们不喜欢被告知人非圣洁就不能见主,那老派的经文,“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绝不会符合人性的胃口。只要你不对人性说它要信什么,它就并不在意你要它做什么。你可以对它说要遵守这一条、那一条、另外一条,这人就会这么做,并且感谢你。你要求得越难,他就越喜欢你;但你一旦对他说:“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相信祂你就必得救,”他的骄傲马上就涌现出来,他不能忍受这一点。他厌恶向他传讲这一点的人,把福音这念头本身从自己心里赶出去。

    三.最后让我警告你们,信靠礼仪,这是最欺骗人的一件事,到头来有最可怕的后果。当这些百姓把约柜带进营中,他们快乐高呼,因为他们以为自己相当安全;但是哎呀,他们遭遇比从前更大的失败。在第一场战斗中,只有四千人被杀,但是第二场战斗,三万以色列步兵仆倒。人建造在自己有好行为,遵守礼仪之上的盼望是何等虚妄,那种欺骗是何等可怕,那欺骗教导的福音,既不是“那福音”也不是“别的福音”,只不过是要曲解基督福音的事情罢了。我的听众,让我严肃问你,你盼望的根据是什么?你依靠洗礼吗?哦你是何等愚昧!几滴水,洒在婴孩的额头上,这有用吗?.一些说谎的假冒为善之人告诉我们说,水滴让孩子重生,那是一种怎样的重生?我们已经见过按用这种方式重生的人犯罪被绞死。有一些用那种重生在他们洗礼中重生的人,一辈子活着都是在作嫖客,犯奸淫,作强盗和杀人。哦,不要被一种如此荒谬的重生欺骗。这种重生如此迎合属血气之人的胃口,是从地狱本身而来的一样虚假的奇事。但也许你会说:“先生,我依靠的是我长大以后领受的洗礼。”啊,我的朋友,水洗能做什么呢?只要主还活着,如果你们是信靠洗礼,你们就是信靠一件最终要辜负你们的事,因为除非在水洗之前先有相信和悔改,否则水洗算什么呢?我们给你们施洗,不是为了洗去你们的罪,而是因为我们相信在这之前,你们的罪已经被洗去了;如果我们认为你们并不相信这一点,我们就不会接纳你们参加这命礼。但如果你们信靠洗礼,把这曲解,让自己灭亡,那么就要小心了;今天早上你们已经得到了警告:“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按这样,洗礼无关紧要。

    在这里我知道有一些人心里说:“哦,如果我不能上天堂,就没有人能上天堂了,因为我从小到大已经尽可能固定来上教会,我已经常得到坚固,我的教父教母在我还是孩童的时候为我作保,所有这一切都是按照正确的做法。确实我来到这里,但我犯的第一件过犯,就是来到这家分离主义者会堂;如果神乐意饶恕我,我就再不会这样做。我总是上教堂,我不怀疑因着领受圣礼作祷告,我必然要上天堂。”啊!你是大大受骗,因为除非你重生,你就必然在这一切之后回到那从前的标准;除非你得到神的祝福,得与羔羊联合,除非你已经为罪悔改,除非你已经对主耶稣有真的活的信仰,你可以遵守所有这些事情,你可以遵守每一笔每一画,但是天堂的大门必然当着你的面关上,即使你回答:“我们在祢面前吃过喝过,祢也在我们的街上教训过人,”“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这必然要成为对你的判决。哦,我的朋友,无论你们是长老会人士,还是主教制教会里的人,或不从国教者,这些都不要紧,你们有你们的礼仪;我们当中有一些人是依靠礼仪的。这一个事实要切中我们所有人的要害。如果这是我们的盼望,这就是一种可怕的欺骗。我们只是相信耶稣,我们必须要有新的心,有正直的灵;没有一样外在的形式能够使我们变得洁净。大麻风是深深陷入我们里面,除非有一种内在的作为,否则没有一样外在的作为能使神满足,使我们进入乐园。

    但是在我结束之前,有一件事情是我要你们留意的,这就是,这约柜不仅不能给以色列带来胜利,它甚至不能保守那些亲自扛着这约柜的祭司的性命。这对所有信靠信仰的形式的人来说都是一种致命打击。如果我对罗马天主教徒说,他外在的形式绝不能拯救他,他会怎么想;如果我真的告诉他,我也确实会这样告诉他,外在的形式绝不会拯救他的神父,因为除非他的神父和他有比这更好的信靠,他们都必全然沉沦,他会何等气愤得咬牙切齿!但我们甚至在抗罗宗教会里也有太多的神父当权。人会说,“如果福音不救我,我相信我的牧师会得救。”你可以完全确定,那在神祭坛前服侍的人,除非他对基督有一种有活的信心,他就并不比你们自己更安全,可以免于沉沦。何弗尼和非尼哈被杀了,同样每一位自己信靠礼仪,或者教导其他人如此行的祭司,也必然被杀。我不能想象一种更可怕的死法,就是一个曾经是祭司的人,我的意思是一个曾经教导其他人信靠礼仪的人的死。当他下葬的时候,人会说他死的时候有确实肯定的盼望,可以得到蒙福的复活;但是啊!马上在他死后,当他睁开眼睛,看到他落入的欺骗!当他还在地上的时候,他愚昧到如此的地步,以为几滴水能够拯救他,一块饼,一杯酒能够更新他的内心,拯救他的灵魂。但是当他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他就会没有了这愚昧,那时他要恍然大悟,就像一道闪电一样,这念头要他内心充满愁苦—— 啊!我没有那一样必需的,我不爱基督。我从未有过那无需懊悔的悔改,我从来没有逃向基督,现在我知道那首赞美诗是真的了——

“地上一切外在形式,
神所赐下的一切礼仪,
人的意思,血统和出身,
都不能使人升入天堂。”

哦,这是多么可怕,他后来遇到他教区里面的人,看到那些他曾向他们讲道的人,在地狱的坑里,被那些人嚎叫咒骂,因为他曾经是毁灭他们的工具,因为他告诉他们信靠一种腐朽的根基。我要让我自己摆脱任何像这可怕的事。只要我今天在祂面前站立的这一位主,我的神还活着——在亚当族类中的男男女女,我的弟兄,我的姐妹,如果你们依靠除了耶稣基督的血以外任何的事情,你们就是在信靠一种谎言;如果你们得救带来的任何结果,够不上是彻底内心改变,如果这拯救给你们带来的任何改变,不足以使你们成为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人睡的床并不够长,能让他全身伸直,你们有一种信仰,却不与你们情形必然所需要的匹配,当你们最需要这信仰的时候,它就要从你们的脚下滑动,让你们失去一个可以安稳站立的根基,你们就要被慌乱压垮,被绝望胜过。

    在我把你们打发走之前,让我作这最后说明。我听到有一个人说,“先生,我弃绝对善行和礼仪的一切信靠,请告诉我,我怎样才能得救?”得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我们的罪配受惩罚,神必须、也必要惩罚罪;耶稣基督已经到这世上来,代替所有相信祂的人受了刑罚。那么今天早上你要做的事,就是要这样问,我需要一位救主吗?我认识到我需要祂吗?如果你回答肯定,我要做的事就是说,全心相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

    啊!我很肯定,今天有一个人在天堂里,他过去一直在这地方,在新花园街教会敬拜,他是一个被带领来这里听福音的年轻人,归正相信了神。在上一个安息日早晨,在布鲁蒙贝里的一场火灾中,被接去天堂。从火场中被抬出来的那些年轻人当中,有一个人曾经被带领到这里来认识真理。一些报纸的报导说,他的母亲绝非是一位敬虔的妇女,多少被酗酒胜过;他曾经因着一些试探和反对经受挣扎,但是神赋予他力量,能够坚持他的道路,然后在他想不到的时候,人子来接他,在火焰,倒塌下来的木头,升起的浓烟当中,把他接到祂自己那里去了。哦,在这里可能我有一位听众,在另外一个安息日早晨来到之前,可能如果不是通过这同样可怕的过程,然而却是以同样匆忙的方式,快快进入到永恒里面。正如我的内心为那一位年轻人大大欢喜,想到神竟然器重我,在基督把他接上天堂之前,使用我把他带领到基督这里来,同样我必须哀叹,在这里,你们当中有一些人,落在如此可怕的危险当中,活着没有神,没有基督,没有天堂的盼望,死悬挂在你们头顶,你们却不因此颤惊。哦!今天早上我恳求你们,紧紧抓住基督。“当以嘴亲子,恐怕祂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祂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