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打印

论一位古旧英国清教徒,或不从国教者的品格

作者 John Geree


这古旧的英国清教徒是这么一个人,他尊荣神超过一切,在神之下按人所当得的待人。他首要关心的是服事神,所以他不是行自己眼中看为好,而是在神眼中为好的事,以神的话语为他敬拜的守则。他极其看重神家里的秩序,但不会以此为幌子去服从迷信的礼仪,这些礼仪多余,用的时候就败坏了。他敬畏持守自己范围之内的权威,但不以服从更高权柄为借口,按人的传统来敬拜神。他留心神一切的命令,尽管他认为其中一些更为重要。


他多多祷告,以此开始,结束他的一日。在这方面他多多在密室中,在家庭和公开聚会中进行操练。那靠着神的恩赐,按照眼前的需要和场合改变表达的祷告方式,他是看为至佳;然而他并不认为固定的形式就不合宜。因此在教会中他并不完全拒绝敬拜礼仪,他只是拒绝它的败坏而已。在公在私他看宣读神的话语为神的一条命令,但不认为宣读就是讲道。他认为宣读神的话语更有权威,但所传讲的神的话语更有果效。


他认为现在就像初期教会一样,讲道仍是必需的,神仍然乐意用传道的愚拙来拯救那些相信的人。他看那讲神的事情最多,人的事情最少,回避对智慧和言语的虚荣炫耀,察看神的灵和大能彰显的讲道为至好;然而他能分辨何为有预备的简明,何为疏忽职守的粗糙。他认为言语清晰是传道人最佳的美德,对认识,感情和记忆最有帮助的就是最佳的方法。一般来说,他认为没有什么比靠教训,论理和应用的方法更有帮助的了。他看那些最贴近良心的布道为至佳,然而他希望的是唤醒人的良心,而不是令他们的人格蒙羞。


他是一个有很好属灵胃口的人,不能只满足于一日一餐。下午的布道就像上午的布道一样给他饱足。他不能满足于只有祷告没有讲道,如果在自家有所欠缺,他会去外面寻求:然而他不愿意因自己的缺席而令他的牧师泄气,只要这牧师有忠心,尽管另外一位可能有更生动的恩赐。外面的讲道他是看重,尽管不是必要,却是一种祝福,他是带着某种痛苦和茫然有失来看待这样的机会。


他看主日为神的命令,只要有助于圣洁,就有必要在这日安息。他非常在意守这日子,看它是心灵赶集之日。他很小心要记住它,为了它要使他的家,他的心预备妥当;当它临到,他努力要善用这日。他爱惜早晨的光阴,不过多沉睡,整天警醒他的思想和言语,不仅仅要让它们离开邪恶,还要使之远离世俗。这日所有的时间对他都同样神圣,在不同的圣洁事奉上他继续小心翼翼:他在公开场合听到的,他在私下重复,磨练自己和家人。在这日进行合宜的娱乐,他认为并不是时候;不合宜的他则看为可憎:然而他晓得神给了他自由去作必要的重振身心,对此他既不拒绝也不滥用。


他幼年领受了洗礼这圣礼,他回头看这礼,在成年时回应这约定,宣告获取他的特权。主的晚餐被他看作是他灵魂食粮的一部分:为此他努力保持有好的胃口。他看它是与基督最密切相交的一条命令,因此要求有最精确的预备。他首先关心的是自我反省:然而作为职分或爱心的举措,他也着眼看他人。他努力把可耻的人赶出这相交:但他不因为其他人疏忽,容许犯罪的人参加就把自己排除出去。他谴责天主教那骗人的禁食这迷信和虚妄之举,然而他不错过这个机会,用正确的禁食使自己的心谦卑:他厌恶天主教对这礼本身成就功效的教训,在行的时候不以表现,而以按心灵和诚实所做的为满足。


他认为神在他的话语中赐下教会治理的原则,就是长老治理,不是牧师专权,也不是人人民主管理。他认定,正确的治理和教会是否是真教会无关,只和教会好坏相关。所以他看由长老治理的教会是至为纯正,然而并不认为非如此这般的就不是教会。他认为教会的完全只是值得渴慕,而非可以指望得到的事情,所以他不会期望有一个没有任何缺陷的教会实体。为教会里的败坏痛哭,他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并要努力修正:然而只要他可以参与敬拜,而不在败坏中有份,他就不分别出去。


他不把教堂看作像犹太人的圣殿那样神圣,而看它们像犹太人的会堂,是与人方便。他希望它们保持整洁,但不是富丽堂皇,知道福音不是要求外表的排场。他主要的音乐是唱诗篇,尽管他不忽略声音的旋律,然而他主要是看重内心的歌唱。他不喜欢那些激起感官喜悦,拦阻灵里进步的教堂音乐。


他看顺服更高的权柄就像探访孤儿寡妇一样,是纯正信仰的一部分:然而他把权柄和民事长官的私欲分开,在那一方面他是服从,但在这一方面,因已被一赎价所买,他不敢作人的奴仆。公义的法律和命令,他是愿意服从,但不只是因惧怕,也是为了良心的缘故;但是不义的,他拒绝遵守,选择宁可顺服神而不顺服人;然而他的拒绝是温和的,愿意服在刑罚之下,除非他可以从掌权者那里得到宽恕。


他在所有相识的人际关系上,在责任上都极为认真,用心专一,好像是对基督做的。他看信仰是对责任的委身,最好的基督徒应当是最好的丈夫,最好的妻子,最好的父母,最好的儿女,最好的主人,最好的仆人,最好的官长,最好的臣民,这样,神的教训就得到称赞,而不是遭人毁谤。


在人在事方面,他努力将他的家庭变成一家教会,除了那些敬畏神的人,不容许任何人进入其中;他努力,好使那些生在这家庭中的人,可以向神重生。他早晚用神的话语和祷告祝福他的家庭,小心在最合适的时候行出这些命令。他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的儿女,命令他的仆人遵行主道。正如希望在教会里要做的一样,他在家中实施纪律治理,不仅责备,还抑制他家中的恶事。


在公平的事上,他就像对待敬虔一样充满认真,知道不义和不敬虔一样,均为恶事。他在承诺上谨慎,但会认真履行,看他的话如他的借据一样,有同样的约束力。他是一个内心敏感的人,不仅对他自己的罪,而且对其他人的愁苦也是如此,他不把施加怜悯看作是随己意而行的事,而是当作一种必须的责任,在这方面他祷告求智慧来引导他,所以他尽力鼓励人,待人慷慨。


他谨慎使用今生的事物,宁可降服己身,也不纵容迁就;然而他不会不让自己去使用神的祝福,免得他心不感恩;但他避免过度,免得他忘记赐这一切给他的神。在生活习惯上他避免铺张昂贵和虚荣,既不在待人礼仪上越过他的本分,也不推辞那些与基督教信仰相称的事情,希望在所有事上显为庄重。他看自己的生活是一场争战,基督是他的元帅,他的武器,祷告和眼泪。十字架是他的旌旗,他的座右铭,受苦者得胜。


他在各样时候均不动摇,所以那些在众说纷纭中失去了对真信仰看法的人,可以回到他这里来,找到信仰的真意。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