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打印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命记 33:25

II. 在讲完第一点后,我们现在该来到第二点—伟大的应许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首先,这是一个非常有保证的应许。一个应许什么也不是,除非我很有把握它会得到实现。人大部分的应许是徒然的,除非他们的实现和他们的应许一样广大,因为他们的应许就和他们的欺骗一样大。但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神发行的天国银行的钞票,如果他愿意,马上就可以兑现。在全能神的金库里有足够的金条,可以兑现人的信心和神的应许所要支取的一切支票。现在请看这张支票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亲爱的,神有极大的储备来兑现这个应许,因为他自己岂不是全能,能行万事的吗?信徒,除非你可以抽干全能的海洋,将大能高山击得粉碎,否则你不需要担心。除非你的敌人可以用一支芦苇拦阻旋风的路径,除非他可以用他微弱的口中所出的一句话改变飓风的道路,你不必以为人的力量可以胜过在你里头的那力量,就是神的力量。只要地巨大的立柱依然存在,你就有足够的令你的信心坚固。指导行星轨道的同一位神,他指导地球的轨迹,加添太阳的燃烧火炉,维持星星永远燃烧— 这同一位神应许了要供应你力量。他有能力行这一切的事,不要以为他不能实现他自己的应许。要记得他在古时,在以往的世代所做的事情。要记得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你岂不是看见他在幽暗的远古中吗? 那时除了冷冰冰的黑暗什么也没有, 在那里他站立 — 这大能的工匠:在砧上他铺设一团热热的火焰,用他有力的臂膀加以锤打,从中飞出的每一点火星都成为一个世界;这些火星现在在闪光,这是他永恒旨意的砧的产物,他自己庄严大能的颂歌。那创造世界的岂会疲倦? 他岂会失败? 他岂会因为缺乏力量而不守他的应许? 他将大地悬在虚空,他把天的柱子立在光明的银座上,在上面挂上金灯,就是太阳和月亮,成就这一切的岂不能支持他的儿女吗? 他岂是因为臂膀无能力,意志无力量而对他所说的话不守信呢? 请再一次记起,你的神,那位应许要作你的力量的神,就是用他大能的手托住万有的神。是谁喂养那麻雀? 谁供应狮子? 这岂不是他做的吗? 他怎样做的? 他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他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做,只是张开他的手。限制大风的是谁?他岂不是说他用云彩为车辇,藉着风的翅膀而行,用手心量诸水? 他岂会对不住你呢? 当他把如此的应许记录在案,你岂可容自己有片刻的怀疑他自己应许过分,超过了他可以实现的能力? 啊! 不是的。是谁从前砍碎拉哈伯,刺透大鱼? 是谁分开红海,让水聚起成堆? 是谁带领人经过旷野? 是谁把法老沉在海中,把他特选的军长沉于红海? 是谁从天上降下火和硫磺临到所多玛和蛾摩拉? 是谁用黄蜂把迦南人赶出去,为他的民以色列开了一条生路?是谁再一次把他们从被掳中带出来,再一次把他们安置在他自己的土地上? 是谁废除君王,是的,杀灭大能的君王,为他的子民开路,让他们可以安然居住? 这岂不是耶和华行的吗: 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岂是发沉不能听见? 哦你是我的神我的力量,我可以相信这应许可以实现,你无边的恩典的库藏永不会耗尽,你力量无限的库房永不会被敌人清空劫掠。这样说来,这是一个非常有保证的应许。

但现在我要你们留意,这是一个有限制的应许。有人说,"什么!有限制的?" 它可是说,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是的,它是有限制的。我晓得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它是无限量的,但它仍然是有限制的。第一,它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日子一样,它没有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愿望一样。 哦! 我们是何等常常这样想, "我希望自己像这人那人坚强就好了" — 像那有极大信心的人就好了。啊! 如果你的信心超过你需要的,这有什么好处呢? 信心正如以色列人吃的吗哪一样 — 如果他们不是当天吃完,它就生虫发臭了。有人会说,"我还认为,如果我们有像这人那人一样的信心,我想我就可以行大事。" 是的,但你就会因此得荣耀。这就是为什么不让你有这信心,因为他不要你行大事。那是留给神的,不是留给你的,— "唯有他独行奇事。" 还有,它没有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恐惧一样。 神常常让我们独自和我们的恐惧漂流,— 却从来不把我们撇弃在困难中。许多神的子民在他们的家后面有一个作坊,用来生产困难,家制的困难像其他家制的东西一样,是非常耐用的,通常也是很好用的。神所送来的困难总是合适的 — 为坚固我们是正好的;但那些我们制造的困难是错误的,比神所带来的困难更为持久。我认识一位老妇人,坐着发愁因为她相信自己会死在济贫院里,她要神给她相应的恩典;但那有什么好处呢? 因为如果主的意思是要她死在她自己安静的卧室里呢? 我听说和认识一些人,他们病了,相信自己快要死了,求恩典让他们平安地死去;但神不给因为他要他们活下去,除非他们真的要死了,为什么要给他们临死的恩典呢? 我们认识其他人,说他们求恩典,可以忍受他们预计要临到他们身上的困难,他们很快要失败。但他们没有失败,他们得不到恩典渡过难关,这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恩典。 这应许是"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当你的器皿倒空,我就要盛满,我不会给你额外的,超过的。当你软弱的时候我要令你坚强,但我不会给你额外的力量储存起来:力量足够让你忍受苦难,尽你的责任;但不是有力量和你的弟兄姊妹较劲,为了你自己得荣耀。" 哦! 如果我们按着自己的愿望得到力量,我们所有人很快就会像耶书仑 —粗壮,光润,开始抗拒至高的神。而且还有另一个一个限制。它说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它不是说, "你的星期,"或 "月份," 而是 "你的日子。" 不会在星期天就有星期一的恩典赐给你,或在星期一就有星期二的恩典。在星期一早上,你一起床,需要的时候就有恩典赐给你,不会在星期六晚上就赐给你;你要 "每一日"得到这恩典 — 不会超过你需要的,不会少于你需要的。我不以为神的子民立刻就会有一个星期的恩典交托给他们。他们和我们许多伦敦的工人一样:他们在星期六晚上发工钱,然后这些家伙离开去享受圣星期一,圣星期二,一点活儿也不干,直到星期三,他们跑到当铺抵押他们的工具,帮助他们捱到下一个星期六晚。这里我想神的儿女也会这样做。如果他们在星期六就有恩典赐给他们,帮他们维持整个礼拜,我要质疑魔鬼会不会从中渔利, — 他们会不会在这个星期结束之前就把他们的老凭据抵押出去,为了可以活老本:把他们所有的恩典在星期一和星期二都花光了,把他们大部分的力量用在沉迷于骄傲和夸口之中,而不是谦卑与他们的神同行。不,"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在讲完这应许是有限制的之后,也许我一定要加上一句 — 这是何等广阔的应许!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一些日子是很不重要,在我们的日记本上没有什么好记下来的,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一些日子是非常大的日子。啊! 我曾知道有一个大日子— 伟大责任的日子,为神行大事的日子 — 这看起来一个人做是太大了;伟大的责任如果只尽了一半,大麻烦就来了,这日子是我可怜的心从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哦! 那是一个何等大的日子! 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哀伤的夜晚,有痛哭,哀悼和死亡的喊声。啊! 赞美神的名,尽管这日子有大风暴,尽管它满了恐惧,然而那日子如何,神的力量也如何。看那可怜的约伯,他曾经历了一个多么大的日子!一个人说, "主人,牛正耕地,驴在旁边吃草,示巴人忽然闯来,把牲畜掳去。"又来了一个人说, "神的火降在群羊身上。"另外一个人说, "哦,迦勒底人把骆驼掳去。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你却依然看到恩典随着这日子增长,苦难加增,力量也加增。最后来了重大的打击: "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屋子,房屋倒塌在你正在吃饭喝酒的儿女身上,他们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恩典还在加增,最后恩典的确超过了苦难,那可怜的老先祖喊叫着说,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啊! 约伯,这真是一个大日子,这是极大的恩典伴随着这大日子。撒但有时候用他恶毒的口气吹起我们的日子,直到它们增长到这如此可咒诅的高度,连我们都不知道这日子是多么的大。想起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要经历如海般广阔的苦难,我们的头天旋地转。但是哦! 想起恩典的床榻绝不会太短,不容得人在上面伸展安身,大能神的爱绝不会太短,盖不住我们的需要,这就何等甜蜜。我们决不需要害怕。如果我们的苦难变得和大山一样高,神的恩典就会像挪亚的洪水一样:水势要淹没高山,比山高出十五肘。如果神要给你和我一个像这样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日子,他也必会给我们像这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力量。你看到马丁路德骑马进入沃木斯的情景吗? 一个孤单的僧侣站在大公会的面前:他知道他们要烧死他,他们岂不是烧死了约翰胡斯,和布拉格的耶柔米吗? 这些人都有安全通行证,但都被侵犯,教皇的人说对异端无需守信用,他们都被处死了。路德不指望他的安全通行证,你会以为当他骑马进入沃木斯的时候他一定是面容沮丧。不是这样。当他第一眼看到沃木斯的时候,有人就建议他不要进城。他说, "如果沃木斯的鬼魔和屋顶的瓦片一样多,我也要进城。" 他就骑马进去了。他到了旅店,吃了面包,喝了啤酒,安稳得就像在他自家的壁炉旁一样;然后他安静上床睡觉。当被传召来到公会的面前,他被要求收回他的意见,他没有要求时间来考虑,或与之争辩,而是说道,"我所写的这些东西是神的真理,我要坚持这些直到我死;愿神帮助我!" 整个会众都在颤抖,但这位勇敢的僧侣脸上一丝不乱,他的膝盖没有发抖。他是身处武装的人和那些想流他的血的人当中。那里坐着狂怒的红衣主教和嗜血的主教,以及教皇的使节,像蜘蛛一样要吸他的血。他对他们不加理会,他走开,坚信"神是他的避难所,是他的力量,是他患难中随时的帮助。"你会说, "啊! 但我不可以这样做。"是的,你可以,如果神呼召你这样做。任何神的儿女都可以做神其他的儿女做过的事,如果神加给他力量。没有神的力量,你连现在正在做的事也做不成;如果你求他把他的能力充满你,你可以做一万次,这是一个何等广阔的应许!

还有,这是一个何等因势而变的应许!我不是说这个应许会改变,而是它自我迁就,适应我们一切的改变。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这是一个晴朗,阳光灿烂的早上,全世界都在欢笑,万物看起来都很高兴,小鸟在歌唱,树木看起来充满音乐的生机。天路客说,"我的日子如何,我的力量也必如何。" 啊! 天路客,一小块乌云正在形成。很快它变大了;闪电的光束划过天空,天开始下大雨。天路客,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小鸟停止了歌唱,世界不再欢笑,但是"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现在黑夜降临了,另一天接近了 — 风暴的一天,旋风,狂风的一天。天路客,你在颤抖吗?—"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在树林里有强盗。"—"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那里有狮子会吞噬我。"—"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河流,我怎样可以游过去?" 有一条小船会载你过去:"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火焰,我怎样可以通过" 这是保护你的盔甲: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白日飞的箭。" 这是你的盾牌:"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黑夜行的瘟疫。" 这是你的解毒药: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无论你在哪里,无论有什么苦难在等候着你,"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神的儿女,你岂不能说这是真实的吗? 我能。如果我要讲上个星期我在这方面所领受的凭据,我可能会显得骄傲,但我仍然禁不住要记下我对神的赞美。上个星期天那我离开这讲坛的时候病得非常厉害,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也是病得很严重,但当我踏足彼岸,准备在那里传讲福音的时候,我平常的力量就完全回到我身上。我一披挂整齐要打我主人的仗,每一处疼痛就都消失了,我所有的疾病都逃跑了;就像我的日子如何,很肯定我的力量也如何。我相信如果我躺在床上快死了,如果神呼召我去美国讲道,我有信心被抬着上船,我就会有力量加给我,尽管我看来快要死了,却要按神命定我的去事工。这对你们每一个人也是一样,无论在哪里你们都会发现,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作为结束,这是一个何等长远的应许! 你可以活到很大年纪,但这个应许要比你更长久。当你进到约旦河的深处的时候,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你要有勇气面对最后一个可怕的暴君,即使在坟墓的大口中也有恩典可以微笑。当你在复活的那大日再次起来的时候,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尽管这地充满绝望,你却不晓得恐惧;尽管天上因混乱踉跄,你却不知道愁苦。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当你和神面对面,尽管你的软弱足以让你致死,你却要有力量担当起这美好的景象:你要和他面对面,你要活着,你要躺在你的神的怀中;变为不朽的,充满了力量,你甚至可以面对至高神的大光。

III. 从这点我可以有什么样的引申? 活神的儿女,除去你们的怀疑,除去你们的愁苦和恐惧。年轻的基督徒,不要害怕向前奔跑天路。你们这些害羞的基督徒,像尼哥底母一样羞于站出来公开承认你们的信仰的基督徒,不要害怕,"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你为什么要害怕? 你害怕令你的信仰承认蒙羞,不必这样,你的日子尽管满有苦难和试探,却比不上可以完全解救你的力量。

至于你们这些还没有神的人,我要为你们作一个引申。你的力量在衰残。你在变老,你的老年不像你的青年时期。你有力量 — 你行淫把这力量交给了撒但的事业,你滥用为魔鬼服务。当你变老的时候,你会的,除非你的邪恶让你早进坟墓;看出去这要变黑暗,蚱蜢要成为你的负担,你的力量将不及你的日子。当你要死的时候,你是一定要死的,你就没有死的力量;你要孤单而死;你要听见你的铁门嘎吱转动的声音,你走过可怕的地牢,没有护卫的天使给你安慰。你要在复活的那大日站在神那大大的审判台前,在那里没有人加给你力量。你的脸色因恐惧何等苍白! 当你听见这说话,“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你的灵魂是何等恐惧。你没有这样的应许鼓励你前行,但你有这点让你绝望:你的日子要越发沉重,但你的力量要越发微薄;你的愁苦要加增,你的喜乐要消失;你的日子要变短,你的夜晚要变长;你的夏天要变昏暗,你的冬天要变得更加漆黑;你一切的指望都要消灭,你的恐惧要继续。你要在永远的忿怒的可怕酒榨里收取你罪的收成。愿神给我们所有人恩惠,当日子年岁过去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在天国里相会。这里有一些人我是见过很多很多次的,我以为之前他们是应该已经悔改归正的了。我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他们中的一些人我是真心尊敬的),这问题就是—约旦河发大水的时候你要怎么办?当死亡抓住你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那时候你要怎么办? 愿神帮助你回答,预备好去见他!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