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10

在这一章我们看到,I. 基督关于祂自己是羊圈的门,以及羊的牧者的比喻式讲论,1-18节。II. 人对此不同的意见,19-21节。 III. 在修殿节的时候,基督与犹太人在圣殿里的争论,22-39节。IV. 祂于是离开去到乡间,40-42节。

约10:1-18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耶稣将这比喻告诉他们,但他们不明白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不确定这讲论是在修殿节,在冬天的时候(约10:22所说的),这可能不仅是接着的发生的事,也是之前发生的事的时间(支持这一点的是,基督在那里的讲论中继续讲到羊的比喻,约10:26-27,从中看出那讲论和这讲论是同时的);还是这讲论是延续祂在上一章结束时与法利赛人的对话。法利赛人用这条原则来支持他们与基督的对抗,就是他们是教会的牧者,耶稣没有从他们领受的使命,是入侵者,是冒名顶替的骗子,所以人们的责任就是坚持跟从他们,反对。基督反对这一点,在此描述了谁是假牧人,谁是真牧人,让他们自己推断他们是谁。

I. 这里是提出的一个比喻(约10:1-5);它是取自那一国关于他们羊群的风俗。比喻被用来说明神的真理时,应该取自最熟悉最常见的事,以致神的事情不会被那应该清楚说明真理的事情遮蔽。这讲论的前言是严肃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 阿们,阿们。” 这强烈的宣告表明祂所说的话的确凿和分量;我们在教会的赞美和祷告中看到阿们的重复,诗41:13;72:19; 89:52。如果我们要我们的阿们在天上蒙悦纳,就要让基督的阿们,祂重复的阿们在地上通行无阻。

1. 在比喻中我们看到,(1.) 一位来伤害羊群,伤害主人的贼和强盗的表现,约10:1。他不从门进去,因为他没有合法的理由进入,而是从别处爬进去,从一扇窗户,或者墙的某个破口爬进去。恶人是多么努力要行破坏的事!他们定下何等的计谋,他们费尽何等的苦心,他们冒着何等的危险努力做他们邪恶的工作!这应当使我们为着我们对神服事的懒惰和胆怯感到羞耻。(2.) 对羊拥有所有权,看顾羊的合法主人的特征:从门进去,作为一个有权柄的人进去(约10:2),祂来向他们行这样或那样美好的本职工作,受伤的,祂必缠裹;有病的,祂必医治,结34:16。羊需要人的照顾,作为对此的回报,服务于人(林前9:7);它们向那些用围栏保护它们,喂养它们的人提供衣服和食物。(3.) 牧羊人快快找到门路进去: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约10:3。古人在他们家中外面大门之内搭建羊圈,使他们的羊群更安全,好使除了看门的给他开门,或者主人给他钥匙的人以外,没有人可以按照正确的门路去到羊群那里。(4.) 他对他的羊的看顾和所作的供应。羊进入羊圈,他很熟悉地对它们说话,就像今天的人对待他们的狗或马匹时,羊听他的声音;还有,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他对它们的关注,对它们记账是如此仔细,他带它们出羊圈去到青草地的牧场上,并且(约10:4-5)当他把羊领出来吃草的时候,他不是驱赶它们,而是(按照当时的风俗)走在他们前面,预防任何可能临到它们的伤害或危险,它们习惯了这样,就跟着他,就是安全的。(5.) 羊对牧羊人那不可思议的回应:它们认得他的声音,可以藉此明白他的心意,与陌生人的意思区分开来(因为牛认识主人,赛1:3),羊不跟着生人,而是怀疑生人有某些险恶动机,从他那里逃走,不认得他的声音,而知道这不是它们自己牧人的声音。这就是这比喻,我们有打开它的钥匙,结34:31:你们作我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们的神

2. 让我们从这个比喻留意,(1.) 好人很贴切地被比作是羊。人作为依靠他们的创造主的受造物,被称作是祂草场的羊。作为新造的人,好人具有羊的美好品质,像羊一样无害无争;柔和安静,不发出吵闹声;像羊一样在剪羊毛的人和屠夫的手下都忍耐有用有益,对牧人温顺驯良,彼此和气,多多被用在献祭上。(2.) 神在这个世界上的教会是一座羊圈,四散的神的子民聚集进入这羊圈(约11:52),在当中他们联合成为一群;这是一个佳美之圈,结34:14,见弥2:12。这羊圈是大得坚固,因为神亲自作它周围的火墙,亚2:5。(3.) 这羊圈大大暴露在贼和强盗,要诱惑欺骗的狡猾骗子,要摧毁吞噬的残忍逼迫之人面前;有凶暴的豺狼(徒20:29);要从基督那里偷走祂的羊的贼,把他们作为祭物献给魔鬼,或者偷走他们的食物,使之因缺乏食物而灭亡;披着羊皮的,太7:15。(4.) 群羊的大牧者奇妙看顾羊群和所有属于它的人。神是那位大牧者,诗23:1。祂认识所有属于祂的人,按着名叫他们,给他们标上属于祂自己的记号;带领他们出去到肥美的牧场,使他们在当中吃草和安歇,向他们说安慰的话,用祂的护理保护他们,用祂的圣灵和话语引导他们,走在他们前面, 叫祂的脚踪成为可走的路。(5.) 在祂之下的牧者,他们受到委托喂养神的群羊,应当在履行这委托时谨慎忠心;民事长官一定要保卫他们,保护和促进他们所有在这世上的利益;牧师一定要服务他们属灵的利益,一定要忠心使用所阐述和应用的神的道,喂养他们的灵魂,正当实施福音圣礼,照管他们。他们一定要从门进去,从按规矩按立的门进去,对于这样的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基督的灵要在他们前面给他们一个敞开的门,在教会中给他们权柄,在他们自己的心中给他们确信。他们一定要按名字认识他们羊群的成员,为他们守望;一定要带领他们进到公开圣礼的牧场上,在他们当中主持,作他们向神说话的口,神向他们说话的口;在他们的行事为人当中一定要作信徒的榜样。(6.) 那些真是基督的羊的人,一定要非常留心观察他们的大牧者,对生人一定要非常警惕,躲开他们。[1.] 他们跟着他们的牧人,因为认得祂的声音,有分辨的耳朵和顺服的心。[2.] 他们从生人那里逃跑,害怕跟从他,因为他们不认得他的声音。跟从那些我们在他们身上分辨不出基督的声音的人,那些要吸引我们,离开对祂的信心,进到关于祂的幻想的人,这是很危险的。那些经历神的真理在他们心里大能和功效的人,已经尝过神真理滋味的人,拥有一种奇妙的敏锐,能发现撒但的诡计,分辨善恶。

II. 犹太人对这讲论要旨和含义一无所知(约10:6):耶稣将这比喻告诉他们,对他们作这比喻性,但却是满有智慧、 文雅和富有教育性的讲论,但他们不明白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知道祂藉着贼和强盗指的是谁,藉着好牧人指的是谁。许多听到基督的话的人,他们不明白,这是他们的罪和羞耻,他们不明白是因为他们不愿明白,是因为他们要误解基督的话。他们不认识这些事情本身,对这些事情没有经历,所以不明白用来例证说明这些事的比喻和比较。法利赛人大大自满于他们自己的知识,不能忍受别人对此提出质疑,然而他们却没有足够的意识明白耶稣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些超越了他们的能力之外。通常来说最假装有知识的人,对神的事情最是无知。

III. 基督对此比喻的说明,完全阐明它的细节。不管主耶稣的话里有何难明之处,我们都看到,只要我们愿意明白祂的话,祂都乐意亲自加以解释。我们要发现一段经文解释另外一段,配得称颂的圣灵是解释配得称颂的耶稣的那一位。基督在比喻中已经藉此把牧人和强盗区分开来,即他从门进去。现在,祂在解释这个比喻的时候,把自己说成是牧人藉此进去的那门,以及那从门进去的牧人。尽管在修辞学中,把同一位比作是那和那牧人,这可能是一种背理的作法,但是在神学中,认识到基督从祂自己得着祂的权柄,就像祂在自己里面有生命一样,这却不是背理;祂自己用自己的血,以此作门,进入圣所

1. 基督是。这话是祂对那些假意寻求义,但却像那些所多玛人一样,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的人说的,他们在那寻找不到的地方寻求。祂是对犹太人说的,他们要人认为他们是神唯一的羊,是对法利赛人说的,他们要人认为他们是犹太人唯一的牧人:“我就是门,” 是羊圈的门,是教会的门。

(1.) 普遍来说,[1.] 祂是一道关上的门,把贼和强盗,以及那些不适合被接纳进来的人挡在外面。把门关上是让屋子安全;除了主耶稣,以及祂的智慧、权能和良善在神的教会和它一切仇敌之间作的干预,教会还可以得着比这更大的安全吗?[2.] 祂是为进入和交通而打开的门第一,藉着作为门的基督,我们得以第一次被接纳进入神的羊群,约14:6。第二,我们在一种信仰方面的行事为人当中出入,得到祂的帮助,在祂里面得接纳;一举一动奉祂的名,亚10:12。第三,藉着祂神来到祂的教会,眷顾它,亲自与它交通。第四,藉着作为门的祂,羊最终被接纳进入天国,太25:34。

(2.) 更具体来说,

[1.] 基督是牧人的门,所以凡不是藉着祂进来的人,都不可被当作牧者,而是(按照立下的原则,约10:1)贼和强盗(尽管他们假装是牧人;但羊却不听他们。这指的是所有那些具有以色列的牧人的身份,不管是民事长官或牧者,不理会弥赛亚,或者除了他们自己属肉体的利益之外,就不理会任何其它对祂的盼望,这样而行使他们职分的人说的。请观察,第一,对他们身份的判定:他们是贼和强盗(约10:8);所有在祂以先来的,不是指时间,这样的人当中有很多是忠心的牧人,而是指所有那些在祂的差遣以先,在祂差遣他们之前就去(耶23:21),僭越,在祂之先,在祂之上,就像圣经说敌基督是高抬自己,帖后2:4。“文士,法利赛人和祭司长,所有,凡在我以先来的,预先让人对我产生偏见反对我,尽力要抢先手阻止我的利益,拦阻我在人心中得到任何地方的,他们是贼和强盗,偷取他们不拥有对其所有权的那些人的心,骗取其合法主人的产业。”他们定我们救主的罪,说祂是贼和强盗,因为祂不是以他们为门进去,从他们那里得许可;但祂表明他们本应从祂这里得到差遣,本应得到祂的接纳,在祂后面来,因为他们不是这样,而是踏步在祂以先,他们就是贼和强盗。他们不愿作为祂的门徒来,所以被当作是篡位者遭到定罪,他们假装拥有的使命被解除更替。请注意,与基督竞争的人是抢夺祂教会的强盗,不管他们是怎样假称是牧人,甚至是牧人的牧人第二,保守羊脱离他们所作的努力:羊却不听他们。那些有敬虔真正的香气,属灵和属天的人,真诚委身于神和敬虔的人,绝不认可长老的传统,也不对他们的形式主义感兴趣。基督的门徒没有得到他们的主具体的教训,却不在吃饭不洗手,或者在安息日摘麦穗的事情上良心纠缠;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是比法利赛人的精神更与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相反对的了,再也没有什么是比法利赛人假冒为善的敬拜 是更让人心厌恶的了。

[2.] 基督是的门(约10:9):“从我(di emou —通过我),以我为门进入羊圈,作为羊群中一员的,这人必然得救;”不仅安全脱离贼和强盗,还要成为有福,他要出入。在这里,第一,是关于怎样进入羊圈的清楚指引:我们一定要从耶稣基督,以祂为门进来。通过相信祂,以祂为那位神人之间伟大的中保,我们进入约和与神的相交之中。人若不进入基督的教会,就不能进入神的教会;在人当中,除了那些愿意顺服救赎主恩典和治理的人之外,就没有人可以被看作是神国度的一员。我们现在一定要从信道的门进来(徒14:27),因为无罪的门已经对我们关上,那通道已经变得过不去了,创3:24。第二,是对那些遵守这指引之人的宝贵应许。1. 他们此后要得救;这是他们家的特权。这些羊要得救,不因所行的过犯,为作赔偿而被神的公义扣押拘禁,他们的大牧人为损害作了偿还;他们要得救,不作咆哮狮子的猎物;他们要永远有福。2. 与此同时他们要出入得草吃;这是他们道路的特权。他们要靠着基督的恩典在这个世界上行事为人,要作为祂自己家中的人身处祂的羊圈之中,在当中他自由进、出、返回。真信徒是在基督里回到了家;他们出的时候,不会被当作生人关在外面,而是有自由再进来;他们进来的时候,不是被当作非法侵入者被关在里面,而是有自由出去。他们早上出去到田地里,晚上进来到羊圈中;在两种情形里这位牧人都要带领保守他们,他们在两样情形里都要得草吃:田地里的青草,羊圈中的饲料。在公众之处,在私下,他们要得着神的话语,与之相交,藉此他们的灵命得支持和滋养,从中他们满有美德的盼望得满足;他们满得神家中的美善。

2. 基督是牧人,约10:11,等等。在旧约之下祂被预言是一位牧人,赛40:11;结34:23;结37:24;亚13:7。在新约祂被说成是那位大牧人(来13:20),那位牧长(彼前5:4),我们灵魂的牧人监督,彼前2:25。神是我们伟大的主人,我们被造是祂草场上的羊,祂已经设立祂的儿子耶稣作我们的牧人;在这里祂一次又一次承认这种关系,祂就像好牧人看顾群羊一样,全然看顾祂的教会和每一位信徒;要求教会和每一位信徒跟从和顺服祂,在那些国家中的牧人是这样对待他们的羊群的。

(1.) 基督是一位牧人,不像那贼,不像那些不从门进去的人。请留意,

[1.] 贼的险恶动机(约10:10): 贼来不是带着任何好的动机,而是为了偷窃、杀害、毁坏第一,他们对其行偷窃的人,他们把他们的心和爱从基督和祂的草场那里偷走,他们在灵性方面杀害毁灭;因为他们私自引进的异端害人的。欺骗灵魂的人是谋杀灵魂的人。那些用一种人所不明白的语言把持圣经,以此把圣经偷走,残害圣礼、改变其性质,以此把圣礼偷走,用自己的发明取代基督的典章,以此把基督的典章偷走的人,他们是杀害、毁坏;无知和拜偶像是毁坏人的事情。第二,那些他们不能对其实施偷窃,他们不能带领、驱赶、带走离开基督羊群的人,他们企图通过逼迫和屠杀,在集体方面予以杀害、毁坏。不容自己被抢劫的人,是落在被杀害的危险当中。

[2.] 牧人满有恩典的计划;祂来,

首先是要叫羊得生命。与贼的目的相反(那是杀害、毁坏,是文士法利赛人的目的),基督说,“我到人当中来”,1. 要叫他们可以得生命。祂来把生命放进群羊,普遍的教会中,那看来倒像充满枯干骨头的山谷,而不像遍满羊群的草场。基督来证实神的真理,洁净神的典章,纠正伤害,振兴衰败的热心,寻找那些属于祂的羊群的失丧之人,缠裹那受伤的(结34:16),这对祂的教会来说,就是死而复生。祂来赐生命给具体的信徒。生命包括一切的美善,与所警告的死对立(创2:17);让我们可以得生命,就像一个罪犯得赦免,一个病人得医治,一个死人得复活一样;让我们可以得称为义、成圣、最后得荣耀。2. 让他们可以得生命,得的更丰盛,kai perisson echosin。正如我们看到的,这是比较的,使他们可以得着一种生命,是比因罪失去、放弃的生命更丰盛,比由摩西律法应许的在迦南地日子长久更丰盛,比我们能够盼望,能够所想所求的更丰盛。但这也可以无需按照比较加以解释,就是他们可以得着丰盛,或者丰盛地得着生命。基督来赐生命,赐perisson ti —更多的事更好的事,优越的生命;在基督里我们不仅可以活着,还可以安适地活着,丰足地活着,活着大大欢喜。丰盛的生命是永生,没有死亡或对死亡恐惧的生命,生命和多得多的事情

第二为羊舍命,好使祂可以把生命赐给他们(约10:11):好牧人为羊舍命。1. 每一位好牧人的特征,就是为了羊不顾生命危险。雅各是这样做的,他愿意为照顾它们经历如此的劳苦,创31:40。大卫是这样做的,他打死狮子和熊。圣徒保罗是这样一位灵魂的好牧人,他甘心乐意为服事他们付上一切,鞠躬尽瘁,与他们得救相比,不看他的性命为宝贵。但是,2. 赐祂的生命买祂的群羊(徒20:28),为他们的过犯满足神公义的要求,流血洗他们、洁净他们,这是大牧人的特权。

(2.) 基督是好牧人,不是雇工。有很多不是贼,目的不是为了杀害、毁坏羊,但被看作是牧人的人,然而却在尽责的事情上非常漫不经心,因着他们疏忽职守,羊群受到极大伤害;愚昧的牧人,无用的牧人,亚11:15,17。与这些对立的,

[1.] 基督在这里称自己是好牧人(约10:11),再一次这样说(约10:14),ho poimen ho kalos —那位牧人,那位好牧人,是神所应许赐下的。请注意,耶稣基督是牧人当中,世界上最能监督灵魂的,无人像祂如此擅长,如此忠心,如此温柔,没有像祂这样喂养、带领灵魂,像祂这样保护和医治灵魂的。

[2.]祂证明自己确实如此,与所有雇工对立,约10:12-14。在当中请观察,

第一,对不忠心牧人的漫不经心的描述(约10:12-13);那是雇工,被雇佣作一位仆人,按他的工作支付工钱,羊也不是他自己的,羊对他既无益也无损的人,看见狼来,或者其它危险在威胁,就撇下羊交给狼,因为实际上他并不顾念羊。这里明显是指那无用的牧人,亚11:17。邪恶的牧人、长官和工人,在这里用他们恶劣的原则和恶劣的行为这两样来加以描述。

a. 他们的恶劣原则,是他们恶劣行为的根。是什么使得这些为灵魂负责的人在试验的时候辜负所托,在和平的时候对托付不加理会?是什么使得他们成为虚假、轻浮和求自己的事?这是因为他们是雇工并不顾念羊。就是说, (a.) 世界的财富是他们的好处,这是因为他们是雇工。他们担任牧人的职分,是作为谋生的行当,以此致富,而不是把这当作服事基督和行善的机会。让他们在当中行事的,是对金钱的爱,对他们自己肚腹的爱。不是说那些侍候祭坛,靠祭坛养生,得安适养生的人是雇工。工人得饮食是应当的,做工的人得粮是应当的,丢脸的供养很快就要造就一个丢脸的事奉。但是那些爱工价胜过爱工作,把他们的心放在工价上的人是雇工,正如圣经说到雇工那样,申24:15。见撒上2:29;赛56:11;弥3:5,11。(b.) 他们担负的工作是他们最不关心的。他们不看重羊,不关心他人的灵魂;他们的工作是作他们弟兄的主,不是作看守、帮助他们弟兄的人;他们求自己的事 ,不像提摩太那样,很自然就关心人灵魂的光景狼来的时候,除了逃走,人还能期望他们做什么呢?他不顾念羊,因为羊不是他自己的。在一方面我们可以说,对在基督手下最好的牧人而言,羊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对他们没有管辖权,不拥有他们(基督说,“牧养我的羊,牧养我的小羊”);但是在宝贵和亲爱方面,羊应当是他们自己的。保罗把那些他称之为他所亲爱所想念的人,看作是他自己的。那些不热忱拥护教会的利益,以这些作为他们自己利益的人,他们对这些利益的忠心不会持续长久。

b. 他们的恶劣行为,这些恶劣原则的果效,约10:12。在此请看, (a.) 雇工是何等卑劣地抛弃他们的岗位;他看到狼来的时候,尽管羊是最需要他,他却撇下羊逃走。请注意,那些顾念他们的安全胜过顾念他们责任的人,很容易就会成为撒但试探的牺牲品。(b.) 结果是多么致命!雇工幻想羊会自己照顾自己,但情况证明并非如此: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对羊群造成可悲的摧残,这一切都要归罪在不忠的牧人身上。神要向漫不经心守望的人讨灭亡灵魂的血。

第二,在这里请看,正如预言所说(结34:21-22,等等),与前者对立的好牧人的美德和温柔:“我是好牧人”。这是对教会,以及她所有朋友的安慰,就是不管她会如何受到她之下职员不忠和管理不善的伤害和危及,主耶稣就像过去一样,现在是,将来是那位好牧人。这里是两个重要的例子,证明这牧人好在哪里。

a. 祂亲自认识祂的羊群,认识所有属于祂的羊群,或无论如何与之有关的人,这分两种,都为祂所认识:—

(a.) 祂认识所有现在是祂的羊的人(约10:14-15),身为好牧人(约10:3-4):“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请注意,基督和真正相信的人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认识;他们彼此非常熟悉,这认识表明爱。

[a.] 基督认识祂的羊。祂以分辨的眼光认识谁是祂的羊,谁不是;祂认识落在许多软弱之下的绵羊,以及在装得最像的伪装之下的山羊。祂用眷顾的眼光认识那真是他自己的羊的人;祂注意到他们的光景,亲自关注这些事,对他们温柔关爱,祂活着,在幔子内代求时不断想起他们;祂用祂的灵施恩眷顾他们,与他们相交;祂认识他们,就是祂认可和接纳他们,正如诗1:6;诗37:18;出33:17所言。

[b.] 祂为他们所认识。祂用恩待的眼光看他们,他们用信心的眼光看祂。基督认识祂的羊,这被放在他们认识祂之前,因为祂首先认识我们,爱我们(约壹4:19),我们的福气,与其说是我们认识祂,倒不如说是祂认识我们,加4:9。然而基督的羊认识祂,这是他们的特征;认识祂,与所有假装和入侵的人分辨开来;他们认识祂的心思,他们认识祂的声音,凭经历认识祂死的能力。基督在这里说话,就像祂以被祂的羊所认识夸口一样,认为他们的尊敬是对祂的一种尊荣。在这一次基督提到(约10:15)祂的父和祂自己互相认识:“ 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这可以被看作,第一这是基督和信徒之间存在的那亲密认识和关系的基础。维系这种关系的恩典之约,是建立在父与子之间的救赎之约上的,关于这救赎之约,我们可以肯定它是坚立;因为父与子在这件事情上完全彼此认识,当中不可能有任何错误,要让这件事有任何不确定,或者使它落入任何危险当中。主耶稣知道祂所拣选的是谁,对他们十分熟悉(约13:18),他们也知道他们所信的是谁,对祂熟悉(提后1:12),这两件事的基础,都是在两职之前筹定和平的时候,父子之间完全认识彼此的心意。或者第二,这是一个贴切的比喻,表明基督和相信的人之间的亲密。这可以和前面的话联系起来,就作:“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 ;”比较约17:21。1. 正如当子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时父认识祂,爱祂,在祂受苦当中认祂一样,同样基督认识祂的羊,警醒温柔看顾他们,当他们只剩下自己的时候,要与他们同在,就像父与祂同在一样。2. 就像子认识父,爱祂,顺服祂,总是行讨祂喜悦的事,即使当父看似抛弃了祂的时候,也相信祂是祂的神,同样信徒是带着一种顺服信靠认识基督。

(b.) 祂认识那些后来要在这群羊里的羊(约10:16):“我另外有羊,对那些不是这个圈里的,不是犹太教会这圈里的羊拥有所有权,与他们息息相关;我必须领他们来。”请留意,

[a.] 基督对可怜的外邦人的看顾。祂有时候表明祂特别关注以色列家迷失的羊;确实祂亲自的事奉是局限在他们身上;但祂说:“我另外有羊。”那些随着时间进程要相信基督,从外邦人当中被带出来顺服祂的人,在这里被称作,这里说祂有这些羊,尽管他们还没有蒙召,他们当中许多人尚未出生,这是因为他们是蒙神拣选的,在亘古以来神爱的旨意中被赐给了基督。基督因着父赐予和祂自己买赎的功效,对祂现在还没有得到的灵魂拥有所有权;就是这样祂在哥林多有许多的百姓,尽管那时它还落在邪恶当中,徒18:10。基督说:“我有的那些其他的羊,我是在我眼中拥有他们,就像我已经得着他们一样确定。”在这里基督讲到那些另外的羊,这是要,第一,除去人对祂的蔑视,那种说跟从祂的人寥寥无几,只不过有一小群,所以即使祂是一位牧人,也不过是一位可怜贫穷的牧人的蔑视;祂说:“但是我有比你们看得见的更多的羊。” 第二,除去犹太人的骄傲和虚荣,他们认为弥赛亚一定要从他们当中收聚祂所有的羊。基督说:“不是的,我有其他的羊,我要把他们和我羊群中的羔羊放在一起,尽管你们不屑于把他们和你们看守羊群的狗放在一处。”

[b.] 祂的恩典为他们所定的旨意和决心:“我必须领他们来,把他们带回神面前,带进教会,为了这样,我要带他们脱离虚妄的行事为人,把他们从像迷失的羊一样的游荡中带回来,”路15:5。但祂为什么必须把他们带来?这必须是必须在哪里?首先他们情形的迫切性要求这样:“我必须把他们带来,否则他们必然就被撇下无目的地游荡,像羊一样,他们绝不会自己回来,没有人能,没有人愿意把他们带来。” 其次祂自己委身的必要性要求这样:祂必须把他们带来,否则就是对所托付给祂的不忠心了,对祂的承诺不守信了。“他们是我自己的,被买来,我付出了代价,所以我绝不可忽略他们,任由他们灭亡。”祂必须信守承诺,把神委托给祂的那些人带来

[c.] 在两件事上这有福的果效和结果:—第一,“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不仅我的声音要在他们当中被听到(他们从前未曾听过,所以不能相信,现在福音的声音传到地极),而且还要被他们听到;我要说话,让他们听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我们勤奋留心听基督的声音,这既是我们被带到基督这里来,通过祂被带到神这里的方法,也是如此的证据。第二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有一位牧人,所以要有一群。犹太人和外邦人在回转相信基督时,要被合成一个教会,在教会特权的事上一同平等承受,没有分别。他们与基督联合,就要在祂里面联合;两根杖要在主的手中成为一根。请注意,一位牧人使羊成为一群;一位基督成就一个教会。正如教会在构成方面为一,服于一位元首,由一位圣灵赋予生机,受一种管治指引,同样它的成员应当在爱和性情上合一,弗4:3-6。

b. 基督为祂的羊舍命,这是祂是好牧人的另外一个证据,在这方面祂进一步举荐祂的爱,约10:15,17-18。

(a.) 祂宣告祂为祂的群羊死的旨意(约10:15):“我为羊舍命。”祂不仅为他们甘冒生命危险(在这样的情形里,祂的生命的盼望可以平衡对失去祂的生命的恐惧),还是确实交出祂的生命,使之服在为救赎我们而死的必要性之下;tithemi—我要交出来,像交上抵押或凭据一样,像购买的定金一样。被安排受宰杀,准备被献为祭的羊,由牧人的血买赎回来。祂舍命,hyper ton probaton,不仅是为羊的好处,还是代替他们。成千上万的羊已经为了它们的牧人作为祭物,作为赎罪祭被献上,但这里是令人惊奇的逆转,牧人为羊作为祭物被献上。以色列的牧人大卫自己有罪,因他罪的缘故灭城的天使拔剑要击杀群羊时,他恳求,“但这群羊作了什么呢?愿你的手攻击我”(撒下24:17),他这样恳求是有道理的。但大卫的儿子是无罪无瑕疵的,祂的群羊是什么恶没有作过呢?然而祂说,愿祢的手攻击我。基督在这里似乎是指着那预言说的,亚13:7,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尽管击打牧人目前要分散羊群,但这是为了把他们收聚进来。

(b.) 祂在四个方面除掉十字架令人跌倒的地方(对许多人来说十字架是绊脚石):—

[a.] 祂为羊舍命,这是条件,履行这条件使祂有资格得着祂高升光景的尊荣和权能(约10:17):“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按着这些条件,作为中保,我就要盼望我父的接纳和嘉许,以及父为我安排的荣耀,就是我成为为蒙拣选的余民所作的献祭。”虽然身为神的儿子,祂从亘古就为祂的父所爱,但身为神人,身为以马内利,因为祂承担了要为羊而死,就因此为父所爱;因此神的心喜悦祂,祂是神拣选的,在此祂是神忠心的仆人(赛42:1);因此神说:“这是我的爱子。”这是神对人的爱何等的例证,就是祂因祂的儿子爱我们而更加爱祂!请看基督是何等看重祂父的爱,为把自己交托给这爱,祂愿意为羊舍命。祂认为神的爱足以补偿祂一切的服事和受苦,我们岂应认为神的爱对我们的服事和受苦来说太微不足道,而去追求世界的认可加以补偿?“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就是我,以及所有因信与我合为一的人;我,以及那奥秘的身体,因我将命舍去。”

[b.] 祂舍命,是为要再把它取回来:“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 首先,这是祂的父的爱的果效,是祂得高举的第一步,是那爱的果子。因为祂是神的圣者,祂必不见朽坏,诗 16:10。神太爱祂,必不把祂撇在坟墓里。其次,祂舍命有这目的,就是祂可以有机会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罗1:4。按照神的策略(就像那在艾城面前的策略一样,书8:15),祂服在死之下,仿佛在死面前祂遭受击打,以致让祂可以更充满荣耀地征服死,胜过坟墓。祂舍下一个遭人毁谤的身体,使祂可以得着一个得荣耀的身体,适合上升到灵的世界;舍下一个适应这个世界的身体,但取得一个适应那个世界的身体,就像一粒麦子一样,约12:24。

[c.] 祂的受苦和死是完全自愿的(约10:18):“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人能够强迫从我这里夺去我的性命,违背我的意愿,而是我主动自己舍的,我把它交出来,是我自己的作为举动,因为我(这是没有人有的)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 。”

第一,在这里请看基督作为生命的主,特别是作为祂自己生命的主所具有的权柄,这权柄是祂自己有的。1. 祂有权柄对抗全世界保守祂的性命,所以没有祂自己的许可,就不能从祂这里夺去。尽管看起来基督的生命是被强暴夺去,但其实它是被交出来的,否则它就是坚不可摧,绝不能被夺走的。主耶稣落在逼迫祂的人的手中,不是因为祂无法避免,而是祂把自己交在他们手中,因为祂的时间到了。“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最大胆的英雄也从未发出这样的挑战。2. 祂有权柄舍命。(1.) 祂有能力这样做。祂乐意的时候,能够解开灵魂和身体之间联系的结,不行任何对自己施暴力的作为,让它们彼此分离;祂自愿了一个身体, 祂能够自愿再次把它舍下,当祂大声喊叫断了气的时候,这件事就显出来了。(2.) 祂有权柄这样做,exousian。尽管我们可以找到残忍的工具,以此结束我们自己的生命,然而 Id possumus quod jure possumus—我们能,我们只能做那我们能合法做的事。我们没有自由结束我们自己的生命,但是基督有一种主权的权柄,按祂的意思处置自己的生命。祂不像我们亏欠生或死,而是全然sui juris,有权处理自己的事务 。3. 祂有权柄取回来;我们没有。我们的生命一旦放下就覆水难收 ;但是基督舍命的时候,祂的生命仍触手可及,呼之即来,可以再取回来。祂自愿出让,与它分离,可以按自己的意思限制这交出,是用可撤消的能力交出,这对于保护这交出的目的来说是必要的。

第二,在此请看基督的恩典;因为没有人可以依法要祂交出祂的性命,或用暴力强夺,祂就自己舍了,为要救赎我们。祂献上自己要作救主:“看啊,我来了;”然而,我们的情况必然需要这样,祂就献上自己作为祭物:“我在这里,就让这些人去吧;我们凭这旨意就得以成圣,”来10:10。祂既是献上祭物的,也是献上的祭物,所以祂舍命,就是把自己献上。

[d.] 祂做这一切,是按照祂的父明确的命令和安排,祂最终把整件事交在当中:“这是我从父所受的命令;”不是这命令在祂自己自愿承担之上,使祂一定要这样做;而是这是那中保之律,祂愿意,已经把这写在祂心里,按照它乐意神的旨意,诗40:8。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