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11:17-32

 

耶稣到了,就知道拉撒路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伯大尼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六里路。有好些犹太人来看马大和马利亚,要为她们的兄弟安慰她们。马大听见耶稣来了,就出去迎接祂;马利亚却仍然坐在家里。马大对耶稣说:“主啊,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我也知道,祢无论向神求什么, 神也必赐给祢。”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信祢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马大说了这话,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夫子来了,叫你。”马利亚听见了,就急忙起来,到耶稣那里去。那时,耶稣还没有进村子,仍在马大迎接祂的地方。那些同马利亚在家里安慰她的犹太人,见她急忙起来出去,就跟着她;以为她要往坟墓那里去哭。马利亚到了耶稣那里,看见祂,就俯伏在祂脚前,说:“主啊,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事情已定,基督要往犹大去,祂的门徒与祂一道去,他们专心上路;在路上有一些事情发生,其他福音书作者有记载,如医治耶利哥的那位瞎子,撒该的归正。我们在前往行善的道路中,绝不可认为是偏离了自己的道路;也不可如此专注一件善工,以致忽略了其它善工。

 

祂终于到了伯大尼附近,圣经说伯大尼离耶稣撒冷大概有六里路,约11:18。指出这一点,是表明这神迹实际是在耶路撒冷行的,所以算在它的份上。基督在加利利所行的神迹更,但那些在耶路撒冷,或在耶路撒冷附近行的神迹是更夺目;在那里祂医治了一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另外一个生来瞎眼的人,让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复活。基督来到伯大尼,请留意,

 

I. 祂发现祂的朋友们是在怎样的情形里。他最后一次与他们在一起时,很有可能祂离开他们,他们都安好,在健康和喜乐方面都好;但当我们离开我们的朋友,我们并不知道在再次相见之前,有何改变会临到我们或他们(尽管基督知道)。

 

1. 祂发现祂的朋友拉撒路在坟墓里,约11:17祂来到村子附近时,很有可能路过属于村子的墓地,祂被邻舍,或者某些祂遇见的人告知,拉撒路已经埋葬四天了。一些人认为拉撒路是在信使到耶稣这里来,报告他病了的消息的那一日死的,就这样计算,祂在所居之地住了两天,路上用了两天。我倒是认为拉撒路正是在耶稣说,“我们的朋友睡了,他现在刚刚睡了”的时候死的,他死了和下葬之间的时间(在犹太人中间这段时间是很短的),以及他躺在坟墓里的四天,是这次旅程所用的时间;因为基督是公开行路,这从祂穿过耶利哥可以看得出来,祂住在撒该家,这花了一些时间。所应许的救恩,尽管总是确凿临到,却常常是慢慢临到。

 

2. 祂发现祂的朋友在悲伤中活着。马大和马利亚几乎完全因着她们兄弟的死被愁苦吞没,这在圣经说有好些犹太人来看马大和马利亚,要安慰她们的地方可以看出。请注意,(1.) 一般来说,有死的地方就有送丧的人,那些对他们的亲属和睦友善,对他们所处的世代有贡献的人被接走时更是如此。死者的家被称作遭丧的家,传7:2。当人归他永远的家,吊丧的在街上往来(传12:5),或者单独坐下静默。我们在这里看到马大的家,一个有对神的敬畏的家,祂的祝福停留其上,然而却成了遭丧的家。恩典要使忧愁离开人的心(约14:1),而不是离开人的家。(2.) 有哀伤之人的地方,就应该有安慰的人,我们对哀伤中的人当尽的责任,就是与他们同哭,安慰他们;我们与他们同哭,这对他们来说是某种安慰。我们落在目前哀伤的感觉中,容易忘记那些要向我们施行安慰的事,所以需要人提醒我们。我们愁苦时得到提醒,这是蒙了怜悯;对那些愁苦的人,我们作提醒的人,这是我们的责任。犹太人的夫子非常强调这一点,责成他们的门徒留心去在死者下葬之后安慰哀伤的人。他们为她们的兄弟安慰她们,就是说,向她们说关于他的事,不仅讲到他留下的美名,还讲到他进入的那有福光景。当神把敬虔的家人和朋友从我们这里接走时,不管我们有什么理由自己受苦(我们被留下,惦记他们),却有理由因着那些人接受安慰(他们是在我们之前去到一种福中,在那里他们不需要我们)。犹太人探访马大和马利亚,这表明她们是出名的人,人看重她们;这也表明她们行事,是乐于帮助所有的人;所以尽管她们跟从基督,然而那些不尊重基督的人对她们却是有礼。在这当中也有神的一样护理作为,如此多的犹太人,很有可能是犹太人的妇女,要聚在一起来安慰哀伤的人,这使他们完全见证了这神迹,看到和基督相比,他们是何等可怜的安慰者。基督通常并不找人来见证祂的神迹,然而若只有亲属见证,这神迹必将遭人反对;所以神的旨意如此安排此事,让那些偶然聚集在一起的人为这神迹作他们的见证,让不信闭口不言。

 

II. 在这次见面中,祂和祂留下的朋友之间发生的事情。基督推迟祂的临到一段时间,这让祂的临到更被人接受,更受人欢迎;这里的情况就是这样。祂的离开让祂的重返更显宝贵,祂的不在教导我们应该如何珍惜祂的同在。我们在这里看到,

 

1. 基督和马大见面。

 

(1.) 我们被告知她出去迎接祂,约11:20[1.] 看来马大迫切盼望基督到来,切切等候。她要不是派送信的人出去,把祂一出现的消息告诉她,就是经常问道,你们看见我心所爱的没有?让第一个发现祂来到的人带着这喜讯跑到她那里去。不管情形如何,她在祂来到之前就听到祂来的消息。她等了很久,经常问道,祂上来了吗?得不到关于祂的消息就无法忍受;但长久盼望的终于来到。默示快要应验,并不虚谎[2.] 当人把耶稣来了的好消息告诉马大时,她把一切抛开,出去迎接祂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她抛开对来探访她的犹太人的一切礼节和致意,快快出去迎接耶稣。请留意,当神藉着祂的恩典和护理,在怜悯和安慰的道中临到我们时,我们应当凭着信心、盼望和祷告出去迎接祂。一些人认为马大出到村外迎接耶稣,为的是让祂知道家里有一些犹太人,他们并非祂的朋友,如果祂乐意,就可以离开他们。[3.] 马大出去迎接耶稣时,马利亚仍然坐在家里一些人认为她没有收到这消息,坐在她的客厅里接待人到访吊唁,而忙于家务的马大早于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也许马大不愿告诉妹妹耶稣来了,渴望得着首先接待祂的尊荣。Sancta est prudentia clam fratribus clam parentibus ad Christum esse conferre — 神圣的精明引导我们到基督那里,父母兄弟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马多纳(Maldonat)论该章节。其他人认为马利亚确实听到耶稣来了,但如此被哀伤压制,以致不愿动身,而是选择沉浸在哀伤中,坐下沉思她受的苦,说道,我哀伤合乎理。把这记叙和路10:38的记叙作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两位姊妹性格的差异,每个人会受到的试探,以及各自的长处。马大天性活跃忙碌;她喜爱这里哪里都去,每件事都做;当她因此不仅为许多事挂虑、心里忙乱,还受阻不能敬拜时,这就成了她的网罗:但现在,在受苦的日子,这种活跃的性情帮助了她,使她心摆脱忧伤,让她快快去迎接基督,这样她就更早从祂那里领受了安慰。另一方面,马利亚的天性是喜爱沉思、内敛。在从前,当这性情把她带到基督的脚前听祂教训,使她脱离让马大心里忙乱的那些干扰来服事祂时,这对她有利;但现在在受苦的日子,这相同的性情成了她的网罗,让她难以控制她的忧伤,使她落入忧郁之中:马利亚却仍然坐在家里。在这里请看,谨慎防备我们天性带来的试探,善用其长处,这就是我们何等大的智慧了。

 

(2.) 这里详细讲述了基督和马大之间的交谈。

 

[1.] 马大对基督说话,约11:21-22

 

首先,她抱怨基督长时间不在和拖延。她说这话,不仅是出于对她兄弟之死的哀伤,还是出于对主看似没有爱心的不满: 主啊,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这里是,1. 信心的一些证据。她相信基督的能力,尽管她的兄弟病情非常严重,然而祂却能医治这病,本能够防止他死亡。她相信祂的同情,只要祂看到拉撒路病得如此厉害,他亲爱的家人都为他流泪,就会生出怜悯,阻止如此令人难过的破口,因为祂的怜悯不致断绝。但是,2. 这里有可悲的小信的例子。她的信心是真实的,但就像压伤的芦苇一样软弱,因为她说,“主啊,祢若早在这里”,这就限制了基督的能力;她本应知道基督能在远处医治,祂满有恩典的动工不受祂身体临在的限制。她也同样责备基督的智慧和爱心,当她们派人去找祂时,没有快快到她们那里去,仿佛祂没有计算好祂工作的时间来得太迟,现在留在原处,不来更好;至于现在任何的帮助,她几乎连想也没有想。 

 

其次,然而她用基督在天上的关系胜过一切的念头纠正和安慰自己;至少她因着责怪她的主、暗示祂来得太迟而责怪自己:“就是现在,我也知道,”尽管情况绝望,“祢无论向神求什么, 神也必赐给祢。”请留意,1.她的盼望是多么愿意。虽然她没有勇气求耶稣让拉撒路从死里复活,没有先例,有哪一个人死了如此久之后复活的,然而她像一位谦虚渴求的人一样,谦卑地把这情况交由主耶稣满有智慧与怜悯地考虑。当我们不知道具体求什么、期望什么时,让我们在广泛方面把自己交给神,让祂行祂看为是好的事。奥古斯丁论这节经文时说,Judicii tui est, non præsumptionis meæ—我把这交由祢决定,而不是交给我的自以为是。我们不晓得祷告求什么时,那位伟大代求的主知道为我们求什么,神总是听祂的代求,这要给我们安慰。2.她的信心是多么软弱。她本应说:“主,祢要行什么,祢就能行什么;”但她只是说,“祢要求什么,祢就能得着什么。”她已经忘记了子在祂自己有生命,祂用自己的能力行神迹。然而要鼓励我们的信心和盼望,我们就一定要想到这两点,哪一点也不能排除在外:就是基督在地上的主权,祂在天上的关系与代求。祂一手拿金权杖,另一手拿金香炉;祂的能力总是占优,祂的代求总是有效。

 

[2.] 基督回答马大的伤心话,对她说的安慰话(约1123):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马大抱怨,回头看,带着遗憾思想基督不在,因为她认为,要是祂在,我的兄弟现在还会活着。我们很容易在这样的情形里因着幻想本来会发生的事,因而加添我们自己的愁苦。“要是用了这种方法,用了这位医生,我的朋友就不会死;”这是超过我们所能知道的:但这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神的旨意成就时,我们要做的就是向祂顺服。基督指示马大,还有在她里面的我们,向前看,思想那必然的事,因为那是肯定的,要带来确实的安慰:“你兄弟必然复活。”第一,具体对拉撒路来说,这是真的:他现在马上就要复活;但基督泛泛讲这件事,作为一件要成的事,而不是祂自己要做的一件事来讲,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如此谦卑地讲祂做的事。祂也是含糊地讲,让她一开始不能确定祂是要马上让他复活,还是要等到末日,就这样试炼她的信心与忍耐。第二,这是适用在所有圣徒身上,适用在他们末日的复活上的。请注意,当我们埋葬了我们敬虔的朋友和亲属,想到他们要复活,这是对我们的安慰。正如灵魂死的时候不是失丧,而是先去了,同样身体不是失丧,而是存起来了。想一想你听到基督说:“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你的配偶要复活;这些枯干的骸骨就要活了。”

 

[3.] 马大用来调和这话的信心,以及用来调和这信心的不信,约1124

 

首先,她以他在末日必复活这话为可信的话。虽然复活的教义仍要从基督的复活得到完全证明,然而因它已经被启示出来,她就坚信,徒2415 1. 必有一个末日 时间之内所有的日子要以此来数算和完成。2. 那日必有一普遍的复活,那时地和海要交出它们的死人。3. 必有每一个人具体的复活:“我知道我要复活,我所亲爱的这位和那位亲人要复活。”正如在那日骨与骨要互相联络,同样朋友要与朋友互相联络。

 

其次,她却看似在说,这话不像它其实那样,是十分可佩服的:“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但现在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仿佛复活进入永生的安慰是不值一提,或者不能给她足够的安慰缓和她的苦楚。请看我们的软弱和愚昧,竟容许当前感官之事在苦与乐方面都比那些是信心对象的事更深深打动我们。“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这岂不足够了吗?她似乎认为这并不足够。就这样,因着在当前十字架下的不满足,我们就大大轻看我们将来的盼望,轻视它们,仿佛它们不值得考虑。

 

[4.] 耶稣基督对她的进一步教导和鼓励;因为祂不愿吹灭将残的灯火,折断压伤的芦苇。祂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11:25-26。有两件事,是就目前苦难而言基督要她相信的;它们是我们在类似的情形里,我们的信心应当牢牢抓住的事情。

 

第一,基督的能力,祂主权的能力:“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我是生命的源泉,复活的元首和创始。”马大相信祂求什么,神都赐给祂,但祂要她知道,藉着祂的话语祂能行万事。马大相信人要末日复活;基督告诉她,祂有能力掌握在祂自己手中,死人要听见祂的声音(约5:25),很容易从这推论出来,祂能让死了许多个世代的全世界的人复活,无疑就能让一个只不过是死了四天的人复活。请注意,复活与生命都在于耶稣基督,祂将是他们的复活与生命,这对所有真基督徒来说都是说不出的安慰。复活是回到生命中;基督是作成那返回的那一位,是返回到当中的那生命。我们盼望死人复活那将来世界的生命,基督是这两样,是这两样的创始者和动因,是我们对这两样盼望的根据。

 

第二,新约的应许,这给我们进一步盼望的理由,我们必复活。请观察,

 

a. 这些应许是向谁发出的 是向那些相信耶稣基督的人,向那些认同并相信耶稣基督作神人之间和好与相交唯一中保,领受神在祂的话语中为祂儿子所作的见证,真心听从这见证,回应这见证一切伟大目的的人发出的。后面那个应许的条件是这样表明出来的:“凡活着信我的人”,我们可以把这理解为是,(a.) 肉体生命的活:凡活在这世上的,无论他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无论他在哪里生活,如果他相信基督,就要因祂活着。然而这限制了时间:凡活着的人,只要他在这地上在这考验的状态,信我,就要在我里面得福,但死后就是太迟了。凡活着信的,就是因信而活的(加220),是有一种影响他的行事为人的信心。或,(b.) 属灵生命的活:活着信的,就是凭信心重生得到一种属神并属天生命的人,对这样的人来说,活着就是基督 以基督作他灵魂的生命。

 

b. 应许是什么(约1125):虽然死了,也必复活。不,是必永远不死,约1126。人由身体和灵魂组成,神为这两样的福祉都作了供应。

 

(a.) 身体这是蒙福复活的应许。尽管身体因着罪而死(没有补救,它必要死),然而它必复活。伴随着死人光景的各样难处在这都被忽略不计,变得根本算不得什么。虽然死刑的判决是公义的,虽然死亡的结果是可怕的,虽然死亡的绳索是牢固的,虽然人死了、埋葬了,死了腐坏了,虽然被分散的尘土和一般的尘土如此混在一起,人的手段无法分辨,更不用说把它们分开,不管你要多么强调这一面情形的困难,然而我们相信人必复活:身体要复活,成为一个荣耀的身体。

 

(b.) 灵魂;这里是蒙福不死的应许。凡活着信的,因信与基督联合,因着这联合的功效在灵里活着的人,必永远不死。那灵命也不会被熄灭,却要在永生中得以完全。正如灵魂按本质是属灵的,因此不朽;所以如果凭信心灵魂过一种属灵的生活,与它的本质一致,它的福乐也将是不朽的。它必永远不死,除安稳蒙福之外,必无它样,它的生命不像身体的生命,没有任何中断干扰。身体的最终要被生命吞灭 ;但灵魂,相信的灵魂的生命,要在人死的时候马上被不死吞没。他必永远不死,eis ton aiona 永远 正如居普良引述的那样,Non morietur in æternum 身体必不永远死在坟墓里;它要死(像那两个见证人一样),但只不过是一载,二载,半载;时间不再有的时候,所有时间的计算列数完成时,有生气从神那里进入它里面。但这并不是全部;灵魂不会经历那永远的死,不会永远死。因信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在基督里有分的(复活在于基督),有福了,圣洁了,就是蒙福欢喜的;因为在这样的人身上,第二次死,就是永远的死,将没有权柄;见约6:40。基督问她:“你信这话吗?你能应用出来,对此加以认同吗?你能相信我对此说的话吗?”请注意,我们读到或听到基督关于另外那世界的大事的话时,就应当严肃自问:“我们信这话,这具体的真理,有如此多难明地方的这话,切合我光景的这话吗?我对这话的信使它对我成为实在,以致我不仅能够说我信这话,还能说我是这样信这话吗?”马大过分想着她的兄弟在这个世界复活;基督在给她这件事的盼望之前,引导她去思想另外一种生命,另外一个世界:“不管如何,但你信我告诉你关于将来光景的这话吗?”如果我们真的按我们理当的那样相信永恒的事情,目前的挫折和安慰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大大影响我们了。

 

[5.] 马大诚实认同基督说的话,约11:27。我们在此看到马大的信条,她所见证的美好认信,是与彼得为此受到表彰所作的认信一样的(太16:16-17),这就是事情的总意

 

首先,这里是对她信心的指引,就是基督的话语;她没有任何修改、例外或附带条件,就接受基督对此所说的一切:主啊,是的,这样她就认同照着基督祂自己的意思,祂所应许的全部和每一部分都是真实的:是了。信心是对神启示的回声,返回同样的话语,决意照此遵守:伊丽莎白女王说:“主啊,是的,正如圣道如此说,我如此信并接受。”

 

其次她信心的根基,就是基督的权柄;她相信这话,这是因为她相信说这话的那一位是基督。为了支持上层建筑,她求助于基础。我信,pepisteuka 我已经相信祢是基督,所以我确实相信这话。”在这里请留意,

 

a. 对于基督,她相信什么、认信什么;三件事,结果都是一样的:— (a.) 祂是基督,或弥赛亚,在这名和观念下所应许和所期望的那位受膏者。(b.) 祂是 神的儿子;圣经就是这样称弥赛亚的(诗27),不是仅按职分,而是按本性称。(c.) 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ho erchomenos。教会如此多世代以来作为将来等候的万福之福,她作为现在接受

 

b. 她因此推论出来的,她对此的断言。如果她承认这一点,即耶稣是基督,那么相信复活和生命都在于祂就不难了;因为如果祂是基督,那么(a.) 祂就是光和真理的源泉,按照祂自己的话,我们就可以相信祂所说的一切都是信实的、从神而来的。如果祂是基督,祂就是那位先知,凡祂向我们所说的,我们都要听从(b.) 祂是生命和有福的源泉,所以我们既可以相信祂的真实,也可以相信祂的能力。身体变成了尘土岂能再活呢?像我们这样受到拦阻遮蔽的灵魂怎能长远活着呢?我们不能相信这事,但我们相信作神的儿子的那一位,祂在祂自己有生命,为我们有生命。

 

2. 基督和另外一位姊妹马利亚见面。在此请留意,

 

(1.) 马大通知她基督来了(约11:28):她说了这话,就像一个无须多说的人,就回去,思想放下负担,叫她妹子马利亚 [1.] 马大自己从基督领受了教训与安慰,就叫她妹妹,与她分享。有一段时间,马大要把马利亚从基督那里拉开,要她来帮助自己,因为她侍候的事多(路10:40);但为了弥补她的过失,在这里她努力要吸引马利亚到基督这里来。[2.] 暗暗的叫她,在她耳边低声说,因为旁边有人,有犹太人,他们不与基督为友。圣徒受到一种秘密和使人分别的邀请,进入与耶稣基督的相交,这邀请是向他们,而不是向别人发出的;他们有食物吃,是世人不知道的;有喜乐,是外人与之无干的。[3.] 她按基督的命令叫她;祂命令她去叫她妹子 。这呼召是有效的,不管是谁带来这呼召,都是受基督差遣的。“夫子来了,叫你。”第一,她称基督是夫子didaskalos 一位教导的夫子;他们通常用这衔头称呼祂,祂以此为他们所知。乔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先生喜欢称基督作我的夫子第二 她以祂的到来夸胜:夫子来了。我们长久盼望等候的那一位,祂来了,祂来了;这是当前愁苦中最好的强心药。“拉撒路走了,我们在他身上所得的安慰走了;但夫子来了,祂比最亲爱的朋友更好,祂里面的要充充足足补偿我们失去的一切。教导我们的来了,祂要教导我们如何从我们的愁苦中得益处(诗9412),祂要教导,也要安慰。”第三,她邀请她的妹子来见他:“祂叫你,问你怎样了,要你去。”请留意,当基督我们的夫子来的时候,祂叫我们。祂在祂的圣道和圣礼中来到,叫我们到这些当中,用这些叫我们,叫我们到祂自己这里来。祂特别叫你,提名叫你(诗278);如果祂叫你,祂就要医治你,祂就要安慰你。

 

(2.) 得到对她的这通知,马利亚急忙到基督那里去(约1129):马利亚听见这好消息,即夫子来了就急忙起来,到祂那里去。她没有想到祂与她多么相近,因为祂常常更接近那些在锡安忧伤的人,是他们不知道的;但当她知道祂是多么近在身旁,就起来,喜不自禁跑去见祂。最稍微提到基督施恩临近,对活的信心都足够了,这信心随时预备接受提醒,听到第一声呼召就回应。基督来的时候,[1.] 她没有考虑哀悼的礼节,而是忘记礼仪,在这种情形里通常的做法,跑着穿过村庄,去见基督。什么时候也不要让礼节和面子的精巧细节剥夺了我们与基督相交的机会。[2.] 她没有咨询邻舍,没有咨询同她在一起安慰她的犹太人 她把他们都撇下,到祂那里去,不仅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甚至没有请他们同意,或为她的粗鲁请求他们原谅。

 

(3.) 我们被告知(约1130)她在哪里找到主;祂还没有进入伯大尼,只不过是在村子的尽头,仍在马大迎接祂的地方。在这里请看,[1.]基督对祂工作的爱。祂留在墓地附近,好使祂可以快快到那里去。祂不愿进村,不做完祂来要做的工,就不让自己休息,恢复旅途的疲劳;祂也不愿进村,免得看起来像是摆排场,为要召集群众观看神迹。[2.] 马利亚对基督的爱;她仍爱得多。虽然基督延迟,看似不好,然而她却对祂没有任何责备。让我们这样出到营外到基督那里去,来1313

 

(4.) 与马利亚在一起的犹太人,对她如此匆忙离开的误解(约1131):他们说,“她要往坟墓那里去哭。” 在这次打击中,马大比马利亚承受得更好,马利亚是一个灵里温柔愁苦的女人,这是她天生的性情。这种性情的人需要提防忧郁,应当得到人的同情与帮助。这些来安慰的人发现他们的客套不能帮助她,她自己反而更加忧愁了:所以她出去,变成这个样子时,他们得出结论,她是要往坟墓那里,要在那里哭请看,[1.] 哀伤之人是多么常常愚昧和犯错;他们想法设法要加剧自己的哀愁,把坏的变成更坏。在这样的情形里,我们容易以自己的痛苦为乐,一种奇怪的以苦为乐,说,我们纵情忧伤,甚至于死,这样行是好的;我们容易紧紧抓住那些加剧痛苦的事情不放,当我们的责任就是在受苦中让自己顺服神的旨意时,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哀伤的人不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忧愁,他们为什么要往坟墓那里去哭呢?苦难本身令人伤痛,我们为什么要使它加剧呢?[2.] 安慰的人的智慧和责任是什么;就是尽其所能防止那些过度哀伤的人哀愁再生,让哀愁转到另一个方向。那些跟着马利亚出去的犹太人就是这样被带到基督那里,成为祂其中一个最荣耀神迹的见证。基督的朋友忧愁时紧贴他们是好的,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来更好认识祂。

 

(5.) 马利亚对我们主耶稣说的话(约1132):她来,一队安慰的人跟着她,她伏在祂脚前,就像一个被强烈的愁苦压倒的人,大大流泪(这从约1133看得出来)说,“主啊,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就像马大之前说的一样,因为她们常常彼此对说这句话。在这里,[1.] 她的姿势非常谦卑顺服:她伏在祂脚前,这超过更能控制感情的马大所做的。她伏下,不是一个消沉哀伤的人,而是伏在祂脚前,谦卑恳求。这位马利亚曾经在耶稣脚前坐着听祂的道(路1039),在此我们看到她在那里做另一件事。请注意,那些在平安的日子让自己坐在基督脚前,从祂领受教训的人,可以在苦难的日子安稳相信地让自己伏在祂脚前,盼望得到祂的眷顾。她伏在祂脚前,是一个在做成的一切事上顺服祂旨意的人,把自己交付给体现在祂现在将要做成事上的美好旨意。我们受苦时一定要要使自己伏在基督脚前,为着罪忧伤懊悔、自我降卑,忍耐着把自己交给神安排。马利亚使自己伏在基督脚前,这象征着她对祂极大的尊敬和尊崇。臣民通常以这样的姿态尊荣他们的君王和王子;但我们的主耶稣不像地上的王子,在世上的荣耀中显现;那些以此敬拜的姿势尊荣祂的人,必然看祂不仅仅是人,而是要藉此把祂当作神来尊荣。马利亚藉此就像马大一样,是真正承认相信基督教信仰,实际上是说,“我信祢是基督”;圣经把向基督屈膝口称基督为主看作是等同的,罗1411;腓210-11。这是她当着跟着她的犹太人的面做的,这些人尽管是她和她家人的朋友,却是基督的大敌;然而在他们眼前她伏在基督脚前,就像一个人不耻于承认她对基督的尊崇,也不惧怕因此得罪她的朋友与邻舍的人。他们憎恨这事,这随他们好了,她伏在祂脚前;如果这是恶劣的事,她愿意更加恶劣;见歌81。我们是服事一位没有理由为祂感到羞耻的主,祂接纳我们的服事,这足以抵消人的责难和他们一切的咒骂。 [2.] 她的话非常可怜:“主啊,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基督延迟,目的是为要达成最好的,事情也证明如此;然而两姊妹都非常不当地这样讥诮他实际上是把他们弟兄的死责怪于祂。对于这反复的挑战,祂大可公正地恨恶,本可告诉她们,祂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而不是听命于她们、服事她们;当祂做的事许可祂时,祂必然要来:但这样话祂一句也没有说;祂思想她们受苦的境况,想到遭受损失的人认为自己可以有权说话,所以对这种迎接的粗鲁之处视而不见,这给了我们一个在这种情形里温柔谦卑的榜样。马利亚不像马大那样,她不再说话;但从接下来的事可以看出,未能用语言说出来的,她用眼泪补足;她说得比马大少,但哭得比她多;在基督的耳中,敬虔之爱的泪水发出一种声音,一种大而有力的声音;没有雄辩的话像它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