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翰福音12

 

上一章结束时,文士和法利赛人宣告我们的主耶稣是他们教会的叛徒,把一切能找到的羞辱标记加在祂身上,这真是关于侮辱祂的伤心记载;但这一章的记载对此作了平衡,记载了虽有堆在祂身上的一切责难,人却尊荣这位救赎主的事,就这样一件事抗衡另外一件。让我们来看,即使在主耶稣受辱极深的时候,也有什么尊荣加在祂的头上。I. 马利亚尊荣祂,在伯大尼的筵席间膏抹祂的脚,1-11节。 II. 普通人尊荣祂,祂得胜驾骑进入耶路撒冷时喜乐欢呼,12-19节。III. 希腊人尊荣祂,询问祂在哪里,渴望要见祂,20-26节。 IV. 父神尊荣祂,从天上发声,为祂作见证,27-36节。V. 祂有旧约先知来尊荣祂,他们预言那些听了所传关于祂的事的人的不信,37-41节。VI. 有一些官长来尊荣祂,虽然他们没有勇气承认,却在良心里为祂作见证,42-43节。VII. 祂断言祂从神而来的使命,叙述祂来到世上的任务,宣告尊荣要归于祂自己,44-50节。

 

12:1-11


 

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祂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有一个门徒,就是那将要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说:“这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常取其中所存的。耶稣说:“由她吧,她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有许多犹太人知道耶稣在那里,就来了,不但是为耶稣的缘故,也是要看祂从死里所复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因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

 

I. 我们的主耶稣行善探访祂在伯大尼的朋友,约12:1逾越节前六日,祂从乡下出来,出现在伯大尼,这村庄按照我们教区的计算,是离耶路撒冷如此之近,以致就是在它的管辖范围之内。祂与祂的朋友,刚刚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拉撒路住在一起。祂到伯大尼这里来,这可被看作是,

 

1. 祂打算要过的逾越节的前奏,这里指到逾越节,说明祂来的时候,逾越节前六日。敬虔之人预先拨出时间,为那庄严之事预备自己,所以我们的主耶稣尽诸般的义,这对祂来说是合宜的。就这样祂为我们树立了在严肃的福音逾越节之前,严肃把自己分别出来的榜样;让我们听这呼喊的声音,预备主的道

 

2. 自愿把自己暴露在祂仇敌的愤怒之下;现在祂的时候近了,祂来到他们能触及的范围之内,自愿把自己交给他们,尽管祂已经让他们看到,祂能多么轻易逃避他们一切的网罗。请留意, (1.) 我们的主耶稣自愿受苦;祂的生命不是被强迫从祂那里夺去,而是祂的:看哪,我来了正如逼迫祂的人的势力不能胜过祂,同样他们的狡猾不能让祂措手不及,而是祂死了,是因为祂愿意死。(2.) 正如有一段时候,神容许我们保守自己,同样也有一段时候,神呼召我们为祂的工作冒生命危险,如圣徒保罗往耶路撒冷去,心被捆绑的时候。

 

3. 表明祂对他在伯大尼朋友的爱,他们是祂所爱的,不久祂就要被夺去,离开他们。这是告别的到访;祂来向他们道别,给他们留下安慰的话语,抵御那临到的试炼日子。请留意,虽然基督有一段时间离开了祂的百姓,却向他们表明,祂是在爱中,而不是在怒气中离开。伯大尼在这里被描写为就是祂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在这里行的神迹给这地方带来新的尊荣,让它成为了不起的地方。基督来是要看人如何善用这神迹;因为在基督行神迹,表明对人特别眷顾的地方,祂要看人如何善用这些,看这些事的目的是否达到。在祂多多撒种的地方,祂要观察种子是否再长出来。

 

II. 在那里祂的朋友对祂热情款待:他们给祂预备筵席(约12:2),丰富的晚饭,一场筵席。人问这是否与太264等记载的,在西门家里的是同一次筵席。大多数解经家认为是;因为故事的内容和许多细节是一致的;但那是在圣经所说逾越节前两天的事,而这是在之前六天发生的;马大也不大可能在她自己家中以外任何人家里侍候;所以我倾向于莱福博士的看法,把它们看作是不同的事件:在马太福音,那是在逾越节那一周的第三日,但这是之前一周的第七日,是犹太人的安息日,祂得胜驾骑进入耶路撒冷的前一天晚上;那次是在西门家中,这次是在拉撒路家中。这两次是在伯大尼人对祂最公开和最正式的接待,马利亚很有可能两次在场,表明她的敬意;这头一次她剩下的香膏(她只是用了一斤,约123),她第二次使用,把香膏全部浇出 143。让我们来看对这次接待的记载。1. 他们给祂预备筵席;对他们而言,晚餐通常是最好的一餐。他们这样做,是表明他们的尊敬和感激,因为筵席是为友情而设的;这也使他们有机会与祂自由愉快地交谈,因为筵席是为相交而设的。也许基督是指着祂在肉身之内时这样和类似的接待发出应许,那些向祂打开心门的人,祂要与他们一同坐席,启3202. 马大侍候,她亲自在桌前服事,表明对主极大的敬意。尽管她是一个有一定身份的人,却不认为基督坐席时侍候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我们也不应当认为屈身服事、藉此基督可以得尊荣,这对我们是羞辱或贬损。基督从前曾责备马大为许多的侍候烦恼。但她没有因此放弃侍候,没有像一些人那样,因走到一个极端受责备,就恼怒闯入另一个极端;不,她仍侍候;不像从前远远侍候,而是边听着基督的恩言侍候,承认那些像示巴女王论到所罗门的仆人那样,常侍立在祂面前听祂智慧话的人是有福的;在基督的桌前侍候,强如在君王的桌前作客3. 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这证明他的复活是真实的,就像基督的复活是真实的,有人和祂同吃同喝一样,徒1041。拉撒路没有在复活之后隐退进入旷野,仿佛他已经到访了那另一个世界,之后就必然要在这世上作一名隐士;不,他亲密与人来往,就像别人所做的一样。他坐席,作了基督所行神迹的纪念碑。那些基督使之复活得属灵生命的人,要与祂一同坐着。见弗2:5-6

 

III. 马利亚用香膏膏祂的脚,向祂表明超越对其余人的特别尊敬,约12:3。她有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很有可能是她自己拥有,给自己使用的;但她兄弟的死和复活已经相当让她断绝了对这些事情的使用,她用这香膏抹耶稣的脚,并且作为对尊崇祂和舍己的进一步凭证,她又用自己头发去擦,所有在场的人都留意到了这一点,因为屋里满了膏的香气。见箴27:16

 

1. 无疑她以此作为爱基督的标记,基督已经表明了对她和她家人的爱的真正标记;她于是认真思量该献上什么。藉此她对基督的爱显为是,(1.) 丰富的爱;她根本不是在服事祂时顾惜不尽当尽的责任,而是想方设法创造机会,在信仰方面付出,大多数人对此是回避的。如果她有任何是比其它更宝贵的,那必然会拿来尊荣基督。请留意,真爱基督的人,爱祂是如此大大过于爱这世界,以致他们愿意为祂摆上他们拥有最好的。(2.) 屈尊卑微的爱;她不仅把她的香膏用在基督身上,还亲手将它倾倒在祂身上,她本是可以命令她其中一位仆人这样做的;不,她没有像往常那样,用这香膏膏祂的,而是抹祂的。真正的爱,在尊荣基督时既不顾惜不尽当尽的责任,也不顾惜不付出劳苦。思想基督为我们成就和受苦的,我们若认为有任何服事是太难去行,或太卑微不愿屈尊卑微,以此让祂真正得荣耀,我们就是太过忘恩负义了。(3.) 相信的爱;这是生发这爱的信心,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基督、受膏者,相信祂既是祭司也是君王,像亚伦和大卫一样受膏的信心。请留意,神的受膏者应成为我们的受膏者。神岂不是用喜乐油膏祂,胜过膏祂的同伴吗?那么让我们把我们最大的爱的膏油倾注在祂身上,胜过所有的竞争者。我们承认基督是我们的君王,就必须遵从神的旨意,立神所立的那一位为我们的首领,何1:11

 

2. 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那令人愉悦的香气,这向我们表明,(1.) 那些在心中和家中接待基督的人,把一种甜美的香气带给他们的内心和家;基督的同在伴随带来一种膏油与香料,使人心喜悦(2.) 为尊荣基督所做之事,是对祂所有朋友和跟随之人的安慰;它们对神和好人来说都是一种馨香的供物。

 

IV. 犹大不喜悦马利亚的敬意,她对基督尊敬的表示,约12:4-5,从中请观察,

 

1. 对此事吹毛求疵的人是祂的一个门徒犹大;不是与众门徒同心的人,只不过是他们中的一份子。最坏的人在最好认信的伪装下潜伏,这是有可能的;有许多人假装与基督有关系,实际上却没有对祂的爱。犹大是一位使徒,一位福音传道人,然而却是一个劝阻和制止这敬虔爱慕与敬拜实例的人。请注意,看到信仰的生命和圣洁的热心遭一些人厌恶和冷淡对待,而这些人因他们职分的缘故,是必须对此加以协助鼓励的,这就真令人伤心。但就是这人,他将要卖耶稣。请注意,对基督的爱冷淡,秘密藐视严肃的敬虔,当这些显露在承认相信信仰的人身上时,这是最终离道反教的可悲先兆。假冒为善的人,因着爱世界这些小小的实例表现,就要发觉自己容易顺从更大的试探。

 

2. 他用来掩盖不悦的借口(约12:5):“这香膏,既然目的是为了敬虔的使用,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 (1.) 这是污秽的不义,镀上一层外表好看、貌似有理的借口,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2.) 这里是属世的智慧责怪虔诚的热心,指责它是犯了鲁莽和管理失当的罪。那些因自己世俗的谋略自视甚高,轻看其他人严肃敬虔的人,他们自己里面有的更多是犹大的灵,是超过他们所能承认的。(3.)在这里,向穷人行善成了反对一件对基督敬虔的事的借口,秘密地成了贪婪的幌子。许多人以为行善积蓄为借口,为自己不花费行善开脱:其实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而出犹大问,“为什么不周济穷人呢?”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因为用在主耶稣身上更好。请注意,我们绝不可断定,那些不按我们方式、不完全按我们希望事奉的人,他们的事奉就不蒙神悦纳;仿佛每一件不按我们标准和我们意见所行的事,必然就被判定为轻率不当。骄傲之人认为,不征求他们意见的人都是没有头脑。

 

3. 在此犹大的虚伪败露被发现,约12:6。这里是福音书作者根据察验人心的那一位的指引对此作的评论: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并不像他假装的那样,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

 

(1.) 这不是出于慈善的动因:他并不是挂念穷人。他不同情他们,不关心他们:穷人对于他而言,难道不过就是他可以作救济他们的人,以此服务他自己的目的吗?就这样,一些人竭力争取教会的权力,就像别人为教会的纯洁努力争取一般,而实际上可以说,他们并不是挂念教会;教会真利益兴衰与否,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回事,但以此为借口,他们是在使自己出人头地。西缅和利未假装为割礼大发热心,不是他们挂念这圣约的印证,正如耶户说,“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时,他并不是为万军之耶和华发热心一样。

 

(2.) 这确实是出于贪婪的动因。事情的真相就是,这香膏是专为他的主预备的,他却宁可把它换为银子,放在他受托管理的一般银钱当中,然后就知道该如何处置。请观察,

 

[1.] 犹大是基督家里的出纳,所以有人认为他被称为加略人犹大,那背着钱囊的人第一请看耶稣和祂的门徒赖以为生的财产是什么。它只不过是一点点.他们既无农田也无商品,既无谷仓也无仓房,只有一个钱囊;或者正如一些人认为这词代表的含义那样,是一个盒子,或箱子,在里面存着他们生活刚刚够用的钱,如果有任何多余的,就周济穷人;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随身带着这钱囊。Omnia mea mecum porto—我随身带着我一切的财产这钱囊由好人的奉献供应,主人和祂的门徒一切都共用;让这使我们轻看世上的财富,使我们向地位礼节的缠文细节死,使我们甘于卑微和受人藐视的生活方式(若这就是我们的分,这是我们主的分);祂为我们成了贫穷第二,请看他们所有的这一点点的管家是谁;是犹大,他是管钱囊的。他的职分是收钱和付钱,我们没有看到他对怎样用钱有所交代。他被指派担任这职分,1. 因为他是所有使徒当中最小最卑微的;作管家的不是彼得或约翰(尽管这是一个人信赖和有益的职分),而是犹大,他们当中最卑微的。请注意,世俗的工作对福音的牧师而言,正如是枝节之事,同样也是一种降格的事;见林前6:4。基督国度当中首要的牧师曾拒绝涉及收入的事,徒6:22. 或是因为他想得到这职位。他心中喜爱偷钱,所以钱囊交给他,(1.) 是对他好,让他高兴,所以责成他要向他的主忠心。臣民有时因不满自己不受重视而对管治他们的人不满;但犹大没有理由作这样的抱怨;钱囊是他选择的,钱囊他得到了。或者,(2.) 这是对他的审判,为着他秘密的邪恶惩罚他;交在他手里的要作他的网罗和陷阱。请注意,神常常使用人外面犯罪的强烈试探,来公义审判人里面强烈的犯罪倾向。我们几乎没有什么理由喜欢钱囊,或为此感到骄傲,因为充其量我们不过是它的管家;是犹大,一个品行恶劣、生来要被吊死的人(其原谅我这说法【亨利先生这里使用的英文,“吊死”和挂着钱囊的“挂”是同一个词,译者注】),作这钱囊的管家。愚顽人安逸,必害己命

 

[2.] 他受托付管理钱囊,却是个,就是说,他有一种贼的品性。辖制人的对金钱的爱是内心作贼,这和动怒和报复是内心杀人是一样的。或者他确实已经犯了贪污他主人物品的罪,把交付公用的转为私用。一些人推测,他此时听了他主人如此大大讲论那临到的苦难,对此他绝不能使自己接受,就正在设计如何装满口袋,然后逃走、撇下他的主人。请注意,受托于管理使用公款的人,需要受公义诚实的坚定原则控制,手里没有被污点缠绕;因为虽然有人把欺骗政府、或教会、或国家当作一件好笑的事,但如果欺骗是作贼,集体比具体个人更大,抢夺集体是更大的罪,那么作贼的罪和贼的下场就不是一件可笑之事了。犹大出卖了对他的信任,很快就出卖他的主。

 

V. 基督为马利亚所作的辩护(约127-8):“由她吧。”祂藉此表明悦纳她的爱(虽然祂向感官一切的嗜好是完全死了,然而因为这是她善意的标记,他就表明对此大大欢喜),以及祂确保她不会因此事受搅扰:所以这可以读作:原谅她,“ 这一次原谅她,因为如果这是错,这也是她爱的错。”请留意,基督不愿让那些真诚为要讨祂喜悦的人受人责备或泼冷水,虽然他们真诚的努力可能没有当有的一切慎重考虑,罗14:3 虽然我们不会像他们那样去做,然而由他们吧。基督为马利亚辩护,

 

1. 对她所行的作善意解释,是那些谴责此事的人没有认识到的:“她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或,“她是为我身体被膏之日存留的”;哈蒙德博士是这样认为。“你们不会吝惜膏你们死去朋友的香膏,也不会说要把那香膏卖了,周济穷人。这膏抹有这样的目的,至少可以作这样的解释,因为我埋葬的日子近了,她膏抹的身体仿佛已死。”请注意,(1.) 我们的主耶稣常常并深入思想祂自己的死和埋葬;我们也如此思想,这是好的。(2.) 神的护理之工确实经常向忠心的基督徒打开机会之门,施恩的圣灵确实常常打开他们的心,让他们的热心表现出来,显为更得时,更美好,远超他们自己预先所能想到的。(3.) 基督的恩典善意评价好人敬虔的言行,不仅尽量弥补他们不足的 ,还尽量称赞他们好的方面。

 

2. 祂对犹大的反对作了充分回答,约12:8 (1.) 在神护理的国度中,神安排常有穷人和我们同在,有这有那施行爱心的对象(申15:11);只要在人类这般失败的光景中有如此多的愚昧和如此多的苦难,情况就将一直如此。(2.) 在恩典的国度中,神安排教会并不常有耶稣基督身内的同在:“你们不常有我,有我只是短短的时候。”请留意,两样责任起冲突时,我们当有智慧,要知道优先哪一样,这一定要由实际情形决定。当善用机会,首先出现和最大的机会,有可能是持续最短暂,我们要看着最快快消逝的机会。那随时可行的美好本分,应当让位于除了目前以外就不能行的本分。

 

VI. 在伯大尼的这次筵席上,众人留意到我们的主耶稣(约12:9):有许多犹太人知道耶稣在那里,因为祂是人人谈论的对象,他们来,蜂拥而至;情况更是如此,因为祂最近隐退,现在就像日头从乌云背后喷薄而发一样。1. 他们来看耶稣,因着祂最近行的、让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神迹,祂的名大得尊荣、显为大受重视。他们来,不是为要听祂讲论,而是怕祂在这次逾越节上不会像往常一样公开露面,要在伯大尼看祂一眼,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他们来,不是为要捉拿祂,或告发祂,虽然官府已经逼迫祂,把祂看作是非法;他们来,而是要看祂,向祂表明敬意。请注意,有一些人,虽然基督的敌人企图污蔑祂,但基督仍得着他们的一些爱戴。我们知道,基督在哪里,众人都到祂那里去。请注意,君王在哪里,臣子就在那里;基督在哪里,百姓也聚在那里,路17:37 2. 他们来一起看拉撒路和基督,这是非常吸引人的观看。一些人来,为要坚固他们对基督的信心,也许要听拉撒路亲口讲这故事。其他人来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好使他们可以说他们看见了一个死了埋葬,却又复活了的人;所以对那些像雅典的人一样,把时间花在将新闻说说听听的人而言,拉撒路的作用就像一场表演,就像那些圣日。也许一些人来好奇询问拉撒路关于死人光景的问题,来问另外那个世界有什么新闻;我们自己也有时说,若有可能,我们也会不辞劳苦,为要与拉撒路交谈片刻。但若有人是为此而来,有可能拉撒路是沉默不语,不向他们述说自己的旅程;至少圣经在这件事上是沉默的,没有向我们陈述;我们绝不可贪求比圣经所写的更有智慧。但我们的主耶稣在场,祂比拉撒路合适得多,可以给他们来求问;因为如果我们不听摩西和众先知、基督和使徒的话,如果我们不留心听他们对我们说的关于那另外一个世界的话,我们也不会被从死里复活的拉撒路说服。我们有先知更确的预言。

 

VII. 祭司长因我们主耶稣影响日益强大而动怒,他们设计要将它镇压(约12:10-11): 他们商议(或下令)连拉撒路也要杀了,因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因着基督对他做成的事,不是因为他所说所做的任何事),回去信了耶稣。在这里请观察,

 

1. 迄今为止他们反对基督的企图是多么不成功和徒然。他们已经尽其所能要使百姓与祂疏离,激怒他们起来反对祂,然而许多犹太人,他们的邻舍,在他们之下、景仰他们的人,如此被基督神迹那说服人的证据胜过,以致他们回去离开了祭司的影响和他们的这一派,离开了对他们暴政的顺服,信了耶稣;这是因为拉撒路的缘故;他的复活把生命注入了他们的信心,说服他们这位耶稣无疑就是弥赛亚,在祂自己里面有生命,有权柄赋予人生命。这神迹坚固了他们去相信祂行的其它神迹,他们听到的祂在加利利行的神迹:祂能使死人复活,对祂来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2. 这一天的表决,就是一定要把拉撒路处死,是何等荒唐不合情理。这是兽性的狂怒能到什么地步的例子;他们就好像是黄羊在网罗之中,充满狂怒,不加任何思索,任意狂怒。这是他们不惧怕神,也不尊重世人的记号。因为如果他们惧怕神,就不会行这一件如此抗拒祂的事了。神要借着神迹让拉撒路活着,他们要借着恶谋让他死。他们大喊,这样的人,从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当活着的;而神如此最近把他送回世上,宣告他极其应当活着;这不是违背神而行还是什么?他们要处死拉撒路,若是能够与神争辩,判断万王之王是否有权,就会挑战神的大能,让祂使之再次复活。谁有死亡和坟墓的钥匙,是祂还是他们?O cæca malitia! Christus qui suscitare potuit mortuum, non possit occisum. — 盲目的恶毒,认为能使一个自然而死之人复活的基督,不能使一个被杀之人复活!奥古斯丁对此段的注释。拉撒路被单独挑出来,作他们特别仇恨的对象,因为神已经用祂特别的爱的标记将他分别出来,他们仿佛已经与死和地狱结成攻守同盟,决心严惩逃离之人。人会以为他们反倒应该与拉撒路和他的家人亲善,通过他们介绍,与他们逼迫的这一位耶稣和好;但这个世界的神弄瞎了他们的心眼 (2.) 如果他们尊重世人,就不会向拉撒路,一个无辜之人,一个他们不能谎称要控告他犯了任何罪的人行如此不义之事。有什么绳索是足够牢固,能绑住那些能如此轻易击破普遍公义的神圣联系,连本性自身也教导的准则都侵犯的人呢?但就像罗马天主教一样,他们认为自己暴政和迷信的支持足以不仅为最大的恶行辩护,还能使之圣化,使之成为功德之事。



返回目录

TOP