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23篇 by 司布真

诗篇23:1

神没有为这篇诗篇默示一个标题,它并不需要任何标题,因为它记载的不是特别的事件,除了每一个基督徒自己怀中都有的音调之外,它不需要其它的音调。它是大卫属天的牧歌;一首超越的颂歌,音乐的众女都不能超越其上。战争的号角在这里让位给了和平的笛声,他刚刚还在哀痛牧者所受之苦,现在却用优美的曲调演绎羊群的喜悦。坐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下,他的羊群围在身旁,正如班扬书(译注:《天路历程》)中屈辱谷中的牧童一样,我们可以想象大卫在用他的心所能最大承载的,满心欢喜歌唱这首无与伦比的牧歌;又或者,如果这首诗歌是他多年以后的作品,我们可以肯定,他的心带着沉思,又重返那在旷野的牧场中流淌而过的孤独水边,那早年他曾习惯流连之处。这是众诗篇中的那颗珍珠,其温柔纯净的光芒令每一双眼睛欢喜;诗意的灵感对这颗珍珠可以当之无愧,尽管其对手宣称对其拥有。对于这首让人欢愉的诗 歌,我们可以说它的敬虔与诗意相当,它的甜美和灵性无可超越。

这首诗歌所处的位置值得留意。它紧接着第22首,很特别,那是一首十字架的诗歌。在第22首诗歌的那一边没有青草地,没有安静的水边。只有当我们看到,"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之后,我们才来到“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们必须用经历明白流血的价值,看到刀剑兴起击打牧人,然后我们才能够真正明白 好牧人劳心劳力的甜美所在。

人们一直在说,这首属神的赞歌在众诗歌当中,就如同夜莺在众小鸟当中一样,因为它在悲伤的人多少哭泣的夜间,在他的耳边甜美歌唱,给他一个喜乐清晨的盼 望。我会大胆也把它比作云雀,它一面上升一面歌唱,一面歌唱一面上升,直到它离开视线之外,即使这样也仍然不会落在耳听之外。请留意这首诗篇的最后一句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这是属天的歌词),更适合那直到永远的天上的住处,胜过这些云下的居所。哦,愿我们在看这首诗歌的时候,可以在灵里进到它的里面,然后我们必要经历在地如天的日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