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翰福音第8章

在本章我们看到,I. 基督避开犹太人把一位行淫时被捉拿的妇人带到祂那里,以此为祂布下的网罗,1-11节。II.与那些无端指责祂,寻找机会反对祂,为着祂说的每一件事挑起纷争的犹太人所作的若干讲论或对话。1. 关于祂是世上的光,12-20节。2. 关于不信的犹太人的灭亡,21-30节。3. 关于自由与奴役,31-37节。4. 关于祂的父和他们的父,38-47节。5. 还有回应他们亵渎的责备而作的讲论,48-50节。6. 关于相信祂的人不死的事,51-59节。在这一切当中祂忍受罪人反对祂的顶撞。

约8:1-11

于是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稣却往橄榄山去,清早又回到殿里。众百姓都到祂那里去,祂就坐下,教训他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祢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祂,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尽管基督在前一章受到官长和众人的恶劣对待,然而在此我们看到祂仍在耶路撒冷,仍在圣殿里。祂是何等多次愿意聚集他们!请留意,

I. 祂在晚上退下出城(约8:1): 祂往橄榄山去,是去某位朋友家,还是去现在在住棚节时在那里搭建的某座棚子,这不能确定;祂在那里休息,还是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继续整晚向神祷告,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但祂出耶路撒冷,可能是因为祂在那里没有一位足够有爱心和勇气,敢给祂一夜留宿的朋友;尽管逼迫祂的人有他们自己的可回,祂却不能借一个枕首的地方,而是一定要出城走一两里路找一个枕首之处。祂退下(正如一些人认为的那样),是因为祂不愿使自己落在夜间群众暴乱的危险之中。在任何时候,只要我们能不疏忽职守,躲避危险就是明智之举。在白日,当祂在圣殿里有工作要做时,祂甘心暴露自己,是在特别的保护之下,赛49:2。但在夜间,当祂没有工作可做时,祂退下去到乡间,在那里为自己找到庇护之所。

II. 祂清早回到殿里,在那里做工,约8:2。留意,

1. 基督是一位何等勤奋的传道人:清早又回到殿里,教训。尽管祂在昨天教训,祂在今天再次教训。基督得时不得时都不断传道。在此关于基督的传道,圣经记载了三件事。(1.) 时间:清早。尽管祂在城外住宿,也许夜间很多时候用在秘密祷告上,然而祂来到。当为神和人做一天的工作时,早早开始,善用在我们面前的日子,这是好的。(2.) 地点:殿里;与其因为这是一个归神为圣的地方(若是因为如此,祂就会在其它时候选择这个地方了),倒不如说是因为它现在是一个人聚集的地方;祂藉此支持为信仰敬拜举行的严肃会,鼓励众人上到殿里,,因为祂还没有使之荒废。(3.) 祂的姿势:祂坐下,教训,就像一个有权柄的人,就像一个打算要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的人。

2. 人是多么勤奋来听祂讲道: 众百姓都到祂那里去;也许他们当中很多人是乡下人,今天要过完节回家,渴慕在他们回来之前从基督口中再听一篇讲道。他们到祂这里来,尽管祂早早就来了。 早早寻找祂的必要寻见。尽管官长不喜悦那些来听祂的人,然而他们还是来;祂教训他们,尽管官长们也对发怒。尽管他们中间很少或者没有人是有任何地位的人,然而基督欢迎他们,教训他们。

III. 祂面对那些把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带到祂这里来试探祂的人。文士和法利赛人不仅自己不愿耐心听基督说话,还在众人来跟从祂时干扰祂。在此留意,

1. 文士和法利赛人向祂提出的案子,他们在此密谋要挑起与祂的争辩,把祂带入罗网,约8:3-6。

(1.) 他们把囚犯推出来审判(约8:3):他们把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带到祂这里来,也许是最近,在住棚节期间捉拿的,这时他们住在棚子里,他们过节欢喜,可能因着连最好的事也败坏的恶心,把这变成犯罪的机会。那些行淫时被拿的人,按照犹太人的律法是要被处死的,罗马当局容许犹太人处决这些人,所以她被带到宗教法庭面前。请留意,她行淫时被拿。尽管行淫是一件暗昧的工作,罪犯通常都尽其所能小心隐藏,然而有时候它很奇怪被曝光。那些对自己说可以秘密犯罪的人是在自欺。文士和法利赛人把她带到基督这里来,把她置于会众中间,仿佛他们要把她完全交给基督作判断,基督已经坐下,好像一位法官坐在法官席上一样。

(2.) 他们希望控告她:“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约8:4。在这里他们称一天前他们称祂是骗子的这一位为夫子,希望用他们的恭维陷祂于网罗之中,就像那些人一样,路20:20。但尽管人可能会被恭维,但察验人心的祂却不会。

[1.] 这位囚犯被控告的罪不是别的,正是奸淫,就算在摩西律法之前的族长时代,也是被看作是大罪,是审判官当罚的罪孽,伯31:9-11;创38:24。法利赛人通过他们严厉控告这个犯罪的人,看起来是有极大的热心反对罪,而后来情况表明他们自己并没有摆脱罪,是的,他们里面装满了一切的污秽,太23:27-28。注意,那些纵容自己的罪的人,对别人的罪严厉,这是常见的事。

[2.] 罪证是事实臭名昭著的证据,是无可辩驳的证据;她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所以没有作无罪申辩的余地。要是她不是正做此事时被拿,她可能会继续犯另一件罪,直到她的心完全刚硬;但有时罪人的罪被曝光,这证明是对他们的怜悯,使他们不再自以为是犯罪。我们的罪羞辱我们,强如使我们下地狱,被摆在我们面前定我们的罪,强如使我们沦丧。

(3.) 他们提出立此案,据此她被控告的律例,约8:5。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把这样的人用石头打死。摩西命令他们要被处死(利20:10;申22:22),但不是用石头打死,除非行淫的人被许配给了人,但还没有结婚,或者是祭司的女儿,申22:21。留意,行淫是罪大恶极的罪,因为它是一种邪恶私欲的叛逆,不仅叛逆我们神的命令,还违背我们神的圣约。这是通过纵容堕落之人其中一样最卑贱的私欲,干犯神在人无辜状态时设立的一种制度。

(4.) 他们请求祂对这个案子作判断:“祢自称是从神而来的夫子,要废除旧律法,树立新律法,祢说该把她怎么样呢?对这个案子祢怎么说呢?”如果他们是真诚问此问题,带着谦卑的愿望要明白祂的心意,这本是非常值得嘉许的。那些被赋予司法责任的人应当仰望基督求指引;但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约8:6。[1.]祂若认可律法的判决,让判决生效,他们就会责备祂自相矛盾(祂接待税吏和娼妓),并与弥赛亚的品格不符,弥赛亚应该柔和,有救恩,宣告释放的禧年;也许他们要向罗马总督控告祂,支持犹太人行使司法权力。但是,[2.]如果祂宣判她无罪,说明祂认为不应处死她的意见(正如他们期望祂会这样做的那样),他们就会把祂描述为,第一,与摩西律法为敌,篡夺权力更改和控制摩西律法,这样就强化祂的仇敌如此努力散布的对祂的偏见,即祂来是要废掉律法和先知第二,与罪人为友,结果就是支持罪;如果祂看来是纵容这样的罪,任由它不受惩罚,他们就会把祂描述为是支持这罪,作过犯的庇护人,如果祂是保护罪犯,那么就没有什么谴责是比这更让人对这位宣称有一位先知的严格、纯洁和工作的人生出反感的了。

2. 祂解决这个案子的方法,因此就打破了这个网罗。

(1.) 祂似乎轻看这案子,对它充耳不闻:祂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不可能知道祂写什么,所以无需问他写了什么;但这是四福音书中唯一一处提到基督写字的地方。优西比乌确实讲到祂写信给埃底撒王阿加鲁。一些人认为他们可以推测祂在这里写了什么。格鲁修说,这是某句严厉的很有份量的话,智慧人非常专注于思想任何事情时,书写对他们很有帮助。耶柔米和安波罗修猜测祂所写的是,让这些恶人的名字被写在尘土上。其他人则认为是,地控告地,但审判属我。基督藉此教导我们,当人向我们提出难断的案子,我们应该慢慢地说,而不是快快射出我们的箭;当我们受到挑衅,或者被取笑时,在回答之前应当暂停下来思考;三思而后言:智慧人的心谨慎回答。我们根据某些希腊文抄本(这些抄本加上me prospoioumenos,尽管大多数的抄本并无此句)所作的翻译,表明祂在地上写字的原因,仿佛祂听不见他们说话。祂这样做,仿佛朝另一边看,表明祂不愿听他们说话,实际上是在说,“谁立我作你们断事的官,给你们分家业呢?”在很多情况下,对那些回答了就不安全的事充耳不闻,这就是安全,诗38:13。基督不愿祂的工人纠缠在世俗的事务中。让他们宁可使自己投入任何合法的学习,以在地上写字打发他们的时间(这是没有人会注意的),也不要使自己忙于那并不属于他们的事。但是,尽管基督看似祂不听他们,祂却表明祂不仅听到他们说的话,还晓得他们的心思。

(2.) 当他们坚持,倒不如说是无礼地强迫祂回答时,祂把对这囚犯的定罪转到告发的人身上,约8:7。

[1.] 他们不住地问祂,祂看似不留意他们,这就使得他们更加强烈;因为现在他们更确信他们已经把祂推上绝路,祂不能回避,如果祂释放这个囚犯,祂就违背了摩西律法;或者如果祂定她为有罪,祂就要违背祂自己关于怜悯和赦免的教训;所以他们起劲向祂发问不放;其实他们本应把祂对他们的不顾看作是对他们企图的制止,向他们暗示,既然他们看重自己的声誉,他们就应当停止。

[2.] 最后祂用一句话使他们都蒙羞和不能说话:祂直起腰来,像一个人睡醒(诗78:65),“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

第一,基督在此回避了他们为祂布下的网罗,有效地挽救了祂自己的声誉。祂既没有谴责律法,没有为这囚犯的罪责开脱,另一方面祂没有鼓励这控告,或纵容他们的愤怒;请看思考带来的良好的效果。我们不能直航向前表明我们的观点时,去取一个罗盘,这是好的。

第二,他们自己的脚陷在他们布下的网罗里。他们来,为要控告祂,但他们被迫自己控告自己。基督承认,控告这囚犯是应当的,但诉诸于他们的良心,问他们是否合适作控告的人。

a. 祂在此指向摩西律法在处决罪犯方面定下的准则,就是见证人要先下手(申17:7),人用石头打死司提反时就是这样,徒7:58。文士和法利赛人是控告这妇人的见证人,现在基督向他们指出,按照他们自己的律法,他们是否敢作行刑的人。他们敢用手夺去他们现在正在用他们的舌头夺走的这生命吗?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自己的良心岂不是在公然控告他们吗?

b. 他根据道德方面一条无可辩驳的准则进行论述,就是人热心惩罚他人的罪,而自己却是同样有罪,那些审判其他人的人,他们不过是自定己罪,而他们自己是行同样的事,这样是非常荒谬的:“如果你们有任何人是没有罪的,没有这种性质的罪,没有在某段时间或其它时候犯了奸淫或淫乱的罪,就让他先拿石头打她。” 不是说自己清楚自己的罪的法官,因此就应当纵容其他人的罪。但是因此,(a.)每次我们发现别人的错,我们就应当自我反省,在我们自己身上更严厉对付罪,超过对付别人的罪。(b.) 我们应当怀着善意,尽管不是对罪,却是对人,对那些犯罪的人,用温柔的心把他们挽回过来,想到我们自己和我们自己败坏的本性。Aut sumus, aut fuimus, vel possumus esse quod hic est—我们是,或曾经是,或可能会成为他的为人。让这约束我们,使我们不向我们的弟兄扔石头,大肆宣扬他们的过错。谁是没有罪的,可以开始作这样的讲论,然后那些为着自己的罪真正降卑的人,就要为此惭愧,高兴把石头放下。(c.) 那些无论如何都有责任去责备其他人的人,要专注认真反省自己,保守自己的纯洁(太7:5),Qui alterum incusat probri, ipsum se intueri oportet. 会幕里修剪蜡烛的腊剪是用精金作的。

c. 也许祂是指着生了遗恨的心的丈夫用遗恨的水试验受怀疑的妻子说的。这男人要把她带到祭司那里(民5:15),就像文士和法利赛人把这位妇人带到基督这里一样。犹太人认同的看法,得到经历的证实,就是如果使他的妻子受这试验的丈夫本身在任何时候在奸淫上有罪, Aquæ non explorant ejus uxorem—苦水就在妻子身上无效。基督说:“那么来吧,我要按照你们自己的传统审判你们;如果你们没有罪,就坚持这控告,让这犯奸淫的妇人被处死;但如果不是,尽管她有罪,你们这些把她带来的人也同样有罪,按照你们自己的规矩,她就要得到释放。”

d. 在这件事上祂是在做祂降世要做的工作,就是带领罪人悔改;不是毁灭,而是拯救。祂不仅要藉着向这被抓的人显明祂的怜悯,带领她悔改,也要藉着向控告的人显明他们的罪,也要带领他们悔改。他们尝试使祂陷入网罗;祂尝试使他们认罪,使他们归正。就这样好流人血的,恨恶完全人。正直人求他的性命。(箴言29:10,亨利先生使用的英文钦定版。译者注)

[3.] 在向他们说了这番令人震惊的话后,祂让他们思想这话,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约8:8。正如他们发话时祂看来是轻视他们的问题,同样现在祂已经给了他们一个回答,祂是轻看他们对此的仇恨,不在乎他们对此怎么说;不,他们不需要作如何回答;事情是放在他们自己心里,让他们在当中尽力解决。或者,祂不愿让人以为祂在等一个回答,免得他们突然为自己辩解,然后以为他们自己一定要捍卫荣誉,在此事当中坚持;祂而是给他们时间暂停,与他们自己内心交通。神说,“我留心听,听见,”耶8:6。一些希腊文抄本在此记载,祂在地上画字,enos hekastou auton tas hamartias — 写他们每一个人的罪;这是祂能做到的,因为祂将我们的罪孽摆在祂面前;这是祂要做的,因为祂也要将这些事摆在我们面前;祂将我们的过犯封起,伯14:17。但祂不是在沙上写人的罪;不,他们的罪是用铁笔金刚钻记录下的(耶17:1),在它们得到赦免之前绝不忘记。

[4.] 文士和法利赛人被基督的话如此不可思议地震慑住,以致他们停止对基督的逼迫,他们不敢进一步试探祂;他们停止对这妇人的控告,不敢再指责她(约8:9):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

首先,也许祂在地上画字,这把他们吓着了,就像写在墙上的字吓坏了伯沙撒一样。他们得出结论,祂是在写攻击他们的严厉的话,写下他们的灭亡。没有理由惧怕基督写字的人是有福的!

其次,祂说的话让他们面对自己的良心,就把他们吓住;祂已经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本相,他们害怕如果他们留下,直到祂再起身为止,祂接着要说的话就要让世人看到他们的本相,在人面前令他们蒙羞,所以他们想最好还是退下。他们一个一个地出去,好使他们可以轻轻走出去,不是发出噪音奔逃,打扰基督;他们偷偷离开,就如败阵逃跑,惭愧的民一般,撒下19:3。这里指出了他们离开的顺序,从老开始,这是因为他们最有罪,或是因为他们首先意识到他们要蒙羞的危险;如果最老的逃离战场,羞耻地撤退,较为年轻的跟从他们,这就不令人惊奇了。现在在此看,1. 基督说的话语使罪人知罪的力量他们听到这话,他们自己的良心就定他们为有罪。良心是人心中神的代表,从祂而来的一句话要使之发动起来,来4:12。那些在奸淫方面老道,长久以来对自己一直自视甚高的人,在这里就是他们当中最老的人,被基督的话语吓坏了;就连最自欺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也因着基督话语的能力蒙羞退下。2.落在这些知罪之下罪人的愚昧,是表现在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身上的。(1.) 那些落在知罪之下的人,以逃避羞辱为主要的顾念,就像犹大那样(创38:23),“免得我们被羞辱”,这样做是愚昧。我们当关心的,应该是挽救我们的灵魂,多过关心挽救我们的声誉。扫罗说,“我有罪了,虽然如此,求你在我百姓的长老和以色列人面前抬举我,”这就显明了他的假冒为善。除了接受悔罪之人的羞辱,就别无它法得到悔罪之人的高升和安慰。(2.)那些落在知罪之下的人想法设法如何转移他们的知罪,把它们摆脱掉,这是愚昧。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伤口被打开,现在他们本应渴望这伤口被察验,使之可以得医治,但这是他们惧怕拒绝的事。(3.) 那些落在知罪之下的人要离开耶稣基督,就像这些人在此所做的,这是愚昧,因为祂是唯一能医治良心的伤口,对我们说平安的那一位。那些被他们的良心定罪的人,如果不是因着他们的救赎主得称为义,就要被他们的审判主定罪;那么他们要离祂而去吗?他们可以到谁哪里去呢?

[5.] 当这些自欺的控告人从战场上撤退,逃回同样的自欺时,这位自己定自己为有罪的囚徒留在原地,决心服从我们主耶稣的判决:只剩下耶稣一人,没有了文士和法利赛人这一群人,脱离了他们的骚扰,那妇人站在当中,站在他们把她带到的听基督讲道的会众当中,约8:3。她没有企图逃跑,尽管她有逃跑的机会;但因为控告她的人已经向耶稣申诉,她就要到祂那里去,她要等候从祂而来对她的宣判。注意,他们的案子被带到我们主耶稣面前的人,绝没有理由要把它转到任何别的法庭上,因为他是悔罪之人的避难所。控告我们的律法,要求审判我们定我们有罪的律法,因着基督的福音不得不退下;它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因着耶稣的血,它的喧嚣被制止,变得无声。我们的案子是置于福音法庭上;我们被留下,只与耶稣在一起,我们现在只需要面对祂,因为所有审判的事都被交在祂手里了;所以让我们使我们在祂里面的份稳固,我们就永远安全了。让祂的福音管治我们,它就要绝无失败地拯救我们

[6.] 这里是审判的结束,以及它带来的判决:耶稣就直起腰来,看到只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约8:10-11。尽管基督似乎没有留意所说所行的,只是任由争辩的自己处理这事,然而当祂审判的时候临到,祂将不再沉默。当大卫向神求情时,他乞求,求祢挺身而立,诗7:6,以及诗94:2。这位妇人有可能在审判台前发抖,就像一个不知道结果的人。基督没有罪,可以掷第一块石头;尽管无人比祂更严厉对待罪,因为祂是无限公义和圣洁,却无人比祂更怜悯对待罪人,因为祂是无限恩慈怜悯;这位可怜的罪犯发觉祂是这样的人,现在她是有赖于此作为她的拯救。这里指出的审判庭的运作方法是:

第一,传召控告的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不止是基督知道他们在哪里;祂发问,好使祂可以羞辱这些拒绝祂判断的人;祂问,是要给她鼓舞,她是定意服从这判决。圣徒保罗的挑战就好像是这样,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控告他们的人在哪里?那控告弟兄的要被完全摔下去,所有的指控要被合法和一贯地被取消成为无效。

第二,当基督问这个问题:“ 没有人定你的罪吗”时,他们没有现身。她说:“主啊,没有。”她尊敬地对基督说话,称祂作,但关于控告她的人则沉默不语,对那关于他们的问题,那些人在哪里呢?则什么也没有说。她没有以他们退下为夸口,也没有攻击他们,说他们不作见证控告她,而是控告自己。如果我们希望得到审判我们的主的赦免,我们就一定要赦免控告我们的人;如果他们的控告,不管是多么令人厌恶,却是唤醒我们良心的令人欢喜的原因,我们就可以很容易赦免他们这恶事。但她回答了那关于她自己的问题,就是没有人定你的罪吗这个问题。真正悔改的人觉得把自己的事向神陈明就足够了,不愿去说别人的事。

第三,这囚犯因此被免除指控:“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请思考,

a. 她被免除今世的惩罚:“如果他们不定你的罪,不用石头打死你我也不定你的罪。”不是指基督来解除佩戴祂公义的剑的长官的武装,也不是指祂的旨意就是不应当对罪犯施行死刑;远非如此,施行集体正义,这是由福音建立,为基督的国度服务的:帝王藉我坐国位。但是基督不定这妇人的罪,(a.)因为这不关祂的事;祂不是作断事的官,给人分家业,所以不愿插手世俗的事务。祂的国不属这个世界Tractent fabrilia fabri—让各人在各自领域里行事。(b.) 因为她是受到那些比她更有罪的人的控告,因着羞耻不能继续要求对她提出伸张正义的主张。律法要求见证人首先出手攻击犯罪的人,然后是所有的人出手,所以如果他们跑走了,不定她的罪,指控就不存在了。神的公义在实施今世的审判时,有时候考虑一种相对的义,存留那些本是可憎之人的性命,因为惩罚他们会令那些比他们更糟的人高兴,申32:26-27。但是当基督让她走时,这是附带这警告,“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不实行惩罚,就令罪犯胆大妄为,所以那些有罪,却找到方法逃脱律法的刀锋的人,需要双重警醒,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他们;因为越避免惩罚,去吧,不要再犯罪的警告就越大。那些帮助救一个罪犯性命的人,应当像基督在这里一样,用这警告帮助拯救人的灵魂。

(b.) 她被免除直到永远的惩罚。因为基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实际上就是说,“我真的赦了你的罪”;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 ,完全有根据赐下这免罪;因为正如祂晓得那些控告之人内心的刚硬和顽固,所以说要令他们羞愧的话,同样祂晓得这位囚犯敏感和真诚的悔改,所以说那要安慰她的话,正如祂对待那是一位罪人的妇人,那像这位妇人一样的罪人,那同样被一位法利赛人藐视的妇人那样(路7:48,50):“你的罪赦免了,平平安安的回去吧。” 同样在这里,“我也不定你的罪”。请注意,(a.)基督不定罪的人是真正有福的,因为祂的赦罪是对所有其它挑战充分的回应;它们都是coram non judice—来到一位未经授权的审判官面前。(b.)基督不定那些尽管犯了罪,却要去,从此不再犯罪的人的罪,诗85:8;赛55:7。只要我们缴械,重新效忠,祂就不因着我们从前的悖逆定我们的罪。(c.) 基督过去对我们的赦罪之恩,应当成为我们去吧,从此不再犯罪的一个有力根据,罗6:1-2。基督不定你的罪吗?那么去吧,不要再犯罪了。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