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 8:48-50

犹太人回答说:“我们说祢是撒玛利亚人,并且是鬼附着的,这话岂不正对吗?”耶稣说:“我不是鬼附着的;我尊敬我的父,你们倒轻慢我。我不求自己的荣耀,有一位[为我]求[荣耀]定是非的。”

在这里,I. 不信的犹太人用卑劣的话回答我们主耶稣,当中爆发出地狱的恶意。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无端指责祂的教义,对此说令人厌恶的话;但当祂抱怨他们不愿听祂的话(约8:43,47),他们就显出不快之后,现在他们终于沦落到公然的咒骂,约8:48。他们不是普通人,而应当是文士和法利赛人,重要的人,当他们发现自己被指证为顽固不信有罪时,用这句话傲慢抵挡这指证:“我们说祢是撒玛利亚人,并且是鬼附着的,这话岂不正对吗?”看这里,看这句话,要惊奇;看这句话,要颤抖;

1. 邪恶的犹太人通常把什么样的亵渎人品强加在我们主耶稣身上(他们现在指着这说)。(1.) 祂是一个撒玛利亚人,就是,祂是他们教会和民族的仇敌,他们憎恨、无法忍受的人。就这样他们让祂暴露在众人的恶意之下,对于民众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称一个人是撒玛利亚人是更能使之背负恶名的了。如果祂真是一个撒玛利亚人,祂就因到圣殿里来,该受他们称之为痛打造反之人的惩罚。他们曾常常称祂为是加利利人 —一个卑贱的人;但好像这还不够,他们要称祂是撒玛利亚人—一个坏人,尽管这与另外那称呼是矛盾的。犹太人直到今天还辱骂基督徒,称他们为Cuthæi—撒玛利亚人。请注意,历世历代的人不惜余力将恶劣的人品强加在好人身上,使他们令人厌恶,一旦赋予一件事恶名,很容易就可以在一群人中大声疾呼将它打倒。也许基督公义地抨击祭司和长老的骄傲与暴政,他们因此暗示祂改革教会的目标是要毁坏他们的教会,向撒玛利亚人倒戈。 (2.) 祂被鬼附。这是指,[1.] 祂与魔鬼结盟。在指责祂的教训是倾向如撒玛利亚人一般的企图之后,现在他们毁谤祂的神迹是与别西卜联合起来而行的。或其实是,[2.] 祂被鬼附上,祂是一个抑郁的人,头脑糊涂,或是一个疯子,头脑发热,祂所说的话,和一个心烦意乱、或精神错乱之人的夸夸其谈一样都不值得相信。就这样神对那些超乎理智所能认识之事的启示,就常被人冠以疯狂之名加以指责,先知就被称为狂妄之人,王下9:11;何9:7。异教徒神谕和先知的默示确实是一种疯狂,那些相信的人是失去了理智;但那真正从神而来的并不是这样。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以这为真智慧。

2. 他们如何力图证明这人品,并把它用在目前的情景:“ 我们说,这话岂不正对吗?”人会以为祂极好的讲论本应改变他们对祂的看法,使他们改变主张;但不是这样,他们的心越发刚硬,他们的偏见得到坚固。他们看重自己对基督的敌意,仿佛他们能讲出口关于耶稣基督最恶劣的话,是讲得再好不过了。那些声言他们的不敬虔,重复他们应当收回的话,在应当自定为有罪的事情上为自己辩护的人,是到达了邪恶的最高程度。说坏话、行恶事,这已是坏了;但对此坚持则是更糟;我发怒岂不合乎理吗?当基督如此勇敢说话反对大人物的罪,因此激怒他们与祂作对,那些不认识到其利害关系,只是看到世俗和凭感官之事的人,就得出结论说祂是疯了,因为他们认为,除了一个疯子,没有人会为着他的信仰和良心,宁愿失去高升,使自己的性命落在危险当中。

II. 基督对这恶毒毁谤的回答闪耀着来自天上的温柔和怜悯,约8:49-50。

1. 祂否认他们对祂的指控:“我不是鬼附着的;”保罗也一样(徒26:25),“我不是癫狂。”这控告是不公正的;“我既不是被鬼附着,也没有与鬼接触;”祂以祂所行对抗魔鬼国度的事证明这一点。他们称祂是撒玛利亚人,祂并不在意,因为这是自己反驳自己的无端指责,这是一种人身攻击,不值得关注;但是说祂是被鬼附的,这是指责祂的使命,所以祂回应此事。对于祂对他们称祂是撒玛利亚人不作任何回应,圣奥古斯丁提出这样的解释—就是祂确实是那比喻中所说的好撒玛利亚人,路10:33。

2. 祂宣告祂自己真诚的目的:但“我尊敬我的父。”他们暗示祂是把不当得的荣耀归在自己身上,贬损那只当归给神的荣耀,这两样暗示祂都在此加以否认,说祂以尊荣祂的父、只是尊荣祂为祂要做的事。这也证明祂不是鬼附着的;因为如果真的是,祂就不会尊敬父。请注意,那些能真的说他们时刻以荣耀神为念的人,是足以对抗人的责难和侮辱。

3. 祂抱怨他们用无端指责对祂造成的伤害:“你们倒轻慢我。”藉此看出,祂作为人,是敏感感受到对祂造成的羞辱和轻慢;责难是祂骨中的一把剑,然而为了拯救我们,祂承担这一切。神的旨意是人都尊敬子,然而有很多人不尊敬祂;属肉体的人如此对抗神的旨意。基督尊敬祂的父,胜过任何人对神的尊敬,然而祂自己不被尊敬,是胜过任何人不被尊敬的程度;因为尽管神曾应许凡尊敬祂的人,祂也要尊重他们,但祂从未应许所有人都会尊敬祂们。

4. 祂说了这关于祂自己的话,约8:50,以此澄清对祂贪图虚荣的指责。在这里请看,(1.) 祂对属世荣耀的蔑视:“我不求自己的荣耀。”在祂为自己辩解,或者反驳逼迫祂的人的事上,祂不追求祂自己的荣耀;祂不求人的称赞,不贪求在世上得高升,而是努力拒绝这两样。祂不求自己的荣耀,有别于祂父荣耀的荣耀,也没有任何祂自己的、与父利益有别的利益。人考究自己的荣耀,这并不是荣耀,而是可厌的(箴25:27),如此错误追求,是他们的羞辱。这在此出现,显明基督为何如此轻看他们责备的原因:“你们倒轻慢我,但这不能打搅我,不会令我烦恼,因为我不求自己的荣耀。”请注意,那些向人的赞美死了的人,是能够安全承受人的藐视。(2.) 祂在世界对祂羞辱之下的安慰:“有一位求定是非的。”基督在两件事上显明祂 不求自己的荣耀;在这里祂告诉我们,在这两件事上是什么使祂得满足。[1.] 祂不人的尊重,而是对此毫不在乎,对于这一点祂说:“我不关注,而有一位求的,这要为我取得、提升人对我的尊重和爱。”请注意,那些不求自己荣耀的人,神要求他们的荣耀;因为尊荣以前,必有谦卑。[2.] 祂不报复人的冒犯,而是对此不加关注,对于这一点,祂说:“有一位定是非的,这要为我的荣耀辩白,严厉审判那些践踏这荣耀的人。”很有可能祂在这里指的是那将要因着犹太民族侮辱主耶稣而临到他们的审判。见诗38:13-15。我不听,因祢必应允我。如果我们接过手来为自己审判,不管我们受到何等伤害,我们所得的赔偿都是在我们自己手中;但如果我们像应当的那样,谦卑上诉耐心等候,我们就要发现,有一位定是非的,这要使我们得安慰。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