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4:43-54

过了那两天,耶稣离了那地方,往加利利去。因为耶稣自己作见证说,先知在本地是没有人尊敬的。到了加利利,加利利人既然看见祂在耶路撒冷过节所行的一切事,就接待祂。因为他们也是上去过节。耶稣又到了加利利的迦拿,就是祂从前变水为酒的地方。有一个大臣,他的儿子在迦百农患病。他听见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就来见祂,求祂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因为他儿子快要死了。耶稣就对他说,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那大臣说,先生,求袮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耶稣对他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就回去了。正下去的时候,他的仆人迎见他,说,他的儿子活了。他就问什么时候见好的。他们说,昨日未时热就退了。他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的儿子活了的时候,他自己全家就都信了。这是耶稣在加利利行的第二件神迹,是祂从犹太回去以后行的。

在这些经文中我们看到,

I. 基督到加利利,约4:43。尽管祂在撒玛利亚人当中所受的欢迎,丝毫不亚于任何地方,并取得更大成功,然而过了那两天,祂离开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撒玛利亚人,祂不愿认可那持偏见反对祂,说祂是撒玛利亚人的人(约8:48)的话,而是因为祂必须在别城传福音,路 4:43。祂往加利利去,因为在那里祂花费了祂大部分的时间。在此请看,

1. 基督去哪里;去加利利,去到加利利这个地方,但不是去拿撒勒,那严格来说是祂自己的地方。祂去到村庄中,但不愿去拿撒勒,那首要的城,原因是这里列出,耶稣自己作见证的,祂知道祂同胞的脾性,知道万人的心,所有先知的经历,就是,先知在本地是没有人尊敬的。留意,(1.) 先知当受到尊敬,因为神已经尊荣他们,我们确实,或者可能因着他们受益。(2.) 主的先知当得的尊敬,他们常常得不到,人是藐视他们。(3.) 这当得的尊敬,他们更经常在他们自己的地方得不到,见路4:24;太13:57。这并非普遍的事实(不是原则,而是有一些例外情况),但大部分情形里确实如此。约瑟开始作先知时,最受到他弟兄的仇恨;大卫被他的弟兄看不起(撒上17:28);耶利米被亚拿突人中伤(耶11:21);保罗被他的犹太人同胞中伤;基督的近亲对祂说轻蔑的话,约7:5。人的骄傲和嫉妒,使得他们不屑于受那些曾经与他们一道学习,一道玩耍的人的教训。 他们渴望新奇的事,从远方得回来,重价买回来,似乎是从天而降在他们身上的事,这使得他们藐视那些他们已经长久习惯,知道其来历的人和事情。(4.) 这对去到那些不看重他或他工作的人那里的牧师来说,是极大的拦阻。基督不愿去拿撒勒,因为祂知道在那里祂不会得到什么尊重。(5.) 神不让那些藐视祂的福音工人的人得到祂的福音,这是公义的。讥笑信使的,得不到那信息的益处。太21:35,41。

2. 祂在乡间,在加利利人当中受到怎样的接待(约4:45):他们接待祂,欢迎祂,欢喜领受祂的教训。基督和祂的福音不是徒然被差来的;如果一些人不尊重这些,其他人要尊重。这里说明这些加利利人如此快快接受基督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看见了祂在耶路撒冷所行的神迹,约4:45。留意,(1.) 他们上耶路撒冷过节,过逾越节。加利利人离耶路撒冷很远,他们去那里的路要经过撒玛利亚人的地方,这对一个犹太人来说是麻烦的,比古时候的流泪谷更糟糕;然而他们顺服神的命令,上去过节,在那里他们认识了基督。留意,那些这时或那时,努力不断遵守神为众人设立的典章的人,要比他们预料的得到更多属灵的益处。(2.) 在耶路撒冷他们看见基督的神迹,这大大向他们的信心和感情举荐祂和祂的教训。这些神迹是为了那在耶路撒冷的人所行的;然而偶然在那里的加利利人得到它们更大的造就,胜过它们对主要是为他们行的人的益处。就是这样,向混杂的人群传讲的话,可能更造就偶然的听众,胜过对固定听众的造就。

3. 祂去了哪座城。当祂要去一座城的时候,祂选择了去加利利的迦拿,就是祂从前变水为酒的地方(约4:46);祂到那里去,看看那神迹有没有留下任何好果子,如果有,就坚立他们的信心,浇灌祂所栽种的。福音书作者在这里提到这个神迹,为要教导我们不断记住我们曾经见过的基督的作为。

II. 祂医治患热病的大臣的儿子。其他所有福音书作者都没有记载这个故事;它出现在太4:23。

留意,1. 这恳求的人是谁,病人是谁:恳求的是一位大臣,病人是他的儿子:有一个大臣。拉丁文作Regulus小小的君王;这样称呼,是因为他的产业很多,或者他的权势很大,或他领地高贵。一些人认为这是表明他的高位- 他是担任王的某种职位的朝臣;其他人认为这表明他的派别- 他是一位希律党人,一位保皇派,一位有特权的人,一个拥护父子都作希律的那两个人利益的人;也许他是希律的家宰苦撒 (路8:3),或者与希律同养的马念,徒13:1。在该撒的家中也有圣徒。父亲是一位大臣,儿子却病了;因为尊贵和荣誉的衔头,并不保障个人和家庭脱离疾病和死亡的攻击。这位大臣住在离基督现在所在的迦拿十五英里以外的迦百农;然而他家里的这苦难驱使他走如此远的路来找基督。

2. 这位恳求的人如何请求这位医生。听说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发现祂不是到迦百农来,而是转去这地方的另外一边,他就亲自 求祂下去医治他的儿子 ,约4:47。在这里请看,(1.) 他对他儿子的深厚感情,他病了,他就不惜劳苦为他寻求帮助。(2.) 他对我们的主耶稣极大的尊重,他要亲自来等待祂,而他本可以派一位仆人来;他求祂,他是一个有权柄的人,一些人可能会以为,他会命令祂到他这里来。最伟大的人,当他们到神这里来的时候,一定要变成乞丐,请求sub forma pauperis- 如穷人一般。至于他来要做的事,我们可以观察到,在他的信心中还混合有其它。[1.] 当中有真诚;他的确相信基督可以医治他的儿子,尽管他的病很危险。很有可能医生已经看过他,已经把他放弃;但他相信病情看来可悲,基督仍能医治他。[2.] 然而他的信心当中有软弱;他相信基督可以医治他的儿子,但似乎他认为祂不可以在很远之外医治他,所以他恳求祂下去医治他,像乃缦一样,期望祂来,在病人身上摇手,仿佛除了靠身体接触,祂就不能医治他一样。我们就是这样,很容易就限制以色列的圣者,按照我们的样子局限祂。那位百夫长,是一位外邦人,一位军人,他的信心如此之大,以致他说,“ 主啊,祢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太8:8。这位大臣,是一位犹太人,一定要基督下去,尽管这行程要花上一整天,祂若不下去,就对医治感到绝望,仿佛他一定要教导基督怎样做事。神鼓励我们祷告,但神不允许我们发号司令:主,求祢医治我,但不管是用一句话,还是用一个接触,愿祢的旨意成就

3. 这话带给他的温柔责备(约4:48):耶稣对他说,“我知道这是怎样一回事了;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你们不像那些撒玛利亚人,尽管他们没有看见神迹奇事,所以我一定要在你们中间行神迹。”尽管他是一位大臣,现在为他的儿子担忧,走如此远路来见基督,表明对基督的极大尊重,然而基督对他发出责备。人在世上的尊贵,不应免除他们受到神话语或护理的责备;因为基督不凭耳闻,而是以正直判断,赛11:3-4。请留意,基督首先让他看到他的罪和软弱,预备他领受怜悯,然后许了他的请求。那些基督打算用祂的眷顾尊荣的人,祂首先用祂的 皱眉使之降卑保惠师要首先让人知罪。希律渴望看见一些神迹(路23:8),这位大臣有同样的想法,人们普遍来说也是如此。在这方面应当责备的是,(1.) 他们听到祂在别处行神迹的可靠和无可辩驳的报告,他们却除非亲眼看见,否则不信,路4:23。他们一定要有幸看见,一定要被迁就得以看见,否则他们就不会相信。他们的国家一定要因着神迹奇事蒙眷顾,他们的好奇心一定要因着神迹奇事满足,否则尽管基督的教训被在别处行的神迹充分证明,他们就总是不信。像多马,除非按他们指定的,他们就总是不肯接受相信的方法。(2.) 他们已经看过若干神迹,其证据是他们不能否认的,而是充分证明基督是从神那里来作教导的,现在应该让自己到祂这里来,求在祂的教训中得教导,祂的教导按它本身的卓越,本应慢慢引导他们,引导他们到一种灵里的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却除了被神迹奇事驱动,就不愿进一步相信。神话语的属灵能力没有感动他们,没有吸引他们,只有神迹可以感觉到的能力感动吸引他们,而神迹是为那些不信的人的,作先知讲道却是为信的人,林前14:22。那些只尊崇神迹轻看作先知讲道的人,就是使自己与不信的人为伍。

4. 他继续在他的说话中反复恳求 (约4:49):“先生,求祢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 。Kyrie-主,应当这样翻译。在他这样的回答中,我们看到,(1.)一些值得称赞的地方:他耐心接受责备;他带着尊重向基督说话。尽管他是其中一位穿细软衣服的人,然而他却能接受责备。不受基督话语的责备,这根本不是贵族的特权,但是当人,特别是伟人,可以被人告知他们的错处而不生气,这就是好脾性和好性情的迹象了。就像他不把这责备看作是一种冒犯,同样他不把这看作是一种拒绝,仍然坚持他的请求,继续摔跤,直到得胜。不,他本可以这样想:“如果基督医治我的灵魂,那么肯定祂可以医治我的儿子;如果祂医治我的不信,祂就要医治他的热病。”这是基督采用的方法,首先在我们身上动工,然后为着我们动工;如果我们发现祂在使用这种方法,那么还有盼望。(2.)一些应当责备的地方,就是他的软弱;因为,[1.] 他似乎没有留意基督对他的责备,对此没有说什么,既不承认,也不辩护,因为他如此全然沉浸在对孩子的担心中,以致他不能想任何别的事情。留意,属世的忧愁是大大的偏见,拦阻我们因着基督的话语得益处。过度的担忧和愁苦是挤住好种子的荆棘;见出6:9。[2.] 他仍表现出对基督能力信心的不足。第一,他一定要基督下去,否则就认为祂不能给这孩子任何帮助。要劝说我们自己,时间和地点的距离不是我们主耶稣的认识和能力的障碍,这是难的;然而情况确实如此:祂从远处看见,因为祂的话,祂能力的话,颁行最快第二,他相信基督可以医治一位生病的孩子,但不相信祂能使一位死去的孩子复活,所以他说:“啊, 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仿佛若非如此就太迟了;而基督对死亡,就像对身体的疾病一样,是拥有权柄。他忘记了以利亚和以利沙曾经使死去的孩子复活;基督的的能力不及他们的能力吗?留意他急着要什么:“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仿佛基督有浪费时间的危险。信靠的人必不着急,而是把自己交给基督,“主啊,按祢喜悦的做什么,何时做,如何做。”

5. 基督最终向他的请求作出的平安回答(约4:50):“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 基督在此给了我们一个例子, (1.) 表明祂的能力,祂不仅能医治,还能如此轻易医治,不用麻烦到访。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下令去做,然而医治就作成了:你的儿子活了。公义日头医治的光线,在天上从一头向另外一头发出医治的作用,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尽管基督现在是在天上,祂的教会是在地上,但祂能从上头发出。这位大臣要基督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基督要医治他的儿子,但不下去。就这样,医治更早得到成就,这位大臣的错误得到纠正,他的信心得到坚固;所以按照基督的方法,事情成就得更好。当祂不给我们所求之事时,祂赐下更有利于我们得多的事;我们求轻松,祂赐忍耐。请留意,祂的能力通过祂的话语实施,通过说“你的儿子活了”,祂表明生命在祂,祂有要谁复活就使谁复活的能力。基督说,你的灵魂活了,这就使之活了。(2.) 表明祂的怜悯;祂注意到这位大臣为他儿子感到痛苦,他自然的情感,在“趁着我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还没有死”这句话上显明出来;所以基督放下责备,向他保证他的孩子要得复原;因为祂知道为父的如何怜悯他的儿女

6. 这位大臣相信基督的话:他,就回去了。尽管基督没有满足他,到与他同去的地步,他却满足于基督采用的方法,认为他所要的已经得到。我们信心中所缺乏的,藉着基督的话语和能力,是何等迅速、何等轻易就得以完全。此时他没有看见神迹奇事,然而却相信神迹已经成就。(1.) 基督说,“你的儿子活了”,这人就祂;不仅相信基督的全知,相信祂知道这孩子已经复原,还相信基督的全能,相信祂的话语成就了医治。他离开他的时候,他是将死的;然而当基督说,他活了,他就像那信心之父,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 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2.) 基督说,“回去吧”;证明他信心的真诚,他就回去了,不再打扰基督或他自己。他没有强迫基督下去,没有说,“如果他真的复原,然而去还是可以接受的”;不,看来他不再切切求,而是好像哈拿一样,他就去了,面上再不带愁容。像一个完全满足的人,他没有急匆匆回家;没有当夜就匆忙回家,而是悠闲地回家,就像一个思想完全放松的人。

7. 通过回家时与他的仆人交换信息,他的信心得到进一步坚固。(1.) 祂的仆人带给他孩子复原的好消息,约4:51。很有可能他们在离他自己家不远的地方遇上他,知道他们主人挂念的,愿意尽快使他放心。当大卫的孩子死去时,他的仆人迟迟不告诉他。基督说,“你的儿子活了”,现在仆人们说同样的话。好消息要与那些以神的话语为盼望的人相遇。(2.) 他询问孩子是在什么时刻开始复原的(约4:52);不是他怀疑基督话语对这孩子复原所起的作用,而是很希望他的信心得到证实,好使他可以满足任何他向他们提到这神迹的人的询问,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情况。请注意, [1.] 给我们自己装备尽可能一切坚定信心的证明和证据,加强我们对基督话语的信心,使之可以长进成为完全的确信,这是好的。求祢向我显出恩待我的凭据。[2.]努力把基督的作为和祂的话语作比较,这将大大有利于我们坚固我们的信心。这就是这位大臣采用的方法:他问仆人他开始见好是什么时候;他们告诉他,昨日未时(下午一点钟,或者像一些人认为这位福音书作者计算的那样,是在晚上七点钟) 热就退了;不仅他开始复原,还是突然就完全好了;这样父亲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的儿子活了的时候。就像神的话语,经过仔细研究,要帮助我们认识祂的护理;同样神的护理,经过仔细观察,要帮助我们认识祂的话语;因为神每天都在应验圣经。两件事有助坚固他的信心:- 第一,孩子的复原是突然,而不是渐渐的。他们把精确的时间指到一个小时:昨日,不是大概在,而是就在未时,热就退了;不是减轻,或者开始减轻,而是在一刻之间离开他了。基督的话语起作用,不像药物,药物一定需要时间作工,起效,也许只是因着盼望医治;不是的,对基督这是说了就成- 祂说话,这就成就了;不,祂说话,事情就得命令去成就第二,那就是在基督对他说的同时:正是那时候。事件的同时和一致大大加增了神护理的美好与和谐。留意时间事情本身就更突出,因为每一件事按着它的时候都是美好的;就在得到应许的时候,就像以色列得拯救一样(出12:41); 正在为此祷告的时候,彼得得救,徒12:12。在人的工作里,地点的距离是对时间的拖延,对工作的拦阻;但在基督的工作里情况并非如此。祂在天上说的赦免、平安、安慰和灵里的医治,如果祂乐意,就同时在相信之人的灵魂里成就作成;当在那大日,这两样来作比较的时候,基督要在祂圣徒的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上显为希奇

8. 这件事的有福果效和结果。给这一家带来的医治,给它带来了拯救。(1.) 这位大臣祂自己就信了。他之前信了基督指着这件具体的事说的话;但是现在他相信基督是所应许的弥赛亚,成了祂的一位门徒。就这样,对基督句话能力和功效的具体经历,可以成为有福的方法,引入和确定基督在人心里统治的全部权柄。基督有很多得着人心的方法,藉着赐下这世上的怜悯,可以为更美之事开路。(2.) 他的全家也信了。[1.] 这是因为他们都在这神迹中得益,这神迹保守了这一家的花朵指望;这感动了他们所有人,使基督对他们来说显为宝贵,举荐祂,使他们对祂有最好的想法。 [2.]这是因为家主对他们所有人影响。一家之主不能赐信心给在他照顾之下的人,也不能强迫他们相信,但是他可以在消除那阻挠证据作工的外在偏见方面起作用,那么这工作的成就就超过一半了。亚伯拉罕以此闻名(创18:19),约书亚也是如此,书24:15。他是一位大臣,很有可能他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但是当他进入基督的学校,他带着他们全部人都来跟从他。因着孩子的病,这一家有何等蒙福的改变!这应当使我们消除对苦难的敌意,我们不知道从它们里面会出来什么好处。很有可能迦百农的这位大臣和他家人的归正,使基督后来来在迦百农安顿下来,作为祂在加利利的总部。当大人物接受福音的时候,他们可能在把福音带到他们所住地方这件事上起作用。

9. 这里是福音书作者对这医治的评说(约4:54);这是第二件神迹,这是指着约2:11说的,在那里水变为酒被说成是第一件神迹,那是在祂第一次从犹太回去之后不久的事,这是在祂第二次从犹太回去之后不久。祂在犹太行了许多神迹,约3:2;约4:45。他们首先有所传的;但是祂从那里被赶走,祂就在加利利行神迹。在这里或那里某处,基督要受到人的欢迎。人若乐意,可以把阳光挡在他们自己的家之外,但他们不能把它挡在这世界之外。这被指出是第二件神迹,1. 为要提醒我们,几个月前在同一地方行的第一件神迹。新的怜悯应当让人重新想起之前的怜悯,就像从前的怜悯应当鼓励我们盼望更多的怜悯。不管我们计算与否,基督都计算着祂的眷顾。 2. 为要让我们知道,医治是在其他福音书作者提到,在加利利行的那许多医治,太4:23;可1:34;路4:40之前。很有可能,这病人是有身份的人,这医治更受人谈论,把大群的病人送到祂那里;当这位大臣亲自来求基督的时候,众人就跟从。大人物,如果他们成为好人,他们就要行出何等大的善!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