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11:33-44


耶稣看见她哭,并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便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请主来看。”耶稣哭了。犹太人就说:“你看祂爱这人是何等恳切。”其中有人说:“祂既然开了瞎子的眼睛,岂不能叫这人不死吗?”耶稣又心里悲叹,来到坟墓前;那坟墓是个洞,有一块石头挡着。耶稣说:“你们把石头挪开。”那死人的姐姐马大对祂说:“主啊,他现在必是臭了,因为他死了已经四天了。”耶稣说:“我不是对你说过,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吗?”他们就把石头挪开。耶稣举目望天,说:“父啊,我感谢祢,因为祢已经听我。我也知道祢常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叫他们信是祢差了我来。”说了这话,就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那死人就出来了,手脚裹着布,脸上包着手巾。耶稣对他们说:“解开,叫他走!”

 

我们在此看到,I. 基督对祂受苦朋友温柔的同情,亲自分享他们的痛苦,这表现在三方面:

 

1. 通过祂里面的忧愁和心里的悲叹(约11:33耶稣看见她哭看见马利亚为失去亲爱的兄弟哭,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为失去一位好邻居和朋友哭;当祂看见这是何等一个哭泣之人的地方,一个波金,祂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在这里请看,

 

(1.) 表现在马利亚和她朋友眼泪中的人的悲伤。这里是对这个世界,这流泪谷何等的写照!人性本身教导我们,我们所爱的亲人被死取走时为他们哀哭;护理藉此要我们哭泣悲哀。有可能拉撒路的产业转给了他的姊妹,对她们的财富来说是相当大的加添;在这样的情形里人会说,现在虽然他们不能希望他们的亲属死(即他们不说他们希望),然而如果他们死了,他们不会希望他们活过来;但这两姊妹,不管因着兄弟的死得着了什么,却是真心希望他可以活过来。信仰教导我们,想到我们自己也在身内,就要与哀哭的人要同哭,像这些犹太人与马利亚同哭一样。真正爱朋友的人要分享他们的喜乐哀愁;因为友情不就是感情的交流吗?伯165

 

(2.) 神儿子的恩典和祂对愁苦之人的怜悯。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63:9;士10:16。基督看到他们都流泪时,

 

[1.] 心里悲叹。祂容许自己受试探(就像我们被某些极大的苦难打扰时受试探一样),却没有犯罪。这个说法表明,第一,祂对那些为着拉撒路过度哀伤的人不悦,就像在可539一样,“为什么乱嚷哭泣呢?这里多么忙乱!这样对相信有一位神,一个天堂,以及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来说是合宜的吗?”或者,第二,祂对人落在其中的灾难光景、堕落之人伏在其下的死的权势有切身体会。现在要对死和坟墓展开猛攻,祂就激发自己与之交手,以报仇为衣服祂的烈怒将祂扶持为了更坚决承担化解我们哀伤、医治我们悲痛的工作,祂就乐意让自己感受哀伤悲痛的重压,在这些重担之下,祂现在心里悲哀。或者第三,这表明祂对祂愁苦朋友的亲切同情,这是受苦教会如此恳切寻求的爱慕的心肠和怜悯,赛6315。基督不仅看似关心,祂还是心里悲哀;祂内在和真切地被这情形打动。大卫冒充的朋友假装同情,掩盖他们的敌意(诗416);但我们必须向基督学习,让我们的爱和同情不可虚假。基督的悲叹是深深和出于内心的悲叹。

 

[2.] 忧愁。祂自己忧愁这样,这句话是非常特别。祂有人性一切的哀愁和情感,因为在凡事上祂必须与祂的弟兄相同;但祂完全支配他们,所以只有他们受呼召的时候按着受呼召的,他们才能脱离忧愁;祂从不忧愁,只有祂看到合理时才自己忧愁。祂常常自己忧愁,但从不因忧愁失常失衡。祂的忧愁和同情都是自愿的。祂有权柄舍了他的忧愁,也有权柄再取回来。

 

2. 祂对她们的关心表现在祂亲切询问关于祂去世朋友可怜遗体的事情上(约1134):“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祂知道他被安放在哪里,然而却问,这是因为,(1.) 祂要以此表明自己是一个人,即使在祂准备行使一位神的能力时也是如此。有了人的样式,祂就让自己迁就人的方式方法:Non nescit, sed quasi nescit — 他并非无知,而是显出仿佛祂是无知,奥古斯丁在此说道。(2.) 祂问坟墓在哪里,免得如果祂凭着自己知道的直接去到坟墓那里,不信的犹太人就因此怀疑祂和拉撒路串通,在这情形里使用诡计。许多解经家根据屈梭多模的观点得到这个看见。(3.) 祂要这样提升祂沮丧朋友的期望,期望会有某件大事发生,以此转移他们的哀伤;仿佛祂说:“我来这里不是说一番哀悼的话,与你们共洒几滴没有结果意义不大的眼泪;不,我有其它的工要做;来,让我们往坟墓那里去,去那里做我们的工。”请注意,严肃去做我们的工作,这是对抗无节制忧伤的最好解决办法。(4.) 祂要以此向我们表明,圣徒躺在坟墓中时,祂是特别看顾他们的尸首;祂留意他们安放在哪里,要找他们。不仅有与尘土所立的约,还有对尘土的保护。

 

3. 这表现在祂的眼泪上。祂身边的人没有告诉祂尸首安葬在哪里,而是希望祂来看,直接领祂到坟墓那里去,让祂的眼睛可以因着这苦难更感动祂的心。

 

(1.) 当祂前往坟墓时,仿佛祂是在送尸首到那里去,耶稣哭了,约1135。这是一节非常简短的经文,但给人许多有用的教训。[1.] 耶稣基督确实真正是人,不仅取了人的血肉,还取了人的灵魂,能受喜乐、哀伤和其它感情的影响。在这个词的两种含义上,基督表明祂人性的这个证据;即作为人,祂哭;作为一个满有怜悯的人, 愿意哭,然后才表明祂神性的这个证据。[2.] 祂是一个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的人,正如赛533预言的那样。我们从未读到过祂笑,但不止一次我们看到祂流泪。就这样,祂不仅表明哀伤的光景会与神的爱相容,而且顺着圣灵撒种的人必须要流泪撒种。[3.] 怜悯的泪水是与基督徒相宜的,让他们最与基督相似。忧愁中的人有朋友同情他们,特别有如此一位像他们的主耶稣一样的朋友,这对他们就是一种安慰。

 

(2.) 人对基督的哭有不同解释。[1.] 一些人对此作出一种善意和直接的解释,是非常自然的(约1136):犹太人就说:“你看祂爱这人是何等恳切。”他们看来惊奇,祂对一个与祂非亲非故的人竟爱得如此强烈,因为基督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加利利,离伯大尼甚远。按基督的这个榜样,我们向无论是生还是将死的朋友显出我们的爱来,这样做是合宜的。我们一定要为我们那在耶稣里睡了的弟兄哀伤,就像充满爱的人一样,虽然这不是没有指望;就像那些埋葬司提反的虔诚的人一样,徒82。虽然我们的泪水于死人无益,这泪水却使对他们的怀念不被遗忘。这泪水表明祂对拉撒路特别的爱,但在祂为所有圣徒死这件事上,祂爱他们的证据与之相比是毫不逊色。祂只是为拉撒路滴下一滴眼泪时,他们说,“你看祂爱这人是何等恳切。”对于祂为我们舍命,我们是有何等大得多的理由说,你看祂爱我们是何等恳切,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更大的[2.] 其他人对此发出一种动怒、不公的责备,仿佛这泪水表明祂无力帮助祂的朋友(约1137):“祂既然开了瞎子的眼睛,岂不能叫拉撒路不死吗?”这狡猾暗示,第一,从祂的眼泪看出,拉撒路的死让祂极其哀伤,若祂能不让他死,祂是会这样做的,因此既然祂没有这样做,他们就会认为祂不能;就像祂要死的时候,因祂不救自己,从十字架上下来,他们就得出结论,说祂不能;没有想到神的能力总是由神的智慧引导动工,不仅仅按祂的旨意,还是按照祂旨意的深思熟虑;对此顺服,这对我们来说是合宜的。如果基督所爱的朋友死了,如果祂所爱的教会受逼迫受苦,我们绝不可把这归咎于祂能力或爱心有任何缺陷,而要得出结论,这是因为祂看这是为了最好。第二,所以这就可以有理由质疑祂是否真的开了瞎子的眼睛,即到底这是不是一个骗局。祂不行这个神迹,他们以为这就足以使前一个神迹失效;至少看来祂能力有限,所以这不是一种神的能力。基督很快就要通过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说服这些毁谤的人;这是更大的作为,祂本可以不让拉撒路死,但祂不这样做,因为祂要更大大荣耀祂自己。

 

II. 基督来到坟墓这里,以及为行这神迹所作的预备。

 

1. 基督临近坟墓又再次悲叹(约1138):耶稣又心里悲叹,来到坟墓前:祂悲叹, (1.) 这是因着那些带着怀疑议论祂能力,责怪祂不阻止拉撒路的死的人的不信而不悦;祂忧愁他们的心刚硬。祂从来没有像为人的罪和愚昧,特别像为耶路撒冷的罪与愚昧那样,太2337,为自己的疼痛和受苦如此大大悲叹过。(2.) 受到新哀痛的感动,哀伤的姊妹临近坟墓时,比从前更热切可怜地生出这新的哀痛;祂温柔的灵体会到她们的哀哭,受到触动。(3.)一些人认为祂是灵里悲叹,因为要满足祂朋友的愿望,祂要把拉撒路再次带进这罪恶愁苦的世界,让他离开他刚刚进入的安息;这是对马大和马利亚行善,但对祂而言,这就像一个人刚刚进入安全宁静的港口,又把这人推进狂风怒浪的大海。如果不去管拉撒路,基督就会快快去到他那里,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但被挽回得生命,基督就是快快把他留在这世上。(4.) 基督悲叹,就像一个亲身感受人性不幸光景,服在死之下的人,祂现在要救赎拉撒路脱离这死。就这样祂激发自己,在祂要作的祷告中抓住神,好使祂能大声哀哭献上恳求,来57。牧师受差遣,通过传福音使死人复活时,应因着他们向其传道、为其祷告之人的可悲光景而大受感动,想到这点他们自己就发出悲叹。

 

2. 这里描写了拉撒路安葬当中的坟墓:那坟墓是个洞,有一块石头挡着。普通人的坟墓很有可能挖得像我们的一样;但出名的人,就像我们的一样,是安葬在洞穴里,拉撒路就是这样安葬的,基督埋在当中的那坟墓也是如此。很有可能这风俗在犹太人当中被保留下来,为的是效法列祖,他们把他们的死人埋葬在麦比拉的洞里,创23:19。这样处理他们朋友的尸首,表明他们期望他们可以复活;石头滚到坟墓那里,或者像这里一样,挡着坟墓时,像放在但以理被扔到当中的坑(但617)的坑口,事情毫无更改时,他们认为肃穆的葬礼就结束了;表明死人与活人分离,走上那往而不返之路。这石头可能是一块墓石,上面刻有文字,希腊人把它称为mnemeion 一种记录因为这既是对死人的纪念,也是对活人的提醒,让他们想起我们所有人都当想起的事。拉丁文称之为Monumentum, à monendo,因为它发出警告

 

3. 基督颁令把石头搬开(约1139):把石头挪开祂要人把这石头挪开,好使所有旁观的人可以看到尸首躺卧在坟墓中,死了,还开一条路,让尸首出来,让它显为是真正的尸首,而不是一个鬼影幽灵。祂可能要一些仆人来把石头挪来,使他们可以因着尸体腐化的臭味作见证,即这样它是真正死了的。当石头挪开,偏见被除去克服,道路打通,神的话语可以进入心里,在当中做它的工,说它要说的话时,这就是通向让灵魂复活、得属灵生命的美好一步。

 

4. 马大反对打开坟墓:“主啊,他现在必是臭了,因为他死了已经四天了。”或者,他变得可厌了tetartaios gar esti quatriduanus est 他在另外一个世界已经四天之久了;作坟墓的公民和居民四天了。很有可能马大知道尸首臭了,他们要挪开石头的时候,就这样大声喊了起来。

 

(1.) 因此很容易看到人身体的实质:四天只不过是短暂的时间,但这段时间却给人的身体带来何等大的改变,如果这么久没有食物,身体会发生很大变化,那么这么久没有生命,变化会何等大得多呢!哈蒙德博士说,尸首在体液发生剧变后(这剧变在72小时内完成),自然就变得腐坏;犹太人说到了死后第四天,人的身体发生如此改变,以致人不能肯定它还是不是那人的身体;莱福引用的迈蒙尼德Maimonides就是这么说的。基督在第三日复活,因为祂必不见朽坏

 

(2.) 很难讲清楚马大说这话的目的。[1.] 一些人认为她是带着恰当的慎重说这话的,正如礼节教导关于尸首的事情一样;现在尸首开始腐坏了,她不想它被这样公开展示,让人观看。[2.] 其他人认为她说这话是出于对基督的关心,免得尸首的臭味令祂不悦。非常讨厌的事情被比作是敞开的坟墓,诗59。如果有任何事情是可憎的,她是不愿她的主靠近它;但祂根本不是那种不能忍受异味的柔弱敏感之人;如果是这样,祂就不会到访人的世界,罪已经把这世界变成一个完全的粪堆,全然可憎,诗143[3.] 从基督的回答来看,这应该是她不相信和不信靠的言语:“主啊,现在尝试对他行任何的善都太迟了;他的身体开始腐烂,这腐坏的尸首要活过来是不可能的了。”她对他的情形放弃了,看作是无助无望了,最近和从前都没有任何已经开始见朽坏的人得复活的例子。当我们的骨头枯干,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的指望失去了。然而她这不信的话使得这神迹变得更明显和更杰出;藉此看出他是真的死了,不是处在昏迷里;因为虽然尸首的姿势可以仿冒,臭味却是不能的。她认为这事是不能做的,这就更尊荣了做了的这一位。

 

5. 基督对马大信心软弱所作的温柔责备(约1140):“我不是对你说过,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吗?”祂对她说的这句话之前并无记载;很有可能是她说“主啊,我信”(约1127)时对她说的;在这里重复时被记录下来,这就足够了。请留意,(1.) 我们的主耶稣已经给了我们能想象得到的一切确据,保证真诚的信心最终要得最大的赏赐,得着那有福的看见:“你若信,就必看见在这世界神为你作的、在另外那世界对你作的那荣耀显现。”如果我们相信基督的话,依靠祂的能力与信实,我们就要看见神的荣耀,因那看见得福。(2.) 我们需要常常得到提醒,记起我们的主耶稣以此鼓励我们的这些可靠的恩典。基督并没有直接回答马大说的话,也没有作任何具体应许,表明祂要做什么,而是命令她抓住祂已赐下的那普遍保证:只要信。我们很容易忘记基督说过的话,需要祂用祂的圣灵提醒我们:“我不是对你说过如此这般的话吗?你认为祂会收回祂的话吗?”

 

6. 虽然马大反对,但出于对基督的顺服,坟墓被打开了(约1141):他们就把石头挪开。当马大安心下来,撤消她的反对,他们动手。如果我们要看见神的荣耀,就必须要让基督随己意行事,不是命令,而是认同祂。他们把石头挪开,这是他们能够做到的一切;唯独基督能赐生命。人能做的只不过是预备主的道路,填平山谷,推倒山头,像这里一样,把石头挪开

 

III. 所行的这神迹本身。因着挪开石头而被吸引过来的旁观者,聚集在坟墓旁,不是要使尘归尘土归土,而是要从尘再得回尘,从土再得回土;他们的期望被激发起来,我们的主耶稣就让自己开始做工。

 

1. 祂把自己交给祂在天上永活的父(约657),在这里如此仰望祂。

 

(1.) 祂使用的姿势非常特别:祂举目望天,这是祂提升思想的外在表现,向旁观的人表明祂从哪里得能力;也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这外在的标记是向我们举荐,让我们如此行;见约171。看那些亵渎地对此不以为然的人,对此是如何回应;但这事特别吩咐我们要向天上的神举起我们的心;祷告难道不就是内心上升到神面前,指引内心的情感和动作朝着天上吗?祂目,就是朝上看,所看的超越拉撒路安葬其中的坟墓,不看这带来的一切困难,好使祂的眼睛可以专注在神的全能上;这要教导我们像亚伯拉罕那样,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思想从不考虑这些,就这样得到如此大的信心,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心里起疑惑,罗420

 

(2.) 祂是带着极大的确信对神说这番话,这样的信心是与祂相称的:“父啊,我感谢祢,因为祢已经听我。”

 

[1.] 祂在此以自己为榜样,教导我们,首先,在祷告时向父神呼求,像小孩子靠近父亲一样亲近祂,带着谦卑的敬畏,却又带着圣洁的勇敢。第二,我们祷告感谢祂时,我们来乞求更多的怜悯时,要带着感恩的心承认从前领受的眷顾。述说神的荣耀的感谢(不是述说我们自己的荣耀,像法利赛人对神说我感谢祢),是我们献上恳求的合宜形式。

 

[2.] 但我们救主在这里的感谢,为的是表达祂对成就这神迹不可动摇的确信,祂自己有能力,与祂的父同行这神迹:“父,我感谢祢,我的意思和祢的意思在这件事上,和过往一样总是一致的。”以利亚和以利沙作为仆人,藉着恳求使死人复活;但基督作为子,藉着权柄使死人复活,祂在自己有生命,有能力让谁复活就让谁复活;祂讲到这件事,仿佛这是祂自己的作为(约1111):“我去叫醒他”;然而祂讲这事,仿佛祂是通过祷告,因着祂的父听祂而得着的:很有可能祂一次又一次心里悲叹时(约113338)为此献上祷告,是在思想里祷告,用不出来的叹息祷告。

 

第一基督说这神迹是对祷告的应允,1. 因为祂要这样自己卑微虽然为儿子,还是学了顺从祈求和得着的顺从。祂中保的冠冕是因祈求赐给祂的,虽然这是祂理当有的,诗2:8,约17:5。祂祷告求要得着创世以前祂有的荣耀,虽然祂从未丧失这荣耀,本可以要求得着这荣耀。2. 因为祂喜悦如此来尊荣祷告,无论在哪里,每当祂打开神大能和恩典的宝库,都以祷告为打开的钥匙。祂就是这样在祷告中教导我们,藉着活生生地行使信心来进入至圣所

 

第二基督确信祂的祷告蒙应允,承认,

 

a. 祂感恩领受这应允:“我感谢祢,因为祢已经听我。”虽然这神迹还没有行出来,这祷告却是蒙了应允,祂在胜利之前已经得胜。没有其他人能要求得着基督所有的这一种确信;然而我们却可以凭相信应许,在神实在赐下怜悯之前盼望这怜悯,并以这盼望为喜乐,为此向神献上感谢。在大卫的敬拜中,以祷告求怜悯开始的同一首诗篇,是以为此献上感恩为结束。请注意,(a.) 我们应当用感恩来特别感谢神应允祷告的怜悯。除了赐下这怜悯本身,我们还应把我们糟糕的祷告被神留意看作是极大的眷顾,加以珍惜。 (b.) 我们应当用快快的感恩回应神答应祷告的第一迹象。正如神施怜悯我们,甚我们尚未求告,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就垂听同样我们应该甚至在祂应允之前就以赞美回应祂,祂还在说美好和安慰的话时就感谢祂。

 

b. 祂欢喜确信神随时快快应允(约1142):“我也知道祢常听我。” 让谁也不要以为这是现在神赐予祂的某种非同寻常的眷顾,是祂从前从未得到过的,也不会再有;不,在全部工作过程中,祂有这同样神的大能伴随着祂,除了祂知道与神旨意所定相符的工之外,祂什么也不做。(祂说)“我感谢祢,因为在这件事上得蒙垂听,因为我肯定在每件事上得蒙垂听。”在此请看, (a.) 我们主耶稣在天上享有的关系;父常听祂,祂可以每次都来到父面前,每件任务都在父面前取得成功。我们可以肯定,祂升天,这关系不会削弱,这可以鼓励我们依靠祂的代求,把我们所有的恳求都交在祂手中,因为我们肯定父常听祂。(b.) 祂对这关系的肯定:“我知道。”关于此事,祂没有丝毫犹豫怀疑,而是在自己心里完全满意父对祂的满足、在每件事上与祂的一致。我们不能有像祂一样如此特别的确信;但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就是我们若照祂的旨意求什么,祂就听我们约壹5:14-15

 

第三但基督为什么在众人面前表明祂靠着祷告得到这神迹?祂加上一句,这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叫他们信是祢差了我来”;因为祷告可以讲道1. 这是为了除去祂仇敌的反对,以及他们的责难。法利赛人,以及他们培养出来的人亵渎地认为,祂是与魔鬼达成协议而行神迹;现在,要证明事情与此相反,祂公开向神说话,用的是祷告,而不是念咒,不是像那些交鬼的人一样,声音绵蛮,言语微细 (赛8:19 而是用眼望天,用声承认祂与天上的神的交通,对天上的神的依靠。2. 这是为了坚固那些相当倾向祂的人的信心:“叫他们信是祢差了我来, 不是来灭人的命,而是拯救他们。摩西为了表明神差他来,让地开了,把人吞了下去(民1631);以利亚为了表明神差他来,让火从天上降下,把人吞灭;因为律法的作为是威慑人和使人死,但基督藉着使一个死了的人复活证明祂的使命。一些人这样解释:基督如果宣告祂是靠自己能力随意行此事,祂一些软弱的、尚未认识祂神性的门徒,就会以为祂把太多归在自己身上,就会因此跌倒。这些婴孩不能吃干粮,所以祂选择说自己的能力是领受、得回来的,祂是舍己地说到祂自己,以便祂能更清楚地对我们说话。Non ita respexit ad swam dignitatem atque ad nostram salutem — 在祂的话里,祂考虑我们的得救,过于祂的尊贵。詹森。


 

2. 祂现在让自己专心帮助祂那葬在地里死去的朋友。祂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

 

(1.) 他本可以安静行使祂的能力和意志,用人看不见的生命的灵的作为让拉撒路复活;但祂用呼叫,大声的呼叫做成此事。

 

[1.] 表明发出使拉撒路复活的大能,祂是怎样造了这件新事;祂说有就有。祂大声呼叫,表明这工作的巨大,以及运用在当中的大能,并激发自己,仿佛这是进攻死亡的门,就像士兵呐喊着交战一样。大能呼叫对拉撒路说话,这是应当的;因为首先,要叫回来的拉撒路的灵魂是在远方,不是像犹太人幻想的那样在坟墓周围盘旋,而是离开去了阴间,灵的世界;我们叫那些在远处的人,大声说就是很自然的。其次,要被叫起来的拉撒路的身体是睡了,如果我们要把任何人从睡眠中唤醒,通常我们就会大声说话。祂大声喊叫,好使圣经可以应验(赛4519),我没有在隐密黑暗之地说话

 

[2.] 预表其它神迹的作为,特别是基督的大能将要成就的其他人的复活。这大声呼叫是一种预表,首先是预表了福音呼召,藉此呼召死人要被带出罪的坟墓,这是基督之前已经说过的复活(约525),祂的话语是成就此事的方法(约663),现在祂给了一个关于此事的雏形实例。祂藉着祂的话语对人说,你仍可存活,祂对他们说,你仍可存活,结166从死里复活,弗514。当以西结对那些已死并枯干的骨头发预言,从神而来的赐生命的灵就进入了他们里面,结3710。那些从回头离开所行的道存活这神话语的命令推论出人自己有能力使自己归正和重生的人,也可以从这对拉撒路的呼叫得出推论,就是他有一种能力让自己复活得生命。其次这预表了在末日天使长号筒的声音,藉此声音那些在尘土中睡了的人要被唤醒,被召到那极大的审判台前,那时基督要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呼召或命令,像这里一样,出来,诗504祂要招呼上天交出人的灵魂,并招呼下地交出他们的身体,为要审判祂的民。

 

(2.) 大声呼叫不过是短短一句话,然而在神面前有能力击破坟墓的营垒。[1.] 祂叫他的名字拉撒路,就像我们要呼叫沉睡的人醒过来时叫他们的名字一样。神对摩西说,“我按你的名字认识你”,表明祂的眷顾。 叫他的名字,这表明死了的这同一个人要在末日复活。一一称众星的名的那一位,能按名字分辨在地上尘土之中属于祂的众星,一个也不失落。[2.] 祂呼召他从坟墓出来,对他说话,仿佛他已经活过来一样,除了从坟墓出来,什么事情也无需做。祂不是对他说,活过来;因为必须由祂自己赐生命;而是对他说,动起来,因为靠着基督的恩典我们在灵里活过来时,我们一定要激发自己动起来;罪的坟墓和这个世界不是那些基督已经使之苏醒的人所处的地方,所以他们一定要出来[3.] 这件事是按照目的的:那死人就出来了,约1144。能力伴随着基督的话语,使拉撒路的灵魂和身体复合,然后他就出来了。圣经描写这神迹,不是按它不可见的源头来描述,为要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而是按照它可见的果效,为要坚固我们的信心。有人问拉撒路的灵魂与身体分离的那四天里,他的灵魂在哪里?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但我们有理由认为它是在乐园里,喜乐蒙福;但你会说:“那么让它回到身体的囚牢中,这对它岂不真的是一种不善吗?”就算是,然而为了基督的荣耀和服事祂国度的利益,这对他的害处并不大于圣保罗知道离世与基督联合是好得无比时,继续留在肉身中对他的害处。如果有人在拉撒路复活后问他,能否讲述描写他灵魂离开身体或重返其中的事,或者他在另外那个世界看到了什么,我想这些变化对他而言都是如此无法解释,以致他必然认同保罗的话,“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 看到和听到的,是不可表达、不可能表达的。在一个感知的世界上,我们自己不能说出对属灵世界任何充分的认识和关于那世界的事,更不用说向别人传递了。让我们不要贪求比圣经所写的更有智慧,而这里是圣经所写关于那位拉撒路复活的一切,就是那死人就出来了。一些人观察说,虽然我们读过圣经关于许多从死里复活之人的记载,他们无疑在这之后与人有亲密交谈,然而圣经从未记载过他们当中任何人所说的一个字,只有我们的主耶稣说的话除外。

 

(3.) 这神迹成就,是[1.] 快快地。在出来这条命令和他就出来了这结果之间没有任何间隔;dictum factum— 一说即成要有生命,就有了生命。就这样,复活的改变将会是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林前1522。能成就此事的大能,能在瞬间成就此事:祢呼叫,我便回答像拉撒路那样,呼之即来,我在这里[2.] 完全地。他是如此彻底得复生,以致他起来离开坟墓,就像从床上起来一样有力,不仅重得生命,还重得健康。他不是复活将就着活,而是像别人一样活。[3.] 还带着这另外一个神迹,就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他从坟墓中出来,虽然被裹尸布缠绕,手脚裹着布,脸上包着手巾(这是犹太人埋葬的风俗),出来和被埋葬时是同一样装束,好显明这是他本人,而不是另外一位,他不仅活了,还坚强有力,裹着裹尸布,还能够作某种行走。脸上包着手巾,这证明他确实曾死了,因为若非如此,这么多天还不到,这就会令他窒息而死。旁边的人给他松绑,会摸他看见他看到就是他本人,就这样见证这神迹。这里请看,第一,我们离开这世界时随身带走的是何等少 只有一块包裹的布和一具棺材;坟墓里没有换洗衣服,除了单单一块裹尸布就什么也没有了。第二,在坟墓中我们会处在什么样的光景中。眼睛被蒙住,还能有什么智慧或计谋可言,手脚被捆绑,还能有什么工作可做?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坟墓里的情况。拉撒路出来,被他的裹尸布阻扰,行动不便,我们大可以想象那些在坟墓周围的人对此极其吃惊和惧怕;我们如果看见一具尸首复活,也会如此反应;但基督为了让事情平缓下来,就吩咐他们做工:“解开,解开他的裹尸布,好让这作睡衣,直到他回到自己家里,然后他要自己走,这样穿着,无需引导或扶持,回到自己家中。”正如在旧约以诺和以利亚被接走,是可见地证明一种眼不能见和将来的光景,一件事大约是发生在列祖时期中段,另外那件发生在摩西之约时期,同样拉撒路的复活,是在新约时期,为要证实复活的教义。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