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新旧福音

介绍约翰欧文所著《在基督之死里死亡之死》
作者:巴刻

1

《在基督之死里死亡之死》(The Death of Death in the Death of Christ) 是一本辩论性作品,欧文写作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表明普救论的教训是不合圣经,有害于福音的。所以对许多人来说,这本书可能不会令他们感兴趣。那些觉得没有必要在教义上严谨,没有时间花在令所谓的福音派人士产生分歧的神学辩论上的人,可能会对本书的再版感到遗憾。有的人可能发现,欧文论证的语气本身如此令人震惊,以致他们拒绝瞧他的书一眼,对一件事情情绪激动,成了偏见,我们对我们特有的神学观感到如此骄傲。但我希望这本经典著作的读者是有另外的灵。今天有迹象表明,人对圣经的神学突然产生新的兴趣:有新的愿意的心去试验传统,查考圣经,彻底思想信仰。欧文的这本著作现在再版,是献给有这样一种愿意的心的读者的,相信它能帮助我们,使我们面对福音派基督徒当今面临的其中一样最迫切的任务 – 就是重拾福音。

最后这句话可能让一些人觉得诧异,但这看来是有事实根据的。

无疑今天的福音派运动落在疑惑和不定的光景中。在传福音,教导圣洁,建立本地教会生活,牧师与人相处,实行纪律这些事情上,看得出人对当前的光景普遍感到不满,对前路同样有普遍的不确定感。这是一个复杂的现象,有许多因素牵涉其中;但是,如果我们去到事情的根源,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让人困惑的事情,所有归根结底都在于我们失去了对符合圣经的福音的把握。我们没有意识到这点,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用一种替代品更换了福音,尽管这替代品在细节上看起来很相似,然而在整体上却是根本不同的东西。我们的麻烦就在于此,因为这替代品不能达到目的,对于这些目的,真福音在过往证明是非常大能的。这是为什么?

我们的看法是,原因在于它的特征和内容。它没有使人在思想上以神为中心,在心里敬畏神,因为这并不是它主要尝试要去做的事情。说明它和那古旧福音之间分别的一种办法就是说,它太完全专注于关心怎样才能对人“有帮助”,带来平安,安慰,幸福和满足,太少关心怎样去荣耀神。那古旧的福音也是“有帮助”的,确实比这新福音更有帮助,但这是附带的(请容我这样说),因为它首先关心的总是该如何把荣耀归给神。它总是,在本质上是,对神在施怜悯和行审判上拥有主权的宣告,命令人低头敬拜大能的主,人一切的好处,无论是自然方面还是在恩典上的,都是依靠这位主的。它的中心参照点是神,没有一丝含糊。但在这新福音中,中心参照点是人。这就是说,那古旧福音是关乎信仰的,而新福音在这方面并非如此。古旧福音的主要目标就是教导人怎样敬拜神,新福音所关心的看来是局限于怎样使人感觉好一点。古旧福音的主题是神和他的待人之道;新福音的主题是人和神给人的帮助。这有极大的不同,传福音的整个出发点和强调点都变了。

从这关心的改变引发出内容的改变,因为新福音实际上就是为了达到其认为应当关心的“对人有帮助”,而重新改变了圣经的信息。相应地,人按本性无力相信,神无条件的拣选是拯救的终极原因,基督特别为了他的羊而死,这些主题就不讲了。人们会说,这些教训是没有“帮助”的;它们去驱使罪人绝望,因为它们是对他们说,藉着基督得救,这是在他们能力之外的。(这种绝望可能是有益的,这倒没有被人加以考虑:人想当然认为它不可能有益处,因为它如此敲碎人的自尊。)然而这是可以对人有帮助的(我们后面再详细说明这点),省略这些主题的结果就是现在人传讲部分的圣经福音,仿佛这就是福音的全部;一半的真理装扮成全部的真理,这就变为完全不是真理了。因此,我们向人呼吁,仿佛他们都有能力想什么时候就在什么时候接受基督;我们讲到他的救赎工作,仿佛他使我们能够通过相信自己救自己;我们讲神的爱,仿佛它只不过是一种普遍的愿意,去接受任何愿意回转相信的人;我们描绘父与子,不是拥有主权,积极吸引罪人到他们那里,而是在安静的无能中等在“我们的心门”前,让我们开门让他们进来。

无可否认,我们就是这样传福音的;也许这其实就是我们真正相信的。但我们需要强调,这种扭曲的一半的真理并不是圣经所讲的福音。当我们这样传讲,圣经就见证我们的不是;如此的传讲在我们当中几乎成为了标准做法,这个事实只表明我们应该多么迫切去重新检讨这件事情。重拾那古旧,真实,合乎圣经的福音,使我们的传讲和做法与之相一致,这也许就是目前最迫切的需要。在这一点上欧文关于救赎的论述可以给我们帮助。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