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撷花集 - 采自清教徒花园的芬芳

前言

  当我撰写诗篇第119篇的注释时,我被带领进入与汤玛士·曼顿最密切的交通,该君用极大的丰满和能力阐述了圣经这奇妙的部分。我得以如此深地认识他,如果他再次以他魁梧的身躯出现,在现代人当中展示他“威严与谦逊伟大交融”的容光,我是能够在一千位神学家中把他认出的。他的作品占据了现代重印版22卷的空间,是纯正神学的一座高峰。它们主要由布道组成,但这些是何等的布道呢! 它们不像亨利斯密斯的布道那样闪耀发光,也不像欧文的布道那样深邃,不像豪氏的作品那么修辞华丽,也不像华森的讲道那样简洁,布鲁克斯的讲道那样迷人;但而它们却毫不在这所有人的作品之下。就实在,打动人心的教训,被强有力地带出而言,它们是无可超越的。曼顿不是才气焕发,但他总是清晰的;他不善辩,但他有力;他不是让人震服,但他深入。在全集中没有一篇差劲的讲道:他的优秀是如此均匀,是持续卓越的。不认识曼顿的牧师,他们自己不为人知就毫不奇怪了。

  因为曼顿只是使用了一些的比喻和例证,我便想到要把它们都挑出来,因为我很肯定,它们是很自然有力的。

  我要让你知道我这样想的理由,本书就是结果。我想在本书中,我们会找到一套可用的例证。这位好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引用一个比喻作为装饰;他太集中关注如何传讲他的信息,以致不会去思想该如何装饰他的句子,如果他真的用了一个比喻,这真的是很例外,这是因为这个比喻是绝对有需要的,或者至少,因为这是一个让他可以被人明白的更好方法。一位放弃了口才的滔滔不绝,唯独专注在他的听众的益处的热心的传道人,他是肯定可以使用这位仁兄的比喻的。我想一卷接一卷读遍他的作品,记录下这些比喻;然后我决心把曼顿所有作品最好的比喻采集出来,来了结这项工作。所以我与这位伟大的清教徒的交通的结果就是,我把他家中一切的绘画都完全收集起来,然后用我自己的新画框把它们重新挂起。他对它们的权利是无可置疑的,我对此毫不掩饰,我没有抢夺他的功劳,而是祝福他,给他有机会再次说话 - 一种的工作会带来另一种的工作,劳力分散,就会变得轻省:要不是因为要写《大卫的宝藏》的缘故,我是不会身处曼顿的比喻之中的。

  自从我出版了一本l证道集以来,十三年过去了;我理所当然地可以再出另外一本。前一本的书名是《羽箭集》,有很大的销量,我猜它是有用的,因为几乎它的每一个部分都被《证道大全》的编著者所采用了。

  为了使这本小书更被广为采纳,我把它变成了某种灵修版的形式,使用曼顿的比喻作为简短默想的句子:我谦虚地希望,在个人敬拜的室内,阅读本书会给人带来裨益。这本书的后半部分是在美顿的花园和橄榄树林中写成的,我发现那是一处沉思和写作的好地方。我是多么希望可以用那个迷人地方的阳光照满我的句子啊! 正如其内容,我已经尽力去避免沉闷,目的是为了造就人。如果因着我的努力,单单一条实际的道理可以被人清楚意识到,我便十分感激了;如果其他人得到帮助,使他们的教导更打动人心,我便是双重感恩了。

  我的计划是出第三本书,包括我在家里,在国外所一直收集的例证,我耐心地把它们记在口袋里的小本子上,直到它们正确成型,安排妥当,我心满意足为止。时光短暂,每个人应当为主工作,当他被召回家的时候,可以在他身后留下一些东西给后人,这本是合宜的。如果恩主现在接纳我们的事奉,赐下认识,让我们知道他接纳了我们,我们就有福了;如果我们可以有指望听到他说“做得好”,我们就更欢喜了。

  我恳切祈求,愿我所有的读者都得到如此大的祝福


                              感恩的仆人
                              司布真
                              1883年1月,于西木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