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打印

撒下5:24

桑树梢上的声音
讲道第147号  司布真
1857年5月31日,安息日早晨

“你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就要急速前去,因为那时耶和华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 —撒下5:24.

大卫在同一个山谷里刚刚和非利士人打完一仗,大获全胜,所以他说, “耶和华在我面前冲破敌人,如同水冲去一般。” 非利士人又大军压境,且带着他们的神,好像以色列人在他们当中带着耶和华的约柜一样,非利士人很有把握可以得胜。然而,靠着神的帮助大卫轻而易举就击溃了他们,把他们的神像烧毁, 取得荣耀的胜利。然而请留意,当他们再一次前来和大卫争战的时候,大卫没有不求问耶和华就上去和他们开战。他曾经得胜,他本来可以像我们很多人在其他情形下确实说的那样讲 — “我会再次得胜;我很肯定,如果我已经得胜了一次,我就要再次得胜。我何必还要去求问耶和华呢?” 大卫不是这样。靠着耶和华的力量他取得一次胜利,他不愿意冒险再打一场仗,除非他同样去求问耶和华。他前往求问圣言, “我可以上去攻打他们吗?” 他被告知不要一直上前和他们交战,而要扎营,在桑树林边袭击他们,接到神的命令他没有片刻延迟;当他得到命令要等候直到听到桑树梢上的声音才可以上去开战,他没有马上贸然冲上去,而是等候直到桑树因着风吹树叶而在梢上歌唱。他愿意等待,直到神的证据赐下;他说, “直到神命令我,我不举起长矛,不举起我的手,免得我凭自己的意思去开战,失去我已经取得的一切。”

我的弟兄们,让我们学习大卫,没有神的命令就不行动。上一次你搬家,或转行做另一门生意,或改变你生活的处境,你向神求帮助,然后再行动,因这样做你蒙了神的祝福。到现在为止你是一个成功的人,你一直寻求神的旨意,但不要以为神看顾的河流是一水向前的;要记得,明天你可能没有寻求神的旨意就贸然采取行动,你就后悔一次,直到终身。你一直都很有智慧,这可能是因为你全心信靠神,不倚靠自己的聪明;你像大卫那样说,“让我们求问耶和华,” 像约沙法对亚哈说, “我不上去,除非我求问了耶和华;” 你没有求问巴力的祭祀,而是说, “这里不是还有耶和华的先知,我们可以求问他么?” 你要继续保持:我恳求你不要走在云柱的前面。如果神的旨意延迟,要等待直到神的旨意到来,决不要走在它的前面。走在神面前的是走在愚昧人的道路当中,但寻求神旨意的脚步,察看圣经的地图,发觉,“这是正路,我要行在其中。”的人,他是走在一条蒙福的道中。这可以应用在这里的一些人身上,我想在开始的时候说这番话,因为可能这里有一些年轻人,即将不听意见就去做某件事,这可能成为他一时的败坏;我求他,如果他爱主 — 我只是对那些已经是基督徒的人说这番话, — 我求他不要冒进,除非他已经寻求了神的旨意,除非他坚信他这样做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好处,而是帮助他可以更好服事他的神。除非他可以肯定神认同他的脚步,让我 — 因着他人所犯的错误,因着这样做可能给自己造成的伤害,除非他愿意听我的话, — 让我恳求他停下来,不要抬脚迈出半步,除非他已经寻求了神,并有了回答, “你可以上去。”

我已经介绍了这节经文,但现在我想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讲这节经文。大卫不开战,除非他听见桑树梢上的响声。也许当时很平静,神对大卫的命令是, “你不可开战,直到听见风在桑树梢上吹响;” 或者好像犹太拉比所说的那样,(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天使在桑树梢上走动的脚步令桑树作响;这是指示他们战斗的标记,有神的基路伯和他们同行,他们被那位大元帅亲自带领来到,他们可以在云间行走,在空中飞过,沿着桑树走过,他们天上的脚步发出声响。这种讲法有多么真实,我不知道,我要讲的只是 — 有一些证据,应该是指示我们去尽某些责任的,我要按着这方面来讲这节经文。首先,有某些特别的责任,不是每一个人的,只是某些人的。如果我们希望知道我们要不要去尽这些责任,我们一定要寻求和它们相关的证据,除非我们有一个证据,就好像大卫听到桑树梢上的响声,否则不要匆忙去做一件神没有呼召我们去做的事情。其次我要这样使用这节经文, 有某些责任是我们大家都要去尽职的; 但当我们看见神的圣灵的某些证据,或其他的证据,这就是时候我们要比以前更加积极,比以前更加热心服事我们的主。

I. 首先,关于特别的责任。我想只集中讲一件。事奉的职分是一种特别的责任。和一些人不同,我不相信讲道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职分;我相信极多讲道的人的职分就是勒住他们的舌头。我认为如果他们等候,直到神差遣他们为止,那么他们现在应该留在家里;有一些人连造就门框都不合适,然而却以为自己可以马上登上讲坛,吸引众人。他们以为讲道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尽管他们连正确讲三个字的能力都没有,没有任何从上头来的教训,根本不是为讲坛所预备的,他们仅仅为了名声和金钱的缘故就匆忙进入事奉。在事奉的人里面有成千上百的人因缺乏粮食而饥饿,是完全不成功的,我相信对他们某些人来说他们最好还是开一家杂货铺。如果他们做一门生意,如果有时间学习,偶然讲道,或干脆放弃,让其他有话讲的人来向大家讲道,这倒可以更好服事神和服事教会。唉,一个没话可说的讲道人不仅不可以造就人,还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听他讲道的人会连一听到崇拜地方的名字都感到厌恶;他们只把它当作一种枷锁,坐上一个钟头脚一动不动,安静听一个什么也没说的人讲话,因为他没话可说。我不会建议你们大家都做一个传道人。我不相信神的本意是让你们都成为传道人。如果神真是让他所有的子民都成为传道人,我会惊奇他的智慧如何可以为他们找到聚会,因为如果大家都是讲道的,听道的人在哪里呢! 不,我相信事奉的职分,在任何特别的神圣之处,或我们所拥有的特别的能力方面,和祭司的职分是不一样的;然而在这方面 — 就是没有人可以自己作主,除非他蒙呼召,像亚伦一样 — ,是和祭司的职分一样的。没有人有权利向会众讲论属灵的事情,除非他相信神已经给了他特别的呼召做工,除非他在适当的时候领受到某种印证,证明他的事奉是属神的事奉。正确按立的神的工人不仅仅是被主教或长老的手所按立,还是被神的灵亲自按立的,籍此神的能力在神话语的宣讲上得到彰显。这里有一些人可能会说,“我怎么知道自己是被呼召出来讲道的呢?” 我的弟兄们,我敢说你很快会发现的;如果你是真心想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尽责努力讲道,我要请你像大卫那样。他留意桑树叶的响声。我也要你留意某些证据。你要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讲道吗? 请问你自己这个问题, “我能祷告吗? 在祷告聚会里我被点名的时候,我可不可以讲话连贯,让神在这事情上帮助我呢?” 如果可以那就好。 “那么我要尝试,比如在大街上讲道。” 假如没有人听我的话,假如我用一个房间,或走进一座教堂,没有人来听,嗯, 那么桑树林就不响,我最好停下来。假如我到妻子儿女这里来,选一段经文,向他们,向邻居讲一点,假如在向他们讲道后,我觉得他们可以向我讲,而且还讲得好得多, 那么桑树林就不响了,我最好还是放弃。假如讲道一段时间以后我听到没有人被带领归向基督,那么桑树林就不响了,我想我最好是让其他人来试一试,因为要是我没有被呼召来事奉,我占着守望人的位置,却没有领受做守望之人的使命,这就太可怕了。自封为警察的人,没有得到命令就出去逮捕人,恐怕自己要被当成诈骗的人要被抓起来。假如我没有被呼召去事奉,没有事奉的凭据,我最好离开,免得我没有神的使命就行事,没有他的差遣就开始,这将不能达成我的使命;如果他没有差遣我,我可能在工作的途中崩溃,不能造就人。我不是问你又没有受过很好的培训,是不是很有学问,这些我不需要问你,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看重这些事。但我要问你这些问题,你试过向整个主日学作演讲吗? 孩子们听你的话吗?当一些人聚集在一起,你试过向他们说话,你有没有发现在你讲道时他们听你说吗?你有没有任何证据,任何迹象,令你相信人在你之下得到祝福呢?有没有属灵的神的圣徒告诉你说,他们的心灵因你的布道得到喂养呢? 你有没有听说任何罪人被劝服认罪呢?你有任何理由相信在你之下有人悔改相信呢? 如果是否定的,如果你愿意听从一个人为你好而给的意见 — 我相信这是神的圣灵要我给你的意见 — 你最好还是放弃。你会成为一个非常受人尊重的主日学老师,在其他极多的方面你会干得很出色;但除非有这些事情发生,除非你有这些证据,你可以说自己是被呼召的,而我却不相信。如果你被呼召讲道,那应该会有某些证据,这件事情的某些迹象。我记得两年前某人写了一张条子给我,告诉我他的心里得到话语,神圣灵向他启示说,我要让他在这座教堂里讲道。嗯,我就写信给他,告诉他这是单方的启示,只要神马上向我启示,要我让他在这里讲道,他就可以这样做,但在这之前我看不出这个启示是对等的。为什么这向他启示而没有向我启示呢?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答复,我也没有得到这样的启示,所以我猜他不会在这里出现了。我讲这件事是因为,尽管对你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但这里有很多的年轻人是讲道的。我为他们感谢神 — 为任何能够讲道的感谢神。但我要为阻止那些不能讲道的感谢神,因为如果他们出来讲道,却没有能力,神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就是自己骗自己,你不必为此过于吃惊,因为他们离这不远了,他们要令福音本身受人蔑视。如果那没有从神的灵而来的呼召而讲道,他们开始讲的时候,因轻率为十架辩护,反而要令十字架更加惹人反感,如果他们没有作为,情况倒不会如此。请留意我不是要令任何人灰心丧志,我要对每一位有少许能力的年轻人,相信自己已经是被神呼召,已经确是蒙神祝福的人说这番话, “我要尽我所能帮助你,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竭尽我的能力,我祷告大能的神祝福你,使你越发被他大大使用,因为教会需要许多的牧师和福音传道人。” 但是如果你不能让一个人相信主,你根本没有讲道的条件, 我同样要为你向神急切祷告,求神成就你 — 我会这样为你向神祷告,求神让你勒住自己的舌头来成就你。我等候直到听到桑树林发出的响声,免得我是没有被呼召,没有奉差遣。大卫等候,他不上战场,直到他听到从天上来的信号,就是那战斗的信号,开始作战的信号为止。


(待续)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