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9:8-12

他的邻舍和那素常见他是讨饭的,就说:“这不是那从前坐着讨饭的人吗?”有人说:“是他;”又有人说:“不是,却是象他。”他自己说:“是我。”他们对他说:“你的眼睛是怎么开的呢?”他回答说:“有一个人,名叫耶稣,祂和泥抹我的眼睛,对我说:‘你往西罗亚[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见了。”他们说:“那个人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

让一个生来瞎眼的人看见,这样奇妙的事件不成为街谈巷议的事是不可能的,很多人留意此事,不过就像对待其它街谈巷议之事,那不过是昙花一现的事一样;但在这里我们被告知邻舍是怎样议论此事的,为的是证明这个事实。一开始不彻底查验就不能相信的事,后来可以毫不犹豫加以承认。在对此事的谈论中人争论两件事:—

I. 这到底是不是那从前瞎眼的同一个人,约9:8。

1. 那些生活在他出生长大地方附近,知道他一直是瞎眼的邻舍,当他们看见他得到他的视力,突然得到,完全得到时,不得不大为惊奇;他们说:“ 这不是那从前坐着讨饭的人吗?”看来这个瞎眼的人不能以工作谋生,是一位普通的乞丐;因此是摆脱了律法规定的义务,即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他不能四处走动的时候,他就坐着;如果我们不能为神作工,我们就一定要为祂安静地安坐等候。他不能作工时,因为他的父母不能供养他,他就讨饭。留意,那些不能以其它方式维持生活的人,绝不可像那位不义的管家怕羞不去讨饭;让人除了罪以外,不以任何事为羞耻。有一些普通的乞丐,是应当领受爱心的对象,应该与其他人分别出来,我们绝不可因着蜜蜂当中有雄蜂或黄蜂,就让蜜蜂挨饿。至于这个人,(1.) 神的护理安排得很好,神迹行在他身上的这个人应当是一位普通乞丐,如此广为人知和引人注目,藉此方式这神迹的真实性得到更好印证,与若这人是在他父亲家中受供养相比,这有更大的见证,驳斥那些不相信他从前是瞎眼的不信犹太人。(2.) 基督看起来(请容我这样说)更费苦心要医治一位普通乞丐,胜过要医治其他人,这是祂屈尊俯就的一个更明显例子。当为祂神迹的好处,这些神迹要行在那些引人注目的人身上时,祂选择那些因着他们的贫穷和悲苦,而不是他们的尊贵而引人注目的人。

2. 回应这询问,(1.) 一些人说,“是他,”正是同一个人;这些是见证这神迹真实性的人,因为他们认识他很久,知道他是完全瞎眼的。(2.) 其他认为一个生来瞎眼的人不可能这样突然得到他的视力,出于这个原因,只是出于这个原因,说,“不是,却是象他,”就这样,藉着他们的承认,若这是他,这就是行在他身上的一个大神迹。所以我们可以就此思想,[1.] 神的护理的智慧与能力,安排男女面孔普遍各异,没有两个人是如此一样,他们都有分别,这对社会、商业和司法治理来说是必要的。以及,[2.] 神使人归正的恩典在一些人身上作成的奇妙改变,他们之前非常邪恶恶毒,但被这恩典如此全面和可见地改变,以致人不把他们当作是同一个人。

3. 这争论很快由这人他自己判决平息:他自己说:“是我,” 正是刚刚还坐着乞讨的同一个人;“我就是那瞎眼,是人爱心对象的人,但现在看见了,是神怜悯与恩典的标记。”我们没有看到在这件事上邻舍来找他澄清,而是他听到争论,插话,结束了这争论。纠正我们邻舍的错误,尽我们所能把事情摆在他们面前,置于真实的光照下,这是我们当向他们行的一件公道之事。在属灵方面加以应用,这教导我们,那些被神的恩典光照以致得救的人,应当快快承认在这有福改变作成之前他们是怎样的人,提前1:13-14。

II. 他是怎样眼睛得开的,约9:10-12。他们现在要过去看这大异象,更进一步问关于此事的问题。祂施舍的时候没有吹号,不是在舞台上行出祂的医治;而是像山上的城,这些是不能隐藏的。这些邻舍询问两件事:—

1. 医治的方法:“你的眼睛是怎么开的呢?” 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人应当对此加以考察,诗111:2。观察神作为的方式方法,这是好的,它们要显得更加奇妙。我们可以在属灵方面加以应用,瞎眼竟被打开,这是不可思议,但是当我们思想它们是怎样被打开,这就更加不可思议;使用的方法是何等软弱,征服的拦阻是何等强大。为回答这问题,这穷人给他们作了对这件事清楚和完全的叙述:“有一个人,名叫耶稣,祂和泥— 我就看见了。”约9:11。留意,那些在今世或属灵的事情上经历神大能与良善特别实际作为的人,应当为着神的荣耀,以及教训和鼓励其他人,在一切场合快快分享他们的经历。请看大卫对他的经历,他自己和其他人经历的回忆,诗34:4-6。这是我们欠我们的恩主,欠我们的弟兄的债。神的眷顾与我们一道失去,不再前进一步时,它们就是在我们身上失去了。

2. 作成此事的那一位(约9:12):“那个人在哪里?”一些人也许是出于好奇问这个问题。“祂在哪里?好叫我们可以见一见祂。”行像这样的医治的人很有可能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一个人会不辞劳苦前往得以一见。其他人问,也许是出于恶意。 “那个人在哪里?好叫我们可以抓住祂。”人传出话来,要把祂找出来并逮捕(约11:57);不思想的群众,尽管面对一切的合理与公平之事,会对那些被冠以恶名的人心怀恶意。我们希望一些人问这个问题是出于善意,“那个人在哪里?好叫我们可以认识祂。祂在哪里?好叫我们可以到祂这里来,同得祂如此白白赐下的眷顾。”对这问题他无话可说:“我不知道。”看来基督一差他到西罗亚池去,祂就立刻退下了(就像祂在约5:13所做的那样),不是等到那人回来,仿佛祂担心效果,或者等这个人来感谢祂。谦卑的人更乐意行善,而不是再听人提这事;在义人复活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听。这人从未见过耶稣,到他得回他视力的时候,他已经看不见他的医生;很有可能他问,“那个人在哪里?”所有表现出自己的新的和令人惊奇的事,对他都不及看基督一眼令人欢喜,然而除了祂被称为,名副其实被称为耶稣—救主之外,他就不知道更多关于祂的事。就这样,在行在人身上的恩典作为中我们看到改变,但看不见作成这改变的那只手;圣灵的作为就像风,你可以听到风的响声,但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