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 5:1-16

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什么病,就痊愈了。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走了。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犹太人对那医好的人说:“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以的。”他却回答说:“那使我痊愈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他们问他说:“对你说拿褥子走的,是什么人?”那医好的人不知道是谁。因为那里的人多,耶稣已经躲开了。后来耶稣在殿里遇见他,对他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厉害。”那人就去告诉犹太人,使他痊愈的是耶稣。所以犹太人逼迫耶稣,因为祂在安息日作了这事。

任何其他福音书作者都没有记录这神迹医治,他们是最专注于在加利利行的神迹,但是约翰讲述了那些在耶路撒冷行的神迹。关于这点,请留意,

I. 这医治作成的时间:这是在犹太人的一个节期,就是逾越节,因为那是最出名的节期。基督尽管住在加利利,却在这节期上耶路撒冷,约 5:1。1. 因为这是神所设立的,作为一个生在律法之下的子民,祂要遵守;尽管作为,祂可以提出豁免。就这样,祂要教导我们参加信仰的聚会,来10:25。2. 因为这是行善的机会;因为,(1.) 那时候有大量的人在那里聚集,至少除了从其它各国来的归信犹太教的外邦人,从本国各地来,所有思想严肃的人都普遍聚集在一起;智慧一定在热闹街头喊叫,箴 1:21。(2.) 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心态,因为他们是来一起敬拜神,花时间在信仰操练上。一个愿意敬拜,把自己分别出来操练敬虔的心思,是向神的光照和爱的进一步启示非常敞开,对基督是持接受态度的。

II. 这医治作成的地点:在毕士大池边,这池有一种神迹的医治能力,在这里有具体描写,约 5:2-4。

1. 它的位置: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epi te probatike。这也可以被翻译作羊圈,把羊关起来的地方,或者羊门,我们在尼3:1看到这个地方,通过这门,羊被带进来,是羊的 羊市。一些人认为它是靠近圣殿,如果是这样,这就为上圣殿祷告的人提供了一个让人感到伤感,但对人有益的场景。

2. 它的叫法:它是一个池子(一个池塘或澡堂),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 – 怜悯之家;因为在那里,神的怜悯向患有疾病的人大大显明。在一个像这如此多有悲惨的世界里,有一些 毕士大 – 怜悯之家(对这些弊病的医治),这是好的,场面就并非是完全令人伤心。这是一座济贫院,哈蒙德博士如此认为。莱福博士推测这是那上池 (赛 7:3),那旧池,赛22:11;供在那建起来的廊子里的人换衣穿衣时除礼仪上的污秽,但后来变得有医治作用。

3. 它的布置:它有五个廊子,回廊,连拱廊,或有遮盖的走廊,病人躺在里面。就这样,人的爱心与神的怜悯配合,帮助受苦之人。自然提供了药品,但人必须提供医院

4. 病人和残疾人是如何常来此地(约 5:3):里面躺着许多病人。这世上受苦之人的苦难是何其多!各处是何等充满苦情,有何等多的病人!我们有时候到访医院,使我们因其他人的病灾,而我们得的安慰向神发出感谢,这对于我们是好的。福音书作者指出躺在这里的三种病人, 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或精力萎缩的,不是在一个具体部分,如那手枯干的人,就是全身都瘫痪的人。提到这些人,是因为他们最不能帮助自己进入池水,他们躺在廊子里等得最久。那些患上这些身体疾病的人,花大力气从远方来,为得医治而忍耐、长久等待;我们任何人都会如此行,我们应该如此行:但是,哦,要是人为着他们的灵魂有聪明,切切关注他们灵里疾病得医治就好了!在属灵的事情上,我们按本相都是病人 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但如果我们只要留意命令,神就为我们提供有效的医治。

5. 它对医治这些病人有何功效(约 5:4)。 有天使下池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就痊愈了。认为这池子的这奇怪功效是自然的,或倒不如说是人为的,是在当中洗祭物的果效,使这水充满我所不知的,甚至连瞎眼的都能得医治的效力,认为这天使是一位信使,一个普通人, 被派下去搅动这水,这些看法是全无根据的。圣殿中有一间屋子,是专为洗祭物而设的。解经家通常认为,这个池子的效力是超自然的。确实,那些不遗余力详细陈述对耶路撒冷赞美的犹太作者,连稍微提一提这医治人的池子的都没有,在这件事上沉默的原因可能就是,这被当作弥赛亚很快就要临到的一个前兆,所以那些否认祂要来的人,是极力掩盖这表明祂要来的迹象;所以我们能得到的对此一切的记载只有这些,请留意,

(1.) 一位天使下池搅动那水 ,为医治作预备。天使是神的差役,人类的朋友;也许比我们所知道的更积极除去疾病(邪恶的天使带来疾病)。拉斐尔是次经里一位天使的名字,意思就是medicina Dei—神的药品,其实是神的医生。请看为着人的益处,圣天使屈尊担任的低下职分。如果我们要像天使那样去行神的旨意,那么除了罪以外,我们不可认为有任何事情,是太低下,是我们不能去行的。搅动水是天使降下发出的记号,就像对大卫来说,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就是信号,那时他们就一定要急速前进。当圣所的水被搅,那时就能医治人 。牧师一定要挑动他们身上的恩赐。当他们服事冰冷沉闷时,水是平静下来,不会医治。天使降下,搅动那水,不是每天,可能不是经常,而是按时;一些人认为,这是在三个重要的节期,尊荣它们的重要性;或者,时不时,正如无限智慧的神看为合适的那样。神自由赐下祂的眷顾。

(2.)这医治的运作谁先下去,就痊愈了。在这里看,[1.]对于医治的疾病,这效力充满神迹的程度;无论什么疾病,这水都医治。大自然和人工的洗浴池,在一些情形里是有害的,就像在别的情形里是有用的那样,但这医治各样疾病,连那些出于反常原因的疾病也能医治。在自然的能力失败的地方,神迹的能力成功。[2.]对于医治的,这效力神迹的限制:首先下去的就得着益处;就是说,马上下去的人(或多人)就得医治,而不是那些拖延,后来下去的人。这教导我们要留心和善用我们的机会,观察我们四周的形势,免得我们错过一个可能不再复返的时机。天使搅动水,但让病人自己下去。神已经把功效放进圣经和蒙恩之道当中,因为祂要医治我们;如果我们不正确善用它们,我们不得医治,这就是我们自己的错了。

这就是关于这不再有的神迹,我们所得的一切记载;我们不确定它始于何时,止于何时。一些人猜测,它始于大祭司以利亚实开始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以祷告使之成圣的时候;神把这功效加给这旁边的池子,证明祂的悦纳。一些人认为它始于最近,在基督出生的时候;一些人认为这始于祂受洗的时候。莱福博士在约瑟夫所著的《历史》15.121-122中找到提及在希律第七年,有一场大地震的地方,认为天使下降时常有地震,那就是天使第一次下降搅动这水的时候。一些人认为这医治的效力止于耶稣行医治的这神迹,其他人认为这效力止于基督死的时候;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它有一种满有恩典的意义。第一,这是神对那民善意的一个记号,表明尽管他们已经长时间没有先知和神迹,然而神没有弃绝他们,尽管他们现在是一群遭压迫藐视的民,很多人要说,“我们列祖告诉我们的,祂那样奇妙的作为在哪里呢?”神却确实藉此让他们知道,祂仍善待他们守圣节的城。我们可以在这里藉此感恩承认,在给人类健康贡献良多的含矿物的水中,神显明祂的能力和良善;因为神创造众水泉源,启14:7。第二,这是对弥赛亚的一个预表,祂是那开的泉源;这是为引起百姓对那位是公义的日头,升起,翅膀有医治之能的弥赛亚的盼望。这些水从前用作洁净,现在用作医治,象征基督的血有洁净和医治的能力,那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无与伦比的泉源。充满这池子的西罗亚的水,象征大卫,以及大卫子孙基督的国(赛 8:6); 所以现在这主权的功效被赋予它们,这是合宜的。重生的洗对我们来说,就如毕士大的池子,医治我们灵里的疾病;不是按时,而是在所有时候。凡愿意的,都让他来

III. 这医治在其身上作成的病人(约5:5):是一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1. 他的严重的:他患有一,一种软弱;他不能使用他的肢体,至少一边身体如此,就像瘫痪常见的那样。身体如此失去能力,不能作灵魂使用的工具,反而连在今生的事情上,也成了灵魂的负担,这真可悲。 我们有何等的理由,为着身体有力,能为神使用身体而感谢祂,同情那些是自己作自己囚徒的人!2. 这病的时间是漫长令人生厌的三十八年。他瘸腿的时间比大多数人活的时间更长。很多人残疾,不能尽生活职分如此之久,就像诗人抱怨的那样,他们看上去是枉然被造;被造是为了受苦,不是为了服事;生来却总是在死。我们这些可能多年以来,几乎都不晓得何为生病一天滋味的人,许多其他的人,他们比我们更好,却几乎不晓得何为一天的健康,我们应该抱怨一夜的疲倦,或一阵的生病吗?巴克斯特先生在这点上的说明是非常感人的,他说:“在对身心有益的神的管教下生活三十八年,这是何等大的怜悯。哦我的神,我为着五十八年类似的管教感谢祢;和完全的兴旺和欢愉相比,这等的生活是何等安全!”

IV. 对这医治和这医治情形的简单叙述,约 5:6-9。

1. 耶稣看见他躺着。请观察,当基督上到耶路撒冷,祂不是访问宫殿,而是医院,这是祂谦卑、屈尊俯就、以及温柔怜悯的一个例子,表明祂来到这个世界的伟大目的,就是寻找拯救有病受伤的人。在毕士大这里有极多可怜的跛子,但是基督定睛在这个人身上,单单把他从其他人当中挑出来,因为他是全部人中年长的,比任何其他人光景更糟;基督欢喜帮助无助的人,祂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也许因着他一直得不到医治,他的病友就侮辱他;所以基督以他作为祂的病人:人站在最软弱的人一边,扶持起那些他看到是精力耗尽的人,这样做是人的荣耀。

2. 祂知道,且考虑到他在这光景中躺了多久。这些长时间落在苦难中的人,可以以此安慰自己,就是神记录多久,且知道我们的光景。

3. 祂问他:“你要痊愈吗?”对一个病了如此之久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一些人确实不愿痊愈,因为他们的疼痛帮助他们乞讨,给他们闲懒的借口;但这可怜的人既不能做工,也不能去乞讨,然而基督向他提出这个问题,(1.)为要表达祂自己对他的同情与关心。基督温柔地询问那些落在受苦之中的人的愿望,愿意了解他们所求的是什么:“我可以为你做什么?”(2.) 为要试验他,看他是否愿意向祂,这位许多人如此对祂抱有偏见,企图也让其他人对祂生出偏见的人求医治。(3.)为要教导他怜悯的价值,在他里面激发出对怜悯的渴望。在属灵的事情上,人不愿他们的罪得医治,不愿与这些罪分手。如果达到了这一点,如果人愿意得痊愈,这工作就完成了一半,因为我们只要愿意得医治,基督就愿意医治,太 8:3。

4. 这可怜的病人抓住这个机会,再次发出他的抱怨,表明他病情的悲惨,这使得他的医治显得更加突出;“先生,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约 5:7。他似乎把基督的问题看作是对无意和疏忽的责备:“如果你有心要得医治,你就会更留心你的机会,在这很早以前就进到这医治的水里面了。”这可怜的人说:“主,不是这样的,我得不到医治,这不是因为没有好的意愿,而是因为没有好的朋友。我已经尽我的能力帮助自己,但是没有用,因为没有别的人帮助我。” (1.) 除了被这些水医治,他没有想到其它得医治的方法,除了帮助他进入这水的友情,他没有盼望别的友情;所以当基督医治他时,他的想象或期望,对他得医治没有助一臂之力,因为他没有想到这样的事。(2.) 他抱怨没有朋友帮助他进到水里:“没有人,没有朋友那样帮我。”人可能以为,一些自己得了医治的人,可以对他施以援手;但是穷人没有朋友,这是常见的事;无人关心他们的灵魂。对于有病不能动弹的人来说,为他们做事,这就像治好他们的病一样,是一件真善行;在这方面,穷人是能够互相施行仁爱的,他们也应该如此,尽管我们很少看到他们这样;我这样说,是让他们觉得羞愧。(3.)他哀叹他的不幸,经常当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他先下去。他和得医治只不过是一步之遥,然而他仍是无力。没有人有爱心说:“你的病情比我的严重,你现在下去,我等下一次;”因为人不能突破“人人为己”这句老话。他如此多次失望,就开始绝望,现在是基督来救他的时候;祂欢喜帮助绝望的病例。请留意,这人是如何轻描淡写讲到其他人对他的不善,没有任何恼怒的责备。正如我们应该为最小的善行感恩,同样我们应该忍耐最大的藐视;让我们的抱怨尽管总是如此公义,然而我们的反应总应当是平静。进一步留意他那当受表扬的表现,就是尽管他徒然等待如此之久,然而他继续躺在池边,盼望某个时候,或者其它的帮助会临到,哈 2:3。

5. 我们的主耶稣在此说了一句话,就医治了他,尽管他没有求,也没有想过得医治。在这里,

(1.) 祂说的话:“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约 5:8。[1.] 他得到命令,起来并走;这是对一个无力之人,一个残废如此之久的人发出的奇怪命令;但是这句神的话要成为承载神能力的工具;这是对那病的命令,要它离开;对人体质的命令,令它强壮,但这是以命令他自己动起来的方式表达出来的。他一定要起来走,就是尝试这样做,尝试的时候,他要得着能力如此行。一个罪人得归正,这就是长期的病得到医治;这通常是由一句话,一句带着命令的话成就的,这话就是:起来,走;回头而存活自作一个新心;这并不意味着不靠神的恩典、神分别待人的恩典,我们里面有如此行的能力,正如这话不是认为这病人身上有能力一样。但如果他没有尝试帮助自己,他就不可能得医治,他就一定要承受责备;然而这并不能得出结论说,当他确实起来走的时候,这是靠他自己的力量;不,这是靠基督的能力,祂一定要得着所有的荣耀。请留意,基督没有命令他起来进到水里,而是起来走。律法不能为我们成就的,基督为我们成就了,并把那搁在了一旁。[2.] 他得到命令,要拿起他的褥子第一,为要使之显明是完全的医治,完全是神迹;因为他不是渐渐得回力量,而是从极端的虚弱和无能,突然进入最大程度的身体有力;所以他能像任何挑夫那样,拿起他无用了如此之久的这极大重担。在此刻之前他还不能在褥子上转身,下一刻就能拿起他的褥子。那瘫子(太 9:6)得到命令,要他回家,但可能这个人无家可归,医院就是他的家;所以他得到命令,起来走动第二,这是要宣告这医治,使之公开;因为这是安息日,任何一个在大街上背着担子的人都会很显眼,每一个人都会问,这是什么意思;这样,人就会留意这个神迹,就会传开去,荣耀神。 第三,基督要这样作见证,反对那些超过安息日的目的,滥用安息日律法的那些长老的传统;为要同样表明,祂是安息日的主,有权柄按祂所乐意的对安息日作出修改,胜过这条律法。神命令约书亚和以色列的众军,他们就在安息日围绕耶利哥行走,这人拿着他的褥子,也是顺服一条命令。情形如此,在安息日拿着褥子走,这可能成为一件必要,或怜悯的工作;但这里不止是这样,这是一件敬虔的工作,完全为的是神的荣耀。第四,祂要藉此试验祂的病人的信心和顺服。因着在众人面前拿着褥子走,他就使自己暴露在宗教法庭的责备之下,至少有可能要在会堂里受罚。在这里,他要冒着这样的风险顺服基督吗?是的,他要顺服。那些被基督话语医治的人,要被祂的话语掌管,不管这要使他们付出何等的代价。

(2.) 这话语的效力(约 5:9):神的能力伴随着它,他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走了。[1.] 他感受到基督话语医治他的能力:他 立刻痊愈。这个可怜的瘫子,发现自己突然如此轻松,如此强壮,如此能帮助自己,这对他来说是何等惊喜!他一瞬间就进入何等一个新世界!没有什么太难的事,是基督不能做的。[2.] 他顺服基督话语命令他的权柄。他拿起褥子走了,不管有谁会因此责怪他或威胁他。我们灵里得医治的证据,是我们起来去。基督岂不是医治了我们灵里的疾病吗?无论祂差遣我们去哪里,让我们都去,拿起任何祂乐意加在我们身上的,在祂面前行事为人

V. 这个穷人得医治后的遭遇。我们在此被告知,

1. 他和那些看见他在安息日拿着褥子走的犹太人之间发生的事;因为在这医治作成的那一日,是逾越节那一周里的安息日,所以是一个大日,约 19:31。基督如此作为,祂不需要分别安息日和其他的日子,因为祂总是以祂父的事为念;但祂在那日行了许多神迹的医治,也许是为了鼓励祂的教会遵守基督徒的安息日时,盼望从祂得到由祂行神迹医治所预表的那些灵里的恩待。在这里,

(1.) 犹太人为着这人在安息日拿着他的褥子走与他争论,告诉他这是不可以的,约 5:10。看来他们不是有权力刑罚他的长官;或者只能告发他的普通人;但到目前为止,这是值得称赞的,他们不知道他仗着什么权柄做这件事,但他们就像尼希米那样,尼 13:17,为安息日的尊荣发热心,不能看到它被干犯而无动于衷。

(2.) 这人使用一个能让他解脱的正当权力,为他所做的辩护,约 5:11。“我这样做不是藐视律法和安息日,而是顺服一位,祂通过使我痊愈,给了我一个无可否认的证据,证明祂比这两样更大。祂能行这神迹,使我痊愈,无疑可以给我颁布这命令,让我拿我的褥子走;祂能胜过自然的能力,无疑可以胜过一条命令律(注1),在一个无关律法实质的情形里特别如此。祂如此良善,让我痊愈,不会如此不善,命令我做有罪的事。”基督藉着医治另外一个瘫痪的人,证明祂有赦罪的权柄,在这里证明祂有颁布律法的权柄;如果祂的赦罪是确凿的,祂的命令也是如此,祂行的神迹证明了这两样。

(3.) 犹太人进一步发问,是谁给了他这权力(约 5:12):祂是什么人?请留意,他们是多么努力,要对那本可以成为他们相信基督的根据视而不见。他们不是问,甚至不是出于好奇去问,“使你痊愈 的是什么人?”他们是努力要抓住可以成为责备基督的根据(“对你说拿褥子走的,是什么人?”)他们要传唤这位病人,作见证反对他的医生,作背叛祂的人。请留意,在他们的问题中,[1.] 他们决心看基督仅仅是人那是什么人?因为尽管他已经给了对此如此有说服力的证据,他们却决意决不承认祂是神的儿子。[2.] 他们决心看祂是一个坏,理所当然认为,命令这人拿起他的褥子走的,不管祂可能完成何种来自神的使命,祂肯定是一个有罪的人,他们就是如此下决心要逼迫祂。敢下如此命令的是什么人

(4.) 这穷人不能告诉他们任何关于祂的说明:他不知道是谁,约 5:13。

[1.] 基督医治他的时候,他不知道基督是谁。很可能他曾听说耶稣的名字,但从未见过祂,所以不能指出这就是祂。留意,基督为那些不认识祂的人做了许多好事,赛 45:4-5。祂光照我们、加力量给我们,使我们复活,安慰我们,我们不知道祂是谁;也不知道每天从祂的中保之工得到多大益处。这个人不认识基督,不可能确实为了得医治而相信祂;但是基督知道他灵魂的光景,配合这些光景发出祂的眷顾,就像祂在一个类似的情形里对待那瞎眼的人一样,约 9:36。我们与神立约相交,与其说是出于我们对祂的认识,倒不如说是出于祂对我们的认识。我们认识神,更可说是被神所认识的,加 4:9。

[2.] 目前祂把自己隐藏起来;因为祂一作成这医治,祂就躲开了那里的人多,祂把自己隐藏起来 (一些人是这样解读的)。提到这一点,是要表明,第一,基督是怎样躲开的 — 是通过退到人群当中,与一个普通人没有分别。是万人之首的那一位,使自己成为众人中的一员。因着他们的服事而闻名的人,与众人同列,遭到忽视,这有时是他们的分。或者第二,祂为什么躲开,因为那里有一群人,祂极力回避那些羡慕神迹,对此大肆宣扬之人的喝彩,以及那些责备祂违反安息日,要把祂打倒之人的责难。那些在他们的世代里为神做工的人,一定要料到要得恶名美名,尽可能不听到这两样,这就是智慧;免得因着一样我们兴奋,因着另一样我们沮丧,过了合宜的程度。基督由得这神迹举荐它自己,由得这神迹行在他身上的那人为这神迹作辩护。

2.他与我们的主接下来见面时,他们之间发生的事,约 5:14。在此留意,

(1.) 基督在哪里找到他:在殿里,集体敬拜的地方。我们参加集体敬拜的时候,可以盼望与基督相遇,对祂的认识更深。留意, [1.] 基督去到殿里。尽管祂有很多敌人,然而祂在众人面前出现,因为在那里,祂见证神所设立的,有机会行善。[2.]那得医治的人去到殿里。看来应该是在他得医治的同一天,基督在那里找到他;他立刻去到那里,第一,因为因着他的病,他已经被耽搁了如此之久,也许他已经没有到圣殿三十八年了,所以一旦这拦阻被挪去 ,他首先去的地方就应该是圣殿,正如希西家表明他要做的那样(赛 38:22):“我能上耶和华的殿,有什么兆头呢?” 第二,因为他得复原,他去那里要做一件美事;他上圣殿,为着他得复原向神感谢。当神在任何时候使我们重得健康,我们就应该用隆重的赞美来服事祂(诗116:18-19),趁着对蒙了怜悯的认识还记忆犹新,越早越好。第三, 因为他拿着他的褥子,似乎是藐视安息日,他就要以此来表明他是尊荣安息日,出于良心把安息日分别为圣,做它主要强调的事,就是 集体敬拜上帝。必须和怜悯的工作是可以做的,但是当它们完成了,我们就一定要到圣殿里去

(2.) 祂对他说了什么。当基督治好了我们,祂对我们做的工并没有结束;祂现在亲自来做医治他灵魂的工作,这也是藉着祂的话语成就的。[1.]祂让他想起他得医治的事:“你已经痊愈了。” 他发觉自己痊愈了,然而基督要他注意此事。认真察看,思想这事,这医治多么突然,多么非同寻常,多么无需花费,多么轻易:称赞它;察看,惊奇:记住它;让这印象长存,绝不要失去,赛 38:9。[2.] 祂向他发出对罪的警告,思想此事,“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这意味着他的病是对罪的惩罚;是一些特别公然的罪,还只是一般的罪,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罪是招致疾病的原因,诗 107:17-18。一些人留意到,除了对这个不能动弹的人,以及另外一个类似患病的人(可 2:5)以外,基督没有对祂任何一个病人提到罪。这些长期的疾病持续时,它们拦阻了许多罪行出来,所以当这无能被除去后,人就更需要警醒。基督表明,那些得以痊愈的人,摆脱了当前对罪之惩罚的感受的人,当可怕的事情和约束没有了之后,有回到罪中的危险,除非神的恩典把罪的源头抽干。当只是把流水拦截起来的麻烦事过去,流水就要回到它们从前的河道;所以更需要警醒,免得蒙了医治的怜悯后,我们又回到愚昧当中。我们得痊愈脱离的苦难警告我们,在感受了罪的痛苦后,不要再犯罪;藉此我们得痊愈怜悯,是临到我们的约定,要求我们不要得罪医治了我们的那一位。这是神每一件护理作为发出的声音,走吧,不要再犯罪了。这人满有盼望地在殿里开始他的新生命,然而基督认为有必要对他发出这个警告;因为人经常就是,病时多多承诺,刚刚得复原时做一些事,但过后不久就忘记一起。[3.] 祂警告若他重回从前犯罪的道路,他要落入的危险:“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厉害。”基督知道万人的心,知道他是属于那些一定要受威吓离开罪的人。有人会以为,三十八年瘸腿,这已经是够糟糕的了;然而在神像这样如此救他之后,如果他再犯罪,更厉害的事情就要落在他身上,拉9:13-14。他躺在其中的医院是一个愁苦的地方,但是地狱更甚:离道反教的灭亡比三十八年的瘸腿更厉害。

VI. 在基督与祂的病人这次会面后,在接下来的两节经文中留意,1.这个头脑简单的穷人把基督的事情通知了犹太人,约 5:15。他告诉他们,使他痊愈的是耶稣。我们有理由认为,他这样做是为了荣耀基督,使犹太人得好处,根本没有想到如此大能、如此良善的祂会有任何仇敌;但是那些希望基督国度成功的人,一定要灵巧像蛇,免得他们的热心造成的伤害甚于好处,他们绝不可把珍珠丢在猪前。2. 犹太人对祂的狂怒和敌意: 所以犹太人的长官逼迫耶稣。请看,(1.)他们对基督的敌意是何等荒谬、不讲道理。所以,因为祂使一个贫穷的病人痊愈,这样就减轻了他可能给众人带来的负担;所以他们逼迫祂,因为祂在以色列中行善。(2.)这是何等血腥残暴:他们想要杀祂;除了祂的血,祂的生命,没有什么能使他们满足。(3.) 这是如何以为安息日的尊荣大发热心为掩饰;因为这是人给祂捏造的罪行。因为祂在安息日作了这事,仿佛这情形足以使最好、最属神的作为失效,祂原本作为是最可赞的,这就足以使变得当受谴责。就这样,假冒为善的人常常假装为敬虔的外貌发热心,以此掩饰他们对敬虔实意的真敌意。


注1:命令律 --自然律或道德律与命令律的区别是,命令律给人提供神命令绝对权威的实例。它不一定与那些在本质上有对错的事情相关,它是独立的。命令律的首次出现是神禁止亚当吃“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创世记3﹕3)。这被叫做「象征意义的律例,因为对之顺从是我们敬畏和服侍神的一个标志或外在的证据(symbolum)」。就人而论,“被禁止的事物本身是可行的,但仅仅因其被禁止,便成为邪恶,禁止的目的是要证明和试验他的顺服”。从神与人的关系来看,清教徒主张﹕

“神补充一些命令律也是完全合理的,这样神就可更明确地向人宣告,作为造物主,祂有权治理和掌管他,人也就可以更充分地领会作为受造物的本份,顺服神的旨意,这不仅从人的本质看来合理,也是人所当行的,而且人当尽本份这本身就是神的旨意。”(原文译注﹕虽然我们看不出命令律明显的合理性,但它既是神的旨意,人就当顺服。)

以上资料蒙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提供,谨此致谢。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