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2部分

第4章 得救信心的传递

从人的观点看,目前在工业和社会领域情况都很糟糕。看到如此多身强力壮的人焦急地等候工作,但却得不到聘用,这真令人伤心。但从属灵的角度看,在信仰领域情况是糟糕得多。看到反对基督的邪教在各个方面都很兴盛,这让人伤心,但更令人伤心的是,那些受神指教的人发现,现在在许多“基要派教会”和“福音堂”中宣讲的很多所谓的“福音”只不过是撒但的欺骗。魔鬼知道,当神的恩典和基督成就的工作被“忠心”传给人的时候,只要罪人领受赎罪祭的拯救功德的唯一方法被不忠心地遮盖起来,那么他所俘获的人就是相当稳妥的。 当神对悔改断然不变的要求被避而不谈,当基督在路加福音14:26, 27, 33里亲自说的做门徒的条件(比如说,怎样成为一个基督徒:徒11:26)被收起来,得救的信心被一点一点切碎,只剩下仅仅是意志的作为,那么瞎眼的平信徒就被瞎眼的传道人带领,只不过是两者都要掉到坑里。

基督教界中“正统”那部分的情况要比大多数神自己的儿女所认识到的要糟糕得多得多。甚至在根基的部分事情都变得溃烂了,因为除了极少的例外,人不再教导神的拯救之道。成千上万的人“常常学习”预言的要点,预表的含义,数字的意义,如何划分“时代”,他们对拯救本身却“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后 3:7) — “不能”,这是因为不愿意付出代价(箴23:23),就是完全降服于神自己。就作者对现今情况的认识而言,今天所需要的是让任信的基督徒严肃考虑这些问题,就是,神什么时候把基督成就工作的功效施加在罪人身上?我自己要得到基督救赎的功效,神呼召我要做什么?那使我实际进入他救赎果效的是什么?

上面讲的问题只不过是同一个提问的三个不同方式。对它们的普遍回答是,只要罪人简单相信主耶稣基督,那么对他就没有任何别的要求了。在前面几章里,我们努力说明这样的回答是误导人的,不足够,有毛病的,因为它忽视了表明神对罪人要求的所有其他经文:它没有讲神要人悔改的要求(它所涉及包括的东西),基督在路加福音14章清楚界定的做门徒的条件。把我们局限在一个主题的任何一处圣经用语,或使用这用语的一系列经文,这会导致对它的错误理解。那些把对重生的认识局限在这新生的一个比喻说法上的人,就落入了对它的严重错误认识之中。同样,那些把他们对如何得救的看法局限在“相信”这单独一个词上的人,是很容易受误导。如果我们对任何主题要有正确平衡和准确的看法,我们就需要认真小心收集圣经对这主题的全部教导。

说得更具体一点,在罗10:13 我们看到,“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这是否意味着所有嘴上向主呼求,奉基督的名求神怜悯他们的人,就是已经为他所拯救了? 那些对此予以肯定的回答的人,只是被仅仅字面上的用语所欺骗,正如罗马天主教徒争辩说基督的身体是在饼中,因为他说“这是我的身体”一样是受了欺骗一样。我们怎样向天主教徒表明他们是被误导了?嗨,是通过以经解经。这里也是如此。作者记得很清楚,他在一条船上,当时船在纽芬兰海岸外遇到一场可怕的风暴。所有的扣门被拉下,连着三天时间没有乘客允许可以上到甲板。从船员那里传来的消息令人不安。坚强的人变了脸色。随着风力增强,船摇晃得越来越厉害,我听到几十个男女呼求主的名字。他救了他们吗?一两天后天气平静下来,这同一批男女在喝酒,咒诅,玩牌戏!

也许有人会问,罗10:13的意思岂不就是正如它所讲的那样吗?当然是的,但没有一节经文是向懒惰的人交出它的含义的。基督他自己对我们说,有许多人称呼他“主”,他对这样的人说,“离开我去吧”(太 7:22, 23)。那么怎么看罗10:13?嗨,就是把它和所有其他讲罪人当如何行,神才要救他的经文相比较。如果仅仅是因着对死亡或地狱的恐惧,促使罪人求告主名,他完全可以求告树木。大能的神不是听任何受到惊吓,要求怜悯的叛党的命令,呼之即来的。

“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 (箴 28:9)!

“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享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 (箴 28:13)


主所听的唯一“求告主名”,是由一颗破碎,悔改,恨恶罪的心发出,这心渴慕圣洁。

这同样的原则适用于徒16:31和所有类似的经文;“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对一个不留心的读者来讲,这看起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然而更深入看这句话,人就会发现这所包括的比第一眼看上去的要多。请留意使徒不是单单对这位腓利比的禁卒说“安息在基督成就的工作之上”,或者“信靠他的赎罪祭”。相反,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再有,这不仅仅是“相信救主”,而是“主耶稣”。约 1:12清楚表明“相信”是“接待”,要得救,一个罪人必须要接待不仅是救主,而且还是“主”的那一位,是的,他必须要被人接受为“主”,他才成为那人的“救主”,要接受“主基督耶稣” (西 2:6),这必然涉及到我们放弃自己有罪的主权,把我们与他为敌争战的兵器扔下,服他的轭和管治。在任何身为叛党的人被神带领这样做之前,在他里面一定要作成神恩典的一个神迹,这更直接把我们带到我们要讲主题的眼前这个方面。

得救的信心不是人心的天然产物,而是从至高神那里传递下来的灵里的恩典。它是“神所赐的”(弗2:8)。它是“神的功用” (西2:12)。它是靠“神的大能”(林前2:5)。 关于这个题目,最值得注意的一段经文是在弗 1:16-20。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使徒保罗祷告求圣徒心中的眼睛可以得到照明,好使他们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

请注意这里所用的强烈的用词:不仅仅是神的能力,或者这能力的浩大,还是“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也请留意这比较的标准:我们“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来信。

当神使基督复活的时候,他表现出他的大能。这有极大的困难要克服,就是征服坟墓。有极大的结果要得到成就,就是使死了的那一位复活,除了神自己,没有人可以胜任这如此大的神迹。严格与之对照的是那生出得救信心的恩典的神迹。魔鬼用他一切的伎俩和能力抓住他所俘虏的人。罪人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不能使自己复活,正如他不能创造出一个世界那样。他的心被世界和肉体情欲的裹尸布紧紧缠绕,只有神的全能才可以使之复活,带它进入与神的相交。愿主的每一位真正的仆人都可以效法使徒保罗,恳求神光照他的百姓,看到这奇迹中的奇迹,以致他们不是把自己的信心归功于他们自己意志的作为,使他们可以心甘情愿把所有的尊荣和荣耀归给他,唯有他才配得这一切。

如果这个世代认信的基督徒可以开始获得对每一个人本性真实光景的某些充分的认识,他们就不那么容易反对这种教训了,就是除了恩典的一个神迹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任何罪人相信,以致他的灵魂可以得救。如果只要他们可以看到,那最优秀,最有道德的人的心对神的态度,和那最粗俗,最恶毒的人的态度没有任何不同,那对待同胞最仁爱和良善的人,并不比最自私,最残忍的人更真正切慕基督,那么很明显,一定要有神的能力来运行改变人心。要创造,这需要神的能力,但要使一个人重生,这需要一种大得多的能力。创造只是从无开始有,但重生不仅是彻底改变一个不可爱的对象,还是彻底改变一个用尽力气抵抗那天上窑匠满有恩惠的目的的一个人。

不单是圣灵临到一个人的心,它里面没有对神的爱,他还发现它是充满着对他的敌意,不能服他的律法 (罗8:7)。确实一个人他自己可能不意识到这可怕的事实,是的,他还会很生气地加以否认。但这很容易理解。如果他除了神的爱,恩典,怜悯和良善之外,没有听说过别的东西,或听得很少,如果这样他恨神,这就很令人惊奇。但一旦圣经上的神靠着圣灵的能力向他显明,他一旦意识到神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要求人对他的律法无条件地服从,他是公义的,没有余地,“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他是主权的,爱他所喜悦的人,恨他旨意要恨的人;远非不是一位凡事好商量,纵容人,对他的受造物的愚昧眨眨眼睛的造物主,他是不可言说地圣洁,他的义怒向所有行不义之人发出火来 — 那么人就会晓得那在自己里面向他涌出来的敌意。除圣灵的大能,没有什么可以胜过这敌意,使任何与神为敌的人来爱上圣经上的神。
清教徒汤姆古得文说得对,

“狼和羔羊结婚,或者羔羊和狼结婚,这也要比肉心顺服神的律法来得容易,这律法曾是它的前夫 — 罗7:6。这是把一样东西转过来与另外的相对。把水变为酒,这有某种的象征意义,然而它是一个神迹。但把狼变成一只羊,把火变为水,这是更大的神迹。在无和有之间存在着无限的距离,但在罪和恩典之间这距离更大,超过无和天上最高天使之间的距离...摧毁罪在人心中的权势就像把罪的定罪挪开一样,是极大的工作。对一位瞎子说看见,对一位瘸腿的人说行走,这要比对一位服在罪的权势之下的人说,活过来,成为圣洁要容易,因为这有不愿顺服的东西。”

在林后10:4 使徒描述了基督真正的仆人所进行的工作的特征,这是与撒但势力的争战。他们作战的武器不是“属血气的”,传道人以为可以靠着人的学问,世界的方法,感动人的故事,有吸引力的歌曲等等来解放那些被魔鬼俘虏的人,这就好像现代的士兵只是带着木头的剑和纸制的盾牌上前线一样。不,他们的兵器是“神的道”和“多方祷告” (弗 6:17,18);甚至这些只有是“靠着神” 才变得是大能的,就是说,他直接,特别祝福它们,加在具体的人身上。接着的是对神的大能在这其中显明的描述,就是,面对强有力的敌挡它征服了:“ (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神的大能在于当他乐意将此显明,以此拯救罪人。那罪人的心筑起堡垒与他对抗:它违抗他神圣的要求,他公义的命令。它定意不服他的律法,不放弃这律法禁止的偶像。这高傲的叛党下定决心不从这个世界的欢乐和罪中之乐中回转,在他的感情上让神居最高位。但是神已经决定要克服他罪恶的拦阻,把他改变成一位爱和忠心的臣民。这里所用的比喻是讲一座围城的 — 人心,它的“坚固的营垒”— 肉体和世界的情欲作王的能力,被“攻破”了;自我意志被击破,骄傲被制服,抗拒的叛党被变成愿意的俘虏,去“顺服基督”!“在神面前有能力”就是指着这恩典的神迹。

在弗1:19-21所引出,表明神的大能的比喻中还指着另外一个细节,就是“叫他(基督)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基督奥秘的身体上的肢体是预定要与他们得荣耀的头形象相符的,现在是在某种程度上,在那临到的日子是完全相符。基督的升天,从地心引力的法则来说是与自然相对立的。但神的能力克服了这拦阻,把他复活的儿子带着身体迁到天上。同样,他的恩典在他的百姓身上生出那与本性相对立的,克服了肉体的拦阻,把他们的心吸引到上面的事情上。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伸开双手,突然离开地面,飞升到天上,我们会是多么惊奇。然而当我们看到圣灵的能力使一个罪人升起脱离试探,爱世界和罪,呼吸天上的空气,人心被改变轻看地上的事情,在上面的事上找到它的满足,这就更令人惊奇了。

和弗1:19, 20里讲的头相关联的历史过程也是他身体上众肢体的经历过程。神在叫他的儿子在天上坐在他的右边之前,他首先使他从死里复活;同样,在圣灵使一个罪人的心定睛在基督身上之前,他首先使他复活进入新的生命。在看见,相信或行出好行为之前,首先一定要有生命。一个身体上死了的人是不能做任何事情的,同样那在灵里死了的人是不能行任何灵里的作为。首先是把生命赋予那死了的拉撒路,然后是把捆着他的手脚的裹尸布拿开。必须要有神使人重生,然后才会有“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给孩子洗身是在孩子的出生之后。

当属灵生命被传递给人心中后,这个人现在就能按着事情的真相对它们加以看待了。在神的光中他看见光(诗36:9)。现在圣灵给他看见,在他一生中他一直反叛违抗他的创造主和恩主,他不是以神的旨意作为他的法则,而是偏行己路;不是追求神的荣耀,而是唯独去讨自己喜悦,满足自己。尽管他可能蒙保守没有犯更严重的外表的恶事,他现在却意识到他是在灵里长大麻风的,是一个恶毒,被玷污的人,完全不能靠近,更说不上与那无法言说地圣洁的神同住了,这样的认识使得他觉得他的情形是没有指望了。

听,或者读到什么是知罪,这和被改变,在人内心深处体会到这点是有极大分别。极多的人可以认识理论,但却完全没有经历。一个人可能从书本看到战争的可悲后果,可能同意战争确实是可怕的;然而当敌人在一个人自家门口出现,掳掠他的财物,烧毁他的家,杀害他的至亲,他就会比从前知道(或所能知道)的更认识到战争的苦况。同样一个未信的人可能听说罪人在神面前的可怕光景,地狱的受苦是何等可怕,但是当圣灵使他的心真正认识他内心实际的光景,使他在自己的良心中体会到神忿怒的热力,他就要在绝望和不安中下沉了。读者,你对如此的经历有任何认识吗?

只有这样任何人才能预备好真正认识基督。健康的人不需要医生。那些知罪可以以致得救的人,是被神改变,去认识到除了主耶稣以外,再也没有别人可以医治因着罪如此绝望染病的人;唯有他可以赐这种灵里的健康(圣洁),这健康可以使人有能力按着神的诫命行事奔跑;除了他的宝血,再没有别的可以赎那过去的罪,除了他完全充分的恩典,没有别的可以满足当今和将来迫切的要求。因此,首先一定要有认识的信心,然后才是到基督这里来的信心。父通过使我深深意识到我对基督的迫切需要,使我的心真正意识到他无可估量的价值,引发我的意志去按着他自己的条件去接受他,以此来把我“吸引”到子这里来(约6:4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