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 5:17-30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到如今,我也作事。” 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祂。因祂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祂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祂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祂看,叫你们希奇。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并且因为祂是人子,就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

在此,我们看到这是基督因被指责破坏安息日而作的讲论,看来这是祂受传讯来到犹太公会面前时为自己作的辩护:这是在同一日,还是两三天后,我们看不出来;很有可能是同一天。请留意,

I. 阐述的教训,祂以此为祂在安息日所做的辩护(约5:17):耶稣就对他们说。这表明人对祂作出某种控告;或者他们要杀祂(约 5:16),就彼此发出对祂的控告,祂知道这一些,作出这样的回答,“ 我父作事到如今,我也作事。”在其它时候,回应类似的控告时,祂以大卫吃陈设饼,祭司宰杀祭物,人在安息日给牲畜喝水为例作辩护;但在这里,祂去到更高之处,以祂的父和祂神的权柄为例;不用其它辩护,坚持那是 instar omnium — 等同全部的 ,坚持那祂已经提过的,太12:8,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但在这里他对此扩充阐述。 1. 祂辩护说,祂是神的儿子,这在祂称神作祂的父这件事上清楚表明出来;如果是这样,祂的圣洁就是无可置疑的,祂的主权就是无法否认的;祂可以按祂所乐意的,改变神的法令。他们必尊敬子,那承受万有的。2. 祂是与神同工的。 (1.) 我父作事到如今。神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这在第四条诫命里成了我们守这为安息日安息的一日的根据。神只歇了祂在六日前所做的那些工作;在其它方面,祂作事到如今,祂每天都做工,无论是安息日还是一周其余的日子,维持和管理所有的受造物,用祂普遍的护理作用在自然一切的动作和运作之上,为使祂自己得荣耀;所以,当我们得到命令在安息日安息时,我们却不受限制去做那直接倾向去荣耀神的事,就像这人拿着他的褥子走一样。(2.) “我也作事 ”;不仅是所以我可以作事,像祂一样,像在其它日子,在安息日行善,我也与祂一同作事。正如神藉着基督创造万有,同样祂藉着祂支持和管理万有,来 1:3。这使祂所作的不受任何指责;祂是如此行大事的那一位,必然是不受人控制的管治者;作万事的祂是万有的主,所以就是安息日的主,祂现在宣示祂这部分特别的权柄,因为很快祂把这日从第七日改到第一日,以此进一步表明这权柄。

II. 人被祂的教训激怒 (约 5:18):犹太人越发想要杀祂。祂的辩护成了祂得罪人的地方,仿佛因为为自己辩护,祂使事情变得更糟。留意,那些不愿被基督的话语光照的人,要因着祂的话语被触怒,恼恨生气,再也没有什么比基督宣告祂具有权柄,是更令祂的仇敌恼恨的了;见诗 2:3-5。他们要杀祂,

1. 因为祂犯了安息日;因为不管祂说什么为自己辩护,他们都决心不管对错,定祂有罪,不守安息日的罪。当恶意和嫉妒升堂,论理和公义都要受审不得出声,因为不管说什么,它们都要被驳回。

2. 不仅如此,祂还说了神是祂的父。在此他们假装为神的荣耀发热心,像之前他们为安息日发热心一样,控告基督犯了使自己与神平等的滔天大罪;如果祂确实不是如此,那么这就是一件滔天大罪了。这是撒但的罪,“我要与至上者同等”。在此,(1.) 这是从祂说的话合理推论出来的,就是祂是神的儿子,神是祂的父 patera idion祂自己的父;是祂的,不是任何别的人的。祂已经说了,使用同样的权柄和能力,祂与祂的父一同作事,这样祂就使自己与神平等。Ecce intelligunt Judæi, quod non intelligunt Ariani—看,亚流派异端不明白的,犹太人是知道。(2.) 然而把祂使自己与神平等算作祂的罪,这是不义的,因为祂从古到今就是神,与父同等(腓 2:6);所以基督回应这个控告时,不是反对说这是牵强附会的含沙射影,而是发出宣告,证明祂在能力和荣耀上与神同等。

III. 基督在这一次所作的讲论,持续不断,直到本章结尾。祂在这些经文中解释,在后来证实,作为神与人之间约的中保和全权大使,祂所担负的使命。正如祂藉此当得的荣耀是任何受造之物不配领受的,同样祂藉此受托所作的工,是任何受造之物无法成就的,所以祂是神,与父平等。

1. 普遍来说。在祂作为中保所作的一切事上,祂与父为一,在整件事上,他们之间有完全的默契。这是用一句严肃的前言引入的(约 5:19):“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这阿们的,这阿们的,这样说。这表明所宣告的事情是,(1.)非常可畏和重大的,应该得到最认真的关注。(2.) 非常确定的,应当得到全心的认同。(3.) 完全是神的启示,是基督告诉我们的事,是我们用其它方法不可能得知的。祂在普遍方面说了两件事,是关于在作事方面子与父为一:—

[1.] 子遵照父 (约 5:19):“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主耶稣作为中保,是首先顺服祂父的旨意;祂如此全然顺服,以致祂凭自己不能作什么,这和说神不能说谎,不能背乎自己是一个意思,这表示祂忠心的完全,而不是祂的力量有任何缺陷;所以在此,基督如此完全委身于祂父的旨意,以致祂不可能在任何事上单独行事。其次,祂留心观察祂父的旨意惟有看见父所作的,祂才能作,祂只会作。除了独生子,无人能看出神所作的,祂在祂怀里,看见祂所作的,熟悉祂的旨意,总在面前看到这旨意的计划。作为中保,在祂担任这工作的整个期间,祂所作的,是完全照抄、对应父所作的;就是祂在祂永恒旨意中作成救赎我们的计划时,祂所设计的,在各样决不能被破坏,或决不需要被修改的事情上作成这些措施。这是那伟大原件的抄本;是基督的信实,就像摩西的信实一样,使祂照着在山上指示他的样式作一切。这句话是用现在时态表达的,祂 现在看见父此时所作的,这和祂当时在这地上时,圣经说祂此时仍旧在天(约 3:13),祂此时在父怀里(约 1:18)的原因是一样的;就是在那时,祂仍藉着祂的神性在天上,所以在天上作的事,就祂的认识来说是现在的。父在祂旨意中作的,子是看在眼中,仍看在眼中,就像大卫被圣灵感动,论到祂时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诗 16:8。第三,然而在所作的事上,祂与父平等;因为无论何事,父所作的,子也照样作;祂作同样的事,不是这些事,而是同样的事;祂用同样的方式,homoios,同样作这些事,带着同样的权柄、自由、智慧、同样的能力和效力。父设立、撤消、改变命令律吗?祂推翻自然的进程,知道人心吗?子也是如此。中保的能力是神的能力。

[2.]父向子作传达,约 5:20。请注意,

第一,这样做的原因:父爱子;祂宣告,“这是我的爱子 ”。祂不仅对子作的事满意,还对作事的子有无限的满意。基督现在被人仇恨,是被本国憎恨(赛 49:7);但是祂以祂的父爱祂来安慰自己。

第二,这样做的例子。祂在以下方面表明这点,1. 祂现在传达给祂的: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祂看。父把创造和治理世界的措施指给子看,使祂在建造和治理教会时可以采取同样措施,这工作是创造和护理之工的重复,所以它被称为来世。祂把autos poiei—祂所作的,可以这样解释,就是所作的指给祂看;子所作的一切是凭父的指示,祂指给祂看。2. 祂将要传达的;祂要指给祂看,要指派祂、指示祂作比这些更大的事。 (1.)和医治这病人相比能力更大的事;因为祂要使死人复活,祂自己要从死里复活。靠着自然的能力,使用方法,经过一段时间疾病可能得以痊愈;但自然绝不能靠任何方法,在任何时候使死人复活。 (2.)和命令这人在安息日拿起他的褥子走相比权柄更大的事。他们认为这是大胆的企图,但和废除整个礼仪律,树立新的典章相比,这又算得什么?这些是祂很快就要作的,“叫你们希奇!”他们现在带着藐视和愤怒看待祂所作的,但是祂很快要作他们要惊奇看待的事,路 7:16。很多人因着基督的作为惊奇,因此敬重祂,却不相信,不能因这些作为得益。

2. 具体来说。祂具体指出其中一些祂所作的,那唯独是神所作的工,以此证明祂与父平等。约5:21-30详述了这一点。祂做,祂要做那是神主权统治和审判的特别工作,就是 判断执行审判,约 5:22-24,27。这两样是交织在一起,紧密相关的;曾经所说的重复了一次,得到反复说明;合在一起,它们证明基督使自己 与神平等时,祂所说的并无差错。

(1.) 留意这里说的,关于中保有 使人复活赐生命能力的事。请看[1.]祂这样做的 权柄(约 5:21): “父怎样叫死人起来,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首先,叫死人起来,赐生命,这是神的特权,这就是首先往人里面吹生气,使人成为有灵的活人的那一位的特权;见申 32:39;撒上 2:6;诗 68:20;罗4:17。神曾经藉着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作成此事,这是对他们使命的确认。从死里复活,这从来不是自然的常态,那些只研究自然能力范畴的人,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人所领受的其中一个公理,是与之完全相对的: A privatione ad habitum non datur regressus—生命一旦熄灭,就不能重新点燃。所以雅典的人取笑这一点,把它看作荒唐的事情,徒 17:32。这完全是神能力的作为,人认识到这一点,完全是靠神的启示。对于这一点,犹太人是承认的。其次,中保被赋予这特权:祂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祂喜欢让谁,喜欢在什么时候,就让谁在何时复活。祂不是使用自然力,如其光线必然使事物复苏的日头那样,使事物复生;祂而是作为一位自由的代理行事,亲手实施祂的能力 ,在使用这能力时,从来既不被动受约束,也不主动克制。正如祂有一位神的能力,祂也有一位神的智慧和主权;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 1:18),不是像仆人,受命开关,因为祂拿着的,是大卫的钥匙,祂是这钥匙的主人,启 3:7。圣经用这句话来描写一位绝对的君王(但 5:19):祂可以随意生杀;基督确实如此,这不是夸张的说法。

[2.]祂如此行的能力因此祂像父一样,有能力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活着,因为祂在自己有生命,就像父在自己有生命一样,约5:26。第一,肯定父在自己有生命。祂不仅是一位自存的神,不出自,不依靠任何别物(出 3:14),祂而是一位掌管主权赐生命的神;祂在自己里面支配着生命;支配着全然良善(生命有时有这意义);这完全是出自于祂,依靠着祂。对于祂的受造物来说,祂是生命的源头,所有良善的源头;是为他们的生命和福祉创始的;是有生命的神,一切生命的神。第二,同样肯定祂赐给祂儿子照样在自己有生命。正如父是所有自然生命和良善的原本,是伟大的创造主,同样子作为救赎主,是所有属灵生命和良善的原本;祂对于教会,正如父对于世界一样;见林前 8:6;西 1:19。恩典的国度,那国度中一切的生命,是完全和绝对在这位救赎主的手中,正如护理的国度是在创造主的手中一样;作为赐生命给万有的神,在自己有生命,同样赐生命的基督,靠祂自己的能力使自己从死里复活,约10:18。

[3.] 祂按着这权柄和能力行事。祂在自己有生命,得到授权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活着,因此祂大能的话语相应成就两种复活,这两种复活,这里都讲到—

第一,一种 现在就是的复活 (约 5:29),一种靠着基督恩典的能力,从罪的死进入义的生命的复活。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这是已经开始的一种复活,要进一步继续下去,那时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这清楚有别于那在约 5:28所讲的,那讲的是在末世的复活。这里不是像约 5:28,没有说死人在他们的坟墓中,没有说全部的死人,以及他们要出来。在此,1. 有人认为这在祂行神迹使他们复活的人,睚鲁的女儿,那位寡妇的儿子,还有拉撒路身上应验了;值得注意的是,基督使之复活的所有这些人,有这话对他们说,就是,“闺女,起来”;“少年人,起来 ”,“拉撒路出来”;而在旧约之下复活的人,不是凭一句话,而是凭其它的方法得以复活,王上 17:21;王下4:34;王下 13:21。一些人把这理解为,这些圣徒与基督一道复活,但我们没有读到神儿子的声音呼叫他们。而是,2. 我要把这理解为基督教训的大能,使那些死在过犯罪恶当中(弗 2:1)的人复原和苏醒。时候将到,死人要因福音传讲复活,有从神而来的生命的灵伴随着它:是的,现在就是了,基督还在地上的时候就是了。这可能是特别指着对外邦人的呼召说的,这被说成是从死里复活,一些人认为,是由以西结的异象预表(结 37:1),由赛 26:19预告。你的死人要复活。但这是适用在福音一切奇妙的成功,在犹太人和外邦人中的成功的;一个现在就是的时候,正来的时候,直到所有的选民都蒙有效呼召。留意,(1.) 罪人在灵里是死的,没有属灵的生命、感知、力量和动作,向神死,可悲,但不感觉到他们的悲惨,也不能自助从中脱离。(2.) 一个灵魂向神归正,就是它从死里复活得生;这时它开始向神活,跟随祂呼吸,向祂移动。(3.) 人复活得属灵的生命,这是靠着神儿子的声音;这是由祂的能力作成的,这能力是由祂的话语传递传达:死人要听见,要被改变来听见、理解、领受、相信神儿子的声音,听见这话语,这话语就是祂的声音,这时圣灵藉着它赐下生命,否则字句是叫人死。(4.) 我们一定要听到基督的声音,好使我们可以藉着它而活。那些听见,留心他们所听见的,就要活了。你们侧耳而听,就必得活,赛 55:3。

第二,一种仍是将要临到的复活;这是约5:28-29所讲的,以“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引出,“不要把我说的第一个复活看作希奇,不要把它当作不可信和荒谬而加以拒绝,因为在末世的时候,你们都要看到儿子能力和权柄更明显和奇妙的证据。”正如祂自己的复活是被保留作为祂本人使命的最终和结论性证据,同样所有人的复活,是被保留作为由祂的灵所作成祂的使命的一样的证据。这里请观察,

a. 这复活是在什么时候:时候要到,这是固定在一个时候,这重大的命定是如此非常准时。审判不是延期,sine die  —到还没有安排好的某个时候;不是这样的,祂已经定了日子。时候要到。(a.) 这时候还没有到,这不是约5:25讲的那时候,那将到,现在就是的那时候。那些说复活的事已过(提后 2:18)的人是犯了危险的错误。但是,(b.) 这必然要到,这正来到,每一日都比前一日更近了;它在门口了。还有多久,我们并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这是无误地计划,不可改变地决定了的。

b. 被兴起复活的人:凡在坟墓里的,所有从时间开始以来死去的人,所有到时间尽头将要死去的人。圣经说(但 12:2),多人要起来;基督在此告诉我们,这些多人应该是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一定要来到审判的主面前,所以凡所有的人都一定要被兴起;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全人;每一个灵魂都要返回它的身体,每一根骨都要骨与骨互相联络。坟墓是死人身体的囚牢,它们被拘禁在当中;是它们的火炉,它们在当中消没 (伯 24:19);然而,鉴于它们的复活,我们可以把坟墓称为它们的,它们在当中沉睡,直到它们再次被唤醒;是它们的库房,它们被放在其中,等到再次被使用。连那些不被安放进坟墓的人也要起来;但因为大多数人是被放入坟墓,基督使用这个说法,就是凡在坟墓里的。犹太人用sheol 这个词指坟墓,这意思是指死人的光景;所有在那光景中的人都要听见

c. 他们如何被兴起复活。这里告诉我们两件事: — (a.) 这复活的效力:他们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是说,祂要使得他们听见这声音,就像拉撒路被改变,听见“出来”这话一样;一种神的能力要伴随着这声音出去,把生命放在他们里面,使他们能顺服这声音。基督复活时,听不到一个声音,也没有说一句话,因为祂是凭祂自己的能力复活;但在人的儿女复活时,我们发现圣经讲到三个声音,帖前 4:16。主要降临,有呼叫的声音,是君王的呼叫,有天使长的声音,是众天使之王基督祂自己的声音,或者在祂之下众天军的统领的声音;有神的号吹响的声音:士兵的号吹响,发出争战的警告,审判官的号宣告召人出庭的传召。 (b.) 这复活的结果:他们要从他们的坟墓里出来,就像囚犯从他们的囚室里出来一样,他们要从尘土中起来,从身上抖下尘土,见赛 52:1-2,11。但这并非全部;他们要出现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要像那些将要受审的人一样出来出来到审判台前,公开接受对他们的判决。

d. 他们被兴起进入怎样的光景;按照他们不同的品性,进入一个得福或受苦的不一样的光景;按照他们在试验期所行的,进入报应的光景。

(a.) 行善的复活得生;他们要复活,永远活着。留意,[a.] 不管人被冠以何种名称,或者他们作出何种表面的认信,在那大日,只有那些行善的人,行了得神喜悦,对他人有益之事的人才有好的结果。[b.]对所有那些,唯独那些真诚一贯行善的人,身体的复活是复活得生。他们不仅公开被宣告无罪,如我们说的,像一个得赦免的罪犯,得回他的生命,而且他们要被允许来到神面前,这就是生命,这比生命更好;他们要得着完全安慰的服事。活着就是有福,他们要被提升越过对死亡的惧怕;这确实就是生命了,在当中被永远吞灭

(b.) 作恶的复活定罪;他们要活过来,为要永远死。法利赛人认为复活只与义人有关,但基督在此纠正了这个错误。请注意,[a.] 作恶的,不管他们装扮成什么,在审判那日都要被当作恶人对待。[b.] 对不为他们的错失悔改的作恶之人来说,复活是复活定罪。他们要出来,被公开定背叛神的罪,被公开定罪接受永远的刑罚;被宣判受永远的刑罚,立刻被送进当中,没有缓期执行。他们的复活要是这样。

(2.) 请留意这里所说关于这位中保行审判的权柄,约 5:22-24,27。正如祂拥有大能,同样祂拥有主权的裁判权;还有谁能像祂,是父和生命的源头的那一位,是如此适合决定来生的大事呢?在此,

[1.] 基督受差遣,或被委派担任审判官的职分,是在这里两次讲到的(约 5:22):祂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 ;再一次(约 5:27): 赐给祂权柄

首先,父不审判人;不是说父已经放弃治理,而是祂乐意藉着耶稣基督进行治理;所以人不在直接与神相处的恐惧之下,而是得着藉着一位中保到祂这里来的安慰。祂造了我们,祂可以按祂乐意的待我们,就像窑匠对待一团泥那样;然而祂不是利用这点苦待我们,而是用慈绳吸引我们。2. 祂不是根据工作之约来决定我们直到永远的光景,也没有抓住祂因我们违反这约而对我们发出的控告不放。中保已经作了代替的满足,这件事已经转给祂,神愿意立一个新的约;不在创造主的律法之下,而在救赎主的恩典之下

其次,父已经把一切审判的事交给子,已经立祂作万人的主 (徒10:36;罗14:9),就像在埃及的约瑟一样,创 41:40。这是圣经预言的,诗72:1;赛12:3-4;耶23:5;弥5:1-4;诗67:4;诗 96:13;诗98:9。所有的审判都交给了我们的主耶稣;因为1. 祂得委托治理护理的国,作万事的元首 (弗1:11),每一人的头,林前12:3。万有靠祂而立,西 1:17。2. 祂得到授权,直接立法约束人的良心。“我告诉你们”,现在成了天国律例在当中运行的形式。由主耶稣立法,藉着祂的权柄。现在所有生效的律例,祂都用祂的权杖触及。3. 祂被授权立定新约的条款,制订成就神人之间和平的条款;是在基督里,神与世人和好,祂赋予基督能力赐下永生。生命册是羔羊的生命册;我们一定要靠着祂的判断,或站立,或跌倒。4. 祂奉差派执行并完成与黑暗势力的争战;驱赶,审判这世界的王t,约12:31。祂奉差遣,不仅审判,还进行争战,启19:11。所有为神对抗撒但争战的人,必须入伍聚集在祂的旌旗之下。5. 祂被任命单独管理那大日的审判。古人通常把这些话理解为是讲他审判权的登峰造极。最后和普世的审判是交给人子的;法官席是祂的,这是基督的审判座位;审判的随员是祂的,是祂的大能天使;祂要审问案件,作出判决。徒 17:31。

第三,父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约5:27。请注意,1. 我们的救赎主被赋予何种权柄:行审判的权柄;祂不仅拥有立法和审判权,还拥有执行权。这里的句子是特别用在对被定罪之人的审判上的,犹15。 poiesai krisin —对所有人执行审判;这与祂报应人是同一个说法,帖后1:8。对不悔改罪人的毁坏,这是出自基督的手;对他们执行审判的,与本来可以为他们成就拯救的是同一位,这就使得判决无可指摘了;救赎主的判决没有减刑的余地;拯救本身并不能拯救那些救主定为有罪的人,这就使得他们的败坏无可挽回了。2. 祂从哪里得到这权柄:父赐给祂。基督作中保的权柄是被委派和派生而来的;祂作为父的副摄政 ,作为主的受膏者,主的基督行事。所有这一切都大大把荣耀归给基督,使祂摆脱亵渎的罪责,使祂与神平等;大大安慰所有的信徒,他们可以带着最大的确信,把他们的一切交托在祂的手中。

[2.] 这里讲了这使命被赐给祂的原因(资格的原因)。所有的审判都被交给祂了,这有两个原因 —

第一,因为祂是人子;这意味着这三样事:1. 祂的降卑和满有恩典的屈尊俯就。人是虫,世人是虫;然而这是救赎主为了施行爱的计划取了的本性和特征;祂屈尊取了这低位,服在伴随着由此而来的一切屈辱之下,因为这是 祂父的旨意;因此作为对这奇妙顺服的回报,父如此尊荣祂。因为祂屈尊俯就成为 人子,祂的父使祂作万有的主,腓 2:8-9。2. 祂与我们的亲近和联合。父已经把对人的治理交托给祂,因为作为人子,祂与那些祂在其上治理 他们的人有相同的人性,所以祂作审判的主,这是更无可指摘、更可接受。掌权的必从他们中间而出,耶30:21。关于这点,那条律例是预表性的:必从你弟兄中立一人为王,申17:15。 3. 祂是所应许的弥赛亚。在那关于祂的国度和荣耀的著名异象中,但 7:13-14,祂被称作人子;在诗 8:4-6,祢派人子管理祢手所造的。祂是弥赛亚,所以被赋予所有这一切能力。犹太人常称基督为大卫的子孙;但是基督常自称人子,这是一个更谦卑的称号,表明祂是一位君王和救主,不仅是犹太国的,还是全人类的君王与救主。

第二,叫人都尊敬子,约5:23。耶稣基督得尊荣,在这被说成是神伟大的计划(子要荣耀父,所以父要荣耀子,约12:32);以及为顺服这计划,人重大的责任。如果父要人尊敬子,那么每一个父把子向他们显明的人的责任就是尊敬子。在此留意,1. 对我们主耶稣的尊敬:我们一定要尊敬子。一定要把祂看作是因着祂超越的卓越和祂本身的完全,以及祂与我们的关系,而当受尊敬的那一位,一定要努力相应把尊敬归给祂;一定要承认祂是主,敬拜祂;一定要尊敬那为我们受辱的祂。2. 这尊敬的程度:如同尊敬父一样。这意味着尊敬父是我们的责任;因为启示的信仰是建立在自然宗教之上的,并指引我们去尊敬子,用尊敬的尊敬去尊敬祂;我们一定要用尊敬创造主的同一尊敬来尊敬救赎主。祂使自己与神平等,这绝非亵渎,如果我们却使祂并非如此,这就是我们所能作成对祂最大的伤害。基督教信仰的真理和律法,就其是启示的而言,就像自然宗教的真理和律法,是同样神圣和尊荣,要受到同样的看重;因为我们对基督,作成我们生命的这一位,负有同样的义务;就像依靠创造主的护理一样,必然要依靠救赎主的恩典,这就是尊敬子,如同我们尊敬父一样这条律法的充分根据。为实行这条律法,这里补充说, 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一些人假意敬畏创造主,带着尊敬说到祂,却轻慢救赎主,带着蔑视说到祂;但让这样的人明白,父与子的尊荣和利益是如此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的,以致父绝不认为,任何不尊敬子的人是在尊敬祂。注意,(1.)对主耶稣的轻蔑就是对神祂自己的诽谤,在天庭要被认为是如此,要被算作是如此。子是如此拥护父的尊荣,以致把加在祂身上的辱骂当作是对自己的辱骂(罗 15:3),父拥护子的尊荣也丝毫不亚于此,人攻击子,就看自己是受到攻击。(2.)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子是由父差派差遣的,是父差子来。冒犯使节,差他的君王恨恶这冒犯,这是公义的。藉此原则,那些真正尊敬子的,也是尊敬父;见腓 2:11。

[3.] 这里是子执行这使命所使用的原则,这句话看来讲的就是这个意思(约5:24):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我们在这里看到整个福音的实质;前言命令人留心一样最重要的事,认同一件最确定的事:“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你们听到的所有的审判都交给祂的那一位,我,口里所出的是神的宣判;要从这里领受基督徒的品格宪章。”

第一,一个基督徒的品格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要成为一个基督徒,确实就是,1. 听基督的话。只听是不够的,我们还一定要服从这话,就像学生听他们老师的教训;并服从它,就像仆人服从他们主人的命令;我们一定要听,并服从,一定要服从基督的福音,作为我们信心和实践的固定原则。2. 信差祂来者;因为基督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带到神面前;而且,因为神是所有恩典第一的原本,同样祂是所有信心最后的对象。基督是我们的道路,神是我们的安息。我们一定要相信神差了耶稣基督来,通过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显明祂的荣耀(林后 4:6),举荐祂自己作我们所信所爱的,是祂的父我们的父

第二,一个基督徒的宪章,所有的基督徒在当中确实有着利害关系。请看藉着基督我们得着什么。1. 这是赦罪的宪章:不至于定罪。福音的恩典就是完全脱离律法的咒诅。相信的人不仅不至于永远落在定罪之下,还是现在就不至于定罪,不进入定罪的危险(罗 8:1),不像被控告那样受审判。2. 这是特权的宪章:他是出死入生,被赋予属灵生命中现今的福气,有权得到在永生中将来的福气。第一个约的要旨就是, 行这就要活;行出行为的人,要活在这些行为中。基督有权把赋予遵守那旧律法之人的同样好处,就是生命,赋予听祂的话的人,这证明祂与父平等:当我们失去能力,不能行就要活的时候,听见就要活,相信就要活,这是我们可以放胆把我们的灵魂交托其上的;见约17:2。

[4.] 这里是祂执行这使命时所使用程序的公平所在,约5:30。所有的审判都被交托给祂了,我们只能问 祂如何行出这审判。在此祂回答,“我的审判是公平的。”基督所有的管治作为,不管是立法还是司法方面,都是完全符合公平的原则;见箴8:8。对救赎主任何的决定,人无法提出任何异议;所以,正如祂任何的律例是没有可废除的,同样祂任何的判决是没有可上诉的。祂的审判确实是公平的,因着祂的审判受到引导,

第一,受父智慧的引导: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离开父,不能作什么,而是“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正如祂之前说过的那样(约5:19),唯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所以在这里,祂听的唯独是父所的:“我怎么听见”,1. 按照父隐秘的永恒旨意,“就怎么审判”。我们要知道与神相处时,有什么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吗?那么我们就当听基督的话。我们不需要扎进神的定旨,那些不属于我们的隐秘的事,而是要留心听基督管治和审判的已启示的命令,这些要给我们提供无误的指引;因为基督已经判定的,是那父已经定旨的精确抄本或对应。2. 按照已经公布的旧约记录。基督在执行祂使命时所作的一切,是察看圣经,以与圣经相符,应验圣经为己任: 正如在经卷上记载的一样 。这样,祂就教导我们不要凭我们自己作什么,而要我们怎么听见神的话语,就怎么判断事情,并相应行事。

第二,按照父的意思:“我的审判是公平的”,不可能是别样,“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并非基督的意思好像与父的意思相违背,如肉体与我们里面的灵相违背那样;而是,1. 作为人,基督有人性自然和无罪的感情,痛苦和欢乐的感觉,愿意得生的愿望,对死亡的厌恶:然而祂不求自己的喜悦,要完成祂的工作时,不与这些协商,不征求这些的意思,而是完全认同祂父的意思。2. 作为中保,祂所作的,并不是祂自己任何特别特定目的计划的结果;祂去作的,不是为祂自己想法的缘故,而是要在这些事上由祂父的意思引导,按照祂给自己定意如此遵从的去行。我们的救主确实在一切事情上让自己去听从,以此约束自己。

就这样,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阐述了祂的使命(不管祂的敌人相信与否),这是为叫人尊敬祂自己,给祂所有的朋友直到永远的安慰,祂的朋友在此看到,祂能拯救到底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